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07章 现实是骨干,梦想很饱满

第507章 现实是骨干,梦想很饱满

于老狼狈的离开皇宫,回到府里以后,便把自己关在书房内,闭门不出,他这次是真的被凌若夕给伤到了,一番好心,没换来她的感激,这也就罢了,最后反而落得个被扫地出门的悲惨下场,换了谁,心里不堵?

凌若夕在平息了怒火后,稍微有些自责,她的反应似乎太过剧烈,但现在后悔也晚了,她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挥手找来了寝宫外路过的宫人,吩咐对方,请太医前往于老的府宅,替他看看身体,这是凌若夕所能想到的弥补方式。

随后,她便一直守在床边,寸步不离云井辰。

他憔悴的面容,让凌若夕的心有些刺痛,手指爱怜的揉着他紧皱的眉心,就算是在梦中,他也睡得这么不安宁吗?

“白痴,谁要你做无名英雄?不就是一点小伤算得了什么?这样就把你打败了?你的狂妄呢?你的骄傲呢?你的固执呢?”明明初见时,是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人物,可现在却因为她,变成了这个样子,凌若夕心里很不是滋味,有内疚,有心疼,有怜惜,却独独没有同情。

她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的告诉他,她的不在意。

就算他满头白发,就算他身受重伤,她也不会嫌弃他。

“娘亲。”凌小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到现在才回来,刚进屋,他一眼就看到了**沉睡的男人,脸上的笑刚绽放,就消失在唇边。

反倒是他肩头的黑狼吧唧一下跳到地上,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床脚,爪子用力蹬地,跳上床榻,落在云井辰的身旁。

“吱吱吱。”少主,我可算是见着你了。

“行了,别鬼吼鬼叫的,他需要安静的空间。”凌若夕拎起黑狼的绒毛,随手一挥,把它给扔到了墙上。

黑狼满心的欢喜还没完全表现出来,就被她用暴力的手段扼杀,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娘亲,干嘛把他带到这儿来啊?宝宝不喜欢他。”所有对凌若夕不好的人,凌小白都不喜欢,在他看来,云井辰根本就不值得凌若夕关心,他先前让她那么担忧,那么难过,他才不要原谅这个坏蛋呢。

凌若夕察觉到他的敌意,心头有些无奈,“具体的情况我有空再告诉你,总之,先让他养好身体。”

对上她的固执,凌小白就算有再多的怨言也不管用,只能黑着一张脸,气恼的坐在一旁,用最凌厉的眼刀死命的瞪着云井辰。

小一已经回房翻阅老头留下来的医术手札,他希望能够从中找到医治云井辰的方法,让凌若夕安心。

“唔。”一声细碎的嘤咛,让凌若夕瞬间凝神,目光紧紧盯住他。

静止的睫毛微微闪烁几下,那双紧闭的眸子,缓缓睁开,视线有些迷离。

“醒了?”凌若夕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冷若冰霜的问道,就算她在乎他,但她也不会轻易的原谅他,要知道,这段时间,因为他的失踪,她可没少牵肠挂肚。

当云井辰看清身旁的人影是谁时,如雾般朦胧的双眼迸射出了璀璨的光亮,他迅速起身,一把将凌若夕紧紧抱在怀中,手臂勒得很紧,像是要把她整个人融入自己的骨血。

凌若夕想要挣扎,却在听到他如孩子般低声呢喃的声音后,选择了放弃。

“我终于可以抱到你了。”

要有多么强烈的思念,才会连一个拥抱也变得这么弥足珍贵?要有多么强烈的爱意,才会在抱着她时,嗓音带上激动的颤抖。

凌小白气得咬牙切齿,丫的!这个坏蛋居然当着自己面吃娘亲的豆腐!他简直太坏了!

他刚想出声,刚想上前去把两人分开,却被黑狼紧紧的咬住了衣摆,这种时候,它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少主的雅兴的,哪怕是小少爷也不可以。

黑狼的叛变让凌小白更加不爽,哼!这男人有什么好,一个两个都这么在乎他,重视他。

“抱够了吗?”凌若夕被他抱得有些难受,眉头顿时皱紧,沉声问道。

云井辰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愈发用力,“不够,一辈子的时间也不够。”

怎么办,明明做好了一辈子默默守护她的决定,明明做好了,不再见她的准备,可是,他根本就做不到!

