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58章 有些人他不能觊觎

第558章 有些人他不能觊觎

正在无声对持的二人同时眼角微微**几下,她难道以为降低了声音,他们就会听不见吗?

云井辰很是无奈,而凤奕郯则觉得,凌若夕这话更像是在讽刺自己的自作多情。

因为对她的了解程度不同,他们的心情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娘亲,是这样吗?”凌小白半信半疑,抱着对凌若夕的信任,他觉得自己不该怀疑她,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个男人之间会有真爱存在,而且还是他们俩。

“是。”凌若夕差点没hold住,险些破功大笑出声。

“娘子,别随便辱没本尊的名声,好么?”云井辰转过身来,眸光宠溺的凝视着她,“这世间除了你,不论男女,本尊通通不可能心动。”

她究竟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话?断袖这种事,就算是在龙华大陆,也是禁忌,是人人谈之色变的。

“谁知道呢?”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你们继续继续,当我不存在。”

“凌若夕!”凤奕郯再也无法忍耐,他总觉得凌若夕是故意在自己面前和云井辰上演调情的戏码刺激自己。

如果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凌若夕绝对会告诉他,亲,你的脑洞开得太大。

“有事?”嘴角的笑收敛不少,她漠然抬眸。

明明刚才她笑得那般动人,可当面对自己时,却又是这副生人勿进的冷漠姿态,凤奕郯眸光微微一暗,心头有些苦涩。

如果早知道他会情根深种,当初,他绝不会对她不闻不问。

可这世上永远没有后悔药卖,当初种的什么因,现在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一切都是命,万般不由人。

“你回到北宁,究竟有何目的!”凤奕郯的黯然只是短短一瞬,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开始以一国王爷的身份,盘问凌若夕的来意。

在国家的安定面前,儿女情长必须抛在一边,哪怕,他对她日思夜想。

“呵,我很好奇,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的勾起嘴角,反问道。

“如果你胆敢做任何对北宁的不利的事,本王定亲手杀了你!”凤奕郯将狠话说在前面,既是说给她听,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他的心有些抽痛,但眸光却依旧决绝。

他不知道凌若夕的来历,但她前几日还是南诏国高高在上的摄政王,没人敢保证,她今日前来,是否想对北宁不利。

“你可以试试。”凌若夕冷哧道,全然没把他的威胁放在眼中。

“不过一个刚踏入紫阶境界的弱者,也敢在本尊面前大言不惭?”如果说刚才云井辰仅仅是抱着对情敌的敌意,那么现在,他已动了杀心,当着他的面威胁说要杀害他的女人,这人是在挑衅他吗?

浓郁的杀气忽然暴涨,排山倒海般的朝凤奕郯逼去,强悍的气浪,让凤奕郯慌忙运气抵挡,即使他这段时间潜心修炼,甚至一举突破紫阶,但在云井辰这个天玄巅峰的高手面前,依旧有些不够看。

他只狼狈的苦撑了几秒,防御就宣告龟裂,挺直的背脊,被这股骇然的力量强行压弯,整个人如同弯曲的虾子,正在缓慢朝地上跪下去。

凌若夕旁若无人的站在一旁,并没有出声阻止,一个是她在乎的男人,一个是无关紧要的人,她会帮哪边,不言而喻。

“砰!”膝盖重重的落在冰冷的街道上,这一刻,落下的何止是这双腿,还有凤奕郯身为王爷,身为男人的骄傲与尊严!

他难堪的涨红了一张脸,垂落在身侧的拳头咯咯握紧,俊俏的面容上,更是暴起了一条条青筋。

可恶!

想他一国王爷,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对待?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大概云井辰早已被万箭穿心,凶狠的目光,化作利刃,恶狠狠瞪着他,可云井辰却表示自己毫不在乎。

他缓慢的迈开步伐走到凤奕郯身边,薄唇微启,传音入密:“本尊不喜欢你的眼神,觊觎本尊的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知道!

凤奕郯顿时愣住了,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在出现后的瞬间,云井辰就看穿了他的心事。

“这次只是教训,你最好知道惹怒本尊的下场。”云井辰冷声警告道。

凤奕郯闭口不言,只那双高傲的眸子,此刻早已失去了光泽,他想,他永远不会忘记今天,这个男人给予他的耻辱。

“说够了?”凌若夕缓慢走上前来,对凤奕郯的窘境视而不见,她悄然握住云井辰的手,提醒道:“该走了。”

说着,她拉着自己的男人与凤奕郯擦身而过,连一个正眼,也不曾投向他。

一句淡漠的声音随风传来,“你大可放心,我对北宁不感兴趣。”

凌小白又一次被遗忘,他撅着嘴,幽怨的望着前边并排前进的一双璧人,自从坏蛋回来以后,他的地位每况愈下,都快被娘亲忘到天边去了。

“你刚才是在替他解围吗?”走在集市里,云井辰带着醋意问道。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他并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凤奕郯,好歹也得让这个男人长长记性,知道有些人不是他能够觊觎的。

凌若夕瞥了他一眼:“你想惹来祸端吗?再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也值得你动气?”

