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0章 潜在的敌人

第560章 潜在的敌人

天哪!她怎么会从御书房里出来?近卫军又怕又急,踮着脚扬长脖子想要往屋内看,看看北宁帝是否安全。

凌若夕眉头一蹙,一股强悍的气势瞬间朝四周扩散开去,她迈开步伐,在包围圈中一步一步缓慢前进。

没有动手,没有对持,可这批侍卫却吓得不断后退,握着刀柄的手臂不停的颤抖着,刀身嗡鸣。

“这就是北宁的待客之道?”邪肆的嗓音从头顶上落下,众人愕然抬头,就看见一抹黑影迅速落地,衣诀翻飞,白发如云,精雕玉琢的五官完美得犹如上帝最喜爱的杰作。

“云井辰!”有侍卫认出云井辰的身份,立即惊呼出声。

他慵懒的搂住凌若夕的肩膀,另一只手痞气的掏掏耳朵:“别这么大声,本尊还不至于脑残到记不得自己的名字。”

“你!你们!你们要对皇上做什么?”侍卫惊慌失措的问道,一个凌若夕已经够他们畏惧,如今再加上一个云井辰,他们根本没有胜利的机会。

“本尊能对他做什么?”云井辰似笑非笑的反问道,对侍卫的质问有些嗤之以鼻,“让开!”

语调勃然加重,不怒而威的气场,让四周的侍卫脸色刷地一下白了,他们艰难的吞咽着口水,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

“放他们走,这两位是北宁的贵客,不得怠慢!”听到外边骚乱的北宁帝走出御书房,站在门口,沉声交代道。

贵客?

侍卫们顿时大惊,但有皇命在前,他们只能将手里的兵器通通收好,恭敬的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云井辰哼笑了两声,落落大方的拥着凌若夕,纵身跃起,两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这无垠的夜空下,只留下一地神色迷茫的侍卫,完全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传令,丞相府三小姐才德兼备,即日起,封为嫔,入主冷月宫。”北宁帝传下口谕,打算趁早实施计划。

当这则消息传到丞相府,凌克清激动得老泪纵横,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仕途重复光明。

但身为主角的凌雨霏却丝毫没有半分的欢喜,她要嫁的,并不是这位已过中年的帝王,而是她的姐夫——凤奕郯。

可事到如今,她还能怎么办?整个相府需要靠她来支撑,她的爹爹请求她为丞相府出一份力,这是她无法摆脱的责任和义务。

第二天清晨,从宫中快马扬鞭赶来的传旨太监抵达丞相府,整个府宅内,一片欢腾、喜悦。

早已梳妆打扮好的凌雨霏被凌克清亲自送上马车,准备赶赴皇宫,踏入那深渊地狱般的后宫。

“可悲的女人。”不远处的民居顶端,云井辰撩袍坐下,火红的长衫在他的身下随意的朴散开来。

目送马车缓缓驶离,凌若夕仿佛看见了一张血盆大口,正等待着将凌雨霏吞下。

“我们该启程回去了。”她提醒道。

“好,本尊会命人时刻留意京城里的动向,只要有事,会立马告诉你。”他知道,她想要看到这最后的结果,即使她嘴上没说。

凌若夕轻轻颔首,与东方家族的护卫汇合后,一帮人悄无声息离开了京城。

当属于她的气息在皇城上方消失,正在朝堂上聆听朝政的凤奕郯眸光一暗,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就连北宁帝唤了他几声,也没能回神。

日落时分,凌若夕刚回到本家,就被小一急匆匆的拽到了前厅,“师姐,出事了!”

“恩?”她眉头顿时皱紧,不过是离开了两天,怎么会出事?

“昨天夜里有人闯入这里,而且还和云公子的人大打出手。”小一严肃的说道,昨天晚上的打斗,毁了整个客房,那里到现在仍是一片废墟,据说敌人的实力十分高墙,即便是本家的人联手,也只能将他击退,没能把人拿下。

听完他的叙述,凌若夕的脸色冷若冰霜,她侧目看向身旁的云井辰:“是针对你的?”

“呵,本尊可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什么人,更何况,这里向来隐蔽,寻常人怎会知道如何潜入?”而且还破了他设下的五行八卦阵!

“保险起见,先找昨天守卫的下人过来问问。”不是凌若夕太谨慎,而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丝诡异。

对方是知道他们俩不在,才故意抓住机会擅闯,还是说,只是巧合?

云井辰点头同意了她的做法,立即派人去把昨晚负责守夜的护卫队队长叫进前厅,他和凌若夕稳稳坐在高首,神色略显凝重。

“奴才见过家主,见过夫人。”护卫队队长恭敬的单膝跪地,向他们请安。

小一如同守护神似的,站在他们俩身边,而凌小白,在回来的那一刻,就抱着小黑玩起了失踪。

“你昨晚和对方交手了?”云井辰沉声问道,“对对方的来历可有思绪?”

