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6章 小道消息疯传

第566章 小道消息疯传

他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也对,就算你拿根棍子,赶本尊走,本尊也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你,让你这辈子也别想摆脱掉。

“你不觉得一个大男人说出这种话来很害臊吗?”凌若夕嘴角微微一抖,忍俊不禁的笑了,那似雪莲盛开般清浅的笑,让云井辰心中惊艳,只恨不得将她的笑容独家收藏,除了自己,不让其他任何人见到。

“夫人!”随风传来的呼唤传入耳膜,凌若夕眉梢一动,抬眸朝森林外看去。

“看来,她的伤势好转得差不多了。”竟有力气独自跑来寻她,云井辰心头悬着的大石头这会儿总算是落了下来,小丫的身体好转,那么,她也就不用每天沉着一张脸了。

“需要本尊避嫌吗?”云井辰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说呢?”凌若夕觉得他最近的废话太多,这种事还用问吗?

云井辰无奈的耸耸肩,纵身跃上身侧的树干,身影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这森林之中。

小丫一路找来,总算是在一处花圃旁,找到了凌若夕,她深深吸了口气,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靠近她的身边:“夫人。”

“恩。”凌若夕淡漠的应了一声,目光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伤势好了?”

“是的夫人,有小一的帮助,我的伤势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小丫强扯出一抹笑,想要缓和这让她无措的气氛。

凌若夕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

她的冷漠让小丫不太适应,硬着头皮开口:“夫人,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做出这种事,任性的想要逃避,却让你失望。”

“我说过,失望的人不该是我。”凌若夕心里有些安慰,看样子,她前几天的话,小丫有听到心里去。

“所以,我不会再这么做,不会再拿自己的性命胡闹!我会好好的活着,带着暗水的那一份,活得比现在更好。”暗藏悲伤的眸子,此刻仿佛有蓬勃的生机正在凝聚。

凌若夕转过身来,深深的凝视着她:“你确定?”

“是!如果我就那样懦弱的死掉,暗水他一定不会原谅我!就算他离开了,可只要我还记得他,他就会永远活在我的心里。”小丫似乎是彻底想开了,看开了。

凌若夕的敲打,让她如醍醐灌顶,而这些日子的冷静思考,让她终于明白,死,解决不了任何事,她必须得活着,抱着脑子里这些深刻的记忆,好好的活下去,这样,将来她才有面目去见暗水。

“你能这么想再好不过。”凌若夕欣慰的掐了掐她的脸蛋,“今后你要好好补补身体,不然,会留下隐患的。”

“那夫人你不生小丫的气了吗?”她忐忑不安的站在原地,依旧有些紧张。

“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凌若夕幽然叹息道,她怎么可能真的对她撒手不管?这个少女,在暗水离开的那一刻起,就不止是她的下属,而是她一生都要肩负的责任。

“我不会再让夫人失望的。”小丫握紧拳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一场**总算是平静结束,三天后,凌若夕决定动身离开,因为小丫的伤势,他们在山谷里待了半个多月,习惯了外边花花世界的男人们,早就怨声载道,一听要启程,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亢奋得不得了。

离开时,小丫将灵位留在了矮楼里,只戴着暗水的骨灰,她想,等到将来她老了,走不动了,还能够回到这里,陪他说话,告诉她,她这一生走过哪些路,见过哪些人,又经历过什么。

重返山巅,众人的情绪空前的高涨,残留在悬崖上的婚礼装扮,早已在风霜的洗涤中,变得残缺不堪,凋零的花瓣到处都是。

“还是外面好啊。”有人伸着懒腰,感慨道。

凌若夕嘴角**了几下,睨着身后这帮好像刚从牢笼里释放出来的男人几眼,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凌姑娘,要不咱们四处逛逛再回东方家吧?”有人提出建议。

凌小白一听,双眼蹭地亮了,像是被打开的灯泡,熠熠生辉,他急忙拽紧凌若夕的衣袖,冲她拼命点头:“恩恩恩,娘亲,这个主意好!宝宝也想到处逛逛。”

凌若夕本想拒绝,毕竟,还有一个药王谷等着她解决,可面对着眼前这一双双包含期盼的目光,拒绝的话到了舌尖,又说不出口了,最后,她只能无奈的揉着眉心,答应下来。

“万岁!”凌小白激动的吧唧一下,亲上她的手背,可下一秒,他的衣领就被人用力拽住,整个人悬空被提起。

云井辰危险的盯着他,冷冷的勾起嘴角:“凌小白,本尊和你单独聊聊。”

“嘤嘤嘤,娘亲,救命啊——”察觉到自己要倒大霉的小奶包,拼命挣扎,只可惜,他那点力气,对云井辰来说,根本不管用。

众人默默的目送着这对父子俩的身影,消失在前方的森林里,在心头为凌小白画了一个默哀的十字,希望他一路走好。

凌若夕带着众人,朝附近的城镇前行,至于那对父子,则被她抛在了九霄云外,她相信,云井辰总会有办法找到自己。

城镇中的百姓们还在热烈的讨论着半个月前的那场旷世婚礼,精致的饭菜,一连摆了三天的流水席,这一切的一切,足够他们回味。

作为主角的小丫,反倒像是旁观者,似乎并不太在意他们的谈论,反倒是挺关心另一件事,“夫人,这次的婚礼是不是花费了很大一笔银子?”

