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50章 只为换她一个承诺!

第550章 只为换她一个承诺!

凌小白的心思被揭穿,他立马舔着脸,讪笑着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脑勺,“娘亲真聪明,居然能猜到宝宝想要说的话。”

“你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事,都会写在脸上吗?”凌若夕没好气的说道,心头略感好笑,这家伙难道以为就他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住自己?

凌小白神情的古怪的从软塌上跳下去,跑到水晶帘子后边,在饭厅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小脸,嘴里还说着特别傻气的话:“小爷的脸上哪有写什么字啊?”

黑狼无力的用爪子遮盖住面颊,它拒绝承认这个正在卖蠢的家伙,是自己的少爷。

凌若夕嘴角一抖,以她的耳力,饭厅里的动静怎么可能不被她发现?

这小子,敛财的能力是长了,可他的智商完全没什么长进,依旧傻得这么可爱。

约莫半刻钟后,云井辰的身影才再次出现在阁楼外,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锦盒,面上含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跨入大堂。

“嘶!”凌小白从饭厅里走出来,就撞上他那傻兮兮的表情,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人无缘无故干嘛笑得这么开心?小抱怨刚升起,但同时他又想到云井辰尊贵无比的身价,脸上立马浮现了类似讨好的表情,搓着手,挪动步伐蹭到他身前,甜甜唤道:“云叔叔!”

云井辰嘴角的弧线蓦地一僵,有些意外,有些惊诧,喂喂喂,他向来不是叫自己坏蛋吗?灵巧的大脑微微一想,就猜到了他情绪转变的理由,“恩。”

“额……”只得到一个字回应的凌小白,有些hold不住,“云叔叔不喜欢宝宝吗?”

“没有啊。”论演技,云井辰可不比还没修炼成精的凌小白差,他貌似纯良的眨了眨眼睛:“本尊怎么会讨厌你呢?”

凌若夕瞅着跟前这两个正在卖蠢的家伙,深深的觉得胃疼,“咳!”

冷不丁的咳嗽声,让云井辰立即歇了逗弄儿子的兴致,绕过他,走到凌若夕身旁,将锦盒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她蹙眉问道。

“打开来看看,这是为夫送你的小小礼物。”他慵懒的靠着软塌,眸子里暗藏着几分期待。

凌若夕总觉得他的行为说不出的古怪,手指挑开盒子,一份文书静静躺在里面,打开来一看,上边清楚的写着东方家族名下所有字号的店铺,以及地契。

可以说,有这份文书,足以让人在一夜之间变成天下第一富商。

“你给我这些东西做什么?”凌若夕啪地一声将盒子盖上,正想凑上去看一看的凌小白没能成功。

到底这家伙给娘亲看了什么啊?

他撅着嘴,站在一旁不停的猜想着。

云井辰笑容满面的说道:“这是本尊的所有身家,如今本尊把它交给你,由你保管。”

他只是想着想要给她一个家,而这些东西,就是他所给出的诚意!

凌若夕心里说不动容那是假的,这些东西是俗,但又有多少人心甘情愿交出来?没有足够多的信任,没有足够多的勇气,谁会轻易把经营多年的心血拿出来无条件赠送给旁人?

静止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持平的嘴角朝上扬起清浅的弧线,那笑,似冰山在瞬间消融,美得让人无法呼吸。

云井辰深深的惊艳了,体内的血液正在沸腾。

“呵,既然你自己主动交出来,那好,这些从今往后就由我保管。”她的承诺让云井辰喜出望外,只因为他还记得,当初她是如何拒绝自己的好意,如何抗拒着不肯接受他的帮助。

他担心这次也会和那次一样,没想到,她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你这表情该不会想反悔吧?”凌若夕微微拧眉,语调略带冰凉,透着一股危险。

云井辰急忙摇头:“送出去的东西,本尊怎会反悔要回来?本尊只是有些意外,你会爽快的答应。”

“谁会傻到拒绝送上门来的银子?”她理直气壮的反问道,却不肯说出真正的理由。

他交给她全部的身家,而她坦然收下的唯一理由,便是,从今往后她会在他身边,陪着他,以爱人的身份互相扶持,一起到老。

一听到银子,凌小白哪里还坐得住?他咻地一下如同脚底抹油般,跻到凌若夕身旁,拽住她的衣袖,死活想要看看盒子里到底装了多少银子,“娘亲,宝宝也想看,你快打开让宝宝看一眼,好不好嘛!”

凌若夕屈指弹了弹他的脑门:“不干。”

“嘤嘤嘤,娘亲太过分了,有好事居然不肯告诉宝宝。”凌小白顿时水漫金山,晶莹的水花在他的眼睛里浮现出来。

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大概早就举手投降,忍不住答应他的要求了,但凌若夕却丝毫没有被打动,说什么,也没有满足他的愿望。

“过分!”凌小白狠狠跺了跺脚,捂着脸,狂奔出阁楼,打算找一个没人的安静地方,好好的修补一下自己受伤的玻璃心。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凌若夕深深觉得无力。

“既然收了本尊的身家,若夕,你不觉得该给本尊一个合适的名分了吗?”云井辰邪肆的笑着,冷不丁吐出一句话,让凌若夕吓了一跳。

“名分?”这种东西,他居然会主动向她讨要?

