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5章 伤心的人不是她

第565章 伤心的人不是她

抱着小伙伴,凌小白撒开步子,往最末号的山谷跑去,步伐如疾风,就连在路上碰见小豆子,他也没有停下。

一路狂奔后,凌小白累得够呛,终于在山谷内的木屋顶端发现了躺在上面的凌若夕,他狠狠喘了几口粗气,汗流浃背的走到木屋下边,“娘亲!娘亲!”

他的呼唤却没有唤来任何的回应,小嘴撅得似乎能挂壶,娘亲这是在故意无视自己吗?

凌小白说什么也不干,他放下黑狼,搓着手,转动着眼睛想要寻找能够爬上去的方法,很快,他就看见了用来支撑房梁的圆柱,嘴里嘿嘿笑了两声,手脚并用顺着圆柱一路爬了上去。

黑狼不想承认,这个像猴子一样的小孩,它认识。

凌小白费了好大的劲,终于爬上屋顶,他深呼吸几下,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伐想要蹭到凌若夕身后,谁料,浓雾散去后的水珠,让房顶的砖瓦有些湿滑,他一个没站稳,口中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人朝后仰去,眼看着就要摔倒。

黑狼吓得想要幻化出本体接住他,可它却瞥见一抹红色的人影抢先一步,将凌小白抱紧,立马就歇了这个心思。

它就说嘛,女魔头怎么样也不会看着小少爷遭殃的。

凌小白惊魂未定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一颗小心脏此刻正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你搞什么?”凌若夕阴沉着一张脸,沉声质问道,身侧的气息有些起伏不定。

凌小白这才回神,他尴尬的红了面颊,“娘亲,对不起,宝宝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没有站稳而已。”

“下次小心点。”凌若夕没有责怪他,她的神色略显疲惫。

“娘亲,你不高兴吗?为什么?要不要说给宝宝听听,让宝宝替你分担一点啊?”凌小白拍着自己的胸脯,糯糯的说道,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凌若夕心头的抑郁在他可爱的话语中,消散了几分,“什么事也没有。”

说着,她抱紧儿子,旋身从房顶上降落,目光冷冷的扫过一旁的黑狼,别以为她不知道,凌小白出现在这儿,绝对少不了这家伙的帮忙。

还好刚才没事,若是他有什么损伤,哼,她会让这只小仓鼠知道,什么叫做倒霉。

黑狼被她瞪得心头发虚,小眼睛偷偷转开,没勇气直视她。

凌若夕牵着凌小白踏着晨光,返回了二号山谷,此时,矮楼外站满了神色复杂的男人,他们正在为小丫的所作所为感到惊讶,感到动容。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凌若夕呵斥道。

“凌姑娘。”男人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立即朝她围拢,七嘴八舌的将小丫割脉自杀的事告诉她。

“停。”凌若夕轻轻抬起手臂,有些无力的揉着自己的眉心:“这件事我昨天晚上已经知道,你们不用再说,她现在很平安,这种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她也决不允许她的人做出轻生这种懦弱的举动。

或许是有她的保证和承诺,男人们的脸色明显放松了不少,凌若夕似乎天生就有这样的魅力,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控旁人的思绪,影响他们的心情。

小丫是在正午时分幽幽醒来的,她睁开眼,看见的是陌生的床顶。

身体软得毫无力气,可手腕上抽疼的伤口,却清楚的告诉着她,她没有死的事实。

“醒了?”凌若夕冷漠的嗓音从旁边传来。

小丫浑身一抖,心虚的不敢看她,也没脸见她。

“小一的医术进步了不少,说你半个时辰内会苏醒,果然被他说中了。”凌若夕自说自话,似乎并不想问小丫做出这种事的理由。

可她越是这样,小丫心里就越不安,她用力抿紧唇瓣,虚弱的开口:“夫人,是你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吗?”

“怎么,嫌我多管闲事?”凌若夕凉凉的挑高眉梢,讥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丫挣扎着想要解释,凌若夕霍地从椅子上起身,将她的肩膀按住。

凌厉的眉梢此刻仿佛结了冰,神色更是冷得刺骨:“不想死,就别乱动。”

不知道她的伤口不能二次撕裂吗?

小丫神色黯然,如同木偶任由她把自己的身体推到**。

“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凌若夕侧身椅座在床沿,定眼望着她,语调平静,全然没有了昨夜的怒火。

小丫动了动嘴角,“夫人,我好像快要撑不下去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忍受一个人的生活,可以接受,他不在这个世上的事实,可是,当昨天夜里,她孤身一人待在这个处处有他气息存在的房间中时,想要见他的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她从来不知道,没有他,她竟连活着,也没有了勇气。

凌若夕瞧着她生无可恋的表情,笑得愈发讽刺:“所以你就想要寻死?”