她的话让云井辰的脸色由阴转晴,呵,他爱极了她这句无关紧要。

“本尊只是不爽他曾经是你的未婚夫。”云井辰坦言道,她以前的生活,他未曾参与,可一想到,她曾差点嫁给他,甚至从小就顶着三王妃的头衔,他心里就各种不是滋味。

“那是以前。”再说,那会儿她还没穿越过来。

“听说你曾经很喜欢追着他跑?”云井辰再度问道,开始和凌若夕翻旧帐。

“所以呢?”凌若夕停下前进的步伐。

“你以前对本尊爱理不理,却愿意做他的跟屁虫,你不觉得对不起本尊么?”云井辰知道来硬的,他远不是凌若夕的对手,于是故意露出委屈的神色,向她诉说着自己的心情。

好吧,他承认他在嫉妒,嫉妒凤奕郯曾有幸能够得到她的另眼相待。

“你的目光真不怎么好,居然会看上他。”他怎么看这位三王爷,也没看出有哪里好,长得那么丑,性格那么坏,哪里值得她喜欢?

“……”她的眼光不好?凌若夕嘴角一抽,不怒反笑:“是啊,不然我怎么会瞧上你?”

“这是因为本尊的存在拉高了你的眼界。”云井辰毫无羞耻感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在他看来,正是因为自己拯救了她要命的审美观。

凌若夕有些反胃,“你的无耻足以和凌克清媲美。”

“多谢娘子夸奖。”云井辰把她的讽刺当作赞美,坦然的接受了。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不想听你再提,他对我来说,现在仅仅是一个陌生人。”凌若夕解释道,她不可能告诉他,自己是半路接手的这具身体,有些秘密,她会一直带入棺材,永远不会主动说出口。

“最好是这样,否则……”剩下的话云井辰没说,但他的眸光却暗藏危险。

“否则怎样?”凌若夕倒是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云井辰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把搂住她的肩膀,然后俯下身,重重的咬了一口她的脸蛋。

“嘶!”凌若夕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立马将他推开,手背用力擦拭着面部,“你属狗的吗?”

四周投来的诧异目光,让她很不舒服,脸上也不禁染上了淡淡的怒色。

云井辰故作无赖状,他耸耸肩:“这是惩罚,谁让你刚才说了让本尊不高兴的话。”

“哼,你的脾气倒是越发像小白看齐了。”她怎么觉得,最近他变得幼稚了不少?

莫名其妙躺枪的凌小白面露委屈,“娘亲,宝宝没有得罪你好不好?”

明明得罪她的人是这个坏蛋,她干嘛捎上自己啊?

“我只是随口一说。”凌若夕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主动承认错误。

“若夕,你不会想要知道,如果你当真有一天,爱慕上别的男人,本尊会做出什么事来。”云井辰神情郑重。

“哦?”他越是这么说,她愈发好奇。

“本尊会杀了那个迷惑你心智的男人,然后,再杀了你,把你一口一口吃到肚子里,让你永远无法与本尊分开。”他一字一字说得极为缓慢,血腥的话语,却没把凌若夕吓住。

她勾唇轻笑:“你舍得?”

“与其看着你变心,本尊宁肯与你共赴黄泉。”有些东西,他无法承受,那是比起丢掉性命,还要让他无法忍受的。

听出他的认真,凌若夕脸上的玩笑之色立即散去,她主动踮起脚,吻上他的嘴唇,只是轻微的触碰后,她就抽离开了身体,不顾四周的冷嘶声,她的目光大胆的望入他满是杀气的眼眸:“放心,我认定的人,这辈子不会放手。”

她的话让云井辰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眉宇间的暴虐瞬间消散,只剩下浓浓的情意流淌。

凌小白面颊爆红,在百姓们的瞩目中,他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给埋进去,嘤嘤嘤!娘亲肿么可以这么不矜持?不知道这样做会引来万众瞩目吗?

在街上悠闲的逛了一阵,凌若夕还特地在一件首饰店里,为小丫买了件首饰,打算当作礼物,回去后,送给她。

之后,一家三口就前往位于北宁京城的东方字号,护卫们先一步抵达店铺,此刻正在院子里谈笑风生。

家主和夫人的驾临,让掌柜的早早就停业关门,亲自伺候着,又是端茶又是递水,忙得不亦乐乎。

等到入夜,凌若夕这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起身,准备前往皇宫见一见北宁帝。

凌小白本想和她一起,却被凌若夕严厉拒绝,只有云井辰一人陪着她共赴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