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57章 曾经赏她的那口饭

第557章 曾经赏她的那口饭

凌雨霏捂住隐隐作痛的胸口,艰难的抬起眼眸,看向作壁上观的凌若夕:“大姐,就算爹爹有天大的错,你也不该纵容人这般欺负他啊。

“我有吗?”凌若夕貌似无辜的歪着脑袋,红艳的嘴唇朝上扬起一抹讥诮的弧线:“需要我提醒你,曾经,他是如何眼睁睁看着我这个嫡出血脉被人欺辱,被人欺凌,到最后,险些被家丁施虐致死的吗?”

但凡凌克清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在乎,今天,她也不会做到这种程度,可他有吗?哪怕后来知道大夫人的真正死因,是因为二姨娘从中作梗,他的选择,依旧是保护有轩辕世家撑腰的二夫人,漠视掉真相。

这样的男人,渣到无可救药。

凌雨霏顿时语结,她深深吸了几口气,狼狈的躲闪开凌若夕无声质问的目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我这人做事恩怨分明,若他曾对我有过半分体贴,今日,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就算是这样,为父也让你平安长到这么大!没有功劳,难道连一点付出也没有吗?”凌克清哑声问道,既然撕破了脸,他索性无耻到底。

这个女儿这辈子也无法回到他的身边,不如抓住机会,趁机得到更多的东西,这才是王道。

凌克清在心底算计着什么。

凌若夕有些哑然,她见过无耻的人,可像他这么无耻的,她却还是头一回碰见:“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就让她听听看,到了今时今日,凌克清还有什么话好说。

“是,我以前的确漠视了你的成长,但你不能否认,至少在这凌府里,从没少过你一口饭一口水,如果没有我,就凭你娘,能保护你平安长大吗?”凌克清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这人,真是让人无法忍耐啊。”一抹杀意在云井辰深幽的眸子里闪过,他有些手痒,只想拧断凌克清的脖子,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人到底能无耻到怎样的地步,才能说的出这种话?

凌小白也是一脸的不爽,哼哼哼,他果然最讨厌这个家伙了,就知道欺负娘亲。

凌若夕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的盯着眼前厚颜无耻的男人,心头杀意正在滋长。

“所以!”她语调漠然的问道。

“我需要你送雨霏进宫。”凌克清眼看这事有戏,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就当作是这些年来,凌府赏你一口饭吃的回报!”

凌若夕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呵,有这样的父亲,她还真为凌雨涵、凌雨霏这些女人感到悲哀啊。

“哼,威胁本尊的女人,你可有问过本尊的意见?”云井辰第一个不干,要他眼睁睁看着凌若夕受人要挟,他做不到!沉重的压迫感徘徊在他的身侧,那双狭长的眼睛,此刻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

凌克清虽然心里害怕,却佯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身体躲在凌雨霏身后,就算他们想要动手,第一个死的也是她,而不是他。

凌若夕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心中愈发鄙视,不过,正如他说的那样,就算他对前身再不好,却好歹赏了她一口饭吃,让她在凌府长大,这是一份恩情!

“你要让我出面送她进宫?只是这样?”凌若夕眸光一闪,一个念头悄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不错。”凌克清用力点头:“只要能让雨霏进宫,之后的事,再同你没有关系,从今往后,你与我凌府昔日的情分一笔勾销。”

“呵,”凌若夕凉凉的勾起了嘴角,眸光略显冷峻:“好,希望你不会后悔。”

说罢,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前厅,抬脚走向大门口。

“你打算怎么做?”凌克清追出来问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让她尽快把这件事敲定。

“那是我的事,明日,你会看到满意的结果。”希望这个结果,他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去承受。

凌小白拔脚追上去,经过凌克清和凌雨霏面前时,还古灵精怪的冲他们做了一个鬼脸。

在下人们敬畏的目光中,一家三口离开丞相府,将东方家族的护卫打发走,先去店铺里落脚,而他们则漫步在这府外幽静的小道中。

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却难以驱散凌若夕此刻满是阴霾的脸色。

“若夕,你太重情了。”云井辰叹息道,她根本不用受到凌克清的要挟,更不用偿还所谓的恩情。

凌若夕讥笑一声:“重情?你真的以为我是在帮他吗?”

呵,她可没有以德报怨的善心。

“那你是?”云井辰有些意外,仔细一想,似乎有些明白她的真实想法:“你想让他先得到再失去?”

“哼,让他看到希望的曙光,再残忍的被打入绝望的地狱,这样的惩罚不是比现在更合适他吗?”凌若夕反问道,深沉幽冷的眸子里,凝聚着让人心惊的寒芒,“我从来不受人威胁,不过,既然他主动提起昔日的恩情,我便还给他,只希望,他能够承受住将来的苦果。”

皇宫那地方,他当真以为是人就能进去?

