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44章 要走的,怎么留也留不住

第544章 要走的,怎么留也留不住

当礼部尚书的身影从寝宫内走出时,还逗留在院子里的朝臣一拥而上,七嘴八舌的向他询问着事情究竟怎么样,面对着同僚的逼问,礼部尚书只能摇头苦笑:“摄政王根本没给本官说话的机会,只吩咐我,在六日内,以公主品级准备一场婚事。

“何人要成亲?”卫斯理皱了皱眉,难道是摄政王要给云族少主名分了?可为什么会按照公主品级筹备?

“摄政王说是她的姐妹,可那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她未曾名言。”礼部尚书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凌若夕的来历,天下皆知,她的姐妹除却北宁国凌相府中的女眷,还有其它人吗?

“不行,本相得亲口问问摄政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卫斯理一咬牙,想要问个明白,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一切,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先是药王谷的出现,然后在京城内又发生玄力高手的战斗,导致人心惶惶,他们作为朝廷的栋梁,却始终被蒙在鼓里,这种事,他如何能允许?

于老见他冲动的要往寝宫内闯,脚下一个错位,赶忙把人给拦住:“丞相大人,你疯了?这时候擅闯摄政王的寝宫,她一怒之下,难保不会让你人头落地啊。”

如今的凌若夕在想什么,他们毫无头绪,先前为了阻止她悬尸宫墙,卫斯理已经挨了一顿板子,谁敢保证他这一闯,会不会直接把命给丢掉?

“可若是不问清楚,本相心有不甘哪。”卫斯理纠结的说道,急得直想挠头。

“咦?你们怎么还没走啊?”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凌小白脆脆的童音突然间从下方传来。

他头顶着缩成一团的黑狼,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惊讶的望着台阶上的一众朝臣,喂喂喂,他们可是在这儿待了好久了,都不用回家的吗?

“小少爷,”卫斯理宛如见到了救星似的,从台阶上利落的走了下来,“小少爷,敢问昨天你是否有替微臣等向摄政王进言?她是怎么说的?”

“这个嘛……”凌小白讪笑了两声,唔,他要不要直接告诉他们,他还没来得及为他们求情,为他们说话呢?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凌小白拍飞,还是算了吧,他才不要被人说成是不讲义气呢。

“娘亲不肯见你们。”他一脸遗憾的耸耸肩膀,“小爷已经尽力了,这可不能怪小爷。”

他得把丑话说在前头,省得这帮人把银子给要回去。

卫斯理眸光微微一暗,难掩内心的失落。

“额,不然小爷再替你们说说情?”凌小白动了恻隐之心,这人看上去好可怜。

“不必了,”或许是真的看清了现实,卫斯理拒绝了他的好意:“摄政王既然不肯见微臣,微臣就算想尽了办法,也是无法打动她的。”

呵,或许当初强留下她的决定,根本就是错的,一个从未把南诏国放在心上在乎的人,他又怎能期望对方能对这个国家有多尽心尽力呢?

想通了这一点,卫斯理的心情说不出的疲惫,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往下走去。

朝臣们有些迷茫,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间放弃。

“都走吧,再在这里待着也无济于事。”于老也许是唯一一个明白卫斯理心情的人,他摇头长叹一声,也跟着离开了。

缓慢的穿梭过这纸醉金迷的皇宫,在宫门口,卫斯理忽然停住了步伐,他转过身,看着后方的于老,苦笑道:“你说,这个地方是不是留不下她?”

这个她指的是谁,他们心知肚明。

于老顿时哑然,其实答案是什么,大家都清楚,但他们却固执的不愿承认,以为只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就能够让凌若夕多上心,多在乎南诏一些,可到头来,结果却总是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失望。

“曾经皇上想方设法希望能够让皇后娘娘回头,可到最后,他也没能做到。”卫斯理一脸唏嘘,“不属于这里的,留也留不住。”

“如果没有云族少主的出现,或许摄政王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于老还在为凌若夕的反常寻找着理由。

“不,从最初,就是我们在利用权势,利用一切留住她,有没有云井辰的出现,皇后娘娘最后都会离开的。”卫斯理比于老更了解凌若夕,她从不在意权势,只要她想,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让她留下。

“摄政王她当真会对南诏撒手不管吗?”于老被他这么一说,心情不由得愈发紧张,他不敢想象失去了凌若夕的南诏,会不会被北宁的铁骑踏碎,会不会被纳入北宁的地图中,成为它的附属国。

“谁知道呢?”卫斯理的答案模棱两可,“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只要摄政王还在一日,我们便能心安一日,至于其它的,到时候再说吧。”

