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21章 不要一个坏蛋爹爹

第521章 不要一个坏蛋爹爹

“别想了。云井辰伸出手,温热的食指抵住她的眉心,轻揉了几下,“本尊不喜欢你皱眉的样子,好丑。”

俩人暧昧的举动,让旁观的卫斯理和暗水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喂喂喂,明明在说正事,怎么一眨眼,他们又给腻歪上了?好歹顾忌顾忌他们的心情啊。

暗水和卫斯理诡异的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无奈与纠结。

“你可以去找一个漂亮的,没人阻止你。”凌若夕牙尖嘴利的反驳道。

“本尊倒是想啊,但本尊担心家里的醋坛子会打翻,某人会让本尊丢掉半条命,为了小命,这种事还是算了吧。”云井辰一脸遗憾的摇摇头,说得有模有样。

凌若夕心头的抑郁,在他的调侃下,顿时烟消云散,脸上难得浮现了一丝清浅的微笑。

刑部尚书府上上下下三十四具尸体被大火吞噬的消息,根本捂不住,如同一阵狂风,席卷了整个京城,不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难免一阵错愕,他们猜测着,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心狠,不仅杀了人,还要用这样的方式让他们尸骨无存,这得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凌若夕调查的速度不减,甚至这两天,抽调了无数的兵力投入搜寻,几乎将整个京城翻了个底朝天,却愣是没找到蛛丝马迹,而手里这些现有的线索,却无法给出一个嫌疑人,案件的侦办似乎陷入了僵局,朝廷里暗潮涌动,无数官员人人自危,唯恐成为第二个被下手的对象。

小丫那边也未曾调查到任何的消息,这段时间,京城内并没有玄力高手出没的迹象,而京城中的一些现有世家和门派,又没有做出这种事的实力。

凌若夕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仅是这件事,还有一件事也在这时候朝她压来,小丫在出动了所有的力量后,仍旧找不到一丝关于续魂草的线索,龙华大陆顶级的拍卖行,也未曾有过续魂草这种东西的记载。

如果不是确信鬼医的手札不可能出现失误,凌若夕几乎都要以为,续魂草是不存在在这块大陆上的。

“哎。”凌小白幽怨的坐在寝宫外的台阶上,口中发出一声幽幽长叹,“小黑啊,娘亲这两条不高兴,你说小爷要怎么做才能哄娘亲开心呢?”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更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凌若夕回复到以前没心没肺的状态。

黑狼学着他的姿势,坐在台阶上,爪子托住腮帮,歪着头,一脸的迷茫,这种事他这个做儿子都不知道,难道它还能猜到女魔头的心思吗?

“吱吱。”这种时候就别去打扰女魔头了,小心惹火烧身。

黑狼善意的提醒着,凌小白却没能听懂,依旧钻研着能够让凌若夕开怀的方法。

“Fuck!”在不死心的将小丫传到宫里来的消息又翻阅过一次后,凌若夕一拳轰在桌面上,厚实的红木桌子,咔嚓咔嚓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痕,这一拳,她可没用上玄力,仅仅靠着蛮力,就把这桌子可敲出了裂痕,可想而知,这力道有多重。

此时,寝宫里只有她一人,云井辰一大早就离开皇宫,去东方家族想要利用东方家族的势力,替凌若夕分忧。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够流露出内心的苦恼与烦躁。

“娘亲!”凌小白被屋内的声响惊动,忙不迭小跑着冲了进来,小手用力拽住她的衣袖,“娘亲你在干嘛啊?为嘛要虐待自己?”

他忧心忡忡的问道,脆脆的声音染上淡淡的责备,像个小大人。

凌若夕勉强压下心头的烦闷,伸出手掌,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娘亲没事。”

她只是需要发泄,需要将心头这几天来压抑的发闷通通倾泻出来。

“真的吗?”凌小白不怎么相信,总觉得她现在的情绪有些起伏不定,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恩。”凌若夕勉强挤出一抹笑,但那笑却意外的僵硬。

“娘亲,不想笑你就别笑了,好难看的。”凌小白被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给吓住了,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胆战心惊的说道。

“……”好想揍他一顿,怎么破?凌若夕体内的暴力因子开始跃跃欲试,或许是小孩子敏锐的第六感,凌小白顿时有种自己即将倒霉的直觉,他一溜烟蹭到了殿门旁,“娘亲,宝宝去训练去了。”

看着凌小白离去的身影,凌若夕颓败的松开了紧握的拳头,连带着,血液中那股想要教训人的冲动似乎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小白一口气跳下台阶,站在花园中,小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险啊,小爷刚才还以为这次死定了呢。”

他这些年一直是靠着完美的第六感,来躲避凌若夕的惩罚的,刚才也不例外。

黑狼对他没志气选择逃跑的举动各种鄙视,两眼一翻,撅着屁股对着他,优雅的走远了。

屋内,凌若夕略微平息了一下心头的狂躁,坐在椅子上,闭着双眼,将脑子放空。

突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有没有一个人,即使不用去听他的声音,即使不用去看他的容貌,只凭着脚步声,就能够猜到他是谁?

