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3章 无眠之夜

第513章 无眠之夜

“哎,”小一疲惫的叹了口气,他真的很想找到方法来医治云井辰,不然,等到他真的因病去世,师姐得有多难过?

“你在叹什么气?”安静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了凌若夕冰冷刺骨的嗓音,正陷入感慨的小一吓了一跳,慌忙转身,从窗户外投射进来零碎的光晕,她穿着染血的长衫,静静的站在门口,神色冷漠,浑身环绕着一股说不出的骇然气息。

小一有些害怕,总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和平时有很大的区别,而且,看上去很不对劲。

“师姐,”他合上手札,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上前去,这才留意到,她的浑身几乎都溅上了血渍,“你受伤了?是什么人干的?”

在这个宫里,还有谁敢对她出手吗?小一不敢想象,他慌忙想要去找纱带和伤药,替她包扎。

“不用了,”凌若夕手腕一翻,抓住了他的胳膊,力道很重,小一甚至怀疑,她会就这样捏碎自己的骨头,细碎的疼痛让他不自觉白了面颊,额头上有汗水渗出,“师姐,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啊。”

她的情况真的不对,仿佛一头杀伤力极强的野兽,没有理智,只剩下杀戮。

“告诉我,云井辰的身体究竟有没有起色。”凌若夕空洞的黑眸,紧紧的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的表情变化。

在她那毫无情绪的目光注视下,小一的心脏不安的跳动着,频率很强,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他心虚的躲闪开凌若夕的视线,讪讪的动了动嘴角:“师姐,云族少主的身体你不是很清楚吗?他的病情正在好转,你怎么突然又问起这件事来了?”

或许小一自己都不知道,他不适合撒谎,因为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谎言,太过虚假,别说是凌若夕,即便是三岁的小孩子,也不可能被他哄骗住。

“看着我的眼睛,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凌若夕眸光一冷,眉宇间掠过一丝骇然的杀意。

小一始终低垂着脑袋,没敢抬头,他根本就没有勇气直视着凌若夕说出刚才那番话。

安静的房间里,他急促的呼吸声愈发大了,一滴滴豆大的冷汗不断顺着他的面颊滑落在地上,他心虚到双腿发软,浑身无力。

这样的情况还有什么好问的?凌若夕却固执的想要听他亲口说,掌心的力道再次加重,小一甚至听到了骨裂的清脆声音,他疼得惊呼一声,眼眶蓦地红了,有泪光正在闪烁。

“告诉我,你和云井辰没有串通,你们没有合谋隐瞒我。”凌若夕并没有因为他的痛苦而有半分的动容,她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知道,那个女人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是他们欺骗了她,还是她故意用谎言来蒙骗她?

小一急得泪流不止:“师姐,我们没有骗你,真的没有!”

那只是善意的谎言,根本算不上是欺骗。

闻言,她周身的煞气似乎有消散的迹象,“所以,他的病情正在好转?根本不是旁人说的命不久矣,他会长命百岁,对不对?”

她急切的想要从小一这里得到承诺,但违心的话,小一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当时答应云井辰他是逼不得已,可现在,让他再说这种话,那就是错上加错。

小一犹豫的抿住唇瓣,不吭一声。

“你给我说话!”凌若夕咄咄逼人的说道,凌厉的气势,小一根本无法抵挡,胸口被玄力击中,一口血腥味漫上了喉咙,充斥在他的口腔里。

“师姐……”为什么她会知道?为什么她会知道这件事?

“回答我!如果你现在有一句谎言,老头他在九泉之下,将受尽十八般炼狱的苦楚,永世不得超生!”凌若夕狠心的要让小一发下毒誓,用他最尊敬的鬼医起誓。

狠毒的誓言,攻破了小一的心房,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嘴唇一张一合,不停的吐出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

凌若夕耳膜有些嗡鸣,像是有无数的苍蝇正在骚扰她,让她无法听清眼前的人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向她道歉?为什么要对她说对不起?

“师姐,我不是真的想要骗你,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啊。”一个将死之人的请求,让他无法拒绝,可良心的责备,又让他痛苦不已,小一就像是夹在他们二人之间的一块夹心饼干,怎么选都是错。

凌若夕缓缓松开了紧握住他胳膊的手掌,脸色一片煞白,没有丝毫的血色,就如那孤魂野鬼似的,看上去有些骇人。

她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往房门的方向踱步而去,每一步都犹如踏在刀尖上那般疼痛,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前几天,她还那么高兴着,他的身体正在康复,她还那么欢喜着,她和他将不再分开,但今天,却有人残忍的告诉她,她以为的快乐,是假的,她以为的高兴,也是假的。

