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08章 釜底抽薪

第508章 釜底抽薪

话音初落,卫斯理率先走出队列,他没有抬头,只是恭敬的跪在地上,向凌若夕叩首,“微臣有事启奏。”

就猜到第一个出声的人会是他。

凌若夕眸光微闪,料到卫斯理想要说的事,但她没有阻止,薄唇轻启:“说。”

卫斯理没有如往常一样,顺势起身,依旧直挺挺跪在这冰凉的白玉地板上,“昨日大婚上的惊变,所有人有目共睹,云族少主云井辰擅闯深宫,公然阻挠大婚进行,不论是论理还是论法,都该降罪于他,请摄政王做出公证的裁决。”

百官屏住呼吸,没敢抬头去看凌若夕的脸色,他们在心头想着,这丞相大人也太冲动了,就算要说,也稍微换点缓和的词儿嘛,他这不是挑衅摄政王吗?

凌若夕眸光一冷,浑身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压迫感,如海浪般的气浪,席卷整个大殿,压得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希望本宫怎么裁决?”她冷冷的问道,深邃的黑眸里压抑着丝丝冷怒。

卫斯理能察觉到她的愤怒,可有些话,他却不得不说,“请摄政王按照祖制,交出云井辰,将他打入天牢,按犯上作乱,霍乱宫闱的重罪依法处置。”

他说得铿锵有力,字字有理。

空气里弥漫着的那股气压愈发冷冽,仿佛要化作刀刃,割破人的咽喉。

“依法处置?”凌若夕喃喃道。

“是!请摄政王将他秋后斩首,以儆效尤。”卫斯理似乎是豁出去了,与其等到将来有一天,她再跟着云井辰走,不如,就让他来将这个隐患扼杀在摇篮中吧,哪怕代价很有可能是付出他的命,他也在所不惜。

朝臣们能够感受到卫斯理的那份觉悟,他是真的将生死置之度外,只为了让凌若夕处置云井辰。

可她会吗?

没人敢保证,也没人能猜到她心中所想的事,他们只能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她的决定。

“斩首?呵,你还真敢说啊。”凌若夕怒极反笑,眉梢冷峭,似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卫斯理,本宫是不是近日太纵容你了?你可知对本宫指手画脚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她冰冷的语调里,已经带上了淡淡的杀意。

不少大臣联想到了昨天进宫向她进言,却落得个可悲下场的于老,一时间,为卫斯理担心起来,害怕他会重蹈覆辙。

“就算摄政王今天也杀了微臣,微臣还是不得不说,因为微臣是南诏的臣子,微臣的命,微臣的心,是属于这个国家!微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的安宁!”卫斯理说得慷慨激昂,向来文质彬彬的他,此刻似乎多了几分属于武将的孤勇与胆量。

凌若夕挑高了眉梢,眸光参杂了几分讽刺:“杀了云井辰就能换来南诏的安宁?”

“是!”至少没有了他,他们就不用担心有朝一日,凌若夕会抛弃南诏,撒手离去。

“可笑!卫斯理,你真的是自找死路。”手掌砰地拍在龙椅的扶手上,这一掌,她在无意间覆上了玄力,扶手咔嚓咔嚓变成金色的粉末,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请摄政王息怒。”大臣们迅速跪倒,替卫斯理求情:“丞相他也是为了南诏国的未来,为了摄政王的名誉,请摄政王明鉴。”

“请摄政王明鉴!”

“请摄政王明鉴!”

……

整齐的求情声,绕梁不绝,仿佛要将这房顶给一并掀翻,他们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希望能够用这样的方式,让凌若夕看到他们众志成城的决心。

“你们这是打算造反吗?”凌若夕危险的眯起双眼,她想过今天会是一场硬仗,但她没有料到,所有的大臣,都站在了卫斯理的阵营,帮着他来对抗自己。

卫斯理连称不敢:“摄政王,请您体谅微臣等的一片苦心,微臣们只是按照祖制行事。”

“那种东西,你们以为本宫会在乎?”凌若夕凉薄的笑了,那惊心动魄的笑容,却无端的让人心头发凉,“卫斯理,你还记不记得本宫为何会答应出手帮助南诏迎敌北宁?”

她突然间问出的问题,让朝臣们吃了一惊,怎么听这话,其中还有隐情啊。

卫斯理垂落在身侧的拳头黯然一紧,难道说……一个可怕的猜测,在他的脑海中扎根,脸色霍地大变。

“本宫当时不过是与你做了一场交易,本宫替你们守住天下,你替本宫找人,之后,本宫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南诏留下,甚至于,坐上这摄政王的宝座,你以为本宫是为了什么?”她的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缓慢,十分响亮,足以让在场的所有官员听得一清二楚。

看看神色异常的卫斯理,再看看上方高深莫测的凌若夕,官员们彻底纠结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谁能告诉他们!