“奴才无能,那贼人身手高强,已是紫阶巅峰,奴才们拼尽全力,也未能把人抓住,请家主责罚。”护卫队队长自动请罪,满心的懊恼与自责,在他任职护卫队队长这个职位时,他就有义务要保证本家的安全,可现在,却有人胆敢擅闯,而且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这让他怎能不内疚?

“先把你知道的情况说清楚。”云井辰没急着论他的失职之罪。

“是,来人总共有五人,实力最弱的也有紫阶的修为,他们行动迅速,且对本家的地形了若指掌,他们偷偷潜入了客房,之后,奴才们就听到小丫姑娘的惊呼,赶过去后,夫人的属下已经同对方交手,奴才们立即加入战局,重伤了贼人,但他们却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让奴才们看不见,逃之夭夭。”护卫队队长用最简短的言语将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随后,就安静的跪在地上,等待着属于他的惩罚降临。

宽敞的前厅,此刻安静得落针可闻,云井辰若有所思的托着下颚,“你刚才说,来人直接闯入后院的厢房,是小丫姑娘第一个发现的?”

不对!如果他们真的对本家的地形了若指掌,为何会去客房?而且,小丫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对方既然有紫阶的身手,在被她发现行踪后,绝对有足够多的时间,杀掉她,怎么可能给她惊呼的机会?

整件事让云井辰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就像是雾里看花,完全摸不着头绪。

“小丫可有受伤?”凌若夕沉声问道,眉梢冷峭如冰。

“小丫姑娘只是受了些惊吓,并没受到太大的伤害。”回答她的是小一。

“我先去看看她的情况。”凌若夕拂袖起身,马不停蹄离开大厅,因为客房被毁,小丫的住所也被临时迁移到南面的幽静院子,此刻,她脸色苍白的靠在床头,本家的婢女正伺候她用膳。

紧锁的房门被人从外粗鲁的推开,凌若夕凛然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小丫强行打起精神,“夫人。”

“你还好吗?”凌若夕拧起眉头,一个健步冲到床边,将她扶住,动作温柔的把她扶到枕头上靠下,还体贴的为她掖了掖被角。

小丫抿唇轻笑:“夫人,我没事的。”

“还说没事?脸色这么难看。”凌若夕有些心疼的抚了抚她的面颊,心头杀意疯涨,该死!别让她知道是谁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闯入东方本家,吓坏她的人,否则,她会让那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平静的气息出现短暂的波动,她深沉的眸子,溢满了浓浓的血腥之气,如同一只苏醒的凶猛狮子,伸出了自己的爪牙。

即使她的怒火不是对着小丫去的,但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凌若夕,小丫心里还是难忍恐惧。

“夫人,我真的没事拉。”她故意佯装着轻松的样子,绚烂的笑容配上惨白的脸色,却让凌若夕有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暗水到死最放心不下的人,她却没有能够保护好,双眼无力的闭上,心窝里满是苦涩与凄凉。

婢女眼见情况不对,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把空间交给这两个明显需要沟通的女人。

“昨天进来的歹人你可有看清他们的长相?有印象吗?”凌若夕沉声问道,眸子里翻腾不息的情绪被她用理智压抑下来。

小丫仔细回想了一阵,突然摇头:“他们都带着面纱,我没能看清楚,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恩?”这个消息超出了凌若夕的预料,眉心顿时皱紧:“冲着你来的?”

这话怎么说?

“昨天我原本是想早点歇息的,可就在我准备休息时,他们突然间闯进来,然后想要抓我,我就吓到大声叫了一下,大家才赶来。”小丫仔细的将昨晚的情况原原本本复述给凌若夕听。

“我觉得,如果他们不是冲着我来的,不可能会那么准确的找到我的房间,而且一路上,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凌若夕也有同感,可她想不通,为什么那些人会单单冲着小丫来。

“你在京城里可有得罪什么人?”她眸光微冷,似染上了冰冷的寒芒。

小丫摇摇头:“没有啊。”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种古怪感,凌若夕见没能问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只能将心头的怒火压下去,安慰了小丫几句后,守着她睡着,才离开房间。

她的脸色十分凝重,这突然冒出来的敌人究竟是谁,没人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也没人清楚,如果真的是冲着小丫来的,对方必定对这里的地形了若指掌。

这么一想,她突然间觉得,有和云井辰深入交流的必要。

回到阁楼时,云井辰还未回来,凌若夕询问了下人,听说他正在聚集府内所有人到前院集合,凌若夕顿时了然,看来,他也和自己有同样的想法。

这个家里,出了内奸!

否则,如何解释对方会如入无人之境的闯到后院,而且还能无声无息破了院子里布下的五行八卦阵?

凌若夕脚下一转,朝着前院的方向飞奔前去。

路上,她和正往回走的凌小白撞了个正着。

“诶?娘亲?”她急匆匆的要去哪儿啊?凌小白茫然的眨巴着眼睛。

“你先回屋。”凌若夕脚步不停,匆忙吩咐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