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39章 为他治病

第539章 为他治病

云井辰太过笃定的口气,让凌若夕心里生出一种十分不爽的感觉,凌厉的眉梢朝上一挑:“你就这么确定她将来会反悔?”

“呵,任何一段感情彼此双方常年不曾见面,都会随之减淡,哪怕现在爱得非彼此不可,终有一日也会土崩瓦解,到最后,旁人的白眼,旁人的非议,会让她疲倦,甚至于生出恨意。”云井辰低垂着眼睑,以一种极其平淡的口气说道。

凌若夕黯然握紧拳头,冷笑道:“那可不一定,这世间多的是持之以恒,更何况,小丫她不是那样的人。”

“既然你这么说,那又为何不愿答应?”云井辰口风顿时一转,并不算犀利的目光,却让凌若夕无言以对。

“你讹我?”她脸色骤变,这才明白,他的这些话,不过是为了激怒她,促使她说出心里话来。

云井辰不置可否的摊摊手:“本尊只是随口一说,若夕,你既然有了决定,只需要按照心里所想的去做便可,无需考虑太多。”

“若当真这么简单,我又何苦这般纠结。”凌若夕摇摇头,他说得轻松,可她却不能如此草率的答应小丫,因为,这件事不仅关系到她的终身,同样也关系到离世的暗水。

他已经因她而死,她不愿看到被他到死还牵挂着的小丫,因为她一个错误的决定,到最后,落得悔恨终身的下场。

云井辰方才所说的话,何尝不是她担心的?道理谁都懂,也都明白,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自相矛盾。

“她不是小孩子,她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必须要自己负责。”云井辰平静的说道:“更何况,若夕,在你的心里,暗水的分量比小丫更重,你如今不愿答应,不过是因为,害怕耽误了她的前程,若她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你断不会这般犹豫。”

他了解她,了解得知根知底。

凌若夕无言以对,“或许我该再问问小丫的心思。”

“如果她执意呢?”云井辰反问道。

“呵,我便替她主婚,就算他日,她后悔了,也可隐姓埋名,到另一个地方重新生活。”凌若夕终于做出了决定,正如云井辰所说的那般,如果换做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她绝不会有半分的犹豫。

生前,她未能替他们主婚,如今,她必须得替小丫和暗水完成这个心愿,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形式。

“你做出决定就好,不管怎么样,本尊都会支持你。”云井辰温柔一笑,眼里有极淡的星光溢开。

入夜,凌若夕没有休息的心情,等到凌小白睡着后,她轻手轻脚的离开寝宫,猫着步伐,准备前往小一的住所。

“大半夜不睡觉,鬼鬼祟祟的打算做什么去?”云井辰邪肆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凌若夕分明记得自己点了他的穴道,他怎么还醒着?

或许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云井辰解释道:“自从这伤势出现后,为夫的穴道就换了位置。”

这或许是唯一的好处,两股力量的争斗,让他的筋脉受到重创,穴道也因为玄力的絮乱,发生改变,以至于刚才凌若夕的动手时,他就已经被惊醒。

“你想到哪儿去?”他邪笑着问道:“大半夜,又故意点住为夫的昏睡穴,娘子,你该不会打算红杏出墙吧?”

凌若夕嘴角一抖,“你能想点纯洁的事吗?”

“黑灯瞎火的,不能怪为夫乱想,说吧,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去?”云井辰没在捉弄她,神色变得严肃。

“我想去找小一。”说着,她的手指探入衣袖,从里面取出刚刚被采摘下来的续魂草:“这药是暗水用命换来的,也是你唯一的生机,我不能让它浪费。”

是,她是心痛着暗水的离开,但人死如灯灭,她总不能因为暗水的离去,从而眼睁睁看着云井辰也步上他的后尘。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无情也罢,这是她做出的决定。

“你……”云井辰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凌若夕会低迷几日,没料到,仅仅是一个白天,她的情绪就会转变得如此之快,快到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很意外吗?呵,连我自己也觉得惊讶,我竟还会记得这件事。”凌若夕苦笑道,“可是不管怎么样,你的病不能再拖了,即便暗水他恼我怨我,我也必须要把你的病治好。”

“本尊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云井辰叹息道,缓缓靠近她的身前,一把将人拥入自己的怀中:“若夕,你无需这般为难自己,本尊很清楚,你有多理智,做你想做的,他日奔赴黄泉,若暗水要怪罪,本尊替你分担。”

只是一个拥抱,却让凌若夕心头压抑了一天一夜的悲痛突然间如爆发的海啸,一发不可收拾,手臂颤抖着缠住他的腰肢,用力的回抱了他。

“我没想过他会那么做。”略带哽咽的嗓音,从他的怀里传出,即使是哭,她也哭得这般微弱。

“本尊知道。”云井辰轻拍着她的后背,“我们谁也没料到他会自作主张。”

“是我害了他,我不该带他们离开山谷,如果不是我,他和小丫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是你的错。”云井辰用着苍白的言语,轻声安慰着她的情绪。

凌若夕哭了好久,直到那些澎湃的情绪逐渐平复,她才有些难为情的退出他的怀抱,吸了吸鼻子,“我们去找小一。”

她的情绪如同九月的天,变幻莫测,云井辰有些心疼她,一个人究竟要有多理智,才能够连悲伤也只持续这短短的一时半刻?

