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01章 作死的父子

第501章 作死的父子

“呵,你也会做这种梦?”凌若夕感到好笑。

云井辰无奈的耸耸肩膀:“谁让你以前对本尊那般不假颜色呢?本尊就只能在梦里才敢去想,本尊那时觉得,如果有一天,能够得到你的心,大概本尊做梦都会笑醒。”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或许是初次见面时的争锋相斗,或许是被她太过与众不同的个性所吸引。

想要接近她,想要捉弄她,想要看她被气到破功的样子,这样的心情在潜移默化中,渐渐演变成,想要呵护她,想要保护她,想要给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那时,他才恍惚的发现,原来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对她动了心。

“在想什么?”他脸上傻乎乎的笑,让凌若夕浑身冒出了鸡皮疙瘩,忍不住戳戳旁边似乎在走神的男人。

他这才猛地清醒过来,“在想本尊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哎,明明这世间有那么多的姑娘,比你美的,比你聪明的,本尊怎么偏偏就看上你了呢?”

云井辰故意这么说着,想要捉弄凌若夕,只可惜,他完全忘记了有一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凌若夕不仅没有表现出半分的怒火,甚至还勾起唇角,眉目含笑:“那你可以去找,我绝不会介意,你可以给我找回成千上万的姐妹。”

“恩?”她居然一点也不吃醋?云井辰心里有些受伤,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么说,凌若夕一定会教训他。

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却让云井辰满血复活,“不过,你要做好准备,这些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明明是血腥、暴虐的话语,可她偏偏笑盈盈的说出来。

云井辰不仅没觉得她残忍,反而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她,“若夕,逗本尊很好玩吗?”

她知不知道,刚才的他有多伤心?

因为深爱,所以在乎,因为深爱,所以总会在意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

“哼,故意说这种话来激我,云井辰,你脑子果然是被门夹了吧?”凌若夕给了他一拐子,力道不重。

云井辰呵呵的笑着,心头说不出的满足,明知道他是故意说出那样的话,她还愿意陪着他一起幼稚,这不正好说明,在她的心里,他占据了不轻的分量吗?

两人说说笑笑后,在子夜才回到阁楼,刚迈上台阶,凌若夕就瞥见自己的宝贝儿子,正无聊的坐在门槛上,托着腮帮浑身大放怨气。

“怎么还没休息?”平时这个时间,他早就应该进入梦乡才对,凌若夕略感意外。

凌小白撅着嘴,嘟嚷道:“没有娘亲宝宝睡不着觉。”

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儿子,但云井辰仍旧有些不是滋味,出声讽刺:“又不是小孩子,睡觉还要娘亲陪?小白,你不觉得害臊吗?”

“小爷干嘛害臊?小爷一直都是跟着娘亲一起睡的。”凌小白大咧咧的嚷嚷道,全然没有发现,云井辰突然间变得危险的脸色,还一个劲的说着刺激他的话。

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含笑注视着这对正在斗嘴的父子,这样的画面落在他的眼里,就像是一种另类的感情交流,她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如果哪一天,凌小白和云井辰变成了朋友,变得和谐,她或许才会真的惊讶。

“呵,看来本尊有义务教育你,什么叫做独立。”云井辰脚下一个错位,毫无征兆的移动到凌小白身后,抓住他的衣领,把他小小的身躯提在半空。

突如其来的悬空感,让凌小白吓得小脸惨白惨白的,“啊!坏蛋,你快放小爷下来!”

他拼命的蹬踏着,试图摆脱云井辰的束缚,只可惜,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黑狼早就在云井辰动手的前一秒机灵的远离了凌小白,它一点也不想被他们父子间的战火殃及,所以溜到旁边,兴致勃勃的打算看戏。

云井辰拎着他拔脚就走,凌小白吓得泪流满面,向凌若夕求助:“娘亲,救命啊!他要杀了宝宝。”

“……”原本还有些许不忍的凌若夕,在听到他这话后,立即打消了要为他求情的想法,不做死就不会死,他们父子俩在这一点上,出奇的相像。

“早点回来。”凌若夕不仅没有出面制止,反而还适当的提醒了这么一句。

凌小白顿时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昏暗,有这样的娘亲吗?居然见死不救?嘤嘤嘤,他一点也不想落到这个坏蛋的手里,绝对会掉一层皮的有木有?

凌若夕目送他们俩消失在这无垠的夜空下,待到察觉不到气息后,她才转身准备回屋歇息,余光瞥见正捂着嘴躲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小黑时,眉心微微一跳:“看到小白吃亏,你很高兴?”

危险的语调让小黑慌忙摇头,那啥,它真心木有这种想法,真的!

小黑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试图蒙混过去,只可惜,这招对凌若夕来说根本不奏效,她啪啪的掰着手指,一步一步缓慢朝它靠近。

巨大的压迫感让黑狼吓得拔脚就逃,将玄力发挥到极致,一溜烟,就逃得连影儿也看不见。

凌若夕嘴角一抖,她有这么可怕吗?

