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23章 浮出水面的线索

第523章 浮出水面的线索

在洗过脸后,凌若夕才觉得心头的那团火压下去了不少,浑身说不出的清爽,她坐回龙椅上,目光迅速扫过桌上摆放着的需要她处理的文件,脸上的轻松立即化作了凝重与严肃,开始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翻看起来。

这些奏折上的内容,大多是各地方官员传回朝廷的消息,例如有百姓撕下皇榜,声称见过续魂草,例如有人声称自己手里就有这种草药……种种比比皆是。

深渊地狱的人几乎被凌若夕全派出去,就为了核实这些消息。

宽敞的御书房内,只有她独自翻看奏折的细碎声响,突然,一只扑闪着翅膀的白鸽掠过苍穹,两只爪子精准的抓住窗台的木板,停了下来。

凌若夕微微拧起眉头,这是小丫的信鸽。

放下折子,她迅速起身,将信鸽脚踝上的竹筒摘下,取出里面的密信展开一看,冷峻的五官立即变得冷硬。

“哼,这些人是吃了豹子胆吗?”用力将信笺揉成一团,她冷冷的笑了。

信上的内容说的是这几天,有人在京城里秘密打探前几日私自前往大理寺,鸣冤击鼓,寻人的红鸾。

小丫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也查不出来,并且派去查探对方底细的探子,竟在昨天夜里失踪,到现在也无半分回应,她唯恐对方来者不善,这才把消息传给凌若夕,希望她提早戒备。

凌若夕在得到消息以后,脑子里就闪过一个念头。

刑部尚书府被人灭门,现在又突然冒出寻找红鸾的人在暗中行动,这两件事会是巧合吗?

她立即回信小丫,让她秘密调查这帮人的底细,而她自己,则立即命人选大理寺的侍卫进宫。

侍卫得到宫里的命令,马不停蹄赶来,一路上,这颗心别提有多忐忑了,唯恐凌若夕是打算治他未能将刑部尚书一家三十四口的尸体保护好的失职之罪。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凌若夕连提也没提这事,反而问他,前些日子死在大理寺的女子,如今尸体葬在何处。

“回摄政王,那尸体已被尚书大人勒令拖去乱葬岗喂狗了。”说完,侍卫立马垂下脑袋,害怕得瑟瑟发抖。

凌若夕神色微冷,“行了,你先下去。”

听到她这话,侍卫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立马往御书房外冲,就像身后有猎犬在追赶似的。

凌若夕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我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转瞬她便把这个奇怪的念头抛开,在回给小丫的信笺上,又增加了一句话,让她散播红鸾的尸体被遗弃在乱葬岗的消息。

另一方面,她派了宫中的精锐侍卫,动身前往乱葬岗,如果她的猜测没错,这帮人若是听到有关红鸾的消息,必定会前往乱葬岗查探究竟,到时候,她便能将对方一举拿下。

为了以防万一,凌若夕还特地把唯一留在宫中的暗水找来,“交给你一件大事。”

她慈眉善目的笑着,却笑得暗水浑身的鸡皮疙瘩争先恐后的往外冒,忍不住后退几步,离凌若夕远远的,“凌姑娘,你笑得实在是太渗人了。”

不是他害怕,而是每当这凌姑娘要坑人的时候,她总是这副笑容满面的样子,吃亏吃多了,暗水也长了记性。

闻言,凌若夕迅速收敛了笑,重新恢复了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我调两百御林军给你,你带领他们前往乱葬岗。”

“我能拒绝吗?”暗水弱弱的举起手,低声问道。

凌若夕似笑非笑的抬起下颚:“你猜呢?”

好吧,看样子他是被赶鸭子上架了。

暗水特无奈,“凌姑娘,你总得告诉我,干嘛要去那儿吧?那种地方可不吉利啊,而且还是大晚上。”

虽然他不迷信,但总归不太合适,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事以后,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能不这么婆婆妈妈的吗?那里或许会有客人,你只需要把人给我带回来就行。”凌若夕言简意赅的将任务的内容告诉了暗水。

“只要有一口气就成?”听到有架可以打,暗水立即来了精神,他这两天被关在皇宫里,差点闲到发霉,可算是有事情做了。

凌若夕对他跃跃欲试的表情有些无奈,“恩,万事小心,去吧。”

“包在我身上。”暗水用力拍着自己的胸膛,随后,笑眯眯的扯着脑勺后的小辫子,打算去御林军里挑人出发。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凌若夕除了摇头,没别的动作。

入夜,皇城内一则消息广为流传,据说一名名叫红鸾的女子无辜惨死,尸首被抛弃在城外的乱葬岗,不少百姓在暗地里议论,但大多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毕竟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大陆中,死人早已成为了一件司空见惯的事,除非死的是什么大官或者名人,不然,很难让他们提起兴致来。

