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06章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第506章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她的话音刚落,整个牢房安静得鸦雀无声,云井辰脸上的笑像是被人按下了定格键,彻底僵住。

“你说什么?”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云井辰最不愿的,就是被她发现自己的虚弱,他希望在她的心里,他永远是最初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样。

凌若夕抬脚步入牢房,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硬生生把人提到了自己面前,鼻尖相对,两人的眸子分别倒影着彼此的身影,呼吸在空中交缠,目光相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云井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会不知道?不就是受伤吗?你需要因为这种原因,消失得无影无踪么?”凌若夕厉声质问道,像是要把这些天来的狂躁与烦闷,通通发泄出来。

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自私到只想着他自己,忘记了,他的离开,会让她担忧,让她记挂。

失去血色的唇瓣用力抿紧,云井辰一言不发的凝视着她,眸光极其黯淡,像是沾染上灰尘的珍珠,丧失了原本的光泽。

她都知道了啊,呵,是因为同情又或者是怜悯,才会用这么剧烈的手段,逼他现身吗?

一想到这一点,他的心便忍不住隐隐作痛。

体内两股玄力正在进行碰撞,不停的交锋,不停的充斥着他的筋脉,如针扎般的疼痛,传上神经末梢,他脸上的血色也逐渐流逝,只剩下近乎雪一样的苍白。

“快,小一,给他看看。”凌若夕急切的松开手,点住云井辰的睡穴,他在毫无防备之下,陷入沉睡,身体轻轻摇晃着,落入了她的怀中。

凌若夕席地而坐,将他的身体靠在自己的大腿上,纤长的手指不停的抚弄着他的白发。

小一不敢拖延,立即替云井辰诊脉,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他的脸色也不自觉变得严肃、凝重。

凌若夕看在眼里,心头急到不行,却又不敢贸然开口询问。

“师姐,”诊断过他的脉象后,小一有些愧疚的垂下脑袋,似乎不太敢直视凌若夕。

“不管是什么情况,你放心大胆的说出来,我需要知道真相。”凌若夕安慰着他,让他不要有这么大的压力。

小一咬住唇瓣,“他的身体很糟糕,脉象十分混乱,内脏几乎处于极其虚弱的状态,而且,他的体内有两股力量在互相抗衡,一旦情绪大起大落,就会引来力量之间的碰撞,更加促使伤势恶化,还有,他气血不足,应该曾失血过多,又没调养好。”

总之一句话,现在的云井辰就是一个玻璃人,不能碰,不能摔,只能捧在手心。

凌若夕面色冰寒,听着小一的描述,她的手指也在身侧黯然握紧。

他的情况居然糟糕到这个地步了吗?身侧的气息开始出现絮乱,小一见她情绪不太对,赶紧出声安抚:“不过,也还是有好消息的,以他的病情,不可能安然无恙的撑到今天,还能动用玄力,他一定有吃过药。”

“就是那天那些药?”凌若夕想起自己曾让小一分析过的那弯药汁,“你不是说那种药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吗?”

“虽然是这样,但至少可以让他的病情不再恶化。”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毕竟,他的内伤太严重,一天无法将那股不属于他的力量抽离,哪怕用上最顶级的灵药,也不可能让他康复。

“还有救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四个字,带着一股生硬与机械。

小一偷偷看了看她的脸色,犹豫几秒后,才说出实情:“可以,但必须得先想办法,解决他体内的外来力量。”

凌若夕眉心一跳,或许她可以利用自己的修为,替他将那股力量逼出体外。

小一似乎猜到了她在想什么,趁她还没动手,急忙开口:“师姐,你别冲动,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如果贸贸然由外人替他运气,将那股力量逼出来,只会导致三股力量互相抵触,到时候情况很更糟。”

他的身体太虚弱,根本无法支撑到凌若夕将那股力量逼出,这个方法太冒险,稍有不慎,他们俩不死即伤。

闻言,凌若夕脸上的寒霜更甚:“你的意思是,暂时没有办法了?就让他一直这样下去?”

她知道这事不能怪小一,可她心里有太多的愤怒,太多的心疼,太多的自责,再不发泄出来,凌若夕真的担心自己的情绪会崩溃。

小一面露丝丝懊恼:“对不起师姐,是我才疏学浅,不过,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医治好他的办法的。”

他第一次这么希望师傅能够在这里,如果是师傅,或许会有办法。

凌若夕深吸口气,闭上双眼,将心窝中的种种情绪全部压下,等到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然恢复了平日的淡漠与冷静,至少从表面看上去的确是这样。

“我先带他离开这里。”这个地方不是休养身体的好去处,凌若夕利落的将云井辰横抱的怀里,一个看似娇小的女人,居然毫不吃力的抱起了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这能不让人惊讶吗?

