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22章 热火焚身

第522章 热火焚身

凌若夕的榜文一经发出,立刻引来无数人的注意,为了拿到一万两的银子,不少人试图蒙骗过关,却在被揭穿后,直接打入天牢,从各地方城镇每日送来的消息堆积如山,现在两国百姓皆知,她在寻找续魂草的消息。

每一则消息凌若夕都会派人前去查探究竟,整整三天,她得到的结果除了失望仍是失望。

“咳咳……”痛苦的咳嗽声从小一的房间里传出,此刻,他正焦急的看着倚靠在木椅上,努力遏制咳嗽的男人,干净透亮的双眸溢满了浓浓的关切与担忧。

“云公子,快喝茶。”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小一在无助之下,唯一能做的,仅仅是为云井辰亲手送上一杯茶盏。

他接过后漱了漱口,将口腔里的血腥吐出来,混杂了殷虹血丝的**,格外刺目。

“这……”小一急得不行。

“替本尊开药吧。”云井辰故作轻松的笑道,随手擦掉唇边的血渍。

“可是,这些药继续吃下去根本不管用啊。”小一着急的说道,他先前为云井辰开的,是固本养血的药剂,只能勉强替他遏制伤势恶化的速度,无法治本,可如今,以他虚弱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这种灵药的滋补了,继续服用,只会让他的身体情况变得越来越差。

云井辰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垂死挣扎,可他别无他法。

一抹暗色迅速掠过他的眼底:“你只管开药,其它的不必理会,人各有命,呵,本尊已经接受了。”

“云公子,我们会找到办法的!师姐她正在努力,一定会有人见到过续魂草的踪影,你千万别放弃啊。”小一急忙劝道,在这种时候,病人的求生意志是最为重要的,如果连他本人也放弃了生的希望,那还会有奇迹出现吗?

翻腾不息的疼痛逐渐缓和,云井辰苍白的容颜微微有了一丝血色,“本尊会熬到最后一秒。”哪怕是为了她,他也会拖着这具残缺不堪的身体,继续坚持。

似乎是听出他话里蕴藏着的深意,小一的眼圈蓦地红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实会对师姐这么残酷,明明所有的灾难已经过去,所有的敌人也已经丧命,可属于她的幸福,依旧遥遥无期。

在云井辰的执意下,小一只能替他继续开药,拿着药方,他出门打算前往太医院,亲手为他熬药。

刚离开房间,在长廊的拐角处,他便瞧见了如同雕塑般,静静站在台阶上方的凌若夕,浑身忍不住一抖,师姐在这里站了多久?又听到了什么?

“师姐。”小一忐忑不安的走上前去,小手不住的扯着衣袖。

凌若夕侧目睨了他一眼,“你这急匆匆的,打算去哪儿?”

看样子,似乎师姐也是刚到不久?没有听到刚才云公子病发的声音?这么想着,小一心里的大石头立马放了下来,他赶忙笑道:“我正预备去太医院给云公子抓药呢,他的药吃光了。”

“去吧,别耽误。”凌若夕轻易的就放他离开,并没有询问任何有关云井辰病情的事。

“是,师姐。”小一拔脚就走,仿佛身后有猛鬼在追赶似的。

待到他的气息彻底消失,凌若夕才苦笑着垂下脑袋,轻轻松开拳头,掌心已被她的指甲硬生生掐得血迹斑斑。

那么大的咳嗽声,她怎么可能听不见?

双眼无力的闭上,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无助感,就像是眼睁睁看着眼前正在上演一场悲剧,但她却无法阻止。

利齿狠狠咬住舌尖,一股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凌若夕逼迫自己打起精神来,迫使自己不要这么悲观。

她还没有放弃!也绝不会放弃!就算这老天爷硬要收走他的性命,也得看她是否愿意放手!

这么想着,她颓败的面容浮现出了几分倔强,几分坚韧。

收拾好心情,她才推开了小一房间的木门,一股极淡的血腥味在空气里弥漫着,她装作没有发现,抬脚进入房中。

“哟,这两天难得见到你白日没在忙啊。”云井辰早就在屋外出现脚步声时,就察觉到了她的存在,勾唇轻笑,那如昙花般绚烂且明艳的笑容,却刺得凌若夕眼眸生疼。

晃神只一刹那,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深邃漆黑的眸子里沉淀下去,“忙来忙去全都是无用的消息,啧,难道这天下竟无一个人见到过续魂草吗?”

凌厉的眉梢忍不住皱起,想到御书房内剩余的一大堆线索,她就心烦意乱。

“别皱眉,为夫可不喜欢你成天愁眉苦脸的样子。”云井辰拂袖起身,走到她身前,一股淡淡的清香涌入凌若夕的鼻息。

他身上似乎总带着这样奇异的味道,能够轻易抚平她的情绪,让她冷静,让她平复。

“有句话怎么说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如咏叹般的语调,性感且富有魅力,“该找到的时候总会找到的,你急也没有用。”

是啊,急躁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个道理凌若夕懂,但眼看着他的伤势一天天恶化,她却要装作不知,装作平静,呵,这种滋味,实在是让她苦到了心底。

或许是看出了她黯淡的情绪,云井辰巧妙的转移话题:“命案的调查进行得怎么样?这两天,本尊似乎没见到那位丞相大人的身影,你派他去查了?”