没有人注意到,在得知这个消息时,一路人马立即退掉了客栈的房间,马不停蹄出城,往乱葬岗的方向去了。

小丫埋伏的线人远远的跟着,在确定他们是前往乱葬岗的方向以后,立马飞鸽传书,将这则消息传给小丫,再由她传入宫里。

“你的表情告诉本尊,你正在打什么坏主意。”云井辰邪肆的腔调突然从身后传来,刚收到消息的凌若夕迅速将纸条塞入袖中,转过身,就见他披着一件黑色大氅,慵懒倚靠在寝宫的门框边上,笑容满面的性感模样。

“恩?你藏了什么东西?交出来给本尊瞧瞧。”她的小动作没能瞒过云井辰,手掌一摊,冲她轻轻勾了勾手指。

凌若夕笑骂道:“你能别用一副抓奸的表情说这种话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云井辰故作幽怨的瞪了她一眼:“为夫的娘子竟有事隐瞒为夫,你说,为夫能不多想吗?”

“……”他的脑洞开得未免太大了,凌若夕有些哭笑不得,“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京城里多了几只虫子,我已经让暗水带人去清理了。”

“有人想对你不利?”云井辰眸光一冷,浑身的气势在刹那间变得凌厉非常,如果说刚才的他是一只眯着眼的猫,那么,此时此刻的他,便是一只伸出利爪的雄狮,正等待着随时咬碎敌人的咽喉。

“暂时还不确定。”如果对方真的和刑部尚书惨死一死有关,再联系到红鸾这个女人……想到这里,凌若夕不由得瞪了云井辰一眼,若事情和她猜想的一样,那这笔帐,便是他招惹到的烂桃花。

莫名其妙挨了一记眼刀,云井辰说不委屈那是假的,他无辜的摊摊手:“娘子,为夫没哪儿招惹你吧?”

“哼,”凌若夕不悦的轻哼一声:“红鸾是谁?”

什么红鸾?

云井辰的表情愈发迷茫,头顶上似乎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你不认识?”凌若夕的脸色愈发冷冽:“前几日有一个女子声称是你的爱人,前往大理寺击鼓寻人。”

“……”这种事他怎么没听说?云井辰仔细想了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脑门上忽地滑下几条黑线。

“看样子你是记起来了?”他面部的丝毫动态凌若夕都看得一清二楚。

“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云井辰淡漠启口,“当初本尊初到京城,伤势发作,是她救了本尊一命,随后就缠在本尊身边。”

他的说词与红鸾当日的陈述如出一辙。

凌若夕倒也没有太计较,“所以人家就因为你的失踪,特地跑到大理寺击鼓鸣冤,想要拜托官府替她找人。”

“这事本尊可没听说,更何况,就算是这样,也不代表本尊和她有何暧昧的关系,本尊的心里住着的人是谁,娘子,你还不清楚吗?”他温柔的执起凌若夕的手腕,缓缓覆住自己的胸口,掌心下,是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噗通……

噗通……

凌若夕只觉得那心跳声意外的强劲,仿佛隔着这胸膛,都能感受到它剧烈的震动。

“我可没说什么,你千万别对号入座。”她毫不退让的讽刺道,但眼眸中却闪烁着淡淡的笑意。

“娘子啊,为夫这不是担心你会误会吗?”云井辰调笑着。

与其说他们是在解除误会,更像是在夜半调情。

四目相对,糅杂着零碎笑意的目光在空中交缠,气氛出奇的柔和,似乎有粉色的泡沫正在升起,正在飘舞,忽然,西北方向有极其强大的玄力波动传来,若隐若现的白光如同闪电,在这无垠的夜幕下分外扎眼。

凌若夕收回视线,凝眸朝爆发了巨大玄力威压的方向望去,那里正是乱葬岗的所在。

“是暗水。”云井辰沉声说道,以他的修为,就算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一样能够清楚的分辨出这些气息中都有谁,“和他交手的人实力不弱,应当同他在伯仲之间。”

这些讯息,都是他通过玄力碰撞产生的波动分析出的。

“在这片大陆上竟还有人的实力能够和暗水抗衡?有趣!”凌若夕凉凉的扯了扯嘴角,那双深沉如大海的黑眸,此刻有奇异的微光掠过。

云井辰只看她的表情就能猜到她的心理活动,“本尊同你一起。”

“你留在这里,替我看家。”凌若夕断然拒绝了他的尾随,暗水的实力比她强,若那人能够同他斗得旗鼓相当,修为必定不弱,云井辰如果去了,定会忍不住出手,到那时,他的伤势必将恶化。

这连锁的反应是凌若夕不愿接受的,所以她才会连考虑也没有,果断拒绝。

“要么,一起去,要么都不去。”论强势,论固执,云井辰与她不相上下,“要本尊亲眼看着你涉险,本尊做不到。”

他早就说过,天上地下,神殿地狱,他都将同她共赴!

迎上他坚定如磐石般的目光,凌若夕沉默了,心里有些感动。

“好,我们一起。”最后,她终是妥协在他的执意下,二人纵身跃起,顷刻间,便化作两道黑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