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41章 穿上嫁衣的她,很美!

第541章 穿上嫁衣的她,很美!

黑狼咻地一下,把自己的身体往墙角里塞,唯恐介入了他们母子二人的战场里,被无辜牵连。

凌小白讪讪的扬起嘴角,“娘亲~”

带着几分讨好,几分殷勤的呼唤,勉强让凌若夕的脸色好转些许,她丢掉断掉的筷子,用衣袖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掌心,动作随性且洒脱。

“什么事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乐乐。”完全听不出情绪的询问,让凌小白心底拉起警报。

那什么,他如果实话实说会不会被娘亲痛骂一顿啊?

在被教训和拿钱办事的犹豫中,凌小白果断的选择了前者,“宝宝是想来看看坏蛋叔叔有没有醒来。”

黑狼脚下一个踉跄,一头撞在了墙上,喂喂喂!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吧?他难道不是为了院子里那帮朝臣求情才来的吗?怎么就变成了来探望少主?

这话黑狼不信,凌若夕更不可能相信,以凌小白对云井辰的反感,他会好心的特地跑来探望?“今儿这太阳是打哪边出来的?你居然也会主动探望他?”

“娘亲!宝宝是好心有木有?”凌小白气恼的鼓起腮帮,表情分外无辜。

“得了吧,这一套在我面前不顶用,”凌若夕没被他的演技糊弄过去,视线从头到脚将凌小白扫视了一圈,当看见他衣襟里鼓鼓的地方后,顿时了然:“拿来。”

白皙的手掌在他的面前无情的摊开。

凌小白机警的往后一跳,手掌紧紧捂住胸口:“娘亲,宝宝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小子,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已经泄漏了一切吗?凌若夕笑得愈发动人,“把你兜里拿到的好处通通交出来,谁给你权利,利用我来敛财的?”

“宝宝木有!”凌小白据理力争,拼命表示着自己的清白,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却不着痕迹的寻找逃跑的路线,哼哼哼,他宁死也不会把银子交出去的!

“我的话从来不说第三遍,交出来!见者有份!”说罢,她身影蓦地一闪,衣诀翻飞,只一瞬,就移动到了凌小白的面前。

一看要遭,凌小白拔脚就跑,可他快,凌若夕的速度更快,手指轻飘飘从后扯住他的衣襟,遏制了他逃离的步伐,凌小白不甘心的挣扎着,却是一点用也没有。

“娘亲,你放手啦,宝宝真的没有银子。”

黑狼眼角一抽,无语的昂起头,仰望蓝天,小少爷在女魔头手里吃了那么多次亏,怎么就学不乖呢?拿到好处,就该先藏好,居然傻到随身带着冲到她面前,真是傻透了。

凌若夕眉梢微挑,手指迅速点住他周身的穴道,凌小白立马被定在原地,再也无法动弹,只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不停的乱眨着。

“没有银子那这是什么?”凌若夕在他近乎绝望的目光下,搜出了他身上一大堆的金元宝,唇角朝上勾起,弧线戏谑,“哟,数量还挺多的,充公!”

手腕一番,她无情的将银子收入自己的衣袖里,然后,才解开凌小白的穴道。

刚重新得到自由,凌小白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干嚎起来,似魔音般刺耳的哭喊声,震天动地,屋内的小一不自觉捂住耳朵,想要隔绝这魔音的骚扰。

凌若夕神色不变,“你再哭,裤腰带里的私房钱也别想要了。”

这话戳中了凌小白的逆鳞,他赶忙捂住腰带,戒备的瞪着她:“不行,这是宝宝最后的银子了!”

“所以你看,我对你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还给了留了一些。”凌若夕越想越觉得自己特别善良。

“……”这是被她的强盗逻辑吓傻的凌小白,怎么可能会有人在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以后,还标榜自己善良仁慈的?

“今天的训练任务完成了?”凌若夕口风一转,脸上的玩笑之色在刹那间化作严肃。

呆毛微微颤了颤,凌小白略显迷茫的抬起眼皮,有些跟不上她变幻莫测的节奏。

“哦?看样子你是忘了每天的训练任务咯?”凌若夕咧开嘴角,露出一抹绚烂的笑,明明是朝阳般耀眼的笑容,却让凌小白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他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宝宝这就去,马上就去!”

抛下这么一句话后,他头也不回的抱起墙角的黑狼从后院溜走,什么银子,什么求情,此刻都被他给抛在脑后,天大地大安全最大,他一点也不想留下来被娘亲教育。

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凌若夕哑然失笑,“这小子,也不知道像谁。”

小一很想告诉她,小少爷的个性,完全是她和云井辰的综合加强版。

凌小白一口气跑了老远,直到确定凌若夕没追上来以后,他才近乎虚脱的靠在长廊的圆柱上,不停的喘着粗气:“哎哟,还好小爷跑得快,不然,娘亲一定会给小爷加重训练量的。”

他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庆幸。

“吱吱。”白痴,谁让你没事往女魔头面前闯的,活该!