那里埋葬了多少红颜白骨,有多少女人在深宫中孤独终老。

“看来,他这次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云井辰勾唇轻笑,阴鸷的脸色瞬间变得明媚起来。

“不过这件事还得提前和北宁帝通通气,希望他不会拒绝。”想来,已经失去对凌克清信赖的北宁帝,是很愿意利用这个机会,将丞相一脉连根拔起的。

“我尽快把这件事处理好,然后我们回去替小丫主持婚礼。”凌若夕转瞬就把这件事抛开,提起了小丫的婚事。

“你对她的事情这么上心吗?”云井辰有些吃味,“不知道什么时候,本尊才能等到属于你我的婚礼。”

“切,娘亲才不会嫁给你。”凌小白立即大声嚷嚷道,挤开云井辰,伸手勾住凌若夕的手臂,向他示威,没有自己的同意,他想要迎娶娘亲,做梦去吧!

云井辰眉头一皱,“小白,你刚才说什么?”

他优雅的弯下腰肢,笑得邪气肆意,可这笑,却让凌小白顿时住了嘴,有些害怕的往凌若夕身后躲。

“你没事总捉弄他做什么?”凌若夕蹙眉呵斥道,为凌小白撑腰。

“本尊有吗?”云井辰大呼冤枉。

“就有!就有!你就会欺负宝宝。”凌小白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大概是仗着有凌若夕撑腰,他的底气也足了,“宝宝最讨厌你了!”

“哦?”眉梢朝上扬起,他刚想教育教育儿子,忽然间,一抹熟悉的气息正以飞快的速度逼近,隽秀的眉头拧成川字,他重新站定,手臂强势的拥住凌若夕的腰肢,挑眉看向小道的尽头。

一匹黑色的汗血宝马蹬蹬的从远方跑来,骑在马儿背部的人影,身材健硕、峻拔,名贵的墨色锦缎,将他冷峻的气场衬托得淋漓尽致,如刀削般冷硬、倨傲的五官,此刻染上几分急切,几分慌忙。

来人不是凤奕郯还能是谁?

“哟,你以前的未婚夫赶到了。”云井辰不阴不阳的说道,话里带着浓浓的醋意。

凌若夕狠狠在他的腰部拧了一把,疼得云井辰有些龇牙咧嘴。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他这飞醋吃得也太莫名其妙了一点。

凤奕郯勒紧了缰绳,主动放缓速度,他在看到凌若夕的身影时,眼里有细微的光亮闪烁,可当他瞥见站在她身旁的云井辰以后,那光亮便立即消失在了眼底,被漆黑的光泽吞噬掉。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大家都是男人,彼此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谁会不知道?云井辰老早就看出,凤奕郯对凌若夕不良的居心,即使他自以为掩藏得极好,却逃不过自己的火眼金睛。

“哒哒哒。”马儿缓慢靠近,最后停在半米的位置,凤奕郯利落的翻身下马,墨色的衣摆在空中滑出优雅的弧线,三千青丝束在羽冠中,他凝眉看着凌若夕,似有千言万语想说。

“三王爷,真巧啊。”云井辰脚下一个错位,阻挡在了他的视野中央,将凌若夕护在自己身后,似笑非笑的同凤奕郯打着招呼。

他有些不舍的将目光收回,只淡漠的颔首:“真巧,”说着,目光越过云井辰想要去看凌若夕,“你怎么会突然回来?”

他原本以为,上次的分别后,他们永不会相见,却没有想到,此生还会有见面的机会。

他更没想到的是,见面的地点竟会是在北宁国的京城,在丞相府的门外。

天知道,当他在宫里与皇兄议事时,听守卫城墙的士兵禀报她驾临京城这件事后,就马不停蹄赶来,深怕自己晚到一步,和她错过了。

但如今看来,老天爷总算是对他不薄了一次,至少让他见了她一面。

“她去哪里需要向你汇报吗?”云井辰脸上的笑染上淡淡的冷色,他真想一拳轰上凤奕郯的眼睛,让他丫的看看看!看个鬼啊。

但他却强忍着这种冲动,努力展示着身为男人的风度。

“本王在问若夕,并未问你,云公子,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凤奕郯对他充满敌意的挑衅十分不满,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上,一个冷若冰霜,一个醋意横生。

强悍的气场不相上下,凌若夕弯曲着手指托住下巴,站在旁边,饶有兴味的欣赏着这场好戏。

“娘亲,他们在干嘛啊?”凌小白偷偷拉了拉她的衣袖,困惑不已的问道。

这两个人是傻瓜吗?为毛站在街上动也不动的彼此对视?

“大概在眉目传情,你还小,不懂很正常。”凌若夕的解释让趴在凌小白肩头的黑狼眼角直抽。

喂喂喂,这么误导小少爷,真的可以吗?女魔头难道就不怕哪天,小少爷真的长歪了,到时候,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可是娘亲,眉目传情不是一男一女才能做的事吗?夫子以前有说过的。”凌小白不知道是自己记错了,还是夫子说错了,脸上的不解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多了几分。

凌若夕忍俊不禁的笑了,“小白,你得记住,真爱是无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