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5章 傻女人和傻男人

第515章 傻女人和傻男人

“不不不,是我的错,我不该隐瞒云公子的病情,师姐你生气是很正常的。小一用力摇晃着脑袋,不肯接受她的道歉:“其实,我当时也有想过要告诉师姐实情,可是,云公子他说,希望师姐能够过得快乐。”

傻子。

凌若夕仿佛能够想象出,他说这番话时,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永远是这样,做着自以为对她好的事,让她感动,却又让她惭愧,如果她能够再细心一点,他们俩合谋的事,能瞒得住她吗?如果她能够稍微再关心他一些,怎么会没有注意到,他的病情其实没有好转?

说到底,这件事她也有错,不仅仅是他们俩的错误。

“好了,过去的事不要提了,这件事从今天起,就当作没有发生过,懂吗?”凌若夕柔声说道,显然不愿多谈。

小一讷讷的点头,“我知道了,师姐。”

“你现在可以老实的告诉我,他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吗?”凌若夕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的淡笑,被彻底冰封,她可以伪装得好像不知情,但她却无法不去关心他的真实情况,是不是如那个女人说的那样,当真命不久矣。

“云公子的病情其实很严重,上次我有告诉过师姐,他的身体里有两股玄力,但是以师姐的修为,是可以帮助他将另外一股霸道的力量逼出来的,但难就难在,以云公子现在的身体情况,没办法接受,属于其他人的力量,否则,只会增加他的伤势。”小一老老实实的说道,没有丝毫的隐瞒。

凌若夕微微拧起了眉头:“那要怎么才能让他的身体康复?他每天喝的那些药,有效果吗?”

“起初是有的,可是,他的身体只要稍微好转,那两股玄力就会互相拉扯,互相抗衡,然后让他的身体情况更加恶化。”这才是让小一头疼的地方,不能调理好他的身体,就不能逼出那股残留在他体内的力量,这问题就像是一个死结,不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化解的方法。

凌若夕眸光一闪,“如果将他的玄力封住,可行吗?”

“不行,一旦将玄力封住,撤掉本身的修为,他的经脉和五脏六腑会在瞬间虚弱。”云井辰现在的身体是靠着他自身的玄力进行支撑,保护着心脉,一旦封掉玄力,受损的心脉不会再有任何的支援,便会在一瞬间加速恶化,或许会在极快的速度中,流失掉生命。

“那该怎么做?”凌若夕苦恼的拧起眉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让她眼睁睁看着云井辰备受煎熬,在痛苦中被一点一点耗费掉生命力吗?这种事她决不允许。

“这世上有没有能够顶替玄力,勉强替他维持心脉的草药?只要在短时间内,将他的身体调理好,我就可以与他合力,将那股力量逼出。”凌若夕提议道,觉得这法子或许可行。

小一遗憾的摇摇头,神色很是黯淡:“师姐,你说的事,我也有考虑过,可是,我翻阅了师傅留下来的所有手札,上面根本就没有这种草药的相关记载。”

也就是说,这个方法虽然可行,却行不通。

凌若夕只能报以苦笑,“难道真的只有等死这一种选择了吗?”

“师姐,你也不要这么灰心,我现在给云公子开的药,虽然不能治本,但勉强控制住伤势恶化,还是可以的。”小一急忙开口,想要安慰她低迷的心情。

“呵,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啊。”凌若夕怎会不知道他的言外之意?就算能够勉强控制伤势持续恶化,但那也仅仅只是为他争取多一点的时间,吊着一口气。

“如果一直找不到方法,他会怎么样?”凌若夕冷静的问道,但那话却好像是从牙齿缝里硬生生给挤出来的,格外生硬。

小一不安的看了看她的神色,确定她的情绪还算平静后,才道:“五脏六腑会慢慢老化,到最后,心脉停止。”

“这个过程有多久?”她更想问的是,他还有多少的日子可以活!但后面这句话太残忍,残忍到哪怕是她,也说不出口。

“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这是比较乐观的估计,如果在这期间,云井辰的伤势恶化,那么,他的生命也会缩减,或许到最后,根本熬不到一两个月。

凌若夕眼前一黑,脚下微微踉跄一下,甚至没站稳,“只有一两个月?”

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做什么?

小一很是不忍,但这是事实,他惭愧的低下了脑袋,“师姐,对不起。”

如果他再有用一些,如果他的医术再好一些,是不是就能够找到办法了?

凌若夕心烦意乱的挥挥手,“这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是他一直在尽力的寻找能够治疗云井辰伤势的药,甚至于,把自己累出了两个浓浓的黑眼圈,相比他,自己的付出似乎微不足道。

“小一,谢谢。”这一声感谢发自肺腑,她深邃的眸光微微颤动着,好似有泪花闪烁。

小一难为情的红了面颊,他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凌若夕。

留在这儿同他又交谈了一阵后,凌若夕才告辞离开,来时,她心里还抱着一分希望,可离开时,心情却是沉甸甸的,一两个月,她从不知道,原来时间是这样的宝贵,真恨不得每一秒都能再慢一些,再长一些。

回到寝宫,凌小白已经累趴了,洗完澡后,就倒在床榻上呼呼大睡,自从昨晚以后,他就没再想过要搬去国库里居住,比起银子,他更在乎自己的娘亲,所以打算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

“舍得回来了?”云井辰挑眉问道,话语里带着淡淡的醋意。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你的飞醋可以吃得再多点吗?”

