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59章 各取所需的合作

第559章 各取所需的合作

黑色的人影迅速越过宫墙,严加把守的近卫军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凌若夕旋身降落在朝殿的楼顶,虚眯着双眼,俯瞰着这座皇城。

“今晚的守卫比以前多了不少。”她冷冷的嗤笑一声,看来这北宁帝是听到风声,加强了皇宫里的警戒。

“他们害怕你。”云井辰笑得邪肆,“人家可是皇帝,惜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惜,我对他的命没兴趣。”说罢,脚尖轻点瓦檐,她的身影化作疾风,朝灯火通明的御书房奔去。

一列披盔戴甲的近卫军此刻正把守在御书房外的各个角落,暗处,还有玄力高手的气息波动浮现。

凌若夕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哪怕北宁帝布下了天罗地网,却仍旧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她的到来,紧闭的窗户被一股狂风蓦地吹开,哐当一声巨响后,正在批阅奏折的北宁帝立马停笔,下意识想要唤人。

“别出声。”冰冷的语调在他的耳畔响起,北宁帝根本没看清,她是如何出现,只背后那股让他毛骨悚然的冷冽气息,清晰无比的传来。

他浑身僵硬的坐在龙椅上,一滴冷汗悄悄顺着他的额头滴落下来,是她!她真的来了!

再不可能有哪个人,能够让自己感受到这么强烈的压迫感,这种仿佛被死神盯上的恐惧,除了凌若夕外,绝不可能有第二人。

“你有什么目的。”北宁帝用力握紧拳头,掌心传来的疼痛感,让他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种时候,他要拖延时间,为自己换来活命的机会。

“我只想和你单独聊聊,放心,我暂时还不想得罪北宁,”凌若夕平淡冷漠的嗓音又一次响起,她整个人被笼罩在龙椅后的阴影处,如鬼魅般,难以察觉,“毕竟,当初被北宁追杀的回忆,可让我至今难忘。”

她突然提起数个月前的事,北宁帝的心脏猛缩了几下,难道她是来讨债的?

“好,朕相信你,朕可以同你坐下来谈。”他强装镇定的说道。

那股危险的气息总算是消散了。

危机暂时解除,北宁帝猛地松了口气,他回过头,就看见从龙椅后踱步而出的女人。

一如最初见面时的样子,仍旧是那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哪怕她什么也不做,也足以让人感到畏惧。

进入御书房的只凌若夕一人,云井辰在外边替她守卫,她悠然在龙案下方的椅子上落座,姿态落落大方,不像是来算账,倒像是来度假的。

“说吧,你想和朕谈什么?”北宁帝见她似乎没有动手的心思,悬空的心总算放下来一大半。

“谈谈凌克清。”凌若夕直接奔入主题:“相信皇上你应该很希望能够扳倒掌控朝堂多年的这位丞相。”

她用的是肯定句,北宁帝眉头一蹙,拿不准,她究竟是什么意思,毕竟,她和凌克清的父女关系是既定的事实。

“安心吧,我没打算替他出头,也没打算站在他的阵营,相反,我倒是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皇上你愿不愿意答应。”凌若夕勾唇轻笑,如昙花一现般清浅的笑容,让整个御书房的温度似乎回暖了不少。

北宁帝拧眉望着她:“此话当真?”

“我以为我和他两看相厌的事实天下皆知。”凌若夕抬高了眉梢,凉凉的讥笑道。

不错,她屡次不给凌克清留下颜面,甚至故意刁难他的事,早已疯传整个北宁,正是因为这样,不少文人墨客在暗地里斥责着她的冷血,她的不孝。

“凌相他的心太大了,朕不会再容忍他。”北宁帝说出了自己的立场,身为帝王,知人善用是基本功,而凌克清的心思,他看得一清二楚,那是一个为了权势能不择手段的男人,而且,他对权势的欲\望,已经达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

明明是丞相,可他却无法胜任这个位置,几次三番让北宁颜面扫地,这样的他,让北宁帝如何信任?如何重用?

“可你不敢立即撤下他的官职。”凌若夕将北宁帝左右为难的立场点明:“你担心贸然出手,会导致他的门生心有怨言,乱了朝纲。”

“是。”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北宁帝毫不犹豫的坦然承认了这一点。

“所以,我就来了。”凌若夕慵懒的翘起二郎腿,“我这次前来京城,不过是想要看看,凌克清求见我的理由和目的,我和他在丞相府内见面的事,相信皇上你也有所耳闻。”

北宁帝微微颔首,平淡无奇的容颜此刻略显严肃。

“合作吧,皇上,我替你制造机会扳倒凌克清。”凌若夕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却让北宁帝有些发愣。

“制造机会?”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呵,凌克清这次求我出面,说服你纳凌府三小姐凌雨霏进宫,想借此重新起势。”

“他好大的胆子!”北宁帝气得一巴掌拍在龙案上,巨大的声响,让御书房外绷紧神经警戒的近卫军立即跑到门口,轻轻敲了敲房门。

“皇上?”他们担心屋子里会有动静,担心着帝王的安危。

北宁帝深吸口气,勉强压下内心澎湃的怒火,哑声道:“朕无事。”

近卫军们这才退下,可一个个却高高竖起耳朵,偷听着房内的动静。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北宁帝向凌若夕求证,如果真是这样,凌克清绝不能再留!

