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20章 状况连连

第520章 状况连连

她的这个决定,遭到了卫斯理和暗水的强烈反对。

“凌姑娘,看尸体这种事还是免了吧,那种地方不太干净。”暗水急忙进言,希望能够让她打消这个念头,虽说他不害怕尸体,但他也没去欣赏那玩意儿的癖好啊,再说了,查案、验尸,那是大理寺的工作,何时需要让她亲自出马?

卫斯理的意见同暗水出奇的一致,“摄政王,真的没有这种必要,以您的身份和地位,无需亲自去做这种小事,会污了您的眼睛的。”

凌若夕的态度十分坚决,既然要管,她就会管到底,虽然她不是验尸官,但以她的见闻,或许不比仵作差到哪里去,毕竟,杀戮这种事是她最擅长的领域。

见劝说无效,卫斯理只能选择妥协,暗水趁着出发时,忙拽了拽云井辰的衣袖,“你怎么不帮着劝劝啊?”

云井辰云淡风轻的将衣袖从他的手掌里抽了出来,挑眉道:“本尊为何要阻止她?本尊所需要做的,是无条件支持她的每一个决定,她若喜欢,便放手去做,本尊只会支持,只会鼓励,断不会遏制。”

“……”这个妻奴!暗水被这番话说得目瞪口呆,完全无法想象,这种话会是从云井辰的嘴里说出来的。

亲,你的霸道呢?你的强势呢?再这样下去,会在妻奴这条康庄大道上,越走越黑的。

暗水各种无法理解,但人家小两口既然都不在乎,他也只能舍命陪君子,硬着头皮,随他们一起赶往大理寺,就在即将到达大理寺下方的山道时,突然,一行人脚下的步伐猛地顿住,昂着头,凝视着山巅漂浮四散的黑色烟雾。

“糟了,出事了!”卫斯理心头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脸色骤然大变。

凌若夕冷冷的抿住嘴唇,“走!”

她同云井辰纵身跃起,只一瞬,就消失在了这万里长空之下,暗水看了看着急不已的卫斯理,只能常叹口气,认命似的将他扛在自己的肩上,紧跟着朝上飞去。

突如其来的悬空感,让卫斯理吓得脸色煞白,他虽说位极人臣,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文官,这种高空飞行的事,真的挑战他的承受能力。

刚落地,卫斯理就一把推开暗水,弯腰蹲在地上干呕起来。

“我勒个去,你还是男人吗?”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亲!暗水面部不自觉**了几下,各种凌乱。

卫斯理难受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吐了半天,他才勉强缓和过来,顶着一张苍白到极致的容颜,和暗水一起往大理寺内赶去,刚进公堂,他们就闻到了那股浓郁的烟味,十分呛鼻。

大理寺内的侍卫正手忙脚乱的提着木桶四处穿梭,凌若夕和云井辰跟着骚乱的人群赶去了出事的地点,那里正是位于大理寺地下大牢旁的停尸房,此刻浓浓的灰色烟雾将整个房间点燃,似要直冲云霄的火龙不停跳窜,侍卫们惊慌失措的朝火里浇水,却无法抵挡火势的蔓延。

“咳咳咳。”云井辰掩住口鼻,有些难受的咳嗽了几声,刚才的运功,让他体内的内伤有复发的迹象,脸色微白,但他却强忍着,不愿流露出来,更不愿意再这种时候给她添乱。

“快,快逃啊!这里要塌了!”注意到房梁正在龟裂,也不知是谁嘴里发出一声惊呼,一大帮人拥挤的开始往外边赶,谁也不想被这大火牵连。

凌若夕和云井辰立即纵身飞出大理寺,在山巅的空地上降落,刚巧,落地时,一声轰隆隆的巨响从前方传来,随后,一股更加浓郁的烟雾,便再度飘出。

“塌了!停尸房塌了!快,快去禀报宫里。”狼狈逃出来的侍卫第一时间想要将消息传出去,那停尸房里,放着的可是刑部尚书府的三十四具尸体啊,要是朝廷论罪,他们就算是三个脑袋也不够赔的。

“都别慌!”卫斯理眼见局势即将失控,立马朗声呵斥道,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勉强让这帮侍卫镇定下来,领头的队长,仔细的打量了他几眼,这才认出了他的身份。

“是丞相大人!奴才拜见丞相大人。”

侍卫们接二连三的伏地叩拜,一个个身体不自觉哆嗦着,谁也没料到,他会这么恰巧的出现在这种时候,而且还亲眼目睹停尸房塌陷的画面。

丞相大人会不会怪罪他们?会不会把他们论罪?

无数的疑问在他们的脑海中冒出头来,越想,侍卫们越发提心吊胆。

卫斯理深吸口气,黑着一张脸问道:“谁能告诉本相,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突然发生火灾?”

