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9章 初临案发现场

第519章 初临案发现场

入夜,凌若夕却毫无一丝睡意,御书房内的烛光正不停的闪烁着,昏暗的光线将这个房间照亮,她埋首龙案上的身影,被烛火拖曳在地上,长长的剪影漆黑、窄小,投射在地板上,宽敞的房间内,只有她翻看卷宗的细碎声响。

云井辰亲手端着热腾腾的宵夜推门而入,深幽的目光从她忙碌的身影上扫过,唇中溢出一声轻叹。

“自从回宫,你就一直在处理这些事情,好歹歇一歇,恩?”他随手将凌若夕手中的卷宗抽走,略带不悦的责备道,“知道你尽责,为夫也知道你想要今早缉拿凶手,但你也别拿自己的身体胡闹啊。”

面对凌若夕,他骂不得,更舍不得责备,即使是抱怨,也是温声细雨,极尽温柔。

凌若夕烦躁的靠在龙椅上,昏暗的光线在她的眼角周围圈洒出淡淡的暗色,“这件事总让我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什么感觉?”云井辰挪步走到她身后,手指轻轻替她捏着酸疼的肩膀,轻声问道。

“说不出来,但这事到处透着诡异,刑部尚书府紧邻礼部、吏部两名尚书府附近,一家三十四口,竟无声无息的被人杀掉,普通的杀手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可能性,便是修为高深的好手,且在事发时,提前布下了结界,这才使得无人发现异常。

“你怀疑是玄力高手所为?”云井辰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手上动作冷不丁顿了一下,“这么大手笔,犯案者与刑部尚书一家必定有血海深仇。”

“同感。”凌若夕也是这般猜想的,“你看看这份卷宗,这是大理寺的验尸记录。”

上面清楚的写明,刑部尚书府三十四具尸体,通通是被玄力震碎全身骨头,肝脏破裂,这样的手段,饶是凌若夕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得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做到这种地步?杀人不过头点地,没有一招致命,反而是震碎五脏六腑,捏碎浑身骨头,这样的疼痛,与千刀万剐有何分别?

“真狠。”云井辰淡漠的感慨着,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你打算怎么查?”

“根据大理寺的调查,刑部尚书一门并未与人结怨,在朝堂上,也没有政敌,无从查起。”大理寺的调查中,根本没有嫌疑人,也让凌若夕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往下追查,这才是她真正烦心的地方。

云井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船到桥头自然直,就算再超凡的高手,也会留下蛛丝马迹,你无需过多担心。”

他不愿意看到她为这种琐事烦心,更不愿意,见到她成天愁眉不展。

“你这话说得怎么比唱的还要好听?”凌若夕好笑的回头瞪了他一眼,“事儿没摊在你身上,你无所谓是吧?”

“这话可不对,为夫与娘子你是夫妻,你的事就是为夫的事。”云井辰的嘴像是抹了蜜,情话信手拈来。

“你的银子也是我的银子?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东方家族交到我手里,昂?”凌若夕开始偷换概念,眉梢朝上扬起,眸光戏谑。

云井辰面色一怔,“娘子,你这是挖坑打算让为夫往下跳吧?”

“怎么,你舍不得?”凌若夕加重了口气,“也对啊,这么多的家业,让你交出来,你必定心有不舍,我能理解,人之常情嘛。”

如果说这句话时,她的口气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或许云井辰还真会认为她不在意。

一滴冷汗悄无声息的从他的额上滑下,“娘子,你这可就冤枉为夫了,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若娘子你想要,为夫双手奉上。”

他说得郑重,但凌若夕却没当真,挥挥手:“得了,逗你玩的,那些东西是属于你的,你自己留着,我可不想背负上这么重的责任。”

她又不是傻子,将东方家族收到自己手里,她肩上的担子又得加重不少,这种卖力不讨好的事,她为嘛要去做?

云井辰忍不住嘴角一抖,所以说,她刚才的话全是说笑的?

“你知道的,只要你需要,只要本尊有,任何东西,本尊都会为你奉上。”包括他这条命。

虔诚得好似宣誓般的话语,让凌若夕心尖猛地一颤,一股陌生的酸气,从她的心窝直窜鼻尖。

他的话很朴素,也很动听,却直戳凌若夕心脏最柔软的部位。

“被为夫感动了?”云井辰的脑袋忽然在凌若夕的视野中无限放大,她不经意被吓了一跳。

“干嘛?”

