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49章 属于他们的新家

第549章 属于他们的新家

“还满意吗?”云井辰笑如艳阳,还有什么比得上他们母子的一声赞赏呢?

凌小白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恩恩恩,宝宝好喜欢这里。

“只要是金色的,你都会喜欢吧。”凌若夕不忍直视他这副小财迷的样子,默默的在一旁吐槽。

“可是,宝宝觉得如果能够住在这儿,每天一定会很高兴。”只要想到在这里生活的日子,凌小白就完全无法忍住心里的亢奋与激动,双眼放着璀璨的光亮。

东方家族的侍卫默默的站在一旁,对他孩子气的话,全无任何反应,如同一座座人形雕塑。

云井辰宠溺的拍了拍他的脑袋瓜子:“喜欢就好,若你想要,本尊可以送你无数的金银珠宝。”

他准备投其所好,换来儿子的喜欢。

凌小白哇的惊呼出声,天哪,坏蛋也会有这么好的一面?

“你在打什么主意?”相比凌小白的激动,凌若夕却显得冷静不少,她不认为云井辰会无缘无故的许下这么大的承诺,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就是不知道他属于哪一种。

云井辰特无辜的回视着她:“本尊能打什么主意?满足儿子的心愿,是每一个做爹的责任和义务。”

“哟,你现在改行做演说家了?”凌若夕讥诮的扬起眉梢,语调带着几分讽刺。

虽然不明白演说家是什么东西,但她话里的意思,云井辰还是听得明白的,于是乎,他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如果你希望,本尊不介意转行。”

“……”对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凌若夕彻底无力,她一把握住凌小白的手,带着儿子准备进入新家。

巍峨的暗红色大门内,是一间宽敞的院子,园景极美,四周布着五行八卦阵,凌若夕凝眉站在门槛边,犀利的目光迅速扫过四周,以她的修为可以轻易的察觉出院子里这个阵法的危险,这是一个杀阵!

“恭迎家主,恭迎夫人。”早已等候在院中的下人们,整齐跪倒,齐声的欢迎震天动地。

凌小白揉揉发麻的耳朵,“好多人啊。”

“这些是东方家族最忠诚的奴仆。”云井辰解释道。

“呵,不愧是天下第一世家。”凌若夕赞许了一句,就连这里的下人,都身负玄力修为,虽然品级不高,只在绿阶上下,但这么大的手笔,足以让人窥视到东方家族雄厚的力量与底蕴。

云井辰眉目含笑,“多谢娘子夸奖。”

“我有夸你吗?”凌若夕对他冷不丁的一句话震住,喂喂喂,她只是感慨,根本没有要夸赞他的意思,好么?

“东方家族是本尊的所有物,你刚才的话,难道不是拐着弯儿赞美本尊吗?”云井辰貌似纯良的眨眨眼睛,故意曲解凌若夕的意思。

她彻底无奈,只能扔给他一个白眼,以此来表示自己的鄙视。

“夫人,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请随奴婢来。”一个穿着粉色锦缎长裙的奴婢落落大方的从地上站起,走到凌若夕面前,恭敬的说道。

即使他们对凌若夕并不太熟悉,但这并不妨碍这些人尊敬她。

能够被家主看上的女子,必定有她的过人之处,更何况,她的修为,以及在大陆中的名声,足够让任何人重视、崇拜。

“娘亲,咱们快点去看看房间吧。”凌小白有些迫不及待,光是大门就这么漂亮,房间一定会更奢华的。

他轻轻拽了拽凌若夕的衣袖,向她发出请求。

“恩。”下颚轻抬,在婢女的指引下,一家三口绕过前院,走过连接后院与前院的石墩桥,一路走来,精湛的园景让深渊地狱的众人时不时发出惊呼。

凌若夕目不斜视,用最快的速度将整个东方家族的地形记在脑子里,这是她的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总会不由自主的观察地形。

“这里很安全。”云井辰早已将她的举动尽收眼底,与她并肩漫步,嘴里还不忘提醒一句。

凌若夕斜睨了他一眼:“我知道。”

但她骨子里的戒备却不会因为他的话减弱多少,那是长年累月积存下来的警戒,是她对自身安危的下意识保护。

云井辰有些无奈,明明这里是他的地盘,难道还有谁会胆子大到公然伤害她吗?

他轻轻摇了摇头,却也知道这是她的习惯,那些无奈立即转变为淡淡的心疼,一个人究竟在遭受怎样可怕的事,要经历多少,才会培养出这般强烈的戒心?

