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30章 情到浓时一切水到渠成

第530章 情到浓时一切水到渠成

“替我查一查药王谷。谈笑后,凌若夕才说起了正事,“另外,查出这帮人在京城里是否还有其他的同党。”

“好。”小丫一口答应下来,她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替夫人解决这些事的吗?

“加油干。”暗水鼓励似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干得好说不定成亲的时候凌姑娘还会给咱们封一个大红包。”

要从凌若夕这头铁公鸡身上拔毛的机会少之又少,一想到自己即将得逞,暗水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

“切,你就不能有点追求吗?”小丫很不喜欢他这副财迷心窍的德性,“夫人愿意给,那是夫人的情分,至于多少,是咱们能够过问的吗?”

卧槽!夫人控这种东西他究竟要怎么给她纠正过来?看着小丫这副以凌若夕为天的架势,暗水颇有种自己的将来十分灰暗的直觉。

“放心,包军满意。”凌若夕莞尔大笑,“这种事一辈子只一次,我不会吝啬这点小钱。”

“听见没,这可是凌姑娘亲口说的。”暗水喜上眉梢,双手不停的在胸前搓动:“凌姑娘,要不你先透个信,到底是多少啊?”

“……”凌若夕顿时哑然,她平时有克扣他的银子吗?为什么他会是这副模样?

小丫在暗地里狠狠踩了暗水好几次,可他还是固执的想要得到些许口风。

凌若夕哭笑不得的离开房间,将空间交给他们这对冤家,双手背负在身后,徒步返回宫廷。

入夜,云井辰亲自下厨,替她做了一桌子的菜肴,精美可口的饭菜香气扑鼻,引得凌小白肚子里的馋虫开始不停的翻涌,他拿着金筷子看着这满桌的饭菜有些不知道该往哪儿下手,每一道他都想吃,肿么办?

“啪。”小手刚想去夹一块鱼肉,却被云井辰用筷子弹开。

“你干嘛啊?”凌小白吃疼的捂住手背,目光幽怨。

“等若夕回来一起吃。”他控诉的目光对云井辰来说没一点效果,“她不在,不能开席。”

“凭什么啊?小爷已经很饿了有木有!”委屈的腔调听着好似快要哭出来,凌小白幽幽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再看看这满桌释放着香气的精湛菜肴,各种纠结。

“小爷就吃一口也不行吗?”他竖起一根手指头,“小爷这是替娘亲先尝尝,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不行。”云井辰勾唇轻笑:“既然嫌弃本尊做的饭菜不好,那你就自己去弄,别吃了,昂。”

凌小白又一次体会到了挖坑埋自己的滋味,牙齿狠狠咬住筷子,一边磨牙一边用眼刀刷刷的瞪着他。

云井辰自动屏蔽,甚至笑得愈发邪魅狂狷。

凌若夕刚回到寝宫,就撞见他们父子二人之间充满硝烟味的氛围,眉心暗自一拧:“你们在说什么?”

“娘亲~”凌小白一个飞扑,撞入凌若夕的怀中,他还特地扭过头去冲云井辰挑衅似的做了个鬼脸,哼!让他上次阻止自己亲近娘亲。

云井辰一脸的无奈,他总不能和自己的儿子斗气吧?虽然说这种事他平时没少干。

“做什么?”凌若夕垂下眼睑,轻声问道。

凌小白咧嘴一笑:“吃饭饭。”

他拖着凌若夕在椅子上坐下,还特别殷勤的替她将碗筷拿了过来,“娘亲,这是你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又有什么事?”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眼睛犹如雷达般不停的在凌小白身上来回扫视。

“人家哪有。”凌小白特委屈的撅着嘴。

“呵,估计他是饿了,想尽快开饭。”云井辰在一旁打着圆场,随即就接收到了凌小白感激的视线,他心头一软,趁机给凌小白夹了一块亲手做的麻婆豆腐,“尝尝。”

这种时候最适合增进父子间的感情。

凌小白如同小鸡啄米般用力点动脑袋,以飞一般的速度开始和碗里的米饭较劲。

凌若夕看得有些失笑,用过晚膳后,她和云井辰漫步在宫廷中,微凉的秋风喷洒在面颊上,让人精神抖擞。

殿宇高低错落的坐落在四周,偶有提着宫灯的宫人来回走动,天上星辰遍布,如同璀璨的银河。

“白天在忙什么?”云井辰轻声问道,脸上的笑多了几分柔和,如九天悬月。

“去了一趟清风明月楼,见了见小丫。”凌若夕漠然启口:“怎么,你这是在查岗?”

