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40章 睡美人

第540章 睡美人

房间里静悄悄的,弥漫着淡淡的湿气,那是玄力爆体后残留下的温度,小一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心脏噗通噗通跳得飞快,他紧张的看着床榻上纹丝不动的二人,完全没有把握他们的情况到底怎样。

半响,静止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凌厉的凤目蓦地睁开。

“师姐,成功了吗?”小一不安的问道。

凌若夕点点头,从后将云井辰虚弱的身体抱住,他的体温比平时低了不少,若非那微弱的呼吸,竟会让人以为他早已失去了生气。

把人安置在床榻上后,凌若夕不顾自己苍白的脸色,从空荡的丹田内抽出一缕玄力,顺着他的脉搏推送过去,查探着他此时此刻的身体情况。

小一不敢大小声,聚精会神的站在旁边偷看。

经脉破损、丹田受创,好在有续魂草替他维持心脉,否则,他必死无疑!

确定那股不属于他的力量已经消失后,压在凌若夕心窝里的大石头,这才算落下,她长长舒出一口气,紧绷的五官不自觉放松了许多。

“暂时没什么大问题,只剩下替他调理好身体。”他含笑说道。

“这事交给我来做就好,师姐,你还是先去歇息一会儿吧。”她的脸色真的好难看,白得完全找不到一丝血色。

凌若夕刚想摇头告诉他自己没事,一股失重般的眩晕感蓦地传上她的脑袋,视野有短暂的迷茫,凌若夕一只手撑住床沿,另一只手在袖中握紧,细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手掌心,靠着那细微的疼痛,她才逼退了这股因玄力消耗过度产生的眩晕感觉。

“师姐!”小一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急忙朝凌若夕身边跑来,扶出了她僵硬的手臂,第一次,面对着凌若夕时,他的态度变得强势起来,“师姐,你必须得回去歇息,替云公子逼出玄力已经让你的实力大损,再强撑,你会熬不住的。”

说着,他咬住牙根想要把凌若夕搀扶起来,隽秀干净的小脸,此刻却浮现了属于男人的坚韧与执着。

这个初次见面时,如同小白兔般清纯却也懵懂的少年,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成长为了一个合格的男人。

凌若夕有些无奈,但在小一固执的目光下,她只能选择妥协,轻轻挣脱开他的桎梏,拂袖起身,被香汗打湿的秀发,粘稠的贴在她的面颊两侧,“替我找把太师椅来,我就在这儿歇息,不介意今晚被我征用了这间屋子吧?”

染着零碎笑意的眼眸微微一转,落在小一的身上,轻声调侃道。

小一面颊微红,有些害羞的躲闪着她的注视,“师姐想住,我怎么会有其他的意见?那我这就去给你找椅子。”

“恩。”她淡淡的应了声,目送小一急切的离开房间,有些失笑。

明明刚才表现得那般稳重,怎么一转眼,又恢复了这副无害单纯的样子呢?

很快,小一也不知在哪儿找到了一把躺椅,他细心的在上边铺了一张毛茸茸的白色毯子,搬到床边,“师姐,晚上天凉,这是被子。”

将手里捧着的折叠好的薄薄被子放下,小一又贴心的嘱咐了几句,“我就在隔壁的房间,要是夜里有什么事,师姐你就叫我一声。”

“呵,你怎么反倒像位老婆婆?”凌若夕略微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事我都知道,去休息吧。”

不止是她需要歇息,小一也不例外,他的脸色比起自己来,不见得好看多少。

小一被她这么一说,面上的红潮立马有扩散的趋势,他跺跺脚,选择落荒而逃。

长夜漫漫,凌若夕和衣靠在躺椅上,却毫无半分睡意,云井辰的伤势度过了最难熬的一关,也算是这些天来的一桩喜事。

但想到他的好转,是某个自作主张充英雄的男人用命换来的,心窝里那翻涌的喜悦,就好像被人浇了盆凉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夜,凌若夕始终无眠,天蒙蒙亮时,她便掀开了身上的毯子,椅座在床沿,替云井辰检查着身体,没有发热,没有任何负面效应出现,一切似乎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在发展,他的伤势太过严重,以至于在那股力量被逼出后,陷入了昏睡。

凌若夕亲自照料着他,从吃穿住行到熬药喂药,不论大小巨细,她都亲手处理。

这些事原本是该由小一来做的,却被凌若夕把工作给抢走,他只能羡慕嫉妒恨的站在角落里,多希望床榻上的病人是自己,他也好想享受享受师姐的悉心照料有木有?

“咳,师姐,”小一将午膳送到房间里,“外边的大臣还在呢。”

他指了指门外,“他们从早上就一直在花园里跪着,你真的不打算见见他们吗?”

