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29章 定下婚事

第529章 定下婚事

出宫前,凌若夕趁着云井辰在地牢中办事的时机,和暗水一起去了趟行宫,药王谷的四人被安置在行宫后院的厢房里,由小一亲自替他们治疗身上的伤势。

经过一夜的医治后,他们身上血淋淋的伤口被包扎起来,如同木乃伊一般,躺在床榻上休养生息,小一在一旁的圆桌边捣鼓着治疗外伤的草药,因为被封住玄力,凌若夕丝毫不担心他们会趁机逃走。

“师姐。”见凌若夕进屋,小一一把放下手中的药罐,蹭到她身前。

“他们的伤势如何?什么时候能够痊愈?”深幽的目光迅速在这四位伤员身上扫过,带着几分急切。

小一老老实实的回道:“不出五天就能够下床了。”

宫里有最好的药材,又有他时刻陪伴、治疗,五天的时间已经足够。

凌若夕微微颔首,“他们就拜托给你了。”

“是,师姐,”小一郑重应下,随后,又问:“师姐,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可以带我们找到续魂草的人。”凌若夕没有隐瞒他,对自己人,她向来不喜欢隐瞒。

小一脸色霍地大变,他激动的握住了凌若夕的手腕:“真的吗?”

如果能够找到续魂草,那云公子就有救了!

凌若夕不着痕迹的将手从他的掌心抽出,除了云井辰和凌小白以外,任何人的触碰,都会让她下意识想要反抗,如果不是因为小一得到她的信任,在他出手的瞬间,迎接他的,就会是她无情的攻击了。

暗水默默的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就是差别待遇啊,如果换做是云井辰,凌姑娘绝不会这么反感。

“恩,如果他们的话是真的,他们就该知道续魂草的下落。”凌若夕犀利的目光从药王谷那名带头的男人身上扫过,含着几分警告,几分杀气。

男人闭着双眼没有吱声,只鼻腔里,若有似无的发出了淡淡的轻哼,像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回应凌若夕的警告。

“替我看着他们,另外,他们的伤势太重,吃不了什么好东西,粗茶淡饭就够了。”凌若夕淡漠的吩咐道,既然对方这般不屑,那她也没必要对他们太好。

暗水捂着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偷笑,活该,谁让这帮人目中无人的?就该好好的治一治。

男人的脸色猛地一僵,忽地睁开了双眼,怒火冲冲的瞪着凌若夕。

“你!”

“我怎样?”凌若夕回过头,脸上绽放出一抹绚烂至极的笑,但那笑容里却满是冰冷:“我这人脾气不太好,见不得有谁比我更有个性,你们该庆幸,手里有续魂草的线索,否则的话,相信我,你们连躺在这里享受人伺候的资格,也不会有。”

面对着凌若夕强势的警告,男人哑口无言,她身上泛出的强悍威压,让他有些喘不上气来,他这才恍惚的想起,眼前这个女人在外界的传言,那并非是空穴来风。

“走了。”凌若夕并没有久呆,带着暗水匆忙离开行宫,身影纵身跃起,几个起落后,就离开了高耸的宫墙。

此时的清风明月楼里,小丫正在应付一个大白天喝醉酒,想要来楼中寻欢作乐的男人,他穿着土里土气的锦衣,十根手指全戴满了金灿灿的黄金指环、戒指,像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似的。

“这位客官,我们这儿白天是不营业的,你如果有什么需求,还请晚上再来。”小丫虽然很不耐烦,但她仍旧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对这不依不饶的客人笑脸相迎。

但她越是这样,就愈发的让这男人得寸进尺,粗糙的手掌握住她的柔荑,趁机揩油:“哼,老子有的是钱,就要现在找个娘们陪陪,我看你就不错。”

“蹭!”一道明晃晃的白刃从他的头顶上掠过,尖锐的刀尖贴着他的头皮飞入后方的圆柱中,刀身嗡鸣,几缕被割断的青丝在空中打着旋儿落下。

男人愣了,小丫也愣了,她茫然的眨眨眼睛,看着眼前披头散发的暴发户,很想笑,却又强忍着。

“谁?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混账东西敢偷袭老子?”男人朝四周望去,虎目圆瞪。

刚才那刀如果再往下一寸,他的脑袋就得开花,这怎能让他不怒?

暗水冷冷的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不断叫嚣的男人,身侧泛起一阵杀气:“是你祖宗我!”

“你是什么人?”男人被他凌厉的眼神吓得双腿发软,但碍于面子,还是硬着头皮嚷嚷开了。

见暗水现身,小丫在松了口气之余,又害怕他会因为自己惹上麻烦,急忙想要缓和气氛:“是误会,这位客官,这人也是咱们楼里的贵客,您看这事要不就算了?我破例给你找个姑娘,你看怎么样?”