她习惯了隐忍,习惯了独自承受,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这般的怜惜她,心痛她。

两人穿梭过迂回的长廊,来到小一的房间外,凌若夕随手拍了拍面颊,努力扬起微笑,伸手将房门推开。

房间内有烛光正在闪烁,小一并没休息,而是在翻看着鬼医留下的手札。

听到开门声,他匆忙抬起头来,“师姐?云公子?”

“这么晚还没休息吗?”凌若夕笑着问道。

“我睡不着,就想看书打发时间。”暗水离开的事,他已经从深渊地狱的人口中知晓,又一个同伴的离去,小一怎能安然进入梦乡?

他不愿把实话说出来,只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但他通红的眼眶,却无情的揭穿了他的谎言。

凌若夕心底了然,随口将话题转开:“这是续魂草。”

那株刚采摘下来不到半个时辰的草药,静静的被放置在她的指尖。

小一眸光一颤,一股泪意再度涌上眼眶,他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落下来,那不仅仅是一株救命的草药,同样也是暗水的性命。

“交给你了,尽快替他治好伤势。”凌若夕大力将草药塞到他的手里,嗓音略显沙哑。

小一重重点头:“我这就开始准备。”

他不能让暗水的心思白费,不能让他这条命丢得不明不白,拿到续魂草替云井辰治伤,这是暗水最后的愿望,无论如何,他也要替他完成。

凌若夕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沉默的看着小一拿出药炉,开始捣鼓草药,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他敲敲打打的声音时不时响起。

滋滋焚烧的火焰在药炉中腾升起来,青烟袅袅,小一专注的看着这顶药炉,一滴滴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面颊滑下,滴答滴答在桌上飞溅开来。

很快,他就将续魂草炼制成了一枚药丸,按照鬼医留下的药方,加入其它的草药,递给云井辰。

“吃了它就可以替你保住三个时辰的心脉,师姐趁着这段时间,完全可以替你把体内的那股力量拔出。”他解释道,神色略显激动。

为了云井辰的伤势,这些日子,他没有一个晚上睡得安稳,即使是在浅眠中,脑海里浮现的也是那些手札里的文字。

“好。”云井辰没有多问,毫不犹豫的将药丸吞下。

喉咙微微动了动,丹田里,一股热流蓦地升起,流过筋脉,朝心脏涌去。

凌若夕眼疾手快的替他封住体内的玄力,把人抱上床榻,盘膝坐在他的身后,凝神静气,开始调动体内的力量,双手抵住他笔挺的后背,将属于自己的玄力推送到他的筋脉中。

小一紧张的站在床沿,看着他们俩,不敢眨眼睛,唯恐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的意外。

地玄巅峰的强悍玄力缓慢的闯入他的身体里,破烂不堪的筋脉立即有刺痛传上神经末梢,云井辰紧抿着唇瓣,脸上的血色在刹那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为了不给凌若夕造成影响,他咬着牙,强忍着,没有吭过一声。

一滴滴冷汗从他们俩的面颊上落下,浸湿了衣衫。

很快,就有乳白色的蒸汽从他们的头顶上冒出,如同朦胧的雾气,将两人的身影淹没。

小一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屏住呼吸,捂住口鼻站在一旁。

玄力顺着筋脉落入丹田,却遭到了那团陌生力量的强烈反抗,凌若夕不敢松懈,只能一边驱使着玄力与之抗衡,一边想要将这股力量引出他的体外。

三股庞大的气流不断的游走在云井辰的奇经八脉中,那种感觉,只让人生不如死!

约莫半个时辰,云井辰的脸色开始泛起青蓝色的微光,紧绷的五官微微**几下,随后,他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黑血。

以他们俩人为轴心,朝四周扩散出一股猛烈的气浪,桌椅在这狂风的刮动下,左右摇摆,床榻发出吱嘎的碎响,好似随时会倒塌似的,地面正在晃动,房梁上方,有簌簌的尘埃散落下来,小一踉跄了好几下,差点摔倒,还好他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一旁的圆柱,这才稳定住自己的身形。

晃动结束,那股澎湃的力量逐渐消失在空气里,小一心有余悸的从圆柱后伸出脑袋,忐忑的望着垂落的帐幔内,若隐若现的两道人影。

不知道现在的情形究竟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