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7章 付出总能得到回报

第517章 付出总能得到回报

书柜中的书册几乎被小一和凌若夕翻得七零八落,他们俩以一目十行的速度把每一本由鬼医亲手记录的手札翻过,寻找着续命的草药记录以及治疗内伤的孤本。

时间流逝得极快,云井辰静静站在一旁,看着她为自己的伤势努力的忙碌样子,心里头说不出的暖,还有些涩涩的。

呵,他早该知道的,这女人看似比谁都要冷清,可一旦被她纳入她的小世界,就能得到她亲近所有的呵护与关切。

当初他不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死皮赖脸的想要被她接受,想要走入她的世界里吗?可是为何,如今他却有些后悔,后悔着,若是当初未曾那样做,今时今日,她会不会就能少一些担忧?

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下一秒,被坚定所取代,他不会再做出离开她的决定,人生匆匆,他只希望在这最后的日子里,竭尽所有的让她快乐,这样,即便是下了黄泉,也有足够支撑他等待她的回忆在。

“怎么会没有?”凌若夕困扰的拧起眉心,心情随着书柜上书籍数量的减少变得愈发暴躁。

“师傅平生所学通通在这儿了。”也就是说,如果这里仍旧没有找到他们所需要的,那……余下的话小一没敢说,他不愿意在这种时候泼凌若夕的冷水。

“继续找。”凌厉的凤目闪烁着坚定与决绝的光芒,她还没有放弃,也不可以放弃。

小一偷偷看了眼她冰冷的神色,心头一凛,急忙点头。

“恩?”凌若夕刚取过一本泛黄的残缺手札,却因这本手札入手的触感,发出一声惊疑,手指顺着薄薄的书页不停的拂过,这本书的厚度与其它的略有不同,似乎硬了一些,而且厚了一丁点。

“怎么了?”云井辰凑上前来,邪笑道,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失望与焦急,明明他才是最该害怕的那一个,可偏偏,他也是这里最冷静,最理智的。

凌若夕古怪的将手札翻开,走到木屋外,高高举起,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直泄而下,淡淡的金色光辉,美轮美奂,光线穿过书页,隐隐能够看见在那一夜薄薄的纸张内,若隐若现的痕迹。

屋内屋外的几人,好奇的打量着她,不知道她突然间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娘亲,这是在给书册晒太阳吗?”凌小白歪着脑袋蹲在药田中,满头的疑惑,各种弄不明白。

黑狼连吐槽他的力气也没有,这问题好蠢!蠢到无药可救了。

“发现了什么吗?”云井辰低声问道。

“恩。”凌若夕微微颔首,看似平静的黑眸里,蕴藏着淡淡的激动与狂喜,却又被她控制住,衣袖轻轻一抖,袖中的柳叶刀滑入手掌,她利落的将书册朝天空抛起,尔后,几道白光闪过视野,刺目的光晕是刀刃在阳光下折射出的绚烂。

“刷刷刷。”

书册被她精准的从中间割开,力道恰到好处,用来连接每一页书页的线头被割断,漫天的枯黄纸张如一阵雨,洋洋洒洒的随着风飘落在地上。

“咦?这里面怎么会有夹缝?”小一瞥见地上书页内不易察觉的夹缝,捂着嘴惊呼道。

难道……

“哼,以老头子的个性,越是重要的东西,他越是会用各种手段藏着,”凌若夕貌似不屑的开口。

小一手忙脚乱的将一页页纸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又小心的拨开上边那一层,露出里面的白色纸张,“真奇怪,这书看上去好像是很多年前写下的,可为什么里边的还这么新呢?”

“是孔灵芝。”回答他疑惑的是见多识广的云井辰,“这种药是从孔灵中提取出的,十分珍贵,涂抹到死物上,足以令其百年光鲜,不会腐败。”

“哦。”小一崇拜的望着他,很惊讶他居然连这种事也能知道。

“看看里面写了什么。”凌若夕吩咐道。

小一急忙回神,将所有夹缝中的纸张通通取出来,然后排开在木桌上,纤细的手指一行一行拂过上边记录的文字,他的神情十分专注,仿佛沉浸在了其中。

“哇,小黑,你刚才听见了吗?这世上原来还有这么好玩的东西啊。”凌小白偷听到木屋里的谈话,激动的摇着黑狼的脖子,完全没留意到,自己的小伙伴双眼变成了蚊香眼,差点被摇得连昨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你说要是小爷将来把银子用这什么孔灵芝藏好,几百年以后,它们会不会变成很值钱的古董?”凌小白的思维跨越到了另一个层面,连几百年以后的事,都被他提起。

