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37章 冠上他的姓氏

第537章 冠上他的姓氏

“滚出去。凌若夕冷声命令道,她的话语对这些客人而言,犹如恩赦,一个个连滚带爬的冲出大门,方才还宾客云集的青楼,刹那间人去楼空,只剩下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姑娘们,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神情略显无措。

“夫人?”小丫一脸惊喜的打开房门,刚走到走廊的扶手旁,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即使画着再精美的妆容,此刻,也无法掩盖她瞬间变得惨白的容颜,嘴唇微微颤抖着,双眼蓦地瞪大,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画面。

一定是她昨夜没有休息好,不然,她怎么会见到那冤家浑身是血的躺在夫人的怀里?

小丫发了疯似的摇晃着脑袋,拒绝相信眼前的真实:“不……不会的……不会的!!”

她的疯癫让凌若夕心头的苦楚更甚,脑袋微微昂起,暗藏无数悲痛的目光,笔直的落在小丫的身上,“我把他带回来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仿佛是从云端飘落下来似的,有些不太真实。

小丫强笑道:“夫人,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你是不是担心我真的不再等他了?所以故意用这种事来吓唬我?没关系的,我会等他,等他回来娶我过门。”

她略带颤抖的声音在这安静的阁楼中绕梁不绝,不少已猜到发生什么事的姑娘,忍不住红了眼眶,偷偷抹泪。

“他就在这里。”凌若夕抱着暗水,抬脚踏上楼梯,每一步她都走得极其缓慢,却又极其稳健。

她不断前进,可小丫却在不断后退,她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真相,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所看到的一切。

直到身躯退到走廊的尽头,抵住那面冰冷的墙壁,已是退无可退。

“抱歉,我失信了。”凌若夕紧抿着唇瓣,绝美的五官此刻失去了以往的锐利,只剩下浓浓的悲拗,“我没能把他平安的带回来,对不起。”

“不会的,夫人,你不是说过,他会平安无事吗?”小丫空洞的目光里溢满了泪花,却迟迟没有落下。

“对不起。”除了抱歉,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天人永隔的痛苦,旁人怎能理解?怎能感同身受?

小丫艰难的挤出一抹笑,浑身的颤抖已经停止,第一次,她的目光落在了暗水的身上,那面目全非的人,让她如何相信会是他?

“夫人,这人是谁啊?”她神情恍惚的指着凌若夕怀里的男人,轻声问道:“你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人,然后骗我说是他的?是不是他喜欢上其他的女人了?如果是,你可以告诉我,别用这种方式让我死心。”

她不介意暗水三心两意,不介意他的心遗落在其他的女人身上,她现在唯一的祈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平平安安。

凌若夕无力的闭上眼,干涩的眼眸有眼泪渗出,晶莹的泪花顺着她的面颊,滑落在怀中男人的额头上。

“这是真的。”云井辰沉声说道,没有人愿意看到这种事的发生,但既然已是事实,他们除了接受,没有别的选择,“他,走了。”

他磁性的声音对此刻的小丫而言,却如同恶魔的催命符。

“不会的,你们骗我!”小丫激动得落下泪来:“他不是去替夫人办事了吗?不是说过几天就会回来吗?”

她的质问不论是凌若夕还是云井辰,都无言以对。

是他们的错,若非他们,今天暗水不会无声无息的躺在这里,告别这尘世,告别他的爱人。

“我不相信,我一个字也不信!”小丫发了疯似的捂住耳朵,埋头挤开两人的身体,从他们中间逃走,冲入房间里,房门砰地一声大力合上,楼上楼下的姑娘们顿时哑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凌若夕苦涩的笑了,那笑却比哭更加难看。

“我第一次这么恨自己。”她喃喃道。

“没有人希望这种事情发生,若夕,不是你的错。”如果硬要为这事找到罪魁祸首,那也应该是他!如果不是他不肯死心,拖着这病入膏肓的身体回到她的身边,她不会想方设法的寻找药方,不会用尽一切想要找到续魂草,那么,暗水也不会死,所有的一切通通不会发生。

自责的人不仅仅是凌若夕一个,云井辰心头的苦楚,不比她少多少。

“不用劝我,你先回宫,我在这里陪小丫。”凌若夕没有被他说动,下了逐客令。

云井辰张了张口,却在见到她黯然悲痛的神情时,选择了妥协,他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清风明月楼,却并没有照她所说的那般回宫,而是在阁楼对面的民居上方盘膝坐下,双眼紧紧盯着街对面的青楼,黑色的影子被月光拖长,尽显落寞。

姑娘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整个清风明月楼在瞬间变得毫无人气,凌若夕将暗水的尸体安置在小丫房间的隔壁,放在那张满是胭脂水粉味的床榻上,然后亲手在后院打来一盆凉水,想要替他洗洗脸。

当她重新回到二楼时,却听到了从房间里传出的哽咽声,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她抬着银盆,无力的靠在墙壁上,不言不语。

屋内,小丫跪坐在地上,手指不停的抚摸着暗水的脸廓,一行行清泪簌簌的落下,“你骗我!你一定是骗我的!你给我起来!起来啊!”