哼,逃得过今天,难道这家伙还能逃过明天?危险的暗光在她的眼底迅速闪过,她没有去追,反而悠哉悠哉的踏入大堂,进入后方的房间后,盘膝坐下,进入了修炼状态。

没人知道凌小白究竟被云井辰怎么操练的,当天蒙蒙亮,他才双眼通红的尾随着云井辰,如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可怜巴巴的回到阁楼。

凌若夕早已洗漱完毕,见他们回来,顿时笑道:“舍得回来了?”

她顺手为云井辰倒了杯热茶,递到他的手里。

云井辰顺势接过,悠然品了一口,只觉得这茶水意外的香甜,“真好喝,不愧是娘子亲手为为夫泡的。”

凌若夕无情的打破了他的幻想:“是宅子里的下人准备的茶水。”她只是顺便给他倒了一杯而已。

云井辰神色一僵,尴尬的动了动嘴角,“那也不妨碍本尊高兴。”

凌小白直接绕过正在打情骂俏的二人,想要回房歇息。

看着他失魂落魄的背影,凌若夕这才问道:“你昨晚把小白到底怎么样了?”

她活力百倍的儿子,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副德性?

云井辰咽下口中的热茶,长长舒出一口气,“没什么,只是稍微让他长点脑子。”

“……”她深深的觉得,自己的儿子很可怜。

“对了,今天本尊让各字号的掌柜回大宅,待会儿你随本尊一起过去,顺便商量小丫的婚事。”云井辰搁下茶盏,云淡风轻的提醒道。

“好。”凌若夕点头答应下来。

用过早膳,就有下人前来禀报,说各大字号的掌柜已经在前厅等候,云井辰优雅的擦拭过唇角,摊开手朝凌若夕做出邀请的姿势。

她含笑将自己的手放入他的掌心,十指紧扣的并肩往前厅走去。

“家主,夫人!”不断有下人朝他们弯腰行礼,在整个东方家,云井辰的地位是最不可动摇的,这里的一切,是由他一手创造出来,说他是整个东方家族的天,也不会有人质疑。

“你把他们调.教得很不错。”凌若夕感慨道,这些人的尊敬并非只是表面功夫,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憧憬与崇拜。

云井辰似乎很高兴能够得到她这么高度的评价,眸子里有零碎的笑意正在荡漾:“这些事是本尊闲暇时,让昔日云族的暗卫暗中从各地收集的孤儿,本尊给他们机会学习本事,给他们机会出人头地,呵,人总是有感恩之心的。”

他没有说,那些心存反骨的人的下场有多凄惨,明知道,身边的女人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他依旧不愿把这些太过黑暗的事,说给她听,那是独属于他的温柔。

“难怪。”凌若夕顿时了然,这样的洗脑,也难怪这些下人会对他这般恭敬。

两人闲聊着抵达前厅,厅中,早已并排坐满了来自各城各镇的商铺掌柜,他们穿着昂贵的锦缎,毕恭毕敬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声响,最前方的首位留空,在云井辰的专属座位旁,还临时添加了一个位置,那是他特地为凌若夕留的。

“恭迎家主。”掌柜们见他现身,立即起身问安。

云井辰微微颔首,不怒而威的气场显露无疑,他抬脚走向高首,随后,撩袍坐下,“这位是本尊的娘子,东方家族的女主人。”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凌若夕介绍给这些下属。

没有人质疑,没有人询问缘由,掌柜们立即抱拳向凌若夕行礼:“夫人好!”

“……”凌若夕面色一黑,但终究没有说什么,慵懒的坐在云井辰身边,即使她什么也不做,但那股傲然的气势,却让人难以忽略。

“坐。”云井辰轻轻抬手,得到他首肯后,掌柜们才敢坐下。

“家主,这是最近半年各大字号的账本,请您查阅。”一个两鬓花白的男人将一叠厚厚的账本递给云井辰,这上边详细的记录着,商铺每天的收益金额,以及进账与支出的各项费用。

在东方家族里,没有人敢做假账,没有人愿意为了所谓的金钱,背弃这个温暖的大家庭。

这一点,是所有人默认的准则。

云井辰草草翻阅一遍后,才点头道:“辛苦了。”

“这是属下们应该做的。”掌柜们哪里敢接受他这句表扬?立即表示这些仅仅是他们的分内事。

“本尊还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尽快处理。”云井辰在查阅过工作后,便提起正事:“六日后,本尊要在这片大陆举办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是家主和夫人的婚礼吗?”掌柜们猜测着,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们说什么也要把这次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的,彰显出东方家族的实力!

云井辰脸上的笑容忍不住变得僵硬,这帮人是故意在戳他内心深处的伤疤吗?

凌若夕瞥见他那副僵硬、呆愣的表情,毫无同情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