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36章 终于出现的谷主

第536章 终于出现的谷主

尸体悬挂在正午门上方已有整整两天两夜,每一个从这儿经过的百姓都忍不住掩住口鼻,一脸嫌恶的加快脚下的步伐,空气里弥漫开的阵阵恶臭,让他们难以承受,那是尸体腐烂的刺鼻味道。

留守在尸体四周的,是深渊地狱的男人们,他们日以继夜的守在这里,只为了等待药王谷的出现,一天复一天,对方却行踪全无,像是要对这些尸体撒手不管了。

“可恶,这些人真没人性。”角落里,有男人愤愤不平的咒骂声传出:“也不知道二哥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他们在从各地回来时,就被告知了暗水的所作所为,虽然能够理解,却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他们已经无法承受又一个同伴的离开,所以,才会自动请缨,在这里守候。

无边无际的等待是最折磨人的,他们从失望等到绝望。

“万一药王谷的人真的不肯现身,那我们该怎么办?”有人出声询问,这么多天过去,谁也不敢保证暗水是否平安。

“不会的,你别胡说,二哥他福大命大,怎么可能出事?对方只要不是缩头乌龟,就一定会出现。”不少人用这样的言语,安慰着同伴,也在同时安慰着自己。

夜色正浓,整个京城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忽然,远方有玄力的波动传来,聚精会神等待的众人立即打起精神,眸光一凝,纵身窜上高空,追了出去。

半空中,双方人马开始交手,一道道玄力的气浪从高空落下,房屋的房顶被轰炸成碎片,刺目的白光闪烁不停,犹如道道闪电。

凌若夕很快就感知到了京城上方的玄气波动,她飞出窗户,朝着战斗圈飞奔过去,云井辰紧随其后,两人刚靠近战场,一波接着一波的玄力威压就朝着他们扑来。

双袖轻挥,袖中的银针滑入掌心,凌若夕笔挺的身影宛如炮弹似的,闯入战局,有她和云井辰的加入,刚刚还势均力敌的战斗成一边倒。

不断有重伤的人从空中掉落,吐血不止的倒在大街上,民居内,早已听到动静的百姓吓得闭门不出,强者间的战斗,他们一点也不想牵扯上关系。

“住手!”一道雄浑的嗓音从远方传来,地玄巅峰的威压糅杂在话语中,传入众人的耳膜。

凌若夕冷冷的挑起眉头,一脚踹飞眼前苦苦支撑的敌人,尔后,傲然立在半空,远眺着城门的方向。

漆黑的夜幕下,一顶奢华的白色轿子由一头牦牛魔兽牵扯着缓缓驶来,白色的轿帘在晚风中忽上忽下的摇摆,轿子四周有防御结界进行保护,若隐若现的乳白色光芒,与这天上辰星交相呼应。

“地玄高手。”云井辰眸光微冷,站定在凌若夕的身旁,同她比肩迎站在这虚空之上。

同样的墨色的锦缎,一黑一白的长发随风飘舞,衣诀凛凛,杀气围绕在他们二人的身侧。

深渊地狱的众人并排站定在后方,气势汹汹。

“谷主。”街头重伤的男人们挣扎着站起身来,朝着那顶轿子,伏地叩拜,他们皆是一身白衣,身上沾染着不少的血迹,气息絮乱。

轿子停在半空,与凌若夕等人之间只隔着不足十米的距离。

“暗水人在哪里?”凌若夕沉声质问道,脚下腾升而起一团强悍的玄力气浪,空气在她释放出的威压中迅速扭曲,战意蠢蠢欲动。

轿子里无人应答,但谁都能感觉到里面有一个陌生的气息。

“答话!”凌若夕的耐心早已在这数天的等待中濒临告终,杀气晕染上她的眉眼,指缝间柳叶刀白色的刀刃在这月光下若隐若现。

“把人交还给她。”几秒的沉默后,那道雄浑的嗓音再度响起。

城门口有马车的车轮声缓缓逼近,四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人骑在马上,后方拖着一辆木板车,驶入街道。

木板车中,用染血的白布包裹着一个硬梆梆的物体,凌若夕脸色骤变,双拳在身侧用力握成一团:“我问你暗水人在何方?你让我看这种东西做什么?”

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她的嗓音有几多颤抖。

“你要的人就在此处。”轿子里的人轻声说道,嗓音极其淡漠。

这下,不止是凌若夕,她身后的众人齐刷刷变了脸色,慌忙落地,绕过那高高在上的四人,齐聚在木板车周围,看着车内的白布,却迟迟没有一个人动手去碰。

他们害怕着会看到无法接受的场景,害怕着最后的希望会被无情的打碎。

凌若夕牙根紧咬,甚至隐隐能够听到那咯咯的磨牙声。

云井辰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精美绝伦的五官此刻满是寒霜。

深渊地狱的众人迟疑了许久,最后终是鼓起勇气,手脚冰冷的握住了白布的一角,轻轻往下扯,白布顺畅的从木板车上滑落下去,一阵狂风大作,白布被风吹扬到空中,里面包裹的东西,清晰无比的落入每一个人的眼睛里。

“二……二哥?”男人不可置信的惊呼,如蚊子般细小。

现场安静得鸦雀无声,此刻,仿佛连呼吸也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

“找死”凌若夕瞬间暴怒,五指成爪,凌空奔向轿子,柳叶刀先一步脱离手掌,砰地砸在结界的保护罩上,虎虎生风的拳头紧随其后,轰地落下,坚硬的保护罩出现了短暂的晃动。

坐在轿子内的男人略感意外,似是没有料到,她这一击,竟会让结界发生动荡。

“砰砰砰!”

