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7章 乞巧节

第567章 乞巧节

这种时候傻子才会说是,云井辰笑而不语,邪肆的笑容让凌若夕心底升起的丝丝怒火,彻底烟消云散,对这个男人,她永远没办法。

“凌姑娘,我们打算待会儿四处逛逛,你要和我们一起吗?”深渊地狱的男人们许久没在城镇中悠闲自得的散心,如今兴致上头,忍不住提出请求。

“你们自己去,晚上在东方客栈集合。”凌若夕定下了汇合的地点后,这帮人立马原地解散,勾肩搭背的闯进市集,开始自由活动。

“本尊在赶来的时候,听说今晚在百里外的清水镇会有风俗节日举行,想去吗?”云井辰打算和凌若夕享受享受二人世界。

凌若夕想了想,今天左右没什么事,也就答应了。

凌小白立即出声:“宝宝也要去。”

他才不要和娘亲分开呢,火辣辣的屁.股,没能让凌小白收敛多少,反而愈发的想要腻歪在凌若夕身边,挑战云井辰的忍耐力。

他眉头顿时紧皱,“你去做什么?本尊要和娘子过属于我们的节日。”

他完全不想带一个移动电灯泡在身边。

“娘亲……”凌小白泪眼婆娑的望着凌若夕,他就不信,娘亲点头答应了,这个坏蛋还能拒绝自己跟上。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云井辰,凌若夕的选择不言而喻,更何况,最近这段日子,小白没少被他欺负,她动了恻隐之心,“那就一起去。”

“好耶!”凌小白激动的大叫一声,朝云井辰投去挑衅的目光,哼哼哼,看吧,在娘亲的心里,果然还是自己最重要,他也得靠边站。

云井辰略感好笑,这小子是把自己当作仇人了吗?

也罢,不过是二人世界变成一家三口出行,没有太大的分别。

夜色渐沉,凌若夕在东方家族麾下的连锁客栈定好了房间,然后换下身上的衣物,换上一件干净的,将长发扎成马尾,牵着儿子,前往清水镇。

一路疾行,百里的距离,他们却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远远的,就能够看到城墙内通明的灯火正在闪烁,与这天上星辰交相辉映。

凌小白惊叹的叫了一声,只恨不得立马降落,参与到里面去。

小丫没有跟随他们一路,很识趣的留在了客栈里。

在城门前落地,凌若夕和云井辰一左一右拉着凌小白,踏入城中。

清水镇是南诏国的边陲小镇,这里民风朴素,百姓自给自足,每年的今日,这里都会举办名为乞巧节的节日活动,年轻的男男女女走出民居,在繁华的街道上聚集,街边有琳琅的摊位,兜售着一些小物件,红彤彤的灯笼,悬挂在四周,偶尔还有舞狮团的人舞动着狮子头,从街头跳到街尾。

节日的气氛十分浓郁,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欢喜的微笑。

凌小白左看看右看看,看见什么都想买,可他又舍不得兜里的银子,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云井辰的身上,转过头,期盼的望着他,用眼神传递着自己内心的希翼。

“他是把本尊当作冤大头了吗?”云井辰苦笑一声,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凌小白才会给他一点好脸色看。

“如果你平时少欺负他一些,或许他会喜欢你。”凌若夕站在他身旁,冷峻的五官此刻略显柔和。

男俊女俏的二人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显眼,不少经过他们身侧的百姓,纷纷投以羡慕、祝福的目光。

“云叔叔,宝宝想要那个面具。”凌小白指着一个彩绘面具,主动握住他的手指,讨好的笑了。

在银子面前,尊严算什么?如果他愿意替他结账,他就勉为其难,原谅他今天的错误好了。

看着儿子可怜巴巴的模样,云井辰冷硬的心窝不禁软了下来,狭长的黑眸中,有宠溺的光芒闪动:“给你。”

他大方的拿出了一锭金元宝,立马换来凌小白灿烂的微笑。

他连蹦带跳的跑到摊位前,和摊贩你来我往的讲了半天价,才以一两银子的价格,将面具买到手,至于剩下的钱,凌小白毫不犹豫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呵,他倒是会持家。”云井辰将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既好笑又好气。

“精打细算是一种美德,我不希望将来他成为一个败家子。”凌若夕解释道,“再说,银子这种东西永远不会背叛他。”

这是她从小潜移默化灌输给凌小白的人生原则。

闻言,云井辰有些无奈的捏了捏她的手背:“真不知道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儿学来的,天下间,有比这些俗物更值得珍惜的存在。”

“没听说过一句古话么?钱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凌若夕神色漠然的反驳道。

“好吧,怎么说你都有理。”云井辰不想和她斗嘴,她喜欢银子,他就用心挣,这样不就好了?