“安慰为夫的娘子啊。”云井辰索性绕过龙椅,跻身坐到她身旁,手臂强势的将她整个人圈入自己的怀中,银白色的发丝,自然的垂落,偶有几缕,拂过凌若夕的面颊。

她神色微微一变,“我让小一找找有没有能把这头发染回原样的药剂吧。”

“你很在意?”云井辰不禁紧张起来。

“是你特别在意。”他的不安,他的忐忑,自从见面后,就一直存在着,即使他未曾说出口,但凌若夕却能感觉到。

她不在乎他的满头白发,不在乎他的身体情况,只要他还在她的身边,这就够了。

“既然你不在意,又何需为这种小事劳神费心呢?”云井辰随意的笑笑,“其实习惯了,倒也挺特别的。”

他调侃着,似乎全然不在意这种事。

“是很特别,你这形象走到人堆里,保证能被人一眼就发现。”凌若夕嘟嚷道。

“这样,你不是就可以不用担心为夫走丢吗?”云井辰耸耸肩,顺着她的话继续往下说。

凌若夕果断的无视掉他,刚打算把人推开,继续工作,谁料,她的手还没触碰到桌上的卷宗,就被云井辰抢先一步按住。

“先吃点东西,你今天白天没吃多少,饿坏了身体,为夫会心疼的。”说着,他极其自然的将托盘里的瓷碗捧在手心,用勺子舀了一勺白米饭,送到她的嘴边。

“我自己来。”她又不是残废,需要他喂吗?

“别,为夫可是很享受伺候你的滋味的。”云井辰拒绝了她想要亲力亲为的打算,固执的希望能够亲手喂她。

面对着他的执意,凌若夕只能选择妥协,一口一口的吃着他递到嘴边的食物,也不知是这米饭太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顿宵夜,她吃得格外温馨,格外的幸福。

第二天,凌若夕一宿未眠,大清早就换上墨色的锦缎,带着暗水和云井辰一道出宫,打算前往刑部尚书府,实地调查。

有她昨日的口谕在前,今天的早朝被迫停止,卫斯理得到她出宫的消息后,立马从府中出发,想要陪着她一起调查这件事。

“啧,哪儿都少不了他。”刚到案发地点的大门口,云井辰就见到了不请自来的某丞相,忍不住带着醋意的抱怨一句。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在场的几人听见。

暗水捂住嘴唇,偷偷将脑袋转到一边偷笑,以前没发现,这云族少主的醋劲这么大啊。

卫斯理有些尴尬的笑笑,“微臣全程负责这起案件,所以希望能够参与其中,或许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得上摄政王。”

他给出的理由十分的充分,凌若夕没多说什么,只云井辰一人的脸色略显冷漠。

进入大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院子里的尸体已被大理寺抬走,只剩下那一滩滩的血泊,彰显着这里曾发生过的惨案。

云井辰见她蹙眉,赶紧拿出袖中的绢帕,递到她的手心,手绢上沾染着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凌若夕有些动容,一个能够在乎着她一举一动的男人,足够让她感动。

“我去,这场面也太渗人了。”暗水忍不住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仅仅是看到这满地的血泊,他便能想象出,这里曾经堆积了多少尸骸。

墙上、地上、树干上,到处是干涸的血渍。

凌若夕低头观察过所有的血泊,眉头微微一蹙:“人是从正门进来的,并且在行凶的过程中,有遭受到剧烈的反抗。”

“不错,大理寺呈报的说法与摄政王所言吻合。”卫斯理连连点头。

顺着地上凝固的血泊,绕过前院,步入正厅,厅内所有摆设变得七零八落,云井辰只扫了一眼,便道:“是被玄力震碎的。”

“而且不止是一人。”暗水紧接着开口。

根据这遍地的狼藉,以及桌椅家具受损的程度来看,对方的玄力修为有高有低,人数肯定不止一个。

“奇怪,现在天下皆知,南诏国有凌姑娘你看管,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公然在你的地盘上犯下这种事?”暗水托住腮帮,神情十分古怪,凌若夕的威名早已响彻整片龙华大陆,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不能轻易得罪她,又是谁这么有胆量,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犯事?

“是针对若夕的挑衅吗?”云井辰浑身的气势骤然变得森寒、凌厉,如一把出鞘的宝刀,锋芒毕露。

卫斯理站在一旁没有出事,现在还仅仅是猜测,他们谁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哼,挑衅?若当真是针对我的,我倒想看看,这些人意欲何为。”凌若夕毫不畏惧的说道,不论这帮人的目的是否是她,这件事她都得管到底。

在刑部尚书府内观察了一上午,凌若夕的脑海中浮现了案发时的一些经过,来人先进屋,然后在前院大开杀戒,一路上,遭到了府内侍卫、家丁的反抗,血泊从前院到后边的厢房无处不在,而最为严重和密集的,便是刑部尚书居住的房间,床榻几乎被鲜血染满,地毯上是飞溅的血渍,床被上,甚至还留有他的手掌印。

初步调查后,凌若夕这才离开案发现场,打算前往大理寺,看看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