“很累?”云井辰磁性的嗓音在凌若夕的耳畔浮现。

静止的睫毛轻轻颤动几下后,双眼终于睁开,入眼的,是他略带关切的神情。

“还好,你忙完了?”她淡淡的问道。

“恩,家里有人在等为夫,为夫怎敢在路上拖延时间呢?”云井辰笑得邪魅非常,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荷尔蒙。

凌若夕恼怒的瞪着他:“说什么胡话呢?”

这人嘴里就没一句正经话。

“现在这年头说真心话也会遭人嫌弃,哎。”尾音微微拖长,带着说不出的委屈与黯淡。

凌若夕被他故意装出的脆弱逗笑了。

“总算笑了。”云井辰叹息道,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脸上残留的疲惫之色,“本尊突然很想带着你就这么远走高飞,什么也不管。”

“说得这么轻松。”凌若夕摇摇头,远走高飞这种想法,顶多只能想想,她现在肩上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和压力,如果撒手不管,连她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

身为摄政王,她得管理朝廷,身为他的爱人,她有义务和责任,照料好他的身体。

在凌若夕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逃避这两个字。

“东方家族那边也没有续魂草的线索吗?”如果连富可敌国的家族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她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续魂草?难道真得去地府,见一见老头,让他说出来吗?

“本尊已经吩咐他们广派人手四处寻找,只要一有消息,他们会立刻通知本尊,你无需挂心。”看到她为自己牵肠挂肚,云井辰的心里,既感动又不忍。

他甚至有种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成为了她身上的包袱的错觉。

眸光微微一暗,这个世上,他最不愿的,就是因为自己,而让她忧心。

“也好,有东方家族四处寻找,说不定会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凌若夕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我明天会让人发出皇榜,以一万黄金,向天下人购买有关续魂草的线索。”

“你高兴就好。”其实他对找到这味草药一事,并未抱太大的希望,正如他前几天说的,人各有命,他已做好了随时离开她的准备,即使想到即将离开她的世界这件事,会让他的心撕裂般的疼,但云井辰却始终无法抛开这悲观的想法。

“你好好休息一下,这几天你一直在挂心这些琐事,都没怎么睡。”他转瞬便将话题转开,忽悠着凌若夕想让她去歇息。

凌若夕没舍得让他担心,乖巧的和衣上床。

云井辰细心的替她掖了掖被角,侧身倚靠在床沿,眸光温柔似水:“睡吧,本尊在这儿陪着你。”

凌若夕并没有多少睡意,但或许是身边有他的陪伴,她闭上眼没多久,竟真的熟睡过去,恬静的睡颜,带着淡淡的笑意,如初生的婴儿一般美好。

岁月静止,云井辰只希望时光能在此刻定格,忘掉所有的烦忧,只为此刻的宁静。

“唔,坏蛋,你偷窥娘亲。”从殿门后边冒出来的凌小白指着云井辰,恶声恶气的说道。

云井辰回过头去,冲他做了个嘘声的姿势,“别吵,她正在休息。”

即使是儿子,在他的心目中,也抵不过凌若夕的分量。

凌小白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往屋内看,当看见凌若夕毫无苏醒的迹象后,悬在半空的心,这才总算是落在了地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次奥,小爷又没做什么坏事,干嘛要心虚?”他猛地回神,有些不满自己干嘛这么听话,腮帮圆鼓鼓的撑起,似一只可爱的仓鼠。

云井辰看得有些忍俊不禁,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

“你干嘛啊?”凌小白见鬼似的朝后退了好几步,戒备的盯着他,“不准对小爷动手动脚的。”

“呵,谁让你这么可爱,连本尊也忍不住心动了。”云井辰邪魅的笑道,眉宇间邪气横生,如一只正张开翅膀的妖,魅惑众生。

只可惜这招对凌小白没效,“哼,那当然,小爷继承了娘亲完美的基因,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宝宝。”

他骄傲的挺起胸口,为这件事感到异常的自豪。

云井辰脸上的笑意更甚,“是么?本尊也这么认为,毕竟,身为本尊的儿子,若不出众,可是会辱没了本尊的风采的。”

“次奥!”凌小白气得眦目欲裂,“警告你啊,你别随随便便乱攀亲戚,小爷不吃你这一套。”

即使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凌小白却拒绝认可他,他才不要这样一个爹爹呢,成天只知道欺负自己!

凌小白现在还无法理解打是亲骂是爱的境界,云井辰几次捉弄,几次教训,都让他刻骨铭心。

黑狼不忍直视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笨蛋小少爷,血缘这种关系,是说不认可就能割断的吗?再说了,摊上少主有什么不好的?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