自从凌若夕下令将朝政交给卫斯理处理后,朝中以他为首的大臣便跪在寝宫外的院子里,求见她,但凌若夕却闭门不见,只一心一意的照顾云井辰,反倒是凌小白捉弄了这些人好几次。

小一天性善良,不免有些心有不忍。

“他们愿意跪,谁能拦?”凌若夕头也不回的说道,口气淡漠,仿佛外边的朝臣同她半点关系也没有。

小一吃了个钉子,悻悻的闭上嘴,再不敢随便乱说话。

“他还有几日才能醒来?”看着床榻上如同睡美人般的男人,凌若夕的心多了几分焦急。

“大概三五天,云公子的伤势太重,虽说现在已将那股不属于他的力量逼出,但想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些时日。”小一耸耸肩:“师姐,我来守着云公子,你先吃点东西吧。”

“也好。”凌若夕扯出一抹淡笑,走到桌边准备用膳。

屋内的氛围略显轻松,但前院,却是完全不同的场景。

正一品官衔的朝臣以卫斯理为首,挺直背脊跪在地上,从早上起,他们就颗粒未进,连一口水也没喝,只希望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打动凌若夕,见她一面。

“哎,为什么总有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硬要凑上来求虐呢?”凌小白坐在台阶上,困惑的托着腮帮嘟嚷道。

缩在他脚边的黑狼翻了个白眼,白痴小少爷他难道不懂什么叫苦肉计吗?

“其实他们也挺可怜的,”凌小白怜悯的看了眼院子里脸色惨白的官员,摇摇头:“换做是小爷,才不会这么傻把自己放在太阳底下暴晒,这种办法根本不可能打动娘亲。”

“吱吱。”同感!黑狼一脸认同的点头,在它的心目中,凌若夕完全是软硬不吃的魔头,这些人就算跪到晕厥,也不见得能够见她一面。

凌小白琢磨半天,还是觉得自己得去给他们提个醒,他优雅的拍着衣摆从石阶上站起,蹬蹬的跑到卫斯理跟前,糯糯的说道:“呐,你们还是走吧,娘亲说了不见你们,就是不见,别白费力气了。”

卫斯理苦苦支撑,前几日的杖责让他的身体到现在还未完全康复,再加上一上午的硬撑,本就是文弱书生的他,现在已经到了濒临晕倒的边缘,他全靠着一口气撑着,不肯放弃。

“小少爷,请代微臣等通传,请摄政王网开一面,接见我们。”他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缓慢。

凌小白用力摇晃着脑袋,“才不要,小爷要是替你们传话,绝对会被娘亲责备的。”

虽然他很有同情心,也很善良,但比起被娘亲教训,他宁肯不要这些东西。

他的拒绝让卫斯理满心苦涩,索性闭上眼,不再开口。

“你们干嘛要见娘亲啊?”凌小白疑惑的问道,“有很重要的事情吗?”

“是。”于老深吸口气,目光幽幽注视着高处那座金碧辉煌的殿宇,他们必须得见到摄政王,请她出面掌管朝政,南诏不能没有她,也不能失去她,为此,他们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唔,”凌小白鼓着腮帮,他到底要不要帮忙呢?

“吱吱吱。”黑狼在一旁警告的叫了几声,示意他别乱发同情心,免得惹祸上身。

“看你们这么诚心,小爷也不是不可以帮忙啦,”凌小白双眸一亮,宛如见到一块香喷喷肥肉的饿狼:“不过,小爷是不会无缘无故的白帮忙的。”

卫斯理灵光一闪,忽然间想到凌小白爱财的个性,立马从袖中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所有银两,稀里哗啦扔到地上:“这些是给小少爷的跑路费,请小少爷务必帮忙。”

哇!好多的银子!

凌小白险些被这些金灿灿的银子亮瞎双眼,他乐呵呵的笑着,张开的嘴角,险些落下几条哈喇子。

黑狼不忍直视的捂住脸蛋,次奥!这人没救了!

以最快的速度将银子收入自己的小金库,凌小白仍旧不太满足,贪婪的目光挨个扫过眼前的大臣,不用他开口,这些人精就自觉自发的将自己的银子拿了出来。

收刮了所有的金银珠宝后,凌小白才心满意足的点头:“好啦,谁让小爷天生善良,见不得有人受苦呢?你们在这儿等着,小爷替你们去见娘亲。”

“多谢小少爷。”身后传来了大臣们感激涕零的声音,凌小白的心情别提有多愉快,他一边往后院的厢房跑,嘴里一边还哼着歌,笑得春光明媚。

由远及近的歌声如同魔音绕耳,正在用膳的凌若夕手臂微微一颤,凌厉的目光蓦地刺向大门,下一秒,凌小白活蹦乱跳的身影就在门口出现了。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用你的魔音荼毒我的耳朵!”凌若夕阴沉着一张脸,掌心微微用力,坚固的筷子咔嚓一声断成了两半。

凌小白的歌声完全可以用噪音来形容,可偏偏,他还特别喜欢唱,每一次听到,都能让凌若夕的耐心刷刷下降。

看着她不善的面色,凌小白脸上欢喜的神情顿时僵住,抬起的左腿,也不知是迈进去好,还是收回来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