她用尽所有力气疯狂嘶吼,可床榻上的男人,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动作。

“夫人说你只是去办事去了,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小丫死死咬住唇瓣,口腔里甚至有血腥味蔓延开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所以特地提前写好了书信交给我?”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整个房间里,唯有刺骨的沉默依旧。

“你连最后一面也不肯让我见!暗水,你怎么就这么狠!凭什么你连让我见最后一面的资格也残忍的剥夺走啊!”小丫哭诉道,嚎啕大哭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她扑到暗水的怀中,冰冷的体温,让她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却固执的不肯松开手,她使劲的揉搓着暗水的双手,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变得暖和起来。

“我不相信,你说过会和我成亲的,我们还没有拜堂,还没有生儿育女,你怎么就舍得离开我?”

“暗水,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就真的随便找一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到时候,你别怪我。”

……

她的话语断断续续的响了一夜,凌若夕在屋外也站了一夜,双腿早已发麻,但她却没有离开,听着小丫从最初的痛苦,到最后近乎麻木的接受,她的心也在跟着抽疼。

天微亮,清风明月楼外,站着一帮周身染血的血人,那是深渊地狱的男人们,以这样的方式,发泄着内心的悲痛。

正午时分,那扇紧闭的房门缓缓开启,小丫双眼红肿从屋内走了出来,昔日倔强、爱笑的小姑娘,此刻却如同失去灵魂的木偶,只剩下一具空荡荡的躯壳,毫无半分人气。

那双眼黑得好似一口枯井,没有半分的情绪。

“夫人。”哭喊了一夜,她的嗓子早就哑了。

“去休息吧。”凌若夕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拍着她僵硬的肩头,叹息道。

小丫却艰难的挤出一抹笑,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古怪:“夫人,小丫想求您一件事儿。”

“你说。”不论是什么事,她都会替她办到,因为这是她欠她,也是欠暗水的。

闻言,小丫噗通一声跪倒在她跟前,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凌若夕吓了一跳,她慌忙弯腰,想要将小丫从地上扶起来:“有什么话你起来再说。”

这个礼,她受不起!

小丫却倔强的不肯起身,凌若夕不敢用太大的力气,害怕自己会弄疼她,眼见小丫这般固执,她只能半蹲在地上,陪着她,“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出来。”

“夫人,请允许我和暗水成婚。”小丫一字一字低声说道,那双哭了一夜的眼睛,此刻布满了血丝,早已无泪可流。

凌若夕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小丫斩钉截铁的重复了一遍:“请夫人准许我同暗水完婚。”

“不可能!”凌若夕断然拒绝,“你现在需要冷静。”

是,她知道他们两情相悦,也知道他们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但是,如今他们已是天人永隔,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完婚,这回毁了小丫的后半辈子的。

凌若夕心痛着暗水的离开,可她却又保持着该死的理智!一夜的沉思,足够让她失控的情绪重新恢复平静。

她不允许这种事出现,而且,如果暗水在下边,也不会愿意小丫做出这种事的。

“请夫人成全。”小丫没有多给一句解释,朝着凌若夕重重叩首,额头与地面发出砰砰的撞击声,她以这样的方式,向凌若夕表达着,她内心的坚定与执着。

生平第一次,凌若夕不知道该如何决定,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制止,可她却又希望着,小丫和暗水这对有情人能够终成眷属,哪怕那仅仅是一场毫无实质的婚礼。

“他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凌若夕哑声说道,眉宇间浮现了淡淡的疲惫与挣扎。

小丫深深伏地,双手用力握紧成一团:“夫人,求你了,他活着,我没有能够嫁给他,如今,我只是希望可以继承他的姓氏,哪怕将来到了地底下,我也能够随着这缘分,见到他,和他团聚。”

如果不是爱到极致,如果不是痛到肺腑,一个矜持的女子,怎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凌若夕顿时语结,神情有些松动。

“夫人,小丫没爱过人,也不知道爱一个人应该怎么做,可是,小丫只想和他在一起,”话语微微一顿,“生不同衾死同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