她先前只一味的想着,要让所有人知道,她和暗水即将成亲,要让无数人知道,她将嫁给他为妻,却忘记了,这场婚礼的开销支出。

“还好。”凌若夕慷慨的说道,只要不是从她的钱包里掏钱,她不会心疼,更何况,这点银子对云井辰这位土豪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

“夫人,你还是给我透个口风,将来等我找到银子,我会连本带利还给你的。”小丫极其认真的说道,她不想占凌若夕的便宜。

“别和我计较这么多,这些是我的分内事。”说着,为了不在这件事上纠缠,她急忙转移话题:“前边那么多人在看什么?”

在集市的街头,聚集了一大帮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的张望着什么东西。

小丫立即抛下凌若夕,跻身到人堆里,想要为她打探情况。

“这小丫姑娘的个性,和二哥还真挺像的。”深渊地狱的男人们凑在一起嘟嚷道,显然是回想到了暗水还在时,这种事通常是他在做。

凌若夕在旁边的露天茶铺坐下,一边歇息,一边等待小丫回来。

隔壁桌的人,绘声绘色的讨论着一则消息,似乎是距离雪山最近的城镇,最近遭到了魔兽的骚扰,一些村庄被魔兽摧毁,许多百姓通通遭殃,成为了低阶魔兽嘴里的盘中餐。

凌若夕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优雅的喝着茶水,半刻钟后,小丫才气喘吁吁的从人堆里跑出来,一溜烟,在凌若夕的身旁坐下,小手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为自己顺气。

凌若夕默默的将干净的茶杯递过去,等到她的气息平息下来,小丫才神秘兮兮的说道:“夫人,你知道吗?朝廷在全国各地发布了皇榜,说是要以重金聘请玄力高手,前往最近受灾的几个城镇,驱赶魔兽呢。”

“恩。”凌若夕漠然点头,“应急反应不错。”

南诏国内并没有多少修为高强的人,朝廷里的文官、武官大多是普通人,遭受到魔兽的骚扰,为了安抚民心,必然要从民间征集高手,这是最稳妥,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不过啊,我刚才还听这些百姓说,是因为夫人你离开了南诏,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灾难呢。”小丫幸灾乐祸的说道,她可没有忘记,在凌若夕初离宫时,朝廷是怎样抹黑她,而那些百姓又是如何斥责她的。

如今报应来了吧,活该!

凌若夕捧着茶杯的手指微微顿了顿,深幽的目光轻扫过告示招贴处聚集的百姓,凉薄的红唇朝上扬起一抹清浅的弧线:“随他们怎么说,嘴巴长在他们的身上,我管不着。”

更何况,舆论这种东西,她从来不曾真正放在眼里过。

“哼,他们就是仗着夫人你脾气好,所以才敢在背后这么议论你。”小丫为她打抱不平。

脾气好?

这还是凌若夕头一回听到有人给自己这样的评价,眼角微微一抽,表情略显无奈,如果她的脾气算好,那么,这天底下所有人都该是纯良友善之辈了。

在茶铺中坐了一阵,云井辰和凌小白才姗姗来迟,凌若夕瞅着凌小白欲哭无泪的脸蛋,又看了看他使劲捂住的屁.股,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这就是所谓的教育吗?呵,这种方法,对凌小白一定非常管用,难怪上回,不论她怎么问,他也不肯说那一晚,究竟被云井辰咋滴了。

不仅是凌若夕,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猜到了在凌小白身上发生了怎样可怜的事,小丫忍俊不禁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将脑袋转到一旁,极力克制心头的笑意,但她颤抖的双肩,依旧泄漏了她的情绪。

“等很久了?”云井辰若无其事的挨着凌若夕坐下,端起她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这是我的。”凌若夕有些不悦。

“那又如何?本尊和你还分什么你我?”云井辰理直气壮的说道,眉眼含笑。

他这副霸道的样子,让凌若夕很是无奈。

“坏蛋!”凌小白气恼的嘟嚷了一句,他的小屁.股现在还很疼,这家伙居然一点负罪感也没有,真是坏透了!

云井辰眸光一斜,轻飘飘扫过他,毫无压力的眼神,却让凌小白立即闭嘴,没勇气再开口了。

“你别做得太过。”凌若夕托着腮帮,提醒道。

“本尊自有分寸,这小子已经不是年幼无知的小孩,有些事能做,可有些事不能做,本尊得好好教育他,免得他将来去祸害天下女子。”

凌若夕有些风中凌乱,喂喂喂,没必要上升到这种高度吧?深沉的黑眸里,有寒芒闪过,“你对我亲手教育出的儿子很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