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2章 自称是他爱人的女人

第512章 自称是他爱人的女人

凌若夕眉心一跳,她看得出,这女人的担忧不似作假,反而是发自内心的,手臂轻轻抖了抖,那副画像立即展开。

上面的人影的的确确是云井辰,白发、黑衣,鬼斧神工般精致的面容,都证实了画中人的身份。

“这是你画的?”凌若夕勾唇轻笑,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女人有些难为情:“恩。”

“你喜欢他。”她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虽然她的画工算不上顶尖,但这幅画,只要见过的人,都能感觉到,画师对画中人倾注的情感,那浓浓的少女情怀,显露得淋漓尽致。

女人面颊瞬间爆红,脑袋垂得更低了:“恩。”

她也是在这男人失踪以后,才明了自己的心意,或许自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她就对他动了心,不然,她不会不顾他的冷漠,一次次靠近他,一次次接近他,只为了能够得到他的一个眼神,得到他的一句话。

在知道他失踪后,她完全懵了,拿出在家里为他偷偷画的画像,整个京城漫无目的的寻找,却一直石沉大海,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找上大理寺来。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他是你的什么人?”凌若夕再次问道,像是在调查户口,深邃的眼眸不着痕迹的将女人审视了一番,她虽然穿着朴素,但手指却没有厚茧,不是个做农活的,有这么出色的画工,又能用这么昂贵的纸张进行绘画,她的家庭背景定是极好,或许是哪户人家家里的千金小姐。

几乎只一眼,凌若夕就将这女人的身份、背景猜得七七八八。

“他……他是我喜欢的人,也是我的爱人。”女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一看就是在说谎,但凌若夕并不着急揭穿她,反而笑得愈发明媚:“介意给我具体说说你们之间的故事吗?或许,我可以帮你。”

“真的?”女人眼眸一亮,但转瞬,她又古怪的拧起了眉头,“这位姑娘,我是不是在哪儿见到过你?”

她怎么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呢?

凌若夕笑而不语,或许她忘了,但她还记得,这女人便是两次在接上,指责她冷血、无情,没有见义勇为的女子。

“不管了,你先进屋来,我给你慢慢说。”女人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在哪儿见到过凌若夕,挠挠头,将这个疑惑抛开,侧过身体,迎她进屋,然后亲手替她斟茶,还拿出了一份糕点。

刑部尚书在凌若夕眼神的示意下,待在屋外,没有跟着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