“是啊,难道你想让本尊无名无份的跟着你一辈子么?”说道这里,他精致的五官染上淡淡的委屈,如果凌小白在这儿,绝对会大呼,自己的专属表情被云井辰无情盗用。

凌若夕慵懒的挑了挑眉毛:“这事不急。”

“诶?”云井辰彻底愣了,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为何她还不肯嫁给他?为什么?

凌若夕绝不会说,她拒绝他是为了能欣赏到他这副难得呆愣的表情,她才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

“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或许我会答应你。”说着,她优雅的拍着衣袖,缓缓从软塌上站了起来。

云井辰还没能从这个巨大的打击中回神,余光就瞥见她朝门口移动的身影,忙问道:“你要去哪儿?”

“四处走走。”凌若夕头也不回的说道。

离开阁楼,她在四周缓慢步行,逛着园子,期间,偶尔有遇到东方家族的下人,几乎每一个人,都对她抱以最大的尊敬,那一声声干净利落的夫人,让凌若夕的心情直线上升。

走了半天,她也没看到凌小白的影子,也不知道这家伙跑到哪个旮旯里默默伤心去了。

在石墩桥旁的凉亭里悠然落座,暖暖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凌若夕舒适的叹息一声,难得静下心来,置身在这美丽的园景中,有些流连忘返。

“呀,凌姑娘!”深渊地狱的男人们正结伴熟悉着这座大宅,绕过长廊,他们一眼就瞧见了在亭子里晒太阳的凌若夕,一个个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走到她的面前。

浅薄的眼皮缓缓睁开,“哟。”

“凌姑娘,这地方真的很不错,比上回住的皇宫不知道好多少。”一个男人憨笑着,挨着她坐下,大咧咧的赞许道。

“觉得不错就继续住下去,一切都还满意吗?”凌若夕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口气像极了这间大宅的女主人。

男人们立即点头,“都好,都很好,啥也不缺。”

“那就好,”凌若夕顿时满意了,但随即,想到小丫的婚事,她脸上的轻松之色骤然散去,“六日后小丫的婚事会如期举行,到时候,或许会有用到你们的地方。”

“放心吧凌姑娘,小丫姑娘是二哥的未婚妻,也是咱们的嫂子,咱们本来就该出一份力。”男人豪爽的拍着胸口,笑得有些牵强。

他们刻意避开暗水已经不在人世的话题,努力想要让自己表现得高兴一些,快乐一些。

凌若夕在凉亭中陪着他们闲聊了几句,待到夕阳西下,才有下人来说准备好了晚膳,她匆忙与众人道别,返回阁楼。

消失了一整个下午的凌小白此刻正坐在饭厅的椅子上,捏着筷子,双眼放光的瞅着这满桌子的精美菜肴,像一只馋猫。

“回来了?”云井辰早就感觉到她的气息正在靠近,当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立即展颜。

回来了……

一句轻描淡写的问候,却让凌若夕平静的心潮荡开了淡淡的涟漪,这种有人在家里等待的滋味,让她的心忍不住变得温暖起来。

脸上的淡漠化作了片片柔情,她微微颔首:“恩,我回来了。”

“过来用膳,这些饭菜是家里的大厨做的,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云井辰走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把她带到桌边,又绅士的替她拉开了椅子。

整个过程他做得行云流水,且随性自然。

直到凌若夕坐下后,她才噗哧一笑,谁能想到,昔日高高在上的云族少主,竟也会有这般的温柔?

多好,他的温柔只给了她一个;

多好,他所有的浓情,都给予了她。

“来,这杯酒,是庆祝娘子你搬进新家,与本尊一起生活。”云井辰端起桌上的夜光杯说道。

凌若夕轻笑出声,执起酒杯,利落的将烈酒喝入腹中,默认了他的话。

凌小白幽幽的咬住筷子,看他们喝得这么高兴,他也有些心动,但每当他伸出手,想要偷偷品尝时,总能被凌若夕发现,手背不知道被拍了多少次,已是一片红晕了。

入夜后,有些微醺的二人十指紧扣走出阁楼,月朗星稀的天空,如一条璀璨的阴狠,分外美丽。

凌小白正抱着黑狼在阁楼里独自嬉戏、玩耍,没有跟他们一起。

微凉的晚风迎面吹来,让云井辰不自觉发出一声感慨:“真舒服,这样的日子,本尊曾经在梦里幻想过无数次。”

凌若夕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梦里?”

“是啊,只有在梦里,本尊才能站在你的身边,与你这般亲密。”他晃了晃他们交缠的手,笑得只见眉不见眼,眉宇间有难以言状的幸福正在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