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4章 爱有多深?

第564章 爱有多深?

凌若夕刚要点头,却见小丫伸手探入袖中,不禁有些奇怪的皱紧眉心:“你在做什么?”

“等等。”小丫摸索了一阵后,忽然,从嫁衣宽大的衣袖内,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型冥位,橡木的木牌上,可以清晰的看见生疏的刀痕印记,正中心写着一行小字。

凌若夕认得那是小丫的笔迹,“夫君暗水之灵位。”

她神色霍地大变,转头看向小丫,难掩心头的惊愕:“这东西你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为什么没有人发现她偷偷做了灵位?而且还贴身带着?

不止是凌若夕,在场没有一个人还能保持镇定,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小丫会做到这一步,难道她想要抱着灵位成亲吗?

“凌姑娘……”深渊地狱的众人迟疑的唤道,想要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办,不错,他们从最初就知道,这场婚礼不会出现新郎官,可是,他们也没能料到,小丫会把暗水的灵位带来。

喜堂内,死一般的寂静。

云井辰细细的眯起了双眼,深深凝视了小丫一阵后,他才幽幽叹了口气,“如果这是她本人的意愿,我们只能遵从。”

没有任何事比得上一个人坚定的觉悟。

凌小白还小,以他的脑袋瓜子,还想不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茫然的眨着眼睛,莫名的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

“你是认真的吗?”凌若夕蹙眉问道。

小丫神色缱绻的抚摸着怀里的灵位,重重点头:“恩!这样子,就像是他陪着我一样。”

“好,准备拜堂。”她选择了妥协,拂袖走到前方的椅子上悠然坐下,暗水和小丫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而她早就答应过会做他们的主婚人,这个位置,是留给她的。

深渊地狱的众人面面相觑,犹豫了许久后,他们才各归各位,在喜堂中成两侧站定。

云井辰推了凌小白一把,示意他上去充当花童。

“小少爷,麻烦你了。”小丫眯着眼笑了,眼眸中有淡淡的水汽凝聚。

凌小白有些难过,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这么难受,只是莫名的不太喜欢她的这副表情。

小手牵住大手,两人缓缓踏上红毯,小丫紧紧搂住怀里的灵位,背脊挺得笔直。

“一拜高堂。”云井辰哑声开口。

小丫孤身一人朝着凌若夕伏地拜下,火红的裙摆在她的身后曳地铺展,“小丫拜过夫人,谢谢夫人一直以来照顾小丫,照顾暗水。”

凌若夕的眸子微微颤动了几下,她紧握住掌心下的椅子扶手,才避免了失态,“恩。”

“二拜天地。”

小丫原地转身,冲着门外深深叩首,凌若夕留意到,她抱着灵位的手指已经开始泛白,即使是旁观者,都能感受到,她内心深处压抑的悲怆与凄凉,可她还是固执的要将这场婚礼举行完毕。

“夫妻对拜。”

小丫缓缓直起身体,郑重的将灵位放到自己的对面,随后,她勾唇笑了,那凝聚了万千幸福的微笑,却深深刺痛了凌若夕的眼睛。

这一拜,她迟迟没有起来,仿佛整个人已变作了一具雕塑。

深渊地狱的男人们不忍的将目光移开,有些甚至偷偷落下泪来。

云井辰的心情沉甸甸的,他第一次发现,成亲竟是一件这么痛苦,这么让人难过的事。

“呜……”压抑的啜泣从小丫垂落下的青丝内传出,即使是哭,她也哭得这般沉默,俯下的身体带着细微的颤抖,双手在地上用力握紧,一条条青筋在她的手背上凸显出来。

凌若夕深吸口气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小丫身边,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结束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暗水名正言顺的妻子。”

这句话,让小丫哭着笑了。

入夜,小丫倔强的要一个人待在这间屋子里,不肯离开,按照她的说法,她想要在新婚之夜,在这个有暗水气息的房间里待着,凌若夕没能说服她,最后只能妥协。

冷清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夜风微凉,她双手环抱在胸前,倚靠着门外的木板,神情淡漠。

“还不去歇息?”云井辰把凌小白安置在三号山谷,守着他入睡后,才过来寻她,眉宇间带着淡淡的责备,“你今天太累了,需要养精蓄锐。”

“我刚才在想一件事。”凌若夕眸光一冷,“你说,药王谷的人为何要对小丫动手?我想来想去,除了暗水,似乎没有别的理由。”

“你的意思是,他们因为暗水,所以迁怒到小丫身上?”云井辰有些怀疑,“如果要寻仇,他们应该对付的人,是本尊同你。”

“如果在明知道实力不行的前提下呢?”凌若夕反问道。

云井辰顿时语结,如果说因为没办法找他们二人寻仇,所以才会转移仇恨,转移目标,想要对付小丫,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他轻轻抬起眸子,就看见她满是肃杀的脸色,展颜一笑:“这良辰美景你却用来思考这么无聊的事,不觉得是一种浪费么?”

