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31章 翻云覆雨后

第531章 翻云覆雨后

一夜过去,海平线上升起第一缕霞光,暖暖的光辉驱散了围绕在皇宫内的所有白雾,泥土含香,凌小白支着脑袋,睡得不太安宁,胳膊上,脖子上,全是被蚊子咬出来的小红包,看上去格外可怜。

黑狼在鸟窝里翻了个身,咻地一下顺着粗大的枝干滑落到地上,它用爪子挠挠脸,抖了抖浑身的鬃毛后,抬脚走到凌小白身旁,戳戳他的脸蛋:“吱吱。”

该起床了。

凌小白胡乱挥了挥手,瓮声瓮气的嘟嚷着:“别吵小爷。”

黑狼各种无语,加大了下手的力气,只差没在他身上挠出几条血痕,这才把凌小白从美丽的梦境里唤了回来,他揉着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瞅着眼前放大的小伙伴,目光有些迷离,有些懵懂:“小黑你干嘛?大清早就骚扰小爷的好梦。”

“吱吱。”黑狼嫌弃的指了指他嘴角上残留的透明水渍,丫的,这人昨晚做梦绝对梦到了银子。

凌小白小脸一红,急忙抬手将痕迹擦掉,“嘿嘿嘿。”

黑狼对他的傻笑置若罔闻,下颚轻抬,爪子朝后方紧闭的大门用力指了指,这家伙该不会忘了昨天晚上叫嚣要找少主算账这件事了吧?它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凌小白傻兮兮的转过头去,当他见到那扇紧锁的红漆木门时,脑海中的混沌在这一刹那消失得一干二净,妈蛋!他差点忘了正事。

顾不得形象的狼狈,双手叉腰站起身来,深吸口气,昂首挺胸的往大门口走去,气势说不出的强悍,说不出的逼人。

一声从屋外传来的河东狮吼,让听力敏锐的凌若夕从沉睡中惊醒。

“坏蛋——给小爷开门——”

眉头忍不住皱紧,她刚要起身,一只温热的胳膊便从旁边横到了她的胸口上,“再睡会儿。”

云井辰半睁着双目,哑声说道,白发的长发与黑色的青丝在这宽敞的八仙架子**交缠着,密不可分。

凌若夕只觉身体有些说不出的酸疼,回想到昨夜的失控,白皙的面颊也不禁红了,她动手将云井辰的胳膊挪开,翻身坐起,迅速将亵衣裹上,“我出去看看。”

眼睁睁望着她无情离去的背影,云井辰心底各种幽怨,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多温存一会儿吗?

凌若夕披着一件大氅就将房门打开,毫无征兆开启的大门,让凌小白险些没站稳,踉跄了好几步,差点掉到里头去。

刚站稳,他张开就要算账,但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时,满腹的怨言通通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了,嘤嘤嘤,为毛开门的会是娘亲啊?这不科学!

“大清早你在外面鬼吼鬼叫什么?”凌若夕略带不悦的问道,眉宇间还残留着几分动情后的妩媚。

凌小白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娘亲,坏蛋呢?他在哪儿?”

“别这么没礼貌。”凌若夕屈指戳了戳他的脑门:“我教你的礼数你学到哪儿去了?”

“是他先做错的,才不是宝宝的错。”凌小白撅着嘴反驳了一句,“昨天宝宝在**睡得好好的,他突然回来,还把宝宝给扔了出去,娘亲,那家伙是坏蛋,你要替宝宝好好教训他。”

说着,他还不忘挥舞着拳头,鼓动凌若夕让云井辰好看。

黑狼眼角一抽,立马将脑袋转到一旁,心里憋着笑。

凌若夕无奈的揉了揉额角:“这事我会说他的,你先去洗漱。”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凌小白得意洋洋的哼哼两声,这才消停下来,他抱着黑狼到后院的浴室中沐浴更衣,期间,还欢快的哼起了小调。

凌若夕头疼的坐在厅内的软塌上,浑身酥软,不愿动弹。

云井辰穿戴好衣物后,信步走出内室,看着她如猫儿般慵懒的模样,消散的欲火,又一次蠢蠢欲动。

他炽热的目光如火,如烈火,凌若夕想忽略也做不到,她愕然抬首,刚巧撞入他的眸子里,忍不住笑骂道:“你给我消停一点,小白昨晚的怒气到现在还没散。”

“他不小了,有些事你该告诉他。”云井辰蹙眉说道,“打扰父母的二人世界,可不是一个好孩子该做的。”

“他没认你。”凌若夕提醒道,就算这是事实,但只要一日凌小白没有认同他的身份,这声爹,就不存在。

云井辰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血缘关系可不是他说不认就不认的。”

“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凌若夕将话题转开,眸光染上淡淡的担忧。

“呵,这点运动还不至于让本尊伤势复发。”云井辰神清气爽的说道,随后,他凑到凌若夕身旁,俯身靠近她的耳朵,温热的鼻息不断的喷洒在她的脖颈上,如一片羽毛,正在来回拂动,“就算再来一次,本尊也可以。”

我去,这男人也太不要脸了。

凌若夕深深的被他的无耻击败,嘴角狠狠**了几下,“这些话你怎么说的出口?”