黑狼狠狠的掰开了他的手指,吧唧一下,跳到地上,顺便,还在他的脸上挠了一把,数条血痕瞬间出现,凌小白疼得嗷嗷直叫。

白痴!黑狼没理会他惨绝人寰的叫声,迈着优雅的步伐准备进屋,它宁肯进去陪少主,也不想留在这里听这傻瓜少爷说这种傻话。

凌小白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小黑给鄙视了,小手委屈的捂住脸蛋,有些欲哭无泪。

屋外的动静屋内的人知道得一清二楚,但这种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他们也没放在心上。

凌若夕按捺住内心的激动与不安,耐心的等着小一看完这本手札。

“别这么紧张,放轻松。”耳畔,响起了某人轻松的调侃,肩膀上放着的,是他的手掌。

凌若夕身体一僵,在高度紧张的情绪影响下,云井辰突然的靠近,让她险些失手将他给撩翻出去,好在这个冲动及时的被理智压下。

她没好气的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你很高兴?”

shit!这么严肃的时候,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而且还笑得一脸的春色。

云井辰耸耸肩膀:“看到你替为夫的病努力,为夫不该高兴吗?”

“……”他就不怕找不到药方,找不到灵药?

似乎是看出凌若夕的腹诽,他笑道:“人各有命,有些事是不嫩强求的。”

“哼,命?我只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她的话充斥着一股毁天灭地般的肃杀与决然,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不信命。

看着凌若夕熠熠生辉的眼眸,云井辰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下颚死死的抵住她的颈窝,绵长且温热的鼻息,不间断的喷洒在她的肌肤上,像是一片羽毛,来回攒动,来回抚摸,搔痒难耐。

“放手!”没看见这里还有外人在吗?他作死啊?

“不放。”云井辰任性的不愿松手,只想就这么抱着她,一辈子也不松开。

刚找到蛛丝马迹的小一激动的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凌若夕,等他回头一看,顿时,脸上的喜色立马化作了尴尬,有些无措的动了动嘴角,叫也不是,不叫也不对。

凌若夕一拐子打在云井辰的身上,力道被她掌握得很好,不会太疼,云井辰这才识趣的撒手,故作委屈的摸了摸胸口,好似被她给打疼了似的。

“有没有什么发现?”凌若夕直接将他不满的模样抛诸脑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小一的身上,神色略显急切。

小一这才恍惚的点点头,目光担忧的扫过一旁的云井辰,师姐这么对他,他难道不生气吗?

“不用理他,说吧,找到了什么?”凌若夕随意的罢罢手,忽视掉一旁存在感极强的男人。

“师姐你过来看看,师傅在这上边有记载一种草药。”小一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略带激动的将凌若夕拉到桌边,指着上面的记录开始解说:“续魂草,这种草药我没听师傅说过,但这上面说了,它可以替人续命,保住心脉,在人断气后,能永保尸体不被腐化。”

凌若夕双目一凝,立即将那页记载着续魂草的纸张抢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遍,随后,冷冽的面容浮现了难以遏制的狂喜。

那双好似有万千情绪翻涌的眼眸,蓦地转向云井辰,“找到了!总算找到了!”

什么叫绝处逢生?什么叫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就知道,这贼老天定不会这般残忍的对待他。

云井辰微微一怔,似是没料到,在这山谷里,竟真的能找到救命的线索,他虽然欢喜,但心里却也有着担忧,因为他害怕,现在的希望越大,他日得到的失望也会越多。

“这种草药你知道哪里有吗?”凌若夕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下来,找到了还不算,得把这种草药拿到手,她才能够安心。

云井辰摇摇头:“本尊从未听说过这种灵药。”

云族是昔日的第一世家,又掌管着天下最出色的情报网,可以说,只要他想,就能得到一切相关的讯息,但续魂草这种草药,他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也是云井辰不若凌若夕这般激动的理由。

“没听说过?”凌若夕脸色微变,但转眼,她又自我安慰道:“没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没有听说过也很正常。”

这种话说得连她自己也毫无底气,毕竟,以云族曾经的强大,如果有这样的草药存在,他们怎么可能不知情?

将那份记载着回魂草长相的纸张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该回去了。”

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再久留,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她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找续魂草。

得知这一消息后,深渊地狱的众人虽说有些不舍,却也没多说什么,在收拾了一些细软后,便跟着凌若夕一起,趁着夕阳西下时分,纵身跃出峡谷,踏上了返程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