这么大的火灾,京城内少有出现,这又不是天气炎热的酷暑时节,又是大白天,也不会有打翻油灯的意外出现,怎么想,这场火灾似乎都显得不太寻常。

他的质问,让侍卫们面面相觑,一时间犹豫了,不知道是否该说出实情。

“没听到本相的问题吗?说!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得有丝毫隐瞒!”卫斯理动了真怒,浑身的气势骤然大变,一股浓浓的压迫感以他为中心,朝这帮侍卫扑去。

“回,回丞相大人的话,奴才们也不清楚这火灾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只知道就在刚才,停尸房内突然有火光冒出,于是奴才们上前去查探,这才发现了火势。”领头的侍卫队长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极力想要撇清关系,他也觉得自己很无辜,这样的意外,谁也不想看到。

“停尸房?”卫斯理瞳孔一缩,下意识转头去看凌若夕。

此时的她,却站在一旁缄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怎么看?”云井辰邪笑道,眼眸中闪烁着了然的冷光。

“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们继续追查下去。”凌若夕凉凉的勾起嘴角,她刚调查过案发现场,正准备来查看尸体,就这么巧合的出现了火灾,不论怎么看,这事若说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再说,一次偶然,或许能用巧合来解释,但这样的偶然,除了另有目的,根本不可能有别的解释。

“这些人的速度还真快啊。”云井辰也不知是讽刺还是夸赞的感慨了一句。

“将火势控制住,然后看看现场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吩咐九门立刻封锁城门,彻查京城,一旦发现有行踪诡异,且身手高强之人,立刻抓捕,宁可杀错不能放过。”凌若夕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最合理的判断以及应对措施。

对方显然是放了火就立马离去,按照时间判断,应该还未离开得太远,很有可能还藏身在这京城内。

卫斯理即刻领命,他对凌若夕恭敬、顺从的态度,让跪在地上的侍卫大开眼界,如果说朝廷中还有哪个女人能够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这般卑微,如果说哪个女人身边,还跟随着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除了传闻中的摄政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人。

天哪!摄政王居然亲自驾临?

如果说刚才侍卫们仅仅是害怕,那么现在,他们便已慌乱到手足无措的地步,愈发用力的垂下头去,那模样,好似恨不得将脑袋死死的埋在地底,永远不抬起来。

在凌若夕的指挥下,侍卫们逐渐变得井然有序,他们开始控制火势,一桶桶凉水不要钱似的往火里浇去,约莫两个时辰后,火势终于彻底熄灭,只有那漂浮的青烟,以及一地的木炭,代表着这里曾发生过的意外。

热气弥漫在空气中,凌若夕抬脚步入房中,刺鼻的焦味让她不自觉拧起了眉心,犀利的目光迅速将四周扫过,房间内的一切摆设通通变作了废墟,就连那一具具尸体,此刻也化作了粉末,白色的骨灰洒得到处都是,偶尔还能够在其中看见,较为坚硬的大块骨头。

暗水有些难受,他怀疑自己早上或许吃得太多,不然,这会儿怎么会有想要吐的欲\望?

凌若夕仔细的在这片废墟中寻找线索,但即便有,这么大的烈火下,也不可能留下。

她阴沉着一张脸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冲侍卫队长招招手,“你们今日可有发现可疑人?”

“回大人的话,没有。”侍卫队长老老实实的摇头,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刑部尚书府内所有的尸体都在里面?”凌若夕再问。

“是,总共三十四具尸骸,按照规定,都是放在大理寺内的停尸房中,由仵作进行检验,再在案件审理完毕后,入土安葬。”这是南诏国的规定。

“呵,连一点证据也没有留下吗?”对方缜密的行动,凌若夕想不佩服都难,但这也让她更加坚定,对方就藏在京城的猜想。

如果不是近在咫尺,他们怎会这么迅速的赶到大理寺来毁尸灭迹?

原本想要亲自检验尸体,但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后,凌若夕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只传令,今日所有上岗的侍卫罚俸禄半年,小惩大诫。

她的旨意不仅没有引来侍卫们的不满,反而让他们感恩戴德,比起丢掉性命,没了八年的俸禄虽然有些心疼,却也划算。

回到皇宫后,凌若夕一身煞气的游走在御花园中,身侧的低气压,让相随的卫斯理连大气也不敢喘。

“娘子无需太过忧心,只要他们还在京城,那便如瓮中之鳖,早晚会被你找到的。”云井辰出言安慰道,他可不想凌若夕为那些藏头露尾的鼠辈劳神。

“你说得轻松,现在对方的目的不明,下落不明,身份不明,怎么找?”凌若夕没好气的反问道。

能够制造这种惨案的人,实力必定不俗,可这龙华大陆上,实力不弱的修行者有太多,成百上千的世家,成千上万的门派,更别提还有拿钱办事的佣兵,如果真的彻查,工程极大,耗财耗力。

一想到这些事,凌若夕就忍不住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