“千真万确,不过,我反而认为这是一个契机,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多的是机会让他落马,皇上,你说是不是?”凌若夕展颜轻笑,话意有所指,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北宁帝也不是傻瓜,在冷静下来之后,就明了了凌若夕的意思,眸子里闪过一抹精芒,陷入沉思。

“人站得越高,就会越得意,而当他越得意时,越容易忘形,摔得也就会越惨。”凌若夕悠哉悠哉的晃了晃腿,感慨道。

“你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和他做对?”北宁帝到如今仍旧猜不透凌若夕这么做的理由,就算凌克清对她再差,可他们到底是父女啊,血脉亲情,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被斩断的吗?

凌若夕眼眸微冷,似有寒芒正在凝聚:“一个想要利用我的人,就得做好被我反利用的心理准备。”

亲情?抱歉,在她的眼里,这种东西从没存在在她和凌克清之间,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只有凌小白一个。

而那些顶着亲人的头衔,却总想算计她的人,要来又有何用?

看出凌若夕的坚决与冷漠,北宁帝顿时哑然,这个女子与普通的女人截然不同,三纲五常似乎在她的这里根本不奏效,她自有自己的一番为人处事的手段。

这就是皇弟迷恋上她的原因吗?

“好,朕可以答应你,让凌雨霏进宫,不过,朕要你保证,从今往后,你不得对北宁出手!不得做任何危害北宁安定的事。”北宁帝眸光一闪,一口答应下来,可他却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身为一国帝王,他忌惮着拥有绝对实力的凌若夕,无法斩除她,那么,他所能选择的,就是和她合作,在她有生之年,让她做出不得危害北宁的承诺。

凌若夕莞尔一笑,不愧是帝王,明明这个计划也是他正需要的,却非得说成是她占了便宜。

不过,北宁帝的要求对凌若夕来说不难,她甚至不用考虑,就直接答应了。

“好,我答应你。”合作达成,凌若夕已经开始期待,凌克清将来的惨淡下场,在没有什么,是比得到又失去,更让人痛不欲生的。

“你要走了?”北宁帝见她悠悠起身,忙不迭问道。

“恩。”不然她还要留下来吃宵夜吗?

“你可以在宫中多留几日,朕命人替你收拾房间。”北宁帝发出了邀请,极力想要拉近和凌若夕之间的私交。

如今在整个龙华大陆中,她是最不能得罪的人之一。

“不必了,我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皇上,希望你能尽快让我看见,最后的成果。”凌若夕含笑转身,双手自然的背负在身后,背影笔挺如松柏,她的身影看似瘦小,可偏偏似乎又有着无法被击倒的坚强。

就在凌若夕打算开门离开时,身后,北宁帝的声音突然又一次响了起来:“凌若夕,当初若是皇室没有解除婚约,你会如何?”

他忽然间很想知道,如果在她六年后第一次出现时,三王爷没有强行将婚约解除,如今,她可会嫁他为妻?可会成为北宁的一大助力。

离去的脚步微微一顿,凌若夕缓慢侧过身来,马尾在空中滑旋,她挑眉望着孤身坐在龙椅上的帝王,目光深幽,让人琢磨不透里面蕴藏的真实情绪。

“如果你不想回答,可以当朕没有问过。”北宁帝误以为她的沉默是不愿回答自己的问题,所以给她找了台阶。

凌若夕摇摇头,“不,我现在就能回答你,如果这种事,我从不会去想象,这个世上没有回头路可以选,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所以,皇上你刚才的问题对我来说,没有回答的必要。”

更何况,当初即使凤奕郯不肯解除婚约,她也会想方设法让这段关系解除掉。

她不可能会给凌小白找一个对他不好的后爹,更不可能嫁给一个心中只有国家,全无儿女私情的男人。

北宁帝顿时大惊,他设想过无数种答案,却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这个女人,当真与众不同!

将北宁帝怔然的目光抛在脑后,凌若夕悠闲的打开房门,迎接她的,是近卫军瞠目结舌的惊诧目光,以及回过神来后,出鞘的凌厉刀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