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其它更好的方法。

凌若夕并不知晓,因为她的隐瞒,已开始有朝臣对她感到失望,不过,即便她知道,或许也不会当回事。

沐浴更衣后,换上一件干净的长袍,将头发扎成马尾,她这才前往小一的房间,打算去探望云井辰。

“啊,师姐,你回来了?”小一欣喜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你昨天晚上没在宫里,所以不知道,云公子他中途有醒来一次。”

“真的?”凌若夕眼眸一亮,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是难得的惊喜。

“恩!”小一重重点头,“不过他醒来的时间不长,还没说几句话,又昏睡了。”

“没关系,只要他的身体在康复中就够了。”凌若夕伸手拍了拍小一的肩膀以作安抚。

“我替云公子诊脉过,他的伤势正在迅速好转,相信要不了几日,就能恢复一大半。”这宫里有最顶级的草药,又最名贵的珍草,再加上小一深得鬼医真传的医术,云井辰的伤势恢复得比预期更快,更好。

“希望他能够赶上六天后的婚礼。”凌若夕走到床沿,俯下身,仔细的端详着云井辰的面色,他的面颊略显红润,眉宇间的病气,被勃勃的生机取代,整个人好似容光焕发一般。

“婚礼?谁要成亲了吗?”小一吓了一跳,这些天来,他听到的全都是不好的坏消息,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好消息传来,他怎能不高兴?

“小丫要同暗水成亲。”对自己人,凌若夕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

“啊?不是吧?这……”小一吓得够呛,双眼惊讶到险些从眼眶里掉出来。

“有这么吃惊吗?”凌若夕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

“不是,我只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那二哥不是已经过逝了吗?要如何同小丫姑娘成亲?”小一满脑子的疑问想要从凌若夕这儿得到解答。

“这世上,只要敢想,凡事皆有可能。”凌若夕没有多做解释,“这是小丫的心愿,我想,也是暗水没能完成的愿望。”

“那有什么事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吗?”她这么一说,小一似乎有些懂了,自动请缨想要帮忙。

“替我照顾好他,就够了。”至于其他的细节,有礼部的人处理,不需要他们操心。

一桩大喜事即将展开,宫里的人迅速忙碌起来,礼部按照正一品公主出嫁的规矩,筹备着这次的婚礼,大到出嫁要用的软轿,小到珠宝、配饰,每一样都要用上全新的,最金贵的。

凌若夕慷慨的从国库调出一百万两白银,发放到礼部,让他们放手去做。

她难得的大方也让无数朝臣对这位只在传闻中出没的公主产生了巨大的好奇,他们想要知道究竟是谁,能够让摄政王这么重视。

“这里需要更改。”在刚刚修建好的御书房内,凌若夕指着礼部呈上的奏折中需要更改的条列说道,“出嫁的地方并不是皇宫,改成京城里的清风明月楼。”

“哈?”礼部尚书惊呼出声,他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否则,怎么会听到摄政王说这位公主要从京城里首屈一指的青楼中出嫁呢?

“有问题?”凌若夕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将折子合上。

如刀锋般锐利的视线落在礼部尚书身上,他赶紧回神,战战兢兢的跪下,“回摄政王,这事恐怕有所不妥。”

“恩?例如呢?”她再度启口。

“南诏国自开国以来,凡事公主出嫁,必须从皇宫里走,这代表着皇室对公主的疼爱,以及公主至高无上的地位。”礼部尚书有条有理的说着,希望能够说服凌若夕打消这滑稽的念头。

“哼,你怎么不说南诏国自开国以来,还从未有女人辅政的先例?”凌若夕冷笑道,话语犀利且直白,让礼部尚书有些无言以对。

他想了想,再道:“即使是这样,但也不能从那清风明月楼中出嫁啊,摄政王,您有所不知,这听上去似乎挺雅致的地方,实则是京城内有名的青楼,若是从那里出嫁,势必会成为笑谈的。”

到时候,皇室的威严将被置于何处?

她不知道?凌若夕心头只觉好笑,这世上或许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清风明月楼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无妨,原本这次即将出嫁的女子,便是这清风明月楼里的姑娘。”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落在礼部尚书的耳中,却和炸弹没有任何区别。

“摄政王,您方才说什么?”礼部尚书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仿佛青天白日见到了厉鬼。

“你是年事已高还是双耳失聪?本宫刚才说,三日后的待嫁新娘,是清风明月楼里的姑娘,也是老板,那里是她的根,不从清风明月楼出嫁,那你告诉本宫,应该从什么地方?”凌若夕慵懒的斜靠在龙椅上,下颚轻抬,凌厉的气场此刻释放得淋漓尽致,硬是让礼部尚书说不上话,整个人完全被吓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