“娘亲,这个地方宝宝好喜欢。”凌小白笑得花容失色,“你看看,那边还有鱼,还有花。”

“恩。”凌若夕淡漠的迎合着他,周遭美丽的景色,对她来说吸引力不大。

穿梭过一道拱形的月牙门,一座金碧辉煌的阁楼映入眼帘,泛着璀璨光晕的琉璃瓦在阳光下如同水晶般梦幻。

院子里有一处小池,各色的锦鲤正在欢快的游来游去,岸边青葱的草坪正在茂盛成长,一条鹅卵石小道从阁楼下延伸至月牙门前,这个院落如同被隔绝的桃花源,只一眼,就让凌若夕和凌小白喜爱上了这个地方。

”夫人,这就是您的住所,这几位客人请随奴婢前往厢房。”婢女看向站在凌若夕身后的一大帮人,含笑说道。

这些大老爷们早就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房间是什么样子,在与凌若夕告别后,立马跟着婢女过去。

“娘亲,你快来看!这水好凉。”没有旁人后,凌小白麻利的脱掉布鞋,跑到池边一屁.股坐下去,然后将脚伸入池中,冰凉的触感,让他惬意的眯起了两只眼睛。

凌若夕没有阻止他,而是站在后边,神情纵容。

“吱吱吱。”黑狼狂欢几声后,身躯化作一道黑色的残影,噗通一声,跳进了小池中,玄力将它柔软的身体托在池面上,似一只仓鼠正在游泳!

一人一兽在这小池塘里玩得风生水起,孩童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在院子上方经久不散。

“让他们在这里玩会儿,本尊带你四处参观一下,如何?”云井辰打算抛下这两只电灯泡,和凌若夕过二人世界。

“也好。”凌若夕难得顺从的答应下来,两人并肩踏上阁楼外的台阶,进入了楼里。

一楼是辉煌、奢华的大堂,一条水晶帘子将大堂与饭厅隔开,摆设都是世间少有的稀世珍品。

“你这是深怕别人不知道你很有钱?”凌若夕嘴角一抖,在进屋的瞬间,她差点被这些金灿灿的光芒亮瞎双眼,忍不住嘀咕一句。

“呵,难不成还有谁胆敢打劫本尊?”云井辰嗤笑道,眉宇间的高傲显露无疑,“这里是你和本尊的家,本尊希望能给你最好的。”

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承诺。

他的甜言蜜语让凌若夕有些尴尬,白皙的面容染上淡淡的红潮,如一朵徐徐盛放的傲梅,美丽得不可方物。

深邃的黑眸危险的眯起,他的眼中似有什么东西正在凝聚,正在荡漾。

属于女人的第六感让凌若夕不自觉戒备,总觉得他这副样子,很危险。

“若夕,本尊真恨不得时时刻刻能够占有你。”手臂强横的圈住她的腰肢,他咬着牙,贴近凌若夕的耳畔,狠狠的说道。

“大白天你抽什么风?”凌若夕给了他胸口一巴掌,抵住他越来越靠近的胸膛,冷冽的五官此刻浮现了些许红晕。

“让本尊抱抱。”云井辰用力将她拽入自己的怀里,下颚抵住她的肩头,近乎贪婪的嗅着从她身上漂浮出的淡淡的体香。

怎么办?这个女人让他一刻也不愿放手。

胸口里有强烈而又澎湃的感情正在发酵,云井辰的手臂越来越用力,收得越来越紧,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就这么和她融为一体。

凌若夕有些难受,但她能感受到云井辰此刻的激动,于是,也没有挣扎,而是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

这一刻,时光静止,从门外投射进来的阳光将他们俩紧紧相拥的身躯笼罩住,似为他们二人度上了一层朦胧、梦幻的晕光,身后,是被阳光拖长的剪影,黑黑的,那样的密不可分。

抱了一阵,凌若夕才戳了戳云井辰的胳膊:“你有完没完?”

擦!简直得寸进尺了!他知道什么叫分寸吗?

“本尊真不想放开你。”云井辰孩子气的说道,温热的鼻息源源不断喷溅在凌若夕的耳垂上,酥麻的电流,从敏感的耳垂袭遍她的浑身。

这种难耐而又让人瘙痒的感觉,让凌若夕面上的红潮有扩散的迹象。

“春天还没到,你就进入**期了?”眉梢往上一翘,她有些羞恼的呵斥着。

云井辰的脑袋故意在她的颈窝间来回蹭动几下,嘴里还瓮声瓮气的说着:“只要抱着你,本尊就时刻处于春天。”

这话充满了内涵,露骨的暗示,就连凌若夕也有些招架不住,她发誓,论无耻,论不要脸,自己远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他几乎把这项功力给发挥到淋漓尽致了!

在阁楼中腻歪了一阵,云井辰忽然急匆匆的纵身离去,墨色的身影飞速消失在天边,只留下一抹残影。

凌若夕一脸的莫名,这男人又在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

“娘亲,”提着鞋子蹬蹬从门外跑进来的凌小白蹭到了她的身边:“娘亲,宝宝刚才见到那家伙走了。”

“恩。”凌若夕点了点头,坐在大堂的软塌上,悠然饮茶。

凌小白神秘兮兮的爬到她的身边,开始同她咬耳朵:“娘亲,他这么有钱,不如你考虑看看,嫁给他吧。”

“这话你在马车上已经说过了。”凌若夕没想到到了现在,凌小白还没放弃这个想法,一抹冷色悄然从眼底滑过:“你是欠教训吗?放弃你脑子里那边不切实际的想法,想要用我来敛财,哼,可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