“为夫这是在乎你。”手臂轻轻搂住她的肩膀,俯身凑到她的耳畔,吐气若兰。

“滚粗!”凌若夕啪地一下将他的脑袋推开,却没舍得使太大的力气。

“娘子,你这是家暴啊。”云井辰控诉道,妖孽的面容,此刻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委屈,他这样子活脱脱是一个大板型的凌小白。

凌若夕忍俊不禁的笑了:“你怎么没事学小白那一套?还以为自己年纪小吗?”

云井辰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只要能够让她开心,他扮幼稚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吃过晚膳了么?没吃,尝尝为夫的手艺。”云井辰自告奋勇的打算替她下厨。

曾有幸品尝过他几次厨艺的凌若夕各种不信任,就他那可怜的厨艺,能做得出什么山珍海味吗?

虽然心里各种怀疑,但她没舍得泼云井辰的冷水,好在在寝宫里有小厨房,虽然比不上御膳房那么大,但普通的宵夜还是能做的。

云井辰站在这窄小漆黑的小厨房里,慢条斯理的卷起袖口,露出白皙的手臂。

他的肤色比起以前苍白了不少,却不是正常的白嫩,而是一种近乎病态的煞白,凌若夕倚靠在门上,看着他瘦弱的手腕,心像是被针刺了一下,钻心的疼。

云井辰熟练的开始生火,别说,看他的动作似乎还挺像那么回事,凌若夕恍惚的记起,在另一个位面时,某人原本兴致冲冲的打算给自己下厨,结果却连火也生不起来的狼狈样子,嘴角溢出淡淡的笑。

那些想起来狼狈的画面,其实也暗藏着幸福与甜蜜。

“怎么样,为夫能干吧?”云井辰邀功似的指了指灶台内跳窜的柴火,熠熠的火光在他的面容上投射着淡淡的红,那双璀璨的眸子,仿若这天上繁星,能将人的三魂七魄通通勾走。

凌若夕虽然心里挺意外,却口是心非的说道:“等你把东西做完,再说这话不迟。”

知道她的个性,云井辰也不在乎,他老练的将鸡蛋打破,不停的搅拌,铁锅里,开始倒入金色的油水。

整个过程他做得十分老道,让凌若夕彻底对他改观。

当一碗香喷喷的蛋炒饭,外加一碗白菜汤送到她面前时,凌若夕的食欲顿时打开了。

“尝尝。”云井辰坐在她对面,手掌托住腮帮,期待着她的点评。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他彻底将这个道理演绎得淋漓尽致,今晚的宵夜做得出奇的好,色香味俱全,凌若夕难得诚实了一次,朝着他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还算不错,下次接着努力。”

她的夸奖很平淡,可落在云井辰的耳里,却是他听到过的,最美好的情话。

“喜欢吃,以后为夫每天给你做。”什么君子远庖厨,对他来说根本不顶用,他只知道,为了心爱的女子开心,他可以做任何事,去换她展颜一笑。

以后?

敏感的两个字让凌若夕脸上的笑容瞬间黯淡,她还能有多少个以后可以品尝到他的厨艺?

以前,他总说要为她下厨,但她总嫌弃,甚至于,就连一句夸奖也十分吝啬。

想到将来,再也不会有一个人替她做这么蠢事,凌若夕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云井辰自己似乎也意识到说错了话,脸上的笑多了几分苦涩,但下一秒,他就将话题转开:“为夫最近发现,小白的根骨不错,只要稍加提点,将来或许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恩。”凌若夕知道他是想转移话题,自然要顺着他的话去说。

“为夫想亲自教导他。”将来即使有朝一日,他真的不在了,也会有一个人,陪伴在她的身边,替她遮风挡雨。

凌若夕怎会察觉不到他这话暗藏的深意,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犀利的目光犹如刀锋,笔直的刺在他的身上:“云井辰,你这是在安排后事吗?”

他微微一怔,面对凌若夕的冷怒,心头既温暖,又苦涩。

他和她都明白,他的身体已无药可治,现在能多一天是一天,这样的话题是不可避免的,他已经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而她,似乎还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不愿意就这么放弃。

真是个傻女人。

心里这样骂着,但他眸子里的柔情,浓郁得几乎快要溢出来。

凌若夕被他盯得有些脸颊发烫,心里那丝丝怒火,仿佛也跟着一并消散了,凌厉的眉梢,多了几分属于少女的羞涩与妩媚。

“看什么看?”她恼羞成怒的低斥道,像极了被踩到尾巴而炸毛的猫。

云井辰抿唇轻笑,那笑好似百花齐放,充满万种风情:“谁让你长得好看呢?都快把为夫的心神通通给勾走了。”

“……”这人,狗嘴里根本吐不出象牙。

她明明是想呵斥他悲观的态度,却在他插科打诨下,完全遗忘了自己的初衷。

夜微凉,可心却是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