两人一路尾随着凌小白从街头逛到街尾,他抱着满怀的战利品,脸上的笑就没停过。

“娘亲,咱们去那边,好象有热闹可以看!”凌小白拽了拽凌若夕,从拥挤的人群中跻身出去,云井辰如同一尊守护神,始终伸出手,护着他们,避免他们被这拥挤的人潮碰伤。

在前边,是一条围绕整个清水镇的溪流,流水潺潺,时而有画舫的船舶缓慢漂泊在上边,从画舫里传出的美妙琴声,十分悦耳,岸边的长柳垂青,有不少恩爱的夫妻,此刻正携手在树下漫步,也有年轻貌美的姑娘手捧河灯蹲在岸边,将自己的心愿默默的写在信笺上,塞在河灯里,看着它远去。

参天古树长着茂盛的枝桠,枝条上,挂满了随风摇曳的长纸条,红的、绿的,色彩斑斓。

“娘亲,这是什么树,为什么他们都把纸条往上面挂啊?”凌小白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情形,自然很惊讶,只能向凌若夕求解释,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娘亲是无所不知的。

“小少爷,一看你就是外地人吧?这棵树可是清水镇上出了名的许愿树,只要把心愿写下来,挂在最高的地方,就能够达成所愿。”兜售纸条的老人慈眉善目的向凌小白解释。

“唔,是这样吗?”凌小白有些好奇,“只要把心愿写下来挂上去,就可以实现?”

那他想要用不光的银子,也可以被满足吗?

凌若夕刚想阻止他,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云井辰拦下,“这种时候就别破坏气氛。”

明知是假的,却还要沉醉其中吗?

凌若夕不敢苟同,这老头分明是用这样的方式哄骗人掏钱买下纸条,至于他所说的什么许愿树,凌若夕一个字也不信。

“有时候,难得糊涂。”云井辰笑了笑,“你啊,就是活得太清醒,才会少很多的乐趣。”

“你这是歪理邪说。”凌若夕白了他一眼。

“歪理邪说也好,你看,小白他现在不是挺开心的么?”云井辰指了指用几个铜板买下纸条的凌小白,“只要他高兴,是真是假又能怎么样?”

看着儿子兴致勃勃的表情,凌若夕只能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娘亲,你有木有什么心愿?宝宝替你写上去。”凌小白将自己的心愿写好后,立马蹭到凌若夕身边,想要让她也写一写。

“没有。”凌若夕漠然启口,她从不相信这种事,真有心愿,她只会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而不是寄望于这虚无缥缈的做法。

凌小白眸光一暗,神色有些落寞。

见状,云井辰顶替凌若夕出面,将纸条接了过来,大手一挥,洋洋洒洒在上边写下了一行字。

‘一世一白头,世世不分离。’

凌若夕瞳孔蓦地一缩,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这是他的心愿么?

“好了。”云井辰将纸条交给凌小白,然后弯腰将他从地上抱起。

“唔,还有比咱们更高的。”凌小白指着最上方悬挂的几个纸条,有些不服气,“宝宝还想再上去,挂在最上面。”

小手直指树木顶端的枝条。

云井辰微微一笑,当即腾身跃起,火红的身影如流星,顷刻间,就抵达了树顶。

“哇!”下方无数惊叹声此起彼伏,路过的百姓纷纷驻足,仰着脖子,望着树顶上风华绝代的男人。

“这个高度呢?”云井辰稳稳的将凌小白托在怀里,含笑问道。

“嗯!”凌小白兴冲冲的将纸条绑到树枝上,轻轻扯了扯,确定不会掉下来以后,他才心满意足的拍着云井辰的肩膀:“送小爷下去吧。”

他怎么有种自己被当作奴才使唤的错觉?

云井辰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飞身落地,双脚刚站稳,四周就有掌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来,到最后,连成一片。

他先是一愣,随后,笑得愈发动人,俊朗的容颜挂着勾人魂魄的邪肆微笑,仿佛一只魅力全开的妖,在场不少年轻的姑娘一见误了终身。

“卖弄够了?”凌若夕面色微冷,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力握住云井辰的手指,那是最亲密无间的,十指紧扣的姿势,她在以这样的动作告诉所有人,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她霸道的举动,非但没让云井辰心生反感,反而格外高兴,还有什么比得上她亲口的承认,让他更满足的呢?

凌小白本想破坏他们俩人之间和谐的气氛的,可是,想想刚才云井辰对自己的好,他又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这次,他就姑且原谅他吃娘亲豆腐吧!谁让自己刚才拿了他的好处呢?

凌若夕几乎是强行将云井辰从人堆里拖走,直到远离了这热闹的市集,她仿佛还能够感觉到从后方投射来的火热视线。

“呼,这里的人好热情啊!刚才宝宝的脸被他们摸了好多次。”凌小白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可脸上的笑却没有减淡,说实话,他还挺喜欢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