“恩,暂时还是一无所获。”凌若夕遗憾的摇摇头,“对方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其目的,其原因,完全查不出来。”

“唔,这么神秘?”云井辰可爱的歪着脑袋。

“你能别在我面前卖萌吗?”这种好像见到凌小白的即视感是在闹哪样?凌若夕深深的感到了无力,“我已经把这件事交给卫斯理去办,他既然拿了朝廷的俸禄,又贵为丞相,至少要尽心尽力的为朝廷办事。”

“这个决定很不错,也省得他有事没事老往你面前蹦达。”云井辰双手同意给卫斯理找点事情干的做法,他会说,他早就看那人不爽了吗?

这世上可不只有女人才是小心眼,在某些事情上,男人也是一样的。

他不会忘记,当初卫斯理是帮着南宫玉试图抢走凌若夕的人。

“你今天喝醋喝多了?怎么一股酸味?”凌若夕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一眼,却在瞥见他略显苍白的面容时,在心头狠狠拧起了眉头。

“怎么这么看着本尊?”云井辰察觉到她的目光,眉梢往上一翘:“突然发现本尊挺秀色可餐的吗?”

“……”这人一天不自恋会死吗?凌若夕诡异的沉默了。

“你若是喜欢看,本尊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能让你看个够。”云井辰故意摆出动人的pose,还时不时来个回眸一笑,冲凌若夕暗送秋波。

“噗。”她忍不住被逗笑了,“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这么幼稚的事,你也做得出来?你可是堂堂云族的少主啊。”

“那又何妨?本尊现在只是你的相公,与自己的娘子谈情,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云井辰据理力争,只要能够逗她开心,让他做多幼稚的事,他也心甘情愿。

爱情这种东西,能让人成魔,也能让人成佛。

凌若夕一直在房间里陪着他说话,还时不时承受着他言语的挑逗,气氛变得异常轻松、和谐,小一在半个时辰后端着药回到房内,看着谈笑风生的二人,心情也不由得好转了些许。

“云公子,该喝药了。”他将热腾腾的药汁送到云井辰嘴边。

“看着真苦。”云井辰满脸嫌恶,正常人都不会喜欢这种浓到极致的中药,他也不例外。

“诺,有甜枣。”凌若夕手腕一翻,从袖中滑落出一个用牛皮纸包裹住的圆球,她亲手打开后,拿起一粒甜枣递到了云井辰的唇边。

笑意染上了他漆黑的眼眸,失去血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咬住了那枚甜枣,凌若夕刚想抽手,谁料,他却如恶作剧般的轻轻咬住她的指头,湿润的龙舌还故意蹭了蹭,舔了舔。

绯色迅速飘上她冰冷的面颊,属于女人的羞涩与妩媚,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找死吗你?”凌若夕恼羞成怒的问道,但这话却毫无杀伤力。

小一面红耳赤的将目光挪开,在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嘤嘤嘤,他一点也不想让自己纯洁、幼小的心灵受到荼毒啊。

在凌若夕即将发飙的最后一秒,云井辰才缓缓松口,一脸回味无穷的咀嚼着甜枣,还特暧昧的来了一句:“真甜啊。”

看他的表情实在是让人难以猜出,这话是在夸枣子,还是在夸别的。

凌若夕只觉得面颊上的温度有燎原的迹象,她恶狠狠瞪了某个得寸进尺的男人一眼,满脸怒容的转身,准备离开。

丫的,他不要脸,她还要!

“诶?不留下来监督本尊服药吗?”云井辰开口挽留,眼眸中溢满的笑意浓得快要满出来。

凌若夕头也不回的说道:“滚犊子,多看你一眼,我就想掐死你。”

说罢,她纵身跃出门槛,身影利落的消失在了长廊的深处,怎么看似乎都像是落荒而逃。

云井辰长长叹了口气,感慨道:“爱上一个不解风情的女人,真可悲。”

“……”他完全没看出这人有半点可悲的地方!小一默默的在心头吐槽,他总有种,眼前这男人反而乐在其中的错觉。

凌若夕一路疾行,正午的烈阳从头顶倾洒下来,烤在她的脸上,非但没让她面颊上腾升的温度降低,反而有愈发火热的趋势。

重回御书房后,她立即吩咐:“去,给本宫打盆凉水来。”

她得灭火!

门外的宫女慌忙应下,一边小跑着寻找银盆,心里一边泛起了嘀咕,这还没到夏天呢,怎么摄政王就热火焚身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