拳头好似机关枪发射出的子弹,不停的挥打在保护罩上,在凌若夕的雷霆攻击下,细小的裂痕终于出现。

“保护谷主!”眼见她即将突破结界,下方重伤的敌人以及那四名高手纵身跃起,试图阻止凌若夕。

云井辰双眼一眯,迎身挡在他们身前:“当着本尊的面对本尊的娘子出手,你们活腻了吗?”

天玄巅峰的玄力在此刻彻底爆发,那宛如排山倒海般的气浪,竟硬生生将好几个实力较弱的人从空中击落,深渊地狱的男人们从下方飞起,用玄力凝聚成的圆球,无情的打在敌人的身上,没有惊呼,没有哀嚎,只一瞬间,一具具身体就化作了肉末,洋洋洒洒在空中飞舞。

“轰!”结界无法承受住凌若夕的攻击,在一声爆炸般的巨响后,宣告终结,粉末般的晶莹亮片如同流星,簌簌的落下。

凌若夕一身杀气逼近轿子,手掌刚袭过轿帘,便同里面挥出的掌风对上,地玄与地玄的玄力碰撞,产生巨大的气浪,她的身体顺势后撤,接连退了好几米,才重新站稳。

此时,药王谷的弟子们几乎所剩无几,全化作了地面的血泊,连一具尸首也没有留下。

这样的结果大大的出乎了他们来时的预料,谁也没有想到,凌若夕等人的实力,会疯狂到这个境地。

“凌姑娘,请把他交给我们。”深渊地狱的众人回到凌若夕身后,哽咽着向她提出了请求。

木板车内,是伤痕累累的暗水,他的身上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无缺的,若不是那模糊的五官隐隐还能够看出昔日的容貌,他们甚至无法将这具尸骸同记忆里嬉笑怒骂的暗水联系在一起。

没有人愿意接受他离开的事实,没有人愿意承认他不在人世的真相。

他们心里憋着一口气,想要将敌人血洗,想要用他们的命,来祭奠暗水在天之灵。

凌若夕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但眼看着他们面露恳求,看着这一双双溢满水汽的目光,她只能点头。

得到她的答复后,众人大吼一声,如同杀红了眼的蛮牛,冲向轿子,顾不得防御,顾不得招数,他们只知道一个字杀!

玄力的波动震天动地,凌若夕没有多看前方的战局一眼,紧紧闭上眼睛,手掌在身侧时而握紧,时而松开,她以这样的方式平息着内心的愤怒与懊悔。

血珠顺着她的指缝缓缓落地,滴答滴答细碎的声响却在云井辰的耳朵里变得格外清晰。

“去看看他吧。”他哑声说道,神色有些落寞,有些黯然。

纵然他和暗水曾多次口舌相争,但他却从不曾真正的讨厌过这个男人,而眼下,他的死是因为他,这份自责,从暗水离开的那一刻就一直盘绕在云井辰的心里,不曾消散过。

凌若夕微微颔首,神情麻木的降落在木板车旁,那么剧烈的战斗,街道上到处是尸山血海,围堵只有这里,干净得不染半分血气。

看,哪怕是在暴怒的情绪中,他们都还记得,不愿让这些污秽的鲜血沾染到他的身上。

冷冰冰的尸体近在咫尺,凌若夕却连触碰的勇气也没有,她不是第一次面临同伴的死亡,当初云旭离开时,她同样心痛。

“我带他去见小丫。”她沙哑的声音低不可闻。

云井辰点点头,“本尊陪你一起。”

弯腰将冰冷的尸身抱起,凌若夕第一次发现,暗水的体重是这般轻,轻到好似风一吹就会消失掉,紧了紧手臂,她缓慢迈开步伐,朝着清风明月楼的方向前去。

天空上的战斗还在继续,没有人上前来阻止她,云井辰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旁,头一回,没有因为她亲近的是雄性生物,而产生醋意。

晚风依旧,街头巷尾空无一人,呼啸的寒风如同厉鬼在低泣,听得人毛骨悚然,清风明月楼所在的花街,此时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倚靠在二楼阳台的姑娘们挥洒着手里的绢帕,向路过的百姓吆喝着,眉目传情。

龟奴不停在门口拉着客,脸上堆满了殷勤的笑,当凌若夕满身风霜,裙摆染血的抱着暗水出现时,整个清风明月楼彻底轰动!

有人认出她,急忙通知还在房间里的小丫,大堂内热闹的氛围戛然而止,所有人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一步一步跨入厅中。

“摄……摄政王?”包厢里的官员听到动静从里面现身,却在看清来人时,吓得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