“小黑,你说小爷就这么跑了,会不会显得特没义气?”凌小白撅着嘴,弯下腰与黑狼对视,像是在问它,又像是在询问自己。

“吱吱吱。”不怕死你就继续去女魔头面前晃,黑狼对他的问题各种鄙视,这种时候能讲义气吗?

“虽然拿了他们的银子又不替他们办事很没义气,可是,小爷也是没有办法啊,所以他们一定会原谅小爷的。”凌小白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再说了,银子已经被娘亲拿走,没落到小爷的钱囊里,也不算是拿了他们的钱。”

他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心头那一丁点负罪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还在院子里苦苦等待着他带来好消息的朝臣们,完全不知,被他们委以重任的凌小白,在凌若夕的威严下,选择了叛变。

下午时分,朝臣们开始出现虚脱的情况,卫斯理第一个晕厥,正巧经过前院的小一秉着大夫的原则,塞给了他一枚能够尽快恢复元气的药丸。

卫斯理幽幽转醒,然后,继续加入同僚的队伍中。

小一尴尬的站在旁边,嘴唇动了好几次,想要劝他们放弃,但看着这些面色坚定,态度固执的大臣,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给咽了回去。

他总觉得,就算自己说了,他们也不会答应的。

回到房间里,小一的脸色仍旧有些难看,“师姐,他们还不肯走,已经有人晕厥了。”

“恩。”凌若夕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神色淡淡的,注视着床榻上的男人,她的手里捏着一把木梳子,此刻正温柔的为云井辰梳理着白发,枯燥的发丝远不如昔日那般美丽,仿佛奄奄一息的树枝,透着一股病气。

凌若夕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等他康复后,一定要让他的长发恢复到以前的光泽。

忽然,她眉心一跳,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玄力波动正在逼近。

“凌姑娘。”被她安排留守清风明月楼保护小丫的男人竟突然回宫,神色略显急切,他跨步迈进房中,沉声说道:“小丫姑娘离开青楼,现在正在往制衣房去,听说是要去定制嫁衣。”

凌若夕猛地收紧手指,波澜不惊的眼眸有暗光闪烁,她放下木梳,向小一交代一句,让他代替自己照顾云井辰,便带着深渊地狱的男人匆忙离宫,至于那帮还跪在院子里等待她接见的朝臣,早已被她抛在了九霄云外。

身影快如疾风,在皇庭上方疾行,负责警戒的侍卫只感觉到一股凉风从头顶上呼啸而过,丝毫不知,宫里身份最为尊贵的女人,此刻已经离开了。

凌若夕顺着制衣房的方向狂奔而去,刚进入店铺,就看见清风明月楼的头牌姑娘,正同掌柜闲谈,锐利的目光将四周扫视一圈,最后定格在内室的方向,她能够感觉到里面传出的气息,的确是小丫。

“啊,夫人!”头牌被突然现身的凌若夕吓了一跳,虽然她不太清楚对方的身份,但因为有着小丫这层关系,她便跟着小丫唤出一样的称呼。

即使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但老板恭敬的态度,足够让她猜到,此人必定非富即贵,且和清风明月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凌若夕连一个眼神也没分给她,挑开通往内室的布帘,一扇昏黄的全身镜前,制衣房的丫鬟正在细心的为小丫量着身材尺寸。

“夫人。”透过铜镜,小丫很快就注意到了凌若夕的到来,画着精美妆容的面颊上,浮现了面具般的浅笑。

她分明是笑着的,可那双眼却依旧深沉无光,似有难化的悲伤蕴含在眼底。

“两位客官请慢聊,奴婢先行告退。”丫鬟恭敬的屈了下膝盖,退出了内室,将这个空间留给她们二人。

做服务行业的人,最重要的就是眼力,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也能够看出,凌若夕和小丫之间古怪的气场,所以,她才会识趣的选择离开。

凌若夕静静站在原地,定眼看着小丫的后背,也不做声。

让人压抑的沉默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弥漫开来,小丫噗哧一笑:“夫人是特地来替我挑选嫁衣的吗?”

“不想笑没人强迫你。”她的笑让凌若夕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丫面色一僵,但随即,笑得愈发动人:“夫人,小丫就要嫁人了,怎能不笑呢?”

说着,她幽幽转身,提着裙摆,将身上这件崭新的红色嫁衣展示给凌若夕欣赏,插满金色步摇的发髻,在旋转时,发出清脆丁玲的碎响,她整个人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美丽至极。

“夫人,好看吗?”小丫柔声问道。

凌若夕沉默的点头,“很美。”

“暗水他一定会很喜欢的,他以前曾说过,爱极了我穿喜庆的颜色。”小丫喃喃自语道,明媚绚烂的笑容染上淡淡的凄凉。

“他的眼光很好。”凌若夕麻木的顺着她的话接嘴,她笨拙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明明有满腹的话想说,可看着小丫强颜欢笑的模样,却又说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