他故意将身体凑近她的面庞,鼻尖相对,温热的呼吸,喷溅在彼此的脸蛋上,暖暖的。

凌若夕挥手将他的脑袋挪开:“一边去,我在和你说正事。”

“本尊只是觉得,或许我们可以做点别的。”他不愿意看到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所以故意调侃她,逗弄她。

“春天还没到,你的**期又提前了?”凌若夕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有这么个捣乱鬼在身边,她哪里还能静下来心来想别的?拍拍衣袖,她抬脚准备离开。

“去哪儿?”云井辰立马追了上来,与她并肩同行。

“陪儿子。”凌若夕的回答让他有些吃味,旋身一转,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个时辰他早就歇息了,陪他不如陪陪本尊,这几日你一直忙着婚礼的事,后来又忙着……”抱怨的话语还没说完,凌若夕的脸色霍地大变,她纵身跃起,冲向矮楼,速度快得就连云井辰也只来得及看到一抹残影从眼皮子底下窜过。

他张了张口,刚想唤她,鼻尖微微动了动,嗅到了空气里那股异样的味道,脸色顿时沉了。

凌若夕一脚将房门踹开,木门哐当一声被踢翻在地上,碎片掉落一地。

她凌厉的目光飞速扫过四周,在桌子旁,发现了脸色惨白的小丫,她死死搂着灵位,面前还放着一把染血的匕首。

“你疯了?”凌若夕难以置信,狂奔到她身旁,将她被割破的左手用力握住,扯下一截袖子,拼命的想要阻止鲜血从伤口里冒出来。

“快叫小一!”这是云井辰为数不多的几次见到她情绪失控,他不敢耽误,匆忙将正在房间里熟睡的小一拖到矮楼,让他为小丫止血疗伤。

满屋子浓郁的血腥味格外刺鼻,凌若夕的脸色阴沉得犹如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分外可怕。

她咯咯的握紧拳头,站在旁边,眼也不眨的看小一包扎伤口。

“好险发现得及时,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小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长长舒出一口气,“暂时把血止住了,不过要防止伤口再次撕裂。”

谁也没有想到,小丫会做出这么激进,这么决绝的事,割脉自杀,她是疯了吗?

凌若夕拧着眉头,哑声问道:“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失血过多,现在昏迷了。”小一老老实实的把病情说出来。

“呵,她倒是有骨气啊,白天成亲,晚上自尽。”凌若夕凉凉的讽刺了一句,她平生最痛恨的便是不爱惜生命的人。

是,暗水死了,可她有必要为此自尽吗?人这辈子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值得留恋,值得珍惜的。

“你也消消气,”云井辰很快就冷静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

“我出去透透气。”她一点也不想待在这间屋子里,更不想看到小丫这副不省人事的样子,凌若夕迅速离开矮楼,几个起落后,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这无垠的夜空下。

云井辰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太清楚,凌若夕有多在乎小丫,因着对暗水的愧疚,她挖空了心思,想要弥补到小丫的身上,所以,她一时半会儿恐怕很难接受小丫的做法。

“你也去歇息,本尊在这里守着。”

小一面露一丝迟疑,“不然还是交给我吧,云公子你去陪陪师姐。”

“她现在不会想要见到本尊。”云井辰说得十分笃定,正是因为了解,他才知道,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见他这么说,小一也只能答应,他细心的嘱咐了云井辰几句话,让他注意照看小丫的身体变化,要是出现发热的迹象,一定要通知自己。

云井辰耐心的记下,然后目送他出门,自己则慵懒的靠在龟裂的墙壁上,目光幽幽凝视着小丫。

他想,或许他们都低估了这个女人心里的悲痛,低估了她对暗水的这份情究竟有多沉,多重。

一个人到底要爱到怎样的程度,才会在另一半离开后,选择这般残忍的行为,结束掉自己的性命?

想着这些,云井辰的心窝里也泛起了丝丝涟漪,暗水这家伙,还真是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沉重的责任啊。

第二天,浓浓的白雾笼罩着整个深渊地狱,不少从小一嘴里听说了这件事的男人,纷纷赶来,想要看望小丫,她还在昏迷中,没有苏醒。

惨白的脸色,手腕上厚厚的纱带,刺痛了这些男人的眼睛。

凌小白老早就醒来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开始满山谷的寻找自己的娘亲,可找来找去,他也没有看见凌若夕的人影。

“什么嘛!娘亲究竟是去哪儿了?”他不满的撅着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黑狼睡眼朦胧的伸出爪子,指了指北面的方向,那里是最末号的山谷,它感觉得到女魔头的气息就在那儿。

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吧唧一声,亲了它的额头一口:“小黑,你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