凌若夕有些不悦,她迅速出手,手掌点住云井辰的穴道,顺势挣脱出他的怀抱,手指轻轻抚了抚褶皱的衣衫,她蹙眉道:“别做多余的事,我没有原谅你。”

云井辰浑身僵硬的坐在床榻上,动弹不了,只是用一种近乎痴迷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好像怎样也看不够。

他想了她多久,念了她多久,现在,他终于能够近距离的接近她了。

“你有很多事需要向我解释,等你什么时候想说,我们再谈,这段时间,我会派人在这里照顾你,这间寝宫暂时留给你住。”凌若夕漠然启口,平静的交代着,似乎对云井辰完全没有任何的情意。

但他太了解她,她不过是无法轻易的原谅他私自离开的举动,所以才故意冷落他。

云井辰没有生气,反而纵容着她的小任性。

凌若夕被他太过炽热的目光看得心跳加速,冷峻的面颊竟飘上了两团异样的红晕,她狼狈的转过身,几乎是落荒而逃,逃离了这间寝宫。

凌小白恶狠狠瞪了云井辰几眼,拔脚追了上去,他才不要留下来,和这个坏蛋相处呢。

母子二人一前一后离去,而黑狼则留在了寝宫里,它跳上床榻,爪子轻轻拍了拍云井辰的手背,“吱吱!”少主,别上心,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亲不相爱。

云井辰眼眸微闪,因为被点中了穴道,他现在全然无法动弹,只能寄望黑狼替他解开。

黑狼看懂了他的眼神,却有些犹豫不决,“吱吱吱!”

少主,不是我不肯答应你,而是女魔头太强大,我得罪不起,你就稍微委屈一点吧。

黑狼虽然重视云井辰,但它更害怕,私自替他解穴后,会遭到凌若夕的报复,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它也只能委屈他了。

云井辰没有想到,他仅仅只是离开了四个多月,对他忠心耿耿的黑狼,竟选择了叛变!站到了凌若夕那方去。

“吱吱吱。”少主,我先去找女魔头,你慢慢的,好好的。

黑狼唯恐自己太晚追上去,会被凌若夕和凌小白惩罚,顾不得被点住穴道的云井辰,慌忙离开。

“娘亲,咱们把房间让给他,那咱们住哪儿啊?”刚走出院子,凌小白就忙不迭的问道。

“你想住哪儿?”云井辰的回归,让凌若夕心情大好,连带着,脸上也多了几分柔和。

凌小白想了想,“唔,不如咱们住进国库里,怎么样?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好多金子,就连睡觉,也能够做美梦。”

他觊觎国库又不是一两天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他哪里愿意放过?只要一想到自己睡在金银珠宝上,凌小白嘴里的哈喇子差点掉出来。

凌若夕冷冷的盯着他,看得凌小白一阵心虚,他尴尬的动了动嘴角,“娘亲,宝宝的建议不好吗?”

“你脑子里什么时候能别成天想着银子?”他这财迷的属性是不是越来越深了?

“可是,银子很重要啊,而且宝宝喜欢它。”凌小白理直气壮的说道,坚决维护自己特殊的兴趣爱好。

“你想住国库?”凌若夕眼底划过一道精芒。

在银子的诱惑下,凌小白选择性的忽略掉心头升起的那股不祥预感,他用力点头:“恩!”

“可以,完全没问题。”凌若夕爽快的答应下来,态度一反常态的干脆。

凌小白虽然心里有些疑惑,却在巨大的诱惑中被他抛开了。

入夜后,凌若夕住进了明月居后院的客房,而凌小白则抱着黑狼,连蹦带跳的前往国库,他的手里拿着开启国库的钥匙,脸上笑开了花。

当他用最快的速度将国库外的锁打开以后,推门进去,却在看见里面的场景时,满心的热情,被一盆冷水迎头浇下,哗啦啦透心凉。

这里是国库没错,但里面所有的金银珠宝,都被人搬空,只剩下一张木板床放置在中央,四周鎏金的墙壁,显然无法满足凌小白的需求,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他就说嘛,娘亲怎么会答应得那么爽快,原来是故意捉弄自己!

他原本想跑去明月居找凌若夕算账,控诉她欺骗自己的不道德行为,但他实在是舍不得这金灿灿的墙壁,于是,在两者之间,果断的选择了后者,他吃力的将床推到墙角,左右两扇金墙将他紧紧包围,凌小白受伤的玻璃心,这才终于弥补了一点。

第二天,当凌若夕来到国库,就看见他憨憨大睡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抖了抖,她都已经让人将国库搬空,他居然还能住得下去?目光扫过四周的金墙,她找到了原因。

没有吵醒凌小白,她悄无声息的来,无声无息的走,换上朝服,她气场全开打算上朝,今天,在朝堂上,恐怕还有一场硬仗正等待着她。

文武百官此时已经齐聚在朝殿内,但相比以前热闹的气氛,今天的他们,多了几分谨慎与小心。

于老因病告假,没有出席今日的早朝,而丞相卫斯理则自打进宫后,就一直黑着一张脸,如一尊黑面神。

六部尚书眼观鼻鼻观心,只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缩小到最浅,看丞相这来势汹汹的样子,似乎又要有一番腥风血雨了啊。

当凌若夕的身影从台阶下方出现,太监立即通报:“摄政王到——”

尖利的公鸭嗓在宽敞的主殿中绕梁不绝,文武官员纷纷屏住呼吸,静等凌若夕上朝。

她迈着缓慢的步伐目不斜视,登上高首,衣诀翻飞,她在龙椅上落座,深沉的目光挨个扫过这帮朝臣,然后,才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