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32章 药王谷的笃定

第532章 药王谷的笃定

凌小白坐在一边,偷吃着桌上的瓜果,整个大厅全是他不停磕着瓜子的声音。

等了不到一刻钟暗水就推着人进了前厅,他有模有样的冲凌若夕行了个军礼:“凌姑娘,人带到了。”

四个一瘸一拐的男人被他粗鲁的推到厅中,满脸怒容。

“看样子你们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还有力气瞪人,凌若夕似笑非笑的说道,“本宫已经放了你们一条活路,现在你们是不是也该让本宫看到你们的诚意了,恩?”

尾音危险的朝上扬起,她看似含笑的双眸,却冷若冰霜,似有无边的寒流正在凝聚。

四人匆忙对视一眼,最后由那名带头的顶替他们发言:“你真的是南诏国的摄政王?”

“如假包换。”凌若夕诚恳的点头。

“你在找续魂草?”他再度问道。

没等凌若夕开口,暗水就抢先一步出声:“废话,要不是凌姑娘在寻找那玩意儿,你们以为自己还有命在这儿说话吗?”

他阴恻恻的笑了,毫不掩饰对这四人的鄙视与不屑。

“哼,不过是一条狗而已。”那人或许是仗着手里有续魂草的线索,对暗水不假颜色。

暗水咧开嘴,露出了两排茭白的牙齿,一拳砸在他的腹部。

“呃……”男人疼得弯下腰去,整张脸因痛楚拧成了一团。

就连这里最善良的小一也不自觉移开目光,没有出声制止,他真的觉得这人是自找的,明明可以有机会不受这份皮肉之苦,却偏偏要去挑衅暗水,这不是找虐吗?

暗水擦了擦拳头,“我不太喜欢有人对我不敬,别以为你知道续魂草的下落,就能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好的待遇,告诉你,老子不吃你那一套。”

凌若夕没有阻止,直到他把狠话说完,她才慢悠悠的开口:“抱歉,本宫的人脾气都不太好,还请见谅。”

这分明是马后炮,奈何自己的性命被他们捏着,男人除了用眼神瞪着暗水,别无他法。

暗水耸耸肩膀,站到一旁,看吧看吧,多看几眼他又不会少块肉。

“现在你可以说了吗?”凌若夕再次启口,“本宫对续魂草势在必得,你最好不要浪费本宫的时间。”

男人深吸口气,手掌不停揉搓着腹部,直到那股疼痛感减弱后,他才道:“告诉你可以,但我有要求。”

“说。”凌若夕微微颔首,给了他开口的机会。

“找到杀害小姐的真凶,把他交出来,不然,就算把这条命丢在这儿,我们也不会说的。”男人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不是已经杀害了刑部尚书府一家三十四口吗?”凌若夕眸光微闪,巧妙的转移话题。

红鸾是死在她的手里的,如果对方知道这个事实,恐怕想要得到续魂草会更难。

“他们不是真凶,只是毁尸灭迹的帮凶!”男人的语调极其笃定,“那男人死之前说过,不是他下的手。”

“哦?你知道是谁?”凌若夕趁机套话。

“不,直到死,他也没有说出真凶的身份,能够让他这么忌惮的,一定是位高权重之人。”说到这里,男人不禁狐疑的瞅着凌若夕,要说整个南诏身份最为尊贵的,非她莫属。

云井辰对他放肆的眼神极其不悦,身侧溢出一股强悍的威压。

如巨山般可怕的气势,让男人脸色骤然一白,胸口升起一股窒闷,“唔!”

他吃痛的闷哼一声,目光惊骇,仅仅只靠威压就能够让他不能动弹,这个男人的实力到底达到了怎样可怕的地步?这一看,他却惊讶的发现,云井辰的脸色不似正常人的红润,反而透着一种久病在身的苍白。

难道这南诏国摄政王不惜代价寻找续魂草,是为了此人?

“注意你的眼神,再往不该看的地方看,本尊会让你知道,瞎子是如何变成的。”云井辰冷声警告道。

满是肃杀的目光让男人有种如坐针毡的错觉,他不安的动了动身体,将打量的视线收回来。

那股雄厚的威压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面颊上出现了些许冷汗,“摄政王,这是我们药王谷提出的唯一要求,请你答应。”

“你能代表药王谷?”凌若夕挑眉问道。

“出发前,谷主曾有令,一定要找到真凶,让她为小姐的死付出代价!为此,我药王谷可以付出一切。”男人斩钉截铁的回应道。

凌若夕低垂下眼睑,迟迟没有吭声,红鸾正是死在她的手里,她怎么可能把事实说出来?

“这件事,本尊与摄政王也在调查之中。”云井辰冷不丁出声,“暂时还未找到蛛丝马迹,若是持续调查,就必须得交出杀害刑部尚书一门的真凶,由此才能查到杀害药王谷千金小姐的凶手。”

他反将了对方一军,摆明了是在说,如果他们要杀害红鸾的真凶,就得先把杀害刑部尚书的凶手交出来,作为交换。

本以为这个条件会让对方知难而退,但谁想,男人连思考也不曾有,便道:“可以!我药王谷愿意供出人让你们问罪。”

“你确定?”云井辰危险的眯起双眸,“不需要回去同你们的谷主商量一番吗?”

