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24章 吃醋不分场合

第524章 吃醋不分场合

西北方向的玄力波动越来越强,隔着千米远,都能感觉到从那儿扩散开的力量气浪,飓风呼啸着喷在脸上,如刀割般生疼。

墨色青丝与三千华发在空中交缠,两人的身影如箭,飞快穿梭过皇城上空。

凌若夕几乎运起了十成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冲刺,但饶是这样,她还不忘分神留意云井辰的身体情况。

“娘子,你就这么不放心本尊吗?”瞧见她好几次暗暗投来目光,云井辰一边保持前进的速度,一边邪笑着问道。

“如果有事,你记得告诉我。”凌若夕没同他斗嘴,态度极其郑重。

根据小一的诊断,他的身体是不能够大幅度调动玄力,否则,将会引起另一股力量反弹,所以凌若夕才会这么担心他现在的身体情况。

知道她是好意,云井辰含笑点头,但眉宇间却悄然闪过了一丝黯淡。

这种被她无时无刻担心着,记挂着的滋味,让他既甜蜜又苦涩,曾几何时,他竟沦落到需要她日日提心吊胆的地步了?

这样的他,无用到犹如废物!

眼皮低垂着,遮盖住了眸子里所有负面的情绪,只眼角周围被圈洒出的淡淡阴影,泄漏了他此刻不太平静的心情。

两人在不到一刻钟后,抵达乱葬岗山脚,但此时,顶部的玄力波动早已停止,只剩下那轰然倒塌的森林以及龟裂的大地显示着在这里曾发生过的战斗。

“似乎已经结束了。”云井辰翩然落地,深幽的丛林此刻仿佛沦为了他一人的背景,衣诀翻飞,长发飘舞,嘴角带着一抹邪魅的浅笑,如落入这深山的妖精,正蛊惑着人的心魂。

凌若夕刚想说话,天空上却忽然落下一道人影。

“砰!”一具血淋淋的东西无情的砸在泥土地上,随后,暗水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哟,凌姑娘。”他抬起手,冲凌若夕挥了挥。

“你这是什么造型?”身上的衣物破烂不堪,长发蓬松,就像是刚从某个旮旯里爬出来似的,说不出的狼狈。

暗水悻悻的瘪了瘪嘴:“别提了,我这不是为了完成你的交代吗?”

他用脚尖戳了戳地上气若游丝的血人,“诺,带头的就在这儿。”

凌若夕蹙眉一看,那人的五官虽然被血迹模糊,但大致还能看出些许轮廓,是个从没见过的陌生人。

“其他人呢?”她问道。

暗水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在上边押人,估计快下来了。”

他是感觉到了凌若夕的气息,为了邀功,特地先一步下山的,至于那些幸存的御林军,此刻正在山顶上忙着收拾残局,顺便将另外几个敌人押下来。

“先回宫。”她一声令下,暗水立即将地上的血人提起,尾随在她身后重返皇宫。

出发时出动了两百名御林军,但回程时,却只剩下不足六十人,且个个身形狼狈,浑身血淋淋的,一看就知道,刚经过了一场苦战。

回到宫里,暗水直接将人交了出去,关押在地牢中,自己跟着凌若夕前往御书房,刚进屋,他就抢过桌上的茶盏,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口。

“真舒坦。”一边如牛饮般喝着上等的碧螺春,他嘴里还一边发出感叹。

云井辰只当他不存在,双手环抱在胸前,倚着龙椅,双眼倒影着的人影只凌若夕一个,再无旁人。

“……”知道他专情,但这种憋屈感是怎么回事?暗水舒坦的心情在瞬间成直线下降,就连手里的茶水似乎也失去了原本香甜的味道。

“说吧,怎么回事。”凌若夕拂袖坐下,并不算犀利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暗水。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原本以为他们实力一般,没想到,居然突破了地玄,所以应对起来,稍微费了点力气。”暗水说得云淡风轻,但只要感受过那强烈的玄力波动的人,就能知道,这场战斗绝不如他嘴里所说的这么轻松。

“伤亡多少?”凌若夕眉头一皱,这事是她先前估算出错,以为对方很好解决,所以派去的,只有暗水一个高手,其余人都是普通人。

“七成。”想到那些被战斗殃及而惨死的御林军,暗水脸上的轻松笑容不自觉收敛了几分。

“这事错不在你。”凌若夕看得出他的失落,出言安抚道。

“凌姑娘你放心吧,这种小事还不至于让我低迷。”暗水乐呵呵的笑了两声,但怎么看都像是皮笑肉不笑,“凌姑娘,你是不是打算审问这帮人啊?”

“恩,怎么?”话音刚落,她就被暗水放光的眼神被惊住,喂喂喂!别一副饿狼看见肉骨头的表情,ok?