她身边的人联手给她勾画了一个美丽的世界,让她像傻子一样的在里面笑,而他们却独自背负着所有的痛苦。

凌若夕不愿再去想这些事,她的脑袋此刻已是一片混沌,纵身跃出皇宫,在京城内,一间酒楼包下了包厢,吩咐小二,把他们这儿最好的酒通通拿上来。

整整上百坛的酒将整个房间堆满,凌若夕粗鲁的扯开红布,提着酒坛就往嘴里灌,她喝得很急,像是要在这些酒里寻找醉生梦死,像是要借着这样的方式来摆脱掉,内心快要化脓的伤口。

但她却越喝越清醒,越喝越难受,脑子里的回忆,像是一场无声的电影,不断的浮现,初见的他们,嬉笑怒骂的他们,一攻一守的他们,那些回忆是那样的美好,可在现在的她看来,却是满满的痛苦与折磨。

“呵呵呵,骗子,都是骗子。”她瘫软的坐在椅子上,浑身沾染着浓浓的酒气,面颊微醺,但她的眸子却始终是一片清明。

她是来这儿买醉的,可到头来,这酒却不能让她遗忘掉痛苦,还有比这更加可笑的事情吗?

凌若夕用力摇晃着头,她不想再去想任何会让她难过的事,什么云井辰,什么内伤,通通与她无关。

“娘亲……”无垠的夜幕下,两道人影正站在酒楼外不远处的半空中,凌小白难受的咬住唇瓣,忧心忡忡的注视着窗户内,喝得醉生梦死的女人。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凌若夕,仿佛褪去了所有坚硬的外壳,露出最脆弱的部分。

云井辰神色冰冷,整个人如同一座冰山,除了冷,什么也没有,他紧紧的握住凌小白的手掌,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女人,以他的修为,他可以将她嘴里说的每一个字听得一清二楚。

心,像是要炸裂开来一样,疼得他恨不得把胸腔挖开,然后将它取出来。

“为什么娘亲会这样?”凌小白泪眼婆娑的哭诉道,他不喜欢这样的娘亲,一点也不喜欢,他宁肯娘亲打他,骂他,惩罚他,也好过,她一个人在这里折磨自己。

云井辰知道为什么,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上去见她?然后两个人在一起抱头痛哭?他不知道。

“回去吧。”他们在半空中待了大半夜,直到凌若夕最后烂醉如泥的趴在桌上睡了过去,云井辰才开口,嗓音略显沙哑,甚至带着丝丝哽咽。

这个几乎从没哭过的男人,这一刻,竟忍不住红了眼眶。

“可是娘亲她……”凌小白不想就这么走了,怎么可以把娘亲一个人扔在这儿?

云井辰低垂下眼睑,晦涩的目光轻轻落在了他的身上,只一眼,却让凌小白满腹的反驳,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刚才的眼好黑,黑到完全看不出里面有属于人的情绪,就像是一个精美的傀儡,只要稍稍的碰一碰,就会彻底坏掉。

凌小白抿住唇瓣,一言不发的任由云井辰抱着自己回到皇宫,寝宫内一片漆黑,只有窗外斑驳的月光投射进来,他们俩一个坐在软塌上,纹丝不动,一个趴在**,捂着嘴默默流泪,这一夜,对这一家三口而言,是一个充满了痛苦与折磨的夜。

第二天清晨,凌若夕神色憔悴的从酒楼的包厢里走出来,没有理会掌柜殷勤、讨好的笑,她离开酒楼,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了一口井,亲手打上一桶凉水,捧起水洒在面颊上,寒气入体,浑浑噩噩的脑袋,总算是恢复了一丝清明。

她不能倒下,这种时候,她绝不能倒下。

她是凌若夕,是无所不能的第一杀手,没有任何事能够阻止她前进,哪怕是这残忍的现实也不行!

随手将脸上的水珠甩掉,凌若夕步伐蹒跚的抵达皇宫,侍卫们惊讶的看着她,似乎有些意外,她会这么早从宫外回来。

“拜见摄政王。”他们恭敬的行礼,凌若夕微微颔首,甚至嘴角还颤抖的挤出了一抹笑。

当她的身影消失在层层递进的宫门内以后,侍卫们才交头接耳的开始议论。

“你们刚才闻到了吗?摄政王身上好大的一股酒味。”

“难道摄政王昨天晚上喝花酒去了?”

“去你的。”

……

看,这就是生活,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个世上,不会因为几个人的痛苦,而导致所有人跟着难过。

凌若夕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绕道去了一趟御膳房,她阻止了宫女们想要送早膳去寝宫的行为,将精美可口的餐点放入餐盒里,自己提着,亲自送了回去。

刚抵达寝宫,她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殿门前的凌小白,他正东张西望的张望着,在他的身边,是脸色苍白倚靠着圆柱的云井辰。

那是她最爱的两个男人,呵。

凌若夕打起精神,冲他们挥挥手,哪怕心再疼,再痛,她也不能在他们的面前流露出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