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8章 发生在京城的惨案

第518章 发生在京城的惨案

凌若夕一路上难掩心头的喜悦,难以遏制的喜悦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只要找到线索,她就有努力的方向,不会同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

云井辰将她的高兴看在眼里,什么话也没说,更舍不得泼她的冷水,让她失望。

刚回到京城,凌若夕马不停蹄赶往清风明月楼,打算让小丫帮忙寻找有关续魂草的线索,可当她在京城内落脚时,却惊讶的发现,今日的京城,竟全城戒严,各条街道巡逻的侍卫多了不少,且一个个面带杀气。

“好像出事了。”云井辰淡淡的扫了一眼从面前经过的侍卫,这气氛有些不对劲啊。

凌若夕没有说话,只是暗自将这事记下,随后,来到了清风明月楼中。

“呀,夫人!”小丫穿着红色的长裙,兴高采烈的从二楼下来,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少爷,云族少主。”

“进屋说。”凌若夕睨了眼二楼走廊上听到动静出门张望的姑娘们,眉头一蹙,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小丫立即点头,亲自带着他们进了自己的屋子,一大帮人瞬间将这个房间占据,椅子不够坐,深渊地狱的众人只能站在一旁。

“夫人是为了昨日发生的惨案才来的吗?”小丫轻声问道。

凌若夕眉心一跳,“惨案?”

她今天早晨就离开皇宫,没有上朝,自然也就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

“是啊,难道夫人没有听说?”小丫也疑惑了,这么大的事,按理说她应该是最先得知的人才对啊。

“我没在宫里。”凌若夕漠然解释道。

小丫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什么惨案?”凌小白好奇的眨巴着眼睛,“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好玩的事吗?”

回应他的是凌若夕无情的爆栗,凌小白顿时疼得泪眼婆娑,可怜巴巴的捂住自己的脑袋,嘤嘤嘤,他就是随口问问嘛,娘亲干嘛要下这么重的手?

小丫嘴角忍不住微微**了几下,她虽然很想摸摸他的脑袋,但做出这事的人是凌若夕,哪怕她心里再不忍,也只能忍耐。

“具体说说。”凌若夕冷声说道。

“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人发现刑部尚书一家被灭门,府中包括家丁无一生还,整整三十四条人命都没啦,这事让好多百姓人心惶惶,诺,外边也多了不少人巡逻,挨家挨户的查找行为诡异的可疑人呢。”小丫指了指窗户外的街道,用最简洁的话语将发生的事告诉凌若夕。

“被灭门了?”手掌骤然握紧,“什么人干的?”

在她的地盘上,发生了这样的事,凌若夕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不清楚,现场被九门都统严加把守,这事由丞相卫斯理亲自处理,只知道是高手干的。”小丫知道的事也不多,毕竟,这案子才刚发生,传言颇多,但都禁不起推敲,到底真相是什么,没人知道,还在调查的过程中。

凌若夕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她没多问,具体的调查结果,等到她回宫后,亲口询问卫斯理就能得知。

“我今天来有事要吩咐你。”说着,她从怀中取出了那张记录着回魂草相关记载的纸页,放到桌上,“替我找出这种草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是翻遍整个龙华大陆,也要把它找到!”

她的坚决溢于言表,小丫也知道这事很重要,立马拍着胸口答应下来,“夫人请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找到草药,绝不会让夫人失望。”

“恩。”凌若夕没有怀疑她的忠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对了,夫人,暗水呢?他哪儿去了?”说完正事,小丫的目光不着痕迹的从这一大帮人中扫过,却没找到暗水的踪影。

凌若夕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嘴角:“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她和暗水关系的突破,她知道得一清二楚。

“哎呀,夫人!您就别拿我打趣了。”小丫害羞的跺跺脚,脸蛋微红,眉宇间尽是少女含情的春色。

“不是吧?这女人是二哥的这个?”深渊地狱的众人顿时**了,他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小丫和暗水之间不得不说的关系,打量、审视的目光从各个方向朝她齐聚。

小丫脸上的红潮有扩散的迹象,如滴落在宣纸上的朱砂,明艳非常。

凌若夕毫不怀疑,要是这时候地上有条缝,她绝对会把自己给塞进去,眼眸中戏谑的微光更甚,“挑个良辰吉日,把你们俩的事办了。”

“啊?”小丫被这爆炸般的消息打得措手不及,“夫人,会不会太快了?”

她还没做好要嫁人的心理准备呢!

“快吗?”凌若夕幽幽问道:“感情到了,成亲自然水到渠成,你和暗水的年纪也到了该办大事的时候。”

“可是……”小丫动了动唇瓣,想要反驳,想要拒绝,但想到那冤家,她又觉得似乎嫁给他也不错。

“这事你们商量商量,选定日子后,我替你们主婚。”再怎么说,她也是他们俩的主子,他们没有高堂,没有父母,主婚人的角色,凌若夕推脱不了。

离开清风明月楼后,凌若夕才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前往皇宫,一路上,她留意到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如今却变得萧条、冷清,一眼望去,整条街道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影,两侧的民居门窗紧闭,那些每天风雨无阻的摊贩,此刻通通没了影儿。

凌小白不停的张望着四周,“为毛今天见不到人的?”