“情到浓时,一切顺理成章。”云井辰一脸骄傲的说道,“只要看见你,本尊就有说不完的情话,只要你想听,随时随地,本尊都能说给你听。”

“……”凌若夕顿时哑然,她怎么有种自己招惹上的不是人,而是一头饿狼的错觉?

“待会儿让小一替你看看。”她提议道,实在不太放心他的身体情况。

云井辰没在这种事上和她唱反调,爽快的答应下来:“行!你说了算。”

早膳时,凌小白在席间不停的朝云井辰投射着眼刀,还时不时往凌若夕那儿递眼色,希望她能实现对自己的许诺,给云井辰一个教训,但直到这顿早膳吃完,他也没能如愿以偿。

云井辰不仅一点事也没有,反而还得到了凌若夕温柔的对待。

“小黑,你说娘亲该不会是忽悠小爷的吧?”凌小白抱着小伙伴蹲在角落里,目光幽怨的望着正在对坐饮茶的一男一女,嘴里嘀咕道。

黑狼对他的智商彻底不抱希望,这种事不是明摆着的吗?他居然还敢问出口?

“自从这坏蛋回来以后,娘亲一点也不疼小爷了,现在还骗小爷。”凌小白越想越气,他不停的扯着黑狼身上的鬃毛,甚至一时用力过猛,拽下了几缕。

黑狼疼得浑身拱起,爪子在他的膝盖上用力一蹬,跳到地上,不愿再承受他太过粗鲁的对待。

连最后的小伙伴也将他抛弃,凌小白心里的怨气更加大了起来,他吸了吸鼻子,有种这世间满是恶意的错觉,嘤嘤嘤,这一切都是坏蛋叔叔的错!

“不去劝劝他?”云井辰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凌小白的举动,见他浑身散发着一股黑气,忍着笑,问道。

“需要我劝他吗?”凌若夕反问道,“这种事过几天他就会忘了。”

“呵,同感。”他也还在记恨着凌小白昨天夜里时不时捣乱的举动,趁机落井下石。

“你待会儿陪他留在这里训练,我去见见那帮人。”凌若夕悠然放下手里的茶盏,吩咐道。

“本尊同你一起去。”云井辰不愿和她分开,能不能找到续魂草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如果到最后得到的仍旧是失望,至少,让他在这段所剩不多的时间里,能够陪着她,寸步不离。

他做事永远喜欢提前将最好和最坏的两种结果想出来,并且为此做足准备。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凌若夕瞅见他蹙起的眉头,不由得沉声问道,“我只是去见见他们,顺便问问药王谷的所在,你就和小白待在这儿,等我回来,恩?”

她固执,但云井辰的执着也不比她小,两人僵持了许久,最后,凌若夕选择让步。

“好,你和我一起,带上小白。”她举手投降,没舍得继续和他僵持下去。

云井辰微微一笑,她的退让,让他很开心,可心里却又充满了苦涩,如果不是在乎到了极致,她怎会选择让步?

这样的她,他要如何才能放手?要如何才甘愿离开她,留下她一个人?

想到不久后的将来,云井辰脸上的笑容化作了浓浓的凄苦,但这黯淡的情绪转瞬就消失在了他的脸上。

等到凌小白换好衣裳,一家三口才从寝宫出发,赶去行宫。

暗水这会儿正呼呼大睡,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直到负责行宫内安全的御林军用力拍着门,他才一脸不爽的从床榻上翻身坐起:“什么事啊?”

这大早上的,能不能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侍卫听到里面传出的怒言,有些惶恐,“回公子,摄政王驾到,现在正在前厅等候公子。”

凌姑娘来了?暗水浑身的睡意在这句话的作用下消失得一干二净,他打了个机灵,用最快的速度将衣物穿戴好,套上靴子,匆忙赶去前厅。

小一已经在厅中,正在向凌若夕汇报着那四人的病情,在他的悉心照料下,那四人此时已经好转了不少,至少比起昨天来,情况康复了许多,简单的答话已经能够做到了。

“把他们带过来。”凌若夕吩咐道。

听到命令的侍卫急忙赶去厢房,但没过多久,就一脸愁眉不展的回来了,“回摄政王,那几位贵客不肯下床,不肯前来见您。”

他的神情染上淡淡的不悦,在南诏,凌若夕的存在几乎被百姓,被朝臣捧上神坛,而这四人的不识趣,让这普普通通的侍卫感到了深深的不满。

“哼,不肯来?暗水,你去,不管用什么方法,把他们给我请过来。”她特地咬重了请这个字,在她的地盘上,什么时候轮到对方耍脾气了?她没有理由,也没有心情去纵容他们。

暗水笑着点头,立即前往厢房,很快,从后院的方向有男人的咒骂声隐隐传来。

凌若夕只当没听见,她挥手让厅内厅外的侍卫通通退下,只留下自己人,有些事,她没打算告诉他们,也没打算让这些侍卫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