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45章 摄政王?很值钱吗?

第545章 摄政王?很值钱吗?

在皇宫里永远没有秘密,礼部尚书与凌若夕之间的谈话,没过多久,就如一阵狂风传遍宫廷的各个角落,上到文武百官,下到宫女太监,无人不知,即将出嫁的,被摄政王口口声声说是姐妹的女子,竟是清风明月楼里的姑娘。

无数人傻了眼,任凭他们怎样猜测,也没能猜到,对方会是这样的身份。

一个是万人之上的辅政摄政王,一个是烟花之地的青楼女子,两者之间怎么可能有联系?

卫斯理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当机立断传令封锁传言,不愿让这件事传出皇宫,更不愿因为此事,而让凌若夕的声誉受到影响。

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了局势后,他换上朝服,再度进宫,这回,说什么他也必须要见到摄政王,阻止这场滑稽可笑的婚事。

与他有着同样想法的大臣数不胜数,在宫门口,他与于老偶遇,共同奔赴御书房,求见凌若夕。

当侍卫在门外禀报,卫斯理和于老求见时,凌若夕心底已明了他们的来意,将写着婚礼预算以及各项清单的折子扣上,她答应接见这两位求见多次的重臣。

“微臣参见摄政王,摄政王千岁千岁千千岁。”刚进屋,卫斯理和于老便俯身行礼。

“如果你们是为了婚礼的事,话也就不必说出来了,”凌若夕直接戳穿了他们的来意,先发制人:“不论你们说什么,这场婚礼都不可能搁置,也不会停止。”

她答应过小丫,会给她一场盛世婚礼,让她在世间无数人的注视下,成为暗水的妻子。

卫斯理脸色微变,却固执的开口:“摄政王,请您三思,一个青楼女子若是以公主的规格出嫁,其结果,势必会惹来满城风雨,到时候,皇室的威名,摄政王您的名誉,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他以前曾听说过清风明月楼与凌若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他却不知道,她居然会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做到这种程度。

他可以容忍云井辰待在宫中,可以容忍凌若夕的心里并无南诏,可以容忍她有无数的秘密。

可这件事,超出了他的底线,他不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管。

“本宫说过,流言、名誉,这些身外物,本宫通通不在乎。”凌若夕斩钉截铁的说道,眉宇淡漠,似未曾把他所说的这一切放在眼中。

“摄政王,请您不要再这么任性!”卫斯理被她的话气到没了理智,心中压抑了许久的怒火,此刻终于爆发出来。

于老蓦地扭头,神情惊愕的盯着他,卫相究竟知不知道他自己在说些什么?

“摄政王,丞相大人只是一时心急,还请你不要把他的话当真。”于老急忙开口替卫斯理辩解,可他本人却毫不领情。

“我很清醒,也很冷静。”卫斯理昂着头,一脸无畏的直视着凌若夕,他顾不得这些话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顾不得他将面临怎样恐怖的境地,他只知道,他已经忍无可忍。

凌若夕危险的眯起了双眼,目光森冷如冰,直勾勾盯着他,“呵,有什么话,你放心大胆的说。”

“皇后娘娘,”卫斯理改变了对她的称谓,“是,我承认,当初南诏内忧外患,为了稳定军心,我与你做了交易,才强留你待在京城,又怂恿百官上折子,逼你做了摄政王,所以我没资格要求你把南诏国当作首位,可是,你现下已经是南诏国至高无上的存在,难道你不该为南诏国的将来详加考虑吗?”

掷地有声的话语绕梁不绝,这些话卫斯理憋在心里太久,久到在不说出来,他此生也难心安,他吸了口气后,继续说道:“你要留下云族少主,我们同意了,你的私事,不愿意我们插手,我们也当作没有看见,可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却是让南诏蒙羞!不论如何,这件事我们都不会同意,南诏不是你手中的棋子,更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请皇后娘娘凡事以大局为重!莫要做出会让你悔恨终生的事。”

杀气在凌若夕的身侧浮现,她凉凉的勾起唇角,“若本宫一意孤行呢?”

御书房内的气氛凝重得让人有些喘不上气,卫斯理不安的握紧了拳头,“如果皇后娘娘一意孤行,那么,本相也不会坐视不管!请娘娘引咎退位,让出摄政王的宝座,从今往后,你将不再是南诏国的顶梁柱!不再拥有任何权利。”

这是威胁,也是逼迫!