“很正常,谁也不想成为第二个被灭门的人。”云井辰解释道。

“唔,是这样吗?”凌小白将疑惑抛给了凌若夕,他压根就不相信云井辰的话。

凌若夕看看一脸无奈的男人,再看看刻意忽视他的儿子,心头既好笑又有些无奈。

“恩,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选择暂避风头是情理之中的事。”凌若夕的态度和云井辰一样。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抵达宫门,却被御林军拦下。

“摄政王,您可回来了。”御林军那仿佛看到救星的眼神,让云井辰不自觉拧起了眉头,他不着痕迹的挡在凌若夕身前,替她阻隔开来自对方的炽热目光。

这男人……

凌若夕忍俊不禁的摇摇头,伸手将他推开,还在暗地里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这么小气,乱吃什么飞醋啊。

“摄政王,丞相大人已在宫里等了您一整天了,快快快,快请进去。”御林军急忙让道,层层递进的宫门此刻早已敞开。

凌若夕在进宫后,明显注意到,宫中的戒备比昨天也增加了一倍,来来往往的侍卫个个面容严肃,神情郑重。

“看来刑部尚书一家被灭门的事,也让这皇宫人心惶惶啊。”云井辰的口气说不出的古怪,惹得凌若夕投来一抹奇怪的眼神。

“我怎么听你这话,那么像幸灾乐祸呢?”是她的错觉吗?

云井辰不置可否的摊摊手,他并没幸灾乐祸,顶多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回宫后,凌若夕吩咐深渊地狱的人自行解散,又让小一把凌小白给带回寝宫歇脚,不顾儿子的剧烈反对,只带着云井辰赶往御书房。

还没进屋,她一眼就看见了在御书房外来回踱步的卫斯理,文质彬彬的丞相,此刻步伐匆忙,神情焦虑,哪里还有平日的冷静和理智?

“这样的官员,呵。”云井辰对卫斯理没什么好感,自然也没放过这落井下石的机会,在一旁不阴不阳的讽刺了一句。

他们俩的出现,很快就被卫斯理发现了,忙不迭整理一下身上的衣袍,抬脚迎上前去,“摄政王,”话语微微顿了顿,极不情愿的朝云井辰打了个招呼:“云公子。”

云井辰傲慢的抬起下巴,简简单单的动作,却尽显傲气。

卫斯理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有些难看,但到底还是忍住了心里的怒火,没有多说什么,“摄政王,您今天究竟去哪儿了?京城发生了……”

“刑部尚书府被灭门一事,我在回来时已经得知。”凌若夕打断了他的话,“去里面说。”

她可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议事的癖好。

卫斯理虽然心情焦急,却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追上她的步伐,进了御书房。

绕过龙案,她拂袖在龙椅上落座,而云井辰则慵懒的坐在了下方的紫檀木椅上,姿态大气尊贵,让人不自觉生出他才是这屋子主人的错觉。

“说吧,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凌若夕漠然问道,这事发生在京城,而出事的又是朝廷重臣,于情于理,她都必须得过问,这是她肩上的职责。

卫斯理深吸口气,“根据大理寺仵作的检验,事发时间是在昨天夜里。”

“恩?”凌若夕有些意外:“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惨案就发生了,可偌大的京城却无一人知晓?”

正二品以上官职的官员居住在偏离热闹集市较远的南方,虽然宅子地处较为偏僻,但四周却有着大臣们相邻,按理说,不可能一整夜无人发现,甚至于就连今早早朝,也无人得知。

卫斯理的脸色极其难看,凌若夕的惊讶正是他心里的疑惑,“是,若非今日早朝刑部尚书缺席,微臣与于老及几位大臣前往刑部尚书府,或许直到现在也无人得知。”

“把你知道的通通说出来。”凌若夕面色微冷。

“是,当时微臣很奇怪,刑部尚书向来不曾无故缺席过朝会,于是微臣与众大臣结伴赶去,想要探探究竟,可抵达府外时,大门却始终紧闭,敲门也无人回应,当时于老已经察觉到了一股血腥味道,微臣等只能选择破门而入,但等到我们闯门后,看见的却是院子里一地的尸体,到处洒满了鲜血,而刑部尚书与其家眷惨死在府中。”说到这里,他的语调带上了几分哽咽。

同为朝臣,他与刑部尚书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谁会想到好端端的,竟会在这天子脚下发生这样的惨案?且事发时,竟无一人知晓!

他悲切的啜泣在这安静的房间里不断回荡,气氛骤然间变得悲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