小丫闭口不言,可她的沉默又何尝不是一种默认?

“你以为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你就能见到他?”凌若夕的话如同一击闷垂,狠狠的敲打在小丫的心窝上,疼得她连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

“我告诉你,像我们这样的人,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用自己的性命胡闹的家伙,如果有得选,你说暗水是愿意活着,还是愿意赴死?他想要活着,却没能活成,而你,明明活着,却想要死,呵,你就不怕下了地狱,他不肯见你吗?”凌若夕危险的眯起眼眸,话语冷漠到近乎无情。

有时候一味的容忍与好话,不会让人清醒,只有适当的激将和刺激,才会让一个人回头。

小丫的脸色不停变换,似怒,似悲,可又因为凌若夕的威信,不敢反驳。

“我只救你一次,如果你还冥顽不灵的想要寻死,下次,我不会阻止,不过,你得记住,我凌若夕的人,从来不是懦夫!宁肯苟且偷生,也不会轻易放弃。”说完,她拂袖起身,再不看床榻上的小丫一眼。

当她的脚步走到门口,就要离去时,身后,传来了小丫轻如鹅毛般低不可闻的声音:“夫人,小丫让您失望了吗?”

“不,失望的人应该是到死还想你过上快乐日子的暗水,你对不起的人是他,不是我。”房门被她砰地一声大力合上,屋子里静悄悄的,小丫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狠狠瞪着头顶上的床顶,牙齿咬住唇瓣,她难过得不停掉下眼泪来。

悲伤的哭泣声,不间断的从屋子里传出,凌若夕站在门口,幽幽叹了口气,希望这次以后,她真的能够彻底走出来。

小丫的伤在山谷里养了近十天,用了最好的药,总算开始结疤。

她的心情逐渐恢复平静,甚至可以和前去探望她的人谈笑几句,可这段日子,凌若夕一次也没有出现在小丫的面前,似乎要对她撒手不管了。

小一发现,每每那些前来探望的人离开后,小丫总会望着房门口,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他虽然单纯,却不是傻瓜,很容易就猜到小丫究竟是在等待谁。

“小丫姑娘,师姐她现在还在气头上,她一直很关心你,你这么做以后,她真的很伤心,所以,你要给她时间。”小一温柔的劝道。

“夫人她会不会从今往后不再搭理我了?”小丫迷茫的喃喃着,她永远不会忘记,在她灰暗的生命中,是凌若夕给她带来了第一次的希望,也是因为她,自己才一步一步从泥沼中走出来。

她不想让凌若夕对自己失望,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会的。”小一噗哧一声笑了:“师姐她啊,有时候就是嘴硬心软,以前她和师傅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这样,嘴里说着很难听的话,可心里却很在乎对方。”

“师傅?”小丫恍惚的回想到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鬼医,“真的会是你说的这个样子吗?”

“恩!你如果真的担心,等你的病情痊愈以后,你可以去找师姐道歉啊。”小一给她出主意,怂恿她先低头认错,毕竟,这件事从头到尾,的确是小丫自己做错了。

她让那些关心她的人失望,让那些在乎她的人心痛,这是一份很大的罪过。

小丫用力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五日后,小丫的身体基本上已经康复,除了底子依旧虚弱,同平时几乎没什么两样,她走出矮楼,向大家询问过凌若夕的位置,然后拖着还有些虚弱的身体,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

这会儿,凌若夕正和云井辰在后方的森林中散步,她这两天身体四周的气压低得吓人,云井辰知道她心情不好,所以特地拽着她来散散心。

“上次你说,希望将来能够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归隐,你觉得这里怎么样?有山有水,还有左邻右舍,无聊时,可以入世,累了,就回来。”云井辰坏笑道:“我们可以生一窝的孩子,把这里当作家。”

“未来的事谁知道呢?”凌若夕有些意动,却口是心非的不肯表露出来。

“难道你还想和别的男人隐居?”云井辰故意曲解她的意思,面露些许委屈,“那本尊怎么办?”

“就算我有心要赶你走,可你会走吗?”凌若夕白了他一眼,对他的智商表示怀疑,她怎么觉得,自从他的病痊愈后,就幼稚得像个孩子?总会时不时说些让她哭笑不得的话,难道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么?

云井辰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目光像在看一个傻子,心头特无奈,如果不是为了让她心情转好,他又何苦自降身价做这种幼稚的事来逗她开心呢?可到头来,费力还不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