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52章 她不在乎,可他在乎

第552章 她不在乎,可他在乎

“本尊暂时并无成亲的打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让掌柜们背脊一寒,知道他们猜错了方向,再看看云井辰那副阴阳怪气的表情,众人的心里不禁变得紧张、忐忑。

凌若夕懒懒的靠在软塌上,持平的唇角,此刻溢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像是在幸灾乐祸。

云井辰深吸口气,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这帮家伙!

“你们记住,这次的婚礼定要热闹、风光,所有开支从本家领取,本尊只要结果,不论过程,明白吗?”语调勃然加重,掌柜们慌忙起身应下。

随后,云井辰一句话也没说,牵着凌若夕的手,把她带走了。

“你的人,还真可爱。”离开前厅,凌若夕忍不住感慨道,眉宇间有极淡的笑意浮现。

云井辰黑着脸,狠狠瞪着她:“只要能够让本尊吃瘪的人,你都喜欢?”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说这话的真正理由。

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是又怎么样?”

就像是他总喜欢调戏她一样,她也最喜欢见到他吃瘪的模样。

“本尊哪能怎么样呢?”云井辰幽幽叹了口气:“只要你高兴,别说是让本尊吃瘪,就算是要了本尊的命,本尊也不会有一句怨言。”

柔情蜜意的话语,让凌若夕有些面红耳赤,脸颊粉扑扑的,似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

云井辰眸光微闪,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颊:“好烫。”

“别动手动脚。”凌若夕羞恼的呵斥道,身体朝后仰开,避开他的触碰,心跳有些加快,砰砰砰砰的,像是要从胸口蹦出来。

“娘子,你这是害羞了吗?”云井辰一改方才阴沉的脸色,笑得明媚动人。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哼,你认为这种事有可能吗?”

害羞?她怎么可能会害羞?凌若夕宁死也不会承认她会有这么纯情的反应。

“好,你说没有那就没有。”云井辰一脸纵容,可这话听着,反倒像是默认了她害羞的真相。

“你最好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凌若夕恨不得捂住他的嘴,这人是故意的吗?

两人在这人来人往的花园中打情骂俏,不少路过的下人神色暧昧的绕道而行,没敢上前去破坏他们之间完美、幸福的气氛。

这个异常凌若夕很快就发现了,她逼着自己从这古怪的情绪中抽身,手掌轻轻拍了拍脸蛋,正色道:“我待会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通知小丫,顺便派人接她过来。”

既然她已不在宫里,小丫出嫁的地方,自然也得更换,她是她的下属,于情于理,她也得让她从这儿出嫁。

“好,这些事你拿主意就行,无需特意告知本尊。”云井辰无条件支持她的任何一个决定,“这里,你是主人。”

“到时候那些崇拜你的人,大概就会在暗地里说我谋权篡位了。”凌若夕好笑的嚷嚷道。

云井辰眸光微冷,眉宇间有一股危险的冷怒正在凝聚:“谁敢?”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却道尽了他的立场!

“我随便说说而已,你居然当真了?”凌若夕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以前没发现,他的个性这么不淡定啊。

他不是向来泰山崩于前,依旧面不改色吗?

云井辰从后圈住她娇小的身躯,面庞蹭过她柔顺的黑发,“若夕,本尊不喜欢有任何人对你不利,也不喜欢有人在背地里议论你的是非,哪怕只是可能性,本尊也不想见到。”

正是因为太在乎,他才不愿意让她受到丝毫的委屈,哪怕是想象也不行!

这样的霸道,这样的强势,却让凌若夕一颗心彻底化了,她放松了身体,轻轻靠在他的怀中,凌厉的双目缓缓闭上,“我知道。”

回到阁楼以后,凌若夕立即写信将这两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小丫,然后,派深渊地狱的高手动身前往京城,顺便把小丫接过来。

她离开皇宫的消息,小丫早就知道了,但她却并不着急,因为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夫人答应她的事,不会不作数,她所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坐在充满胭脂水粉味的房间里,小丫神情恍惚的抚摸着刚从制衣房送来的崭新嫁衣,手指颤抖的拂过上边的每一条丝线。

“啪!”一滴眼泪毫无征兆的从她的眼眶中滑落出来,飞溅在火红的嫁衣上,水花四溅。

她用力将面颊上的水渍擦掉,吸了吸鼻子,手掌握了握脖颈上的一个小锦囊,“暗水,你看见了吗?我很快就会穿着这件嫁衣成为你的妻子了。”

在那精美的锦囊内,装着的,是暗水的骨灰。

她这辈子已经无法再见到他,可她却希望能够用这样的方式,一直陪伴着他。

“砰!”紧闭的窗户忽然间被一股狂风吹开,一抹黑色的人影从外边跃入,小丫先是一惊,却在见到来人时,立马压下了到了嘴边的惊呼,“你是夫人的人!”

“二嫂好。”男人憨笑着,和小丫打招呼。

这一声二嫂,叫到了小丫的心里。

她眼圈微红,有些感动,有些难过:“你好,是夫人让你来的吗?”