凌若夕深沉的眸子此刻已是寒霜遍布,卫斯理毫不怀疑或许下一秒,他就会身首异处,但即便是那样,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拿南诏来胡闹。

“区区一个南诏国摄政王,你以为我会在乎?”凌若夕拂袖起身,雄浑的威压以她为轴心,向四周弥漫开去。

卫斯理和于老都在这股威压下难以动弹,仿佛被人点了穴道,只能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如祖上鱼肉,任人宰杀。

“不错,若你不愿做这个摄政王,本尊欢迎之至。”一道邪肆狂傲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凌若夕霍地抬头,目光越过犹如石化的二人,看向大门口。

绚烂、明媚的阳光从苍穹上倾泻落下,一抹妖冶的红色人影,踏碎这一地余晖,缓缓走来。

三千华发如海藻般在他峻拔的身躯后随意朴散,衣诀翻飞,精雕玉琢般完美的容颜仿佛放着一层淡淡的光,如若神祗莅临。

他一步一步踏入房中,内敛光华的眸子与凌若夕复杂的视线隔空碰撞,艳艳红唇朝上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娘子,为夫来接你了。”

凌若夕猛地握紧拳头,直到掌心传来真实的疼痛感后,她才敢确定,眼前的人是真的,并不是她的错觉。

“你醒了?”她哑声问道,看似平静的嗓音,却蕴藏着无数的激动与不安。

云井辰微微颔首,白皙的颈部美若天鹅,“娘子有难,为夫怎敢继续沉睡?为夫可是幻想了许久这种英雄救美的场合,如今,可算是被为夫等到了。”

这人,好不容易醒来,嘴里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凌若夕又好气又好笑,“这种小场面,何需你出现?”

“为夫总不能看着你被人欺负吧?”云井辰眸光宠溺,却在看向卫斯理和于老时,失去了所有的温度,“你们刚才是在要挟本尊的娘子?”

他甚至不曾释放出自己的威压,仅仅是静静站在那里,却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卫斯理难受的抚住胸口,大口大口喘息着。

“本尊尚不知道,在这片大陆上,本尊的娘子想要做什么,竟还需要旁人的同意。”云井辰讥笑一声,旋身一转,下一秒,他已然出现在了凌若夕的身旁,手臂霸道的圈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将人揽入自己的怀中,“娘子,有为夫在这儿,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他们不让你做这摄政王,大不了,本尊替你打下这片江山,送给你,你高兴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的话张狂至极,可卫斯理和于老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只因为他们太清楚,这个男人有说这话的资本!

一个天玄巅峰的强者,足以匹敌千军万马,只要他想,一个南诏何足挂齿?

凌若夕羞恼的瞪了他一眼:“我要南诏做什么?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没了南诏,难道我还找不到办法为小丫举办这场婚礼吗?”

不,她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身上肩负着的重担,她做这个摄政王的理由,不过是与他赌气,不过是为了逼他现身,如今,看他的样子似乎伤势已经痊愈,她也为南诏稳定住了局面,或许该是她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眸光微微一转,再度落在下方的二人身上:“我从来没有留恋过所谓的权势,既然你们对我这个摄政王诸多意见,我想,我们也该好聚好散了。”

“你……”卫斯理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样的局面,可话是他亲口说出去的,再让他抛下脸面,祈求凌若夕留下,他做不到。

除却身为男人的尊严,更重要的是,即便留下她一日,难道能留下她一生吗?一个心里全无这个国家的掌权者,就算强留下,又有什么意义?

于老不停的朝卫斯理使着眼色,希望他能想个办法,把这局面给稳定住。

南诏国不能没有凌若夕,一旦失去了她的庇护,北宁国的铁青必将濒临城下。

“皇后娘娘这是去意已决?”卫斯理紧绷着一张脸,沉声质问道。

“我留在这里再无意义。”凌若夕的答案十分坚定:“当初我想要利用南诏国的势力,替我寻人,而今人已找到,我也完成了对你的许诺,我们之间,互不亏欠。”

“好,”话已经说开,卫斯理再无任何理由能够说服她留下来,更何况,他也没有这份心,“既然是这样,本相绝不强求,皇后娘娘还请自便。”

“走吧。”云井辰难以掩饰自己愉快的心情,揽住她的腰肢,与她并肩走出御书房,和煦的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将他们二人的身影紧紧的包围住,剪影在地上拖长,如两只交颈鸳鸯,密不可分。

眼睁睁看着他们俩郎情妾意的离去,于老急得不停跺脚:“卫相,你怎么能这么糊涂?现在让摄政王走,他日,谁来替我们稳定朝纲?”

“她的心从不在这里。”卫斯理低垂下眼睑,神色略显晦暗:“于老,想要保护南诏,靠的,终归是我们自己,外人或许能帮一时,却帮不了一世。”

“可眼下,一旦让北宁国知道这个消息,他们能安分守己吗?”于老急切的问道。

“若当真没办法守住这万里河山,他日到了黄泉路,本相自会向皇上及先皇请罪。”卫斯理的态度出奇的坚决,他绝不会挽留凌若夕。

事已至此,于老说再多又有什么用?他只能摇头叹息,希望一切只是自己太过担忧,希望这片江山还能保持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