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6章 她没有放弃

第516章 她没有放弃

“嘤嘤嘤,”凌小白用力咬着衣袖,欲哭无泪的趴在殿门的角落边,望着里面正在甜蜜用膳的二人组,为毛今早一起来就要让他看到这样的画面?为毛娘亲这么快就和坏蛋在一起了?

黑狼朝天翻了个白眼,对他卖蠢的举动各种鄙视,女魔头和少主那可是绝配!他在这儿反对什么啊,白痴死了。

“不过,看在他能够让娘亲开心的份儿上,小爷就勉强认同他吧。”凌小白的情绪就像是初秋的天,一会儿阴沉一会儿晴朗,想到娘亲前两天郁郁寡欢的模样,他心里头那些小疙瘩,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云井辰眼眸微抬,不着痕迹的从凌小白藏身的地方扫过。

凌小白立马把自己的身体缩到一边,小手轻轻拍着胸口,嘴里喃喃道:“好险,差点被发现了。”

“吱吱。”是已经被发现了,好么?黑狼连吐槽的力气也没有,它怎么会摊上这么傻的小主子?难道他以为自己藏在这儿,就能够不被人给发现吗?

“呵,”云井辰宠溺的笑笑,突如其来的笑声让凌若夕微微一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当瞧见门口若隐若现的那块衣摆时,嘴角不由得**了几下。

“这小子……”

“小白很活泼,也很可爱。”云井辰感慨道。

“就是太活泼了。”凌若夕对他这副纵容的口气各种不满,“一点小孩子该有的样子也没有。”

云井辰笑而不语,或许是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格外的珍惜这些时光,凌小白的这些小把戏,落在他的眼中,反倒多了几分孩子气的可爱。

“凌小白!“凌若夕放下金筷。朗声唤道。

响亮的嗓音笔直的传入某个做贼心虚的小孩的耳膜,他浑身一抖,哎哟我去,被发现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殿门后绕了出来,他讪笑着,冲他们俩挥了挥爪子:“呀,娘亲、坏蛋叔叔,早上好啊。”

“你躲在外边做什么?”凌若夕不悦的蹙起眉头,沉声质问道,“大早上抽什么风?”

“宝宝哪有。”他委屈的瘪瘪嘴。

“过来吃饭。”凌若夕没同他计较,也没揭穿他,泄气的朝他招手。

凌小白立马小跑着过来,咧开嘴讨好的笑了,然后往他们之间死命钻了进去,跻身到他们中央,把他们俩的位置隔开。

“……”凌若夕彻底无语,这小子能别这么傻么?

云井辰仍是那副宠溺的表情,对他打扰自己二人世界的做法并未有丝毫的反感。

早膳在诡异的氛围中结束,凌若夕推掉了早朝,并且下令,除非有紧急的事务,否则不许打扰她,百官面对这则圣旨,心头掀起滔天骇浪,他们可从没有听说过掌管朝政的上位者,居然不肯上朝这种事。

不少大臣纷纷找到卫斯理,希望他出面,组织众人一起反对这则旨意,却被卫斯理一句话给堵住,他说:“你们认为摄政王她会在乎咱们的反对意见吗?”

是啊,如果她真的在乎,当初也不会以离开作为要挟,迫使他们在无奈之下,选择留下云族少主了。

“那咱们就让摄政王一错再错?”张三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不满的问道,在他看来,凌若夕不该有这样出格的举动,她应该是完美的,是以南诏国为重的。

“且看看摄政王她到底意欲何为,再做定夺。”卫斯理相信,如果不是有更重要的事,凌若夕她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有他的这番话,勉强算是将大臣们心底的不爽给压制住了。

而这头,凌若夕已换上了一席墨色的便衣,三千青丝束成马尾,衣诀凛凛,冷峻的五官犹如刀鞘,锋利且森寒。

“师姐,”小一早早的就等到小豆子的传信,马不停蹄赶到寝宫来。

“准备好了?”凌若夕睨了他一眼。

“恩。”小一重重点头,他们今天打算回一趟深渊地狱,在离开时,山谷里还留有鬼医的不少手札,那是他一辈子的心血。

凌若夕不愿放弃任何一个有可能治好云井辰的机会,所以她一早就推掉了早朝,打算带小一一道,回去山谷。

在出发前,深渊地狱的众人也赶来了,他们叫嚣着要和他们一起回家,面对着这一大帮人的请求,凌若夕只能点头答应,只留下两人,留在皇宫里,替她密切注意宫中的情况。

众人纵身跃上长空,只一瞬,便迅速消失在了天边,化作一道道黑色的残影。

“不论来多少次,本尊仍不喜这个地方。”望着脚下的皇城,云井辰孩子气的说道。

“恩?”凌若夕略感意外,“为什么?”这地方招他,惹他了?