男人反手就是一巴掌冲小丫扇去,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道:“滚蛋!你是什么东西?”

他击出的手掌被一只看似柔弱的小手在空中接住,手腕传来一阵剧痛,疼得男人面目扭曲。

“啊”他的手要断了!

凌若夕神色冷漠,手腕往下一翻,只听见一声咔嚓的碎响,男人抱着断掉的手腕满地打滚,口中不断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

“夫人。”小丫激动的望着突然现身的女人,小跑着蹭到了她的身后。

“赶他出去。”凌若夕冷声命令道。

四周早就摩拳擦掌的打手立即上前,将男人抬起扔出了大门,门外,他还在不断的叫嚣着要来报复,凌若夕微微蹙了蹙眉,在暗中朝暗水使了个眼色,后者当即飞出阁楼,在一条暗巷中,把人干净利落的解决,身上不沾半分血迹。

“下次再遇到这种人,不必害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的人没必要向任何人低头。”凌若夕坐在小丫的闺房中,交代道。

小丫是她的属下,除了她,不需要向任何人折腰。

小丫心里分外感动,“是!我记下了。”

“哼,不光要记下,你还得记到心里去,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真以为有几个小钱就能无法无天?”暗水一脸不爽的推开门,神色略显不忿。

“解决了?”凌若夕幽幽睨了他一眼。

“当然,他现在恐怕到阎王爷面前去耍横去了。”暗水心里憋着气,走到小丫身前,执起她的手腕,用自己的衣袖粗鲁的擦了好一阵,直到那白皙的肌肤泛起红潮,才肯罢休,“不是我说,一个姑娘家的,开什么青楼?每天应付这种人,你就不害怕吗?”

以前他对小丫的工作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们的关系仅仅是同伴,但现在却不同了,他是她的爱人,哪一个男人会喜欢自己的女人干这份职业的?

小丫鼓着腮帮怒气冲冲的甩开他的手掌:“我为什么要害怕?我开青楼开了这么久什么场面没经历过?再说了,我这是替夫人办事。”

她不认为自己的这份工作有哪里不好,甚至觉得还挺骄傲的,能够掌握整个京城的情报,这可是她以前连做梦也不敢想的事。

暗水紧绷的面颊微微抖了抖,似怒似气。

“我知道你是替凌姑娘办事,我是说,遇到这种人,就不能换一个人去应付他吗?一定要你亲自出面?”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是在担心她啊。

小丫也在气头上,哪里听得出他的关心?只以为他是看不起自己,双眼委屈得泛红,她狠狠擦掉眼角的泪珠,恶声恶气的说道:“我的事不要你管。”

眼看这小两口越吵越火,凌若夕放下手里的茶盏,出声道:“小丫,暗水他只是担心你,他说得没错,有些事,不需要你亲自出面,你是个女孩子,很多事可以交给其他人去做,有时间的话,可以培养一个副手。”

她的一席话,让小丫无从反驳,只能硬梆梆的点头答应下来。

凌若夕眸光一转,落在暗水身上:“你也一样,有些话在说出来之前用脑子好好想想,别词不达意。”

明明是关心的话,却愣是被他说成是嫌弃,难怪小丫会误会。

暗水有些难为情的点点头,“凌姑娘,我知道了。”

“两情相悦是好事,这世间多的是人明明互相喜欢,互相深爱,却无法走在一起,”或许是看到他们这对冤家,凌若夕心里颇有些感慨:“等找到续魂草以后,我替你们选一个良辰吉日,趁早完婚。”

“啊?”暗水和小丫都愣了,没料到她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怎么,你们还想再拖几年?”凌若夕挑高了眉毛,似笑非笑的问道。

小丫面颊爆红,害羞的垂下了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其实,嫁给暗水她没觉得不好,可是,对成亲这事,她也没多少心理准备。

“喂,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啊?”看着小丫闷声不吭的样子,暗水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他用力戳了戳她的手臂,语调有些冲。

小丫恼羞成怒的抬头瞪着他:“我有说不愿意吗?”

女孩子得矜持,他懂不懂啊!

凌若夕饶有兴味的托着腮帮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俩眉来眼去。

“你们商量好了吗?”她冷不丁出声。

小丫急忙推了推身边的男人,示意他代替自己说话。

暗水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迎上凌若夕略带戏谑的眸子,老脸微红:“凌姑娘,这事就拜托你了!”

“呵,我先以茶代酒,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说罢,她仰头将杯子里的酒盏喝尽。

暗水挂着一脸傻乎乎的笑,心里别提有多甜蜜了。

这时候的他们丝毫不知,在不久后的将来,这桩婚事将会演变成怎样的悲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