小一默默的跟在后边,他有些羡慕云井辰,能够让师姐这么在乎,真是一件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事。

留守在地牢中的侍卫目瞪口呆的看着凌若夕将云井辰带走,他们想要阻拦,可偏偏,没这个勇气,只能在她离开地牢以后,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禀报给卫斯理,让他做定夺。

“什么?摄政王将云族少主给带走了?”卫斯理惊得神色大变,曾经他们二人携手离开的事,给他带来了太深刻的记忆,以至于,只要云井辰出现,他就会恐慌着,这个男人会把他们的摄政王带走。

“摄政王她到底在想什么?”于老坐在丞相府前厅的椅子上,蹙眉问道,“这云族少主和摄政王是什么关系?为何阻止了摄政王大婚,摄政王不仅没有动怒,反而还把他带离了地牢?”

凌若夕和南宫玉掌管南诏的时期,于老并未入朝,所以对以前的事也是一知半解,不太清楚。

“这云族少主一直在纠缠摄政王,之前,正是因为他,才害得摄政王和皇上闹僵,最后抛下后位离开。”卫斯理用一句话将过去的事说了出来,他隐瞒了云井辰和凌若夕有旧情的事实。

于老气得一巴掌拍在桌上:“可恶,这男人简直是无赖!什么第一世家的继承人,我呸!”

“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本相当心,他会用花言巧语将摄政王骗走。”卫斯理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无法保证,区区一个辅政摄政王的位置,能不能让凌若夕心甘情愿的留在南诏。

“不行,老夫得进宫去瞧瞧。”于老是说干就干的冲动脾气,他立即离开丞相府,策马扬鞭赶赴皇宫,此时的皇宫还残留着喜庆的装饰物,但那热闹的气氛,早已经不在了。

于老先去了御书房,却没有找到凌若夕,随后,他又赶赴寝宫,这回终于把人给找到了。

凌若夕正倚坐在床沿上,用木梳子替云井辰搭理着三千白发,柔顺的发丝穿过梳子间的缝隙,缓缓落下。

不知道怎么的,于老忽然间觉得,这幅画面说不出的温馨与和谐,让人不忍心上前去打扰,仿佛那是一种亵渎。

反倒是凌若夕先发现了他,她放下手里的工作,在大堂的软塌上坐下,慢悠悠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浅浅抿了一口。

她悠哉悠哉的姿态,让于老各种急迫,想要说话,又怕打扰了她。

“于老,你不是离宫回府了吗?怎么突然又进宫了?”凌若夕合上茶盖,这才慢吞吞问起了他的来意。

于老是为什么事来的,凌若夕会猜不到吗?她不过是顺嘴一问。

于老鼓足了勇气,这才选择开口:“摄政王大人,敢问你将如何处置云族少主?他虽然并非我南诏国内的人,但他却用这样的方式将南诏的威名踩在脚下,如果不给予严惩,百姓们会认为摄政王您有失偏颇的。”

何止是有失偏颇,百姓们势必不会对云井辰有多少好感,甚至于,此人公然擅闯皇宫,大闹婚礼,若凌若夕包庇他,她的名誉,她的声望,都会遭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更何况,她和云井辰曾闹出过轰动的大事。

凌若夕神色冷冽,随着于老的话,她的目光愈发冷得刺骨:“于老,你这是在向本宫表示不满吗?”

一股强悍的玄力自她的脚下升起,庞大的威压犹若气浪,蓦地扑向于老。

他胸口有些闷闷的,只能咬牙硬挺,老脸迅速白了,额头上隐隐能够看到一颗颗豆大的冷汗。

“请摄政王三思,不要因为区区一个云井辰,而引来天下流言蜚语啊。”他苦口婆心的劝说道,打从心里希望,凌若夕能够再次交出云井辰,并且下令处置他。

“滚出去。”凌若夕不愿多谈,于老的请求,戳中了她的逆鳞,云井辰她不论如何也要保下,这事没得谈。

“摄政……”

“砰!”力量勃然加重,凌若夕显然怒到了极致,玄力正面袭向于老,如飓风般,将他整个人掀翻,变作一道华丽的抛物线,重重甩在了殿门外,四肢朝天,摔得人仰马翻。

“这是警告,本宫做事不需要旁人来指手画脚,于老,本宫今天念你初犯,只做小小惩戒,若再有下次,即使你战功加身,本宫也决不轻饶。”冰冷到近乎无情的话语从殿内飘出,如惊雷般,狠狠的炸响在于老的耳畔。

他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之后,还是御林军小心翼翼的上前,将他搀扶起来,于老面如死灰的挣脱了他们的搀扶,踉跄着一步步远去,他的背影落寞且孤独,犹若一个风中残烛的老人,让人心酸。

大婚的风波还没过去,于老和凌若夕发生争执的事,再度传开,一时间,皇宫内人心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