“哼,你两次险些嫁给他人,都是在这里,你说本尊能喜欢上这儿吗?”云井辰暗藏醋意的话语,让凌若夕噗哧一声笑开了。

如天上悬月的清浅笑容,惊艳了他的双眼。

“我看你是和凌小白待得太久了。”凌若夕忍俊不禁的笑骂道。

窝在她怀中的小奶包立即愤愤的开口:“娘亲,这和宝宝有什么关系?”他是躺着也中枪有木有?

凌若夕有些尴尬,轻轻扫了他一眼,凌小白马上闭嘴,只脸色略显愤慨,他又没有说错,这件事本来就和他没有关系嘛,娘亲就会吓唬自己!讨厌!

云井辰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一丝零碎的笑意,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让时间停止,只可惜……

一抹暗色悄然闪过,一路上,众人发挥了十成的力量,短短半日,就抵达了深渊地狱上方的山巅,这儿比起以前,多了几分春色,大片的草丛横生,一眼看去,如一条绿色的毯子,将整座深山遮盖住,尽显生机。

“啊,咱们家门口变得真漂亮。”被眼前的景象惊讶的男人们惊呼道。

“以前这里可是寸草不生啊。”有人回想到第一次来到这时的场景,忍不住摇摇头。

云井辰站在悬崖峭壁边上,望着下方白云环绕的深谷,眸光一转,落在身边的女人身上,“夫人,你说若为夫与你从这儿跳下去,像不像是双双殉情?”

“……”他嘴里能说点好听的话吗?一条条黑线从她的额上垂落,“你认为我会做出殉情这种懦弱的事吗?”

说罢,她冷哼了一声,以此来表示自己内心的鄙夷。

殉情?呵,这种事她不会做的,哪怕深爱的人真的离开,她也会活下去,活得比任何人都好,因为,她比任何人都要惜命。

“这样也好。”云井辰心头有些欣慰,至少,他日他离开后,她不会在冲动下做出任何鲁莽的行为。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言外之意,凌若夕的脸色顿时冷了,“我当然不会殉情,我只会找一个比你更好的男人,直接嫁了。”

“你敢!”纵容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但云井辰还是忍不住动怒,漆黑的眼眸溢满了近乎疯狂的怒火,只要一想到她将会嫁给别的男人,他就恨不得毁了这人世。

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下颚轻抬,一副无所谓的姿态:“你可以试试看,看我究竟是敢还是不敢。”

“若夕……”云井辰稍微冷静了一点,“你硬要惹本尊动怒吗?”

“不想看见我嫁人,你就给我把这条命留着。”这才是她的目的。

面对着凌若夕的强势,云井辰只能无奈苦笑,罢了,事情还未到最后,他又何苦在这种时候与她斗气?惹她不开心呢?

“好,本尊定拼命活下去。”只要她能高兴,他便依了她又如何?

凌小白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各种不是滋味,他这是被他们给遗忘掉了吗?

“凌姑娘,咱们下去吧?”深渊地狱的众人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自己的故乡,一个个面带激动的提议道。

凌若夕漠然点头,随后,一手抱着凌小白,一手拉住云井辰的手腕,纵身跃下了这万丈悬崖。

冰冷的寒风从下往上不停的刮着,虽说没有了那道结界,但这凌厉的风刃,仍旧吹得人面颊生疼,黑与白的发丝在空中交缠,他们的双手始终握得紧紧的,密不可分。

待到落地后,凌若夕刚想松手,谁料,云井辰却反手与她十指紧扣,“本尊喜欢拉着你。”

他霸道的说道,脸上尽是洋洋得意。

凌若夕老脸微微一红,作势挣扎了几下,之后便由他去了。

这人,在某些时候,总是意外的孩子气,让她无可奈何。

深渊地狱里,此时已没有人烟,各个山谷空荡荡的,如一块死地,众人刚回来,立即分开,打算回自己家,而凌若夕则带着小一准备前往鬼医以前居住的山谷,找找看,他留下的那些手札。

穿过山谷外的窄小通道,入眼便是一大块药田,没有了人的精心呵护,药田里的草药,已失去了活力,恹恹的,凋零在土壤中。

木屋近在咫尺,小一忙不迭推开门,一股呛鼻的味道让他难受的咳嗽了几声。

自从他们离开木屋,住进一号山谷,这里,就成为了无人进出的荒废地方,也难怪四周到处布满了尘埃。

小一掩住口鼻,开始在书柜中翻找着手札,凌若夕也在一边帮忙,而云井辰则握着她的手,陪着她,一双眼睛从未有过片刻从她身上挪开。

“哼。”凌小白努力忽略掉他们俩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为了不给自己添堵,他挣扎着从凌若夕的怀里跳下来,跑到屋外,打算去折腾药田去。

黑狼紧随其后,这种时候,它可不能抛弃自己的小伙伴孤身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