云井辰不悦的沉了脸色,脚下一个错位,身体如鬼魅般阻挡在了暗水的视线之中,“你的眼睛如果不想要,可以明说,本尊不介意为你代劳,替你挖了它。”

“真够粗暴。”暗水轻轻啐了一下,对云井辰的威胁很是不满,但碍于对方的威严,再多的怨言,他也只能吞回肚子里,舔着脸,殷勤的冲凌若夕笑道:“凌姑娘,你想想,这审问是多血腥的事啊,哪里能让你亲自来呢,不如就交给我,我保证,从他们嘴里弄出你想要的东西。”

“没关系,我不介意亲自动手。”凌若夕有些恶趣味的说道。

暗水就如那恹恹的茄子,面色黯淡了不少:“凌姑娘,这怎么行,你现在好歹也是位极人臣,这种小事还是交给我来代劳吧。”

为了那些跟着他一起去,却没能活着回来的人,审问这件事,他必须得揽下来。

凌若夕能猜到暗水的想法,也没再捉弄他,故意摆出一副沉思的表情。

一看有戏,暗水忙不迭继续进言:“地牢那地方又脏又乱,以姑娘你的身份地位,哪儿能去那儿啊,再说了,审问时,难保这些不会口出狂言,到时候还污染了你的耳朵,不好,不好。”

“既然你这么说,那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凌若夕忍住笑,同意了暗水的请求。

“遵命。”暗水没耽误时间,立马就想动身赶赴地牢,却在出门前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再度转过身来:“凌姑娘,那啥,你究竟想盘问些什么?”

直到现在,他还对凌若夕的目的一无所知。

“哦?难道我没告诉你吗?”凌若夕貌似纯良的问道,腮帮鼓鼓的,像极了仓鼠,意外的可爱。

嘤嘤嘤,肿么办,这样的凌姑娘完全让人没办法生气啊。

头一次见到她这一面的暗水惊艳得整颗心扑通扑通直跳,那并非爱情,而是人在见到可爱事物时的自然反应,直到一束冰冷到几乎快变成冰渣的目光笔直刺来,暗水才猛地回神,迎上云井辰刺骨的双眸,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卧槽!不就是多看了凌姑娘几眼吗?要不要这么可怕的盯着他看啊。

凌若夕瞅瞅一脸幽怨的暗水,又转移目光落在身旁某个正在大放冷气的男人身上,唇角那抹笑似乎多了几分戏谑的弧线。

吃醋的他,真是意外的动人啊。

心尖像是被一片羽毛轻轻撩拨了一下,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咻地腾升起来。

“恩?”兴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炽热,云井辰下意识转头,却刚巧撞入了她火辣辣的眸子里。

这个素来邪魅高傲的男人,此刻竟不自觉红了面颊。

“真可爱。”凌若夕昂着头,深深的注视着他,一声未加思索的叹息滑出唇齿。

“轰!”脸上的温度迅速攀升,像是火山,无法遏制的爆发了。

暗水眼角抽搐的猛瞪着眼前眉目传情的一男一女,不仅蛋疼,连五脏六腑似乎也跟着纠结在了一起,妈蛋!欺负他的女人没在身边是不是?哼,他待会儿就去找小丫。

“先忙正事,待会儿为夫让你看个够。”云井辰缓缓俯下身,柔顺的白发轻抚过凌若夕的面颊,触感痒痒的,似一只手,正在撩拨着她不平静的心潮。

“咳,”听出他话里的深意,即便是凌若夕,此刻也忍不住害羞起来,但她却强忍着,努力没让自己的羞涩表露到脸上,狼狈的将目光挪开,却偏偏这么巧,撞上了暗水那副欲求不满的表情。

“暗水。”她沉声一唤。

正在幻想着和小丫甜甜蜜蜜在一起过日子的暗水下意识站直身体:“到!”

“春天还没到,你就已经进入**期了吗?”略带笑意的调侃在这宽敞宁静的房间里响起。

暗水瞠目结舌的望着她,难以相信,这话是从她的嘴里蹦出来的,喂喂喂,还他原本冷酷无情的凌姑娘啊!

“放心,如果你真的这么着急想要和小丫过夫妻生活,我不介意提前为你们筹备一场婚礼。”凌若夕笑容满面的说道。

“真的吗?”暗水双眼蹭地一亮,一个健步冲到了她的面前,手臂隔空伸来,像是要抓住她的手腕,却在半空,被一股凌厉的玄力拍开。

“啪。”一声清脆的碎响后,他的手背上立刻浮现了一条血痕。

“嘶!”暗水倒抽了一口凉气,分外不满的瞪着出手伤人的云井辰,“你搞毛?想打架吗?我奉陪到底!”

就算知道他的实力不如这个男人,但在这种时候,他哪里顾得了这么多?

云井辰似笑非笑的挑高眉梢,“哦?就凭你?”

暗水气得火烧眉毛,胸膛一挺,刚想叫嚣几句,但云井辰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的火气硬生生压了下来,变成了满腹的郁闷。

“娘子,他要欺负为夫。”云井辰故作委屈的望着凌若夕,像是一个小可怜,但如果他脸上的笑能收敛一点,或许会更加的有说服力。

“你!你!你!你无耻!”暗水气得面颊爆红,手臂颤抖的指着他,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本尊就是无耻,你咬我?”云井辰得意的笑道,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可偏偏,暗水还真拿他木有办法,谁让这个男人身旁正坐着一个让他不得不忌惮的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