“摄政王……”卫斯理觉得自己或许做错了!他不应该提出将云井辰惩处的事,不然,也不会让她曝光这些秘密。

凌若夕没有理会他的呢喃,继续说道:“本宫之所以答应,是为了他,本宫留在南诏,也是为了他,就连这场所谓的大婚,更是本宫为了逼出他自编自演的一出好戏,你们现在却要让本宫处死他?你们认为这可能吗?”

果然是这样吗?

卫斯理心头不祥的预感被证实,脸色一片青白,好似被这残酷的现实打击到了。

整个大殿鸦雀无声,没有人知道,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

“你们不是说若本宫包庇他,将会受尽非议吗?那好,今天起,本宫就辞掉这摄政王的位置,离开南诏,没有了这个身份,本宫想,天下万民也不会再在背后议论本宫了,对吗?你们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本宫的名誉会因为这件事受到损害。”凌若夕的话,就像是抛入大海的巨石,瞬间掀起千层巨浪。

原本还拧成一股绳的官员,立马转移阵地,他们哭着请求她收回成命,哭着求她不要离开南诏。

所有人都清楚,一旦凌若夕不再保护南诏,虎视眈眈的北宁定会重振旗鼓,再次归来,他们的铁骑,将会踏破他们的家园,将会践踏他们的土地。

不论用什么办法,不论用什么样的方式,他们都必须得把凌若夕给留下。

“摄政王,”卫斯理见她神情淡漠,似乎并没动摇,一咬牙,将心头的不甘与恼怒压下,“请您三思,先前是微臣一时糊涂,干涉了摄政王的决定,微臣愿意请罪,请摄政王不要离开南诏。”

无数大臣纷纷附议,他们已经不奢求凌若夕能够处死云井辰,他们现在唯一希望的,是可以说服她继续留下来。

凌若夕冷眼看着改变主意的大臣,寒霜遍布的黑眸里,极快的闪过一丝笑意,这招以退为进的效果似乎比她预期的要强,她现在不能离开南诏,毕竟,云井辰的伤势还需要很多名贵的药材进行调理,而南诏国皇宫,则可以任由她取用,她是傻了才会在这种时候选择离开。

这一仗,以凌若夕完美的胜出落幕,对云井辰喊打喊杀的朝臣们,颓败的垂着头,离开了皇宫,他们来时,原本以为靠这么多人的力量能够说动凌若夕,逼着她交出人来,没想到,却被她釜底抽薪。

解决了这件事情以后,凌若夕心情大好,退朝后,她迈着轻快的步伐,刚准备前往寝宫,却在途径明月居时,听到了里面传出的琴音,脚下的步伐微微顿了顿,整件事情里,最无辜的应当是蓝紫荆,于情于理,她都该去向他道一声歉。

这么想着,她立即改变了步伐,拐角进入明月居。

蓝紫荆穿着一尘不变的白衣,席地而坐,他似乎格外喜欢这样的抚琴姿势,三千墨发束在羽冠中,唇红齿白的少年怀中抱琴,画面梦幻且美好,如同一幅静止的画卷,让人只觉得赏心悦目。

凌若夕轻咳一声,琴音戛然而止,蓝紫荆迷糊的抬起头,冲她笑笑,还是那样干净的笑容,似乎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影响到他。

“你打算一直住在宫里,还是想要回家?”凌若夕直奔主题,“如果你想回去,我给你准备盘缠,再派人一路护送你。”

这是她对他的弥补。

蓝紫荆有些迷茫,想了半天后,他才说:“这里很好,我喜欢这儿。”

没有人会因为他爱琴,念叨他,没有人会因为他的痴迷,嘲笑他,他可以自由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需要承受任何人的白眼与非议。

凌若夕刚想告诉他,他可以在这里一直住下去,谁料,蓝紫荆口风忽然一变:“不过,我还是想回家去。”

“恩?”这话反倒让凌若夕意外,如果她的调查没有出错,他在知府府过的日子并不好,因为容貌出众,因为琴技高超,被知府当作了笼络达官贵人的道具,一件价格高昂的艺术品。

这样的家,他却还想回去,为什么?

“我不回家,爹和娘会担心的。”蓝紫荆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知府府的日子有多难过,他甚至于喜欢着,每当爹和娘让他给客人献琴时的感觉,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他的琴才会被所有人接受。

淳朴的话语让凌若夕心头一软,这个少年太纯洁,纯洁到这世上所有的不公与忐忑,都无法伤到他分毫。

玻璃易碎,却也十分刚硬,一如她眼前的这个少年。

“好,我替你准备盘缠。”凌若夕没有反对他的决定,当即命暗水亲自护送蓝紫荆离宫,并且交给了他一百两银子。

蓝紫荆走的时候,没有带走任何的东西,如他来时那般,只有一把琴相随。

他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宫墙外,凌若夕站在鹿台上,目送他走远后,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