“这是凌姑娘交给你的亲笔信,另外,姑娘说,让你尽快随我回去。”男人用最简短的话语把凌若夕的命令转述一遍。

小丫接过信翻看一遍后,什么东西也没有收拾,只把清风明月楼的事务派发下去,让可以信任的人临时接管,就跟着男人朝东方家族的方向飞奔而去。

她没有玄力,只能被男人背在背上,微凉的风不断的拍打着她的面颊,可小丫却一点也不害怕,她望着脚下的皇城,想象着,以前暗水是不是也曾和她一样,站在这高空俯视过同样的风景。

只要这么想着,那些所谓的害怕,所谓的不安,就通通变成了甜蜜与幸福。

她想走一走暗水曾去过的地方,看一看他,曾见到过的风景。

清风明月楼的老板忽然失踪,这件事,卫斯理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就算这间青楼与凌若夕的关系千丝万缕,可那已经同他不相干了,他此刻正忙着安抚躁动的民心,忙着解决她离开后留下的一大堆麻烦事。

小丫是在夕阳落山时分,到达了东方大宅,凌若夕老早就在前厅让下人准备好了晚膳,等着她抵达后,一起用膳。

“来了?”见她被人背着降落,凌若夕主动走出前厅,伸手为小丫将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

云井辰在门口暗暗有些吃味,他只希望她的温柔永远只为自己一个人展示。

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他还没傻到在这种时候流露出来,更何况,小丫她值得他们对她好,因为这是他们亏欠她,亏欠暗水的。

没有人会忘记,暗水的离开,有些人就算没有时常提起,但他永远存在在他们的心里。

“夫人。”小丫笑了笑。

“先进屋用膳。”凌若夕牵着她的手,把人带进前厅。

凌小白早就饿得前胸贴肚皮,此刻正幽怨的趴在桌上,不停的用手敲着桌面。

“小少爷,好久不见啊。”小丫笑着向他挥挥手。

虽然她眼底还残留着悲伤,但情绪明显比前些日子好了不少。

看到她这个样子,凌若夕的心也放下了许多。

“咦?你怎么会突然过来啊?”凌小白有些意外,凌若夕只说要等人,可没说等的是小丫。

“小少爷不愿意看见小丫吗?”她故作委屈的问道。

凌小白慌忙摇头,嘤嘤嘤,娘亲的表情好可怕。

精致可口的饭食小丫并没有吃多少,她的胃口似乎自从噩耗传来后,就变得极小。

“待会儿让小一替你看看身体。”凌若夕眉头一蹙,搁下筷子吩咐道。

“夫人,我的身体很好,不用这么麻烦。”小丫有些抗拒。

“看一下总是好的。”凌若夕的执意,让小丫很是感动,她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凌小白主动承担了去叫小一的任务,从头到尾,他就没和云井辰说过一句话,似乎把他当作了空气!

小一很快就从客房过来,他细心的为小丫诊脉,然后开了些调理身体的药方给她。

大悲大痛后,小丫的身体十分的虚弱,如果不精心调养,将来很有可能会留下隐患。

“这段时间你就留在这里,调养身体,顺便等待婚礼举行。”凌若夕拍板定案,直接把小丫扣留下来。

“恩。”小丫乖巧点头,没有半分抗拒,“对了,夫人,自从你离开皇宫以后,以卫斯理为首的朝臣,开始在全国散播流言,误导百姓们的思想,让他们以为您抛弃了南诏,选择了云公子。”

小丫把最近的消息向凌若夕和盘托出,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她挺想在暗中做手脚,为她说话,洗清这莫名其妙的罪责,但没有得到凌若夕的示意,小丫根本不敢自作主张,只能看着天下哗然,流言四起。

“虽然有很多百姓并没有相信,甚至为了夫人你,向朝廷提出抗议,可也有不少人被蒙蔽了双眼,恨上了夫人。”

凌若夕似乎并不意外,人性总是自私的,她坐镇朝堂时,这些大臣以她为天,可当她离开以后,他们自然就会以国家为重。

“需要本尊替你出气吗?”她不在意,却不代表云井辰也能装作不知道,他脸上惯有的笑容,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片冷峻。

察觉到他的怒火,凌若夕哑然失笑:“这种小事何必在意?既然我已经决定离开,就没有必要为小事情,再牵扯进去。”

更何况,她从来不在乎天下人如何看待她,也无所谓会不会落下一世骂名。

百姓们厌恶她,痛恨她,能够影响到她的生活吗?

“哼,有些事就是仗着你大度,才敢一次又一次得寸进尺。”云井辰仍旧有些不爽,“你继续纵容他们,说不定到最后,他们会给你编排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那又如何?”凌若夕反问道,“我只相信清者自清。”

再说,卫斯理散播的流言,也不是完全虚假的,毕竟,站在他们的立场,她的确是抛弃了这个国家。

面对她的浑然不在乎,云井辰也只能把火憋在心里,没多说什么,但他却在暗中盘算着,要怎样替她出这口气。

凌若夕趁着夜色,亲自带小丫在大宅中挑选居住的房间,从衣食住行,她都希望能给小丫最好的享受。

“夫人,小丫身份卑微,您没有必要为小丫做到这种程度。”看着下人们将一件件昂贵的摆设送到她临时居住的房间里,小丫有些感动,却又有些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