“没有这个必要,我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调查杀害小姐的凶手,药王谷上上下下愿意为此豁出所有。”男人眸光坚韧,那样的目光代表着在他的心里有着超乎寻常的信仰。

云井辰不自觉拧起了眉头,目光往凌若夕身上一瞥。

“好,但在此之前,我要先看到续魂草。”凌若夕答应下来。

“没问题,但是,希望摄政王莫要随便找几个人糊弄我们,在那名官员临死前,我们就已经猜到,杀害小姐的凶手必定是宫里不能得罪的贵人!而且,在此期间,还希望摄政王认可我们药王谷也一并加入到寻找真凶的过程中。”凌若夕聪明,但对方也不笨,为了防止她随便找一个人来糊弄,他提出要加入审案调查的过程里。

手掌在袖中黯然握紧,凌若夕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真实情绪,貌似镇定的点头答应下来,随后,便吩咐暗水把人带回厢房,直到他们的气息消失在厅外后,她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神色略显疲惫。

“师姐,这事很难办吗?”小一紧张的问道,他很少见到凌若夕这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还好。”凌若夕强笑一声,随后,随便找了个理由将小一支走。

“娘亲,你笑得好假。”凌小白坐在一边的木椅上,小手轻轻托住腮帮,揭穿了凌若夕的伪装。

“吃你的东西。”凌若夕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凌小白挨了骂,有些委屈的垂下脑袋,他说的是事实嘛!娘亲明明就笑得很假,他又没说错。

“你打算怎么做?”云井辰蹙眉问道,妖孽的容颜此刻染上淡淡的纠结。

他也知道红鸾是死在谁的手里,正是因为这样,方才他才会想方设法的希望对方能够知难而退。

“先等他们拿出续魂草,再做打算。”一抹精芒从她的眼底闪过。

“你想硬抢?”云井辰顿时了然。

“被人牵着鼻子走,不是我的作风。”更何况,她怎么可能把杀害红鸾的真凶交出去?“只要他们拿出续魂草,我们就能掌握先机,这段时间,我会让暗水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希望能如你所愿。”不知为何,云井辰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似乎这件事不会如她猜想的这般顺利进行。

他也希望是自己太谨慎,是自己想得太多。

药王谷的速度极快,在三天后,就有自称是药王谷长老的中年男人拜访皇宫,凌若夕命令放行,在御书房中接见了他。

那是一个精神抖擞的中年男子,年纪约莫在四十岁左右,长发高束,一身锦衣,腰间别着一把骨扇,长得慈眉善目仙风道骨,在他的手里捧着一锦盒,他衣诀翻飞的步入御书房,朝凌若夕含笑点头:“这位想必便是南诏国的摄政王吧?”

“续魂草在何处?”凌若夕犀利的眸子此刻正紧紧盯着他手中的锦盒。

“续魂草就在这里,”中年男人举起锦盒,还没等凌若夕有所动作,他又道:“不过,这株续魂草已失去药效,被风化了。”

说着,他啪地一声将锦盒打开,露出了里面那支干枯的草药。

凌若夕脸色微变,霍地站起身来,浑身释放着一股骇然的杀气:“你们耍我?”

“不不不,”承受着她可怕的气势,这位长老有些疲于应对,急忙摇头:“谷主担心摄政王会徇私舞弊,包庇真凶,于是特别嘱咐鄙人,只带续魂草的样本前来,还请摄政王放宽心,在药王谷内,这种草药遍地都是,我们不会拿这种事说谎。”

他的安抚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凌若夕的脸色难看至极,“没见到续魂草,我不会命人继续调查。”

“那么,我只能说一声抱歉,摄政王在寻找的续魂草,普天之下只有我药王谷里有,若是摄政王一意孤行,我想,对药王谷并无太大的损失。”长老没有被她的威胁吓住,现在全天下皆知,她在寻找这种草药,有了这个软肋在手,他们完全可以拿捏住凌若夕,并且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

凌若夕紧紧握着拳头,指骨甚至发出了咯咯的碎响,铺天盖地的杀气此刻正在这御书房内不停攒动,如一头跃跃欲试的猛兽,已伸出了它的獠牙,正时刻准备着撕碎敌人的咽喉。

长老能够感觉到凌若夕心头澎湃的怒火与杀意,但他却毫不妥协,“摄政王还请你三思。”

“滚出去。”凌若夕哑声说道,她害怕这人再多留一秒,便会让她的理智失控。

长老也没有固执的留下,当他刚转过身准备出门时,身后忽然间又传来了凌若夕的声音:“把锦盒留下。”

他略一犹豫,最后终是咬牙将盛放续魂草的锦盒抛给了凌若夕,只因为他笃定,失去活力的续魂草即便是交给了她,她也无法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