他无奈的摇摇头,眸光宠溺:“本尊一刻不见你,便会思念成潮。”

擦,这男人有够肉麻的。

“吹,你继续胡吹。”凌若夕表示自己不信:“难不成我还会抛下小白跑了不成?我不是你,即便要离开,也不会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还在记恨本尊失踪的事?”云井辰本以为这事已经掀过,没想到她会重提。

“你说呢?”凌若夕反问道。

“那本尊向你道歉,好吗?”云井辰不愿她动怒,也知道这事他处理得并不好,“别气了,为了这点小事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哼,只此一次,”凌若夕没同他计较。

危机解除,两人漫步过迂回的长廊,在御花园的凉亭内坐下,不远处是波光粼粼的湖面,两岸长柳垂青,四周围绕的灯火闪闪发亮,仿佛置身在梦幻的国都。

“等你的伤势痊愈,我们找一个清静的地方隐世,如何?”或许是这夜太过宁静,凌若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云井辰愣了。

细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你舍得?”

“什么?”她有些迷茫。

“这里的种种,高高在上的地位,让人羡慕的威望,还有权势所带来的成就感与满足感。”仔细一想,在不知不觉间,她竟已站在了这片大陆的顶端,而他呢?却从昔日的云族少主跌入自身难保的境界里。

云井辰眸光微暗,只要是男人,就不会希望自己弱于深爱的女子。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凌若夕凉凉的勾起唇角,身体漫过石桌,扯住他的衣襟,把人揪到自己的面前,四目相对,彼此的鼻尖来回蹭动,绵长的呼吸在空中交织着,她深深的望入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里,一字一字说得十分缓慢:“云井辰,你给我听好,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通通可以放弃,你也别忘了,当初是谁鼓动我,要我答应做这个摄政王!自卑那一套,你给我收敛好,不论如何,此生,我绝不会松开你的手,哪怕是下了地狱,你也休想逃离我的身边。”

她的话铿锵有力,带着一股不惜一切的决然与坚定。

云井辰在愕然之余,心尖却有浓得散不开的暖流涌现,“娘子,你这是在向为夫表白吗?”

要从她嘴里听到这些动人的话机会不多,但每一次,总能够让云井辰心情畅快。

“哼,这是警告。”凌若夕面颊忍不住一红,松开手,就要抽身,但她没料到,云井辰会一把搂住她的腰肢,旋身一转,直挺挺压在她的身上,将她夹在他与石桌之间,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下,淹没了她唇中所有的惊呼。

唇齿相合,他用心的吻过她口中每一个地方,像是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血液。

凌若夕被他吻得头脑发晕,整个人几乎瘫软在石桌上。

“好想把你吃掉。”云井辰送开口,邪笑着说道,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染上淡淡的邪火。

凌若夕用力扯住他胸前的衣衫,嘴角一弯,不仅没有露出半分羞涩的表情,反而主动迎上去,灵巧的舌尖舔舐过他的耳垂,吐气若兰:“换个地方。”

“轰!”压抑的火气如同火山骤然爆发,这时候若是还能忍耐,他就不是男人!云井辰用力将她紧抱在怀里,双足在地面轻蹬,身影快如疾风,顷刻间,就回到了寝宫,手臂从上往下挥动,天玄巅峰的玄力席卷整个内室,正在床榻上脱着衣服准备睡觉的凌小白连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这股力量掀出大门,屁股着地,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啊!好疼啊。”他捂着受伤的小屁股一瘸一拐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想往屋内冲,但那扇威严的大门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蓦地合上。

“搞什么鬼啊?”他气得哇哇大叫,小手用力拍着房门,“让小爷进去!”

“吱吱。”黑狼吧唧一声跳到他的肩头,无情的给了他几爪子。

凌小白又气又委屈,“你干嘛打小爷?”

“吱吱。”白痴,知道什么叫非礼勿视吗?黑狼朝他翻了个白眼。

凌小白被瞪得莫名其妙,他一把将黑狼扯到自己怀里,“走,小爷就不信进不去!”

说着,他果断的下了台阶,顺着花园里一株参天大树往上爬,手脚并用,树的枝桠可以延伸到内室的窗户口,凌小白正打算从这儿往里面瞅瞅,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当他整个人刚爬到树干上,脑袋还没来得及往外伸出去,屋内,一股强劲的气浪迎面扑来,他吓得浑身一抖,砰地从树上掉下去,摔得人仰马翻、四脚朝天。

“吱吱!”哈哈哈,活该!黑狼从刚才就一直留在树底下,它猜到这种时候少主是绝不会让任何进去打扰的,看吧,它多有先见之明。

凌小白用力扯了扯它的鬃毛:“你笑什么?见到小爷吃瘪有这么好笑吗?”

黑狼洋洋得意的昂着脑袋,对凌小白恼羞成怒的呵斥直接无视,活该啊,谁让他没事瞎折腾的。

屋内气氛火热,屋外,凌小白则是各种凄凉,想尽了所有的办法,也没能进到寝宫里,到最后,他只能赌气的抱着膝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就不信娘亲和坏蛋不出来!

而这一等,就是整整一夜。

黑狼老早就给自己找了个干净的鸟窝,倒头大睡,没跟着凌小白一起抽风,它还得留着力气,等明天醒来看好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