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8章 喝花酒没钱付账

第568章 喝花酒没钱付账

凌若夕对他这副蠢萌的样子各种无力,拜托,被人占了便宜,他为什么还能这么淡定?而且这种事究竟有什么好得意的?

“天色不早,该回去了。云井辰揽住她的肩头,柔声说道,似情语般温柔的呢喃,让凌若夕耳廓忍不住红了一大半。

一家三口在节日散场时,离开了清水镇,回到客栈,掌柜的殷勤的迎上前来,搓着手,伺候在身边,一个劲的询问着,房间里是否有需要改善的地方,他尽心尽力的想要让家主和夫人还有小少爷心满意足,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其他人呢?”凌若夕刚进大堂,就明显感觉到深渊地狱那帮人的气息不在这里,现在已是深夜,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刚才青楼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几位大人今晚打算歇在那边,不过来了。”掌柜不敢隐瞒,作为东方字号的管事,这个城镇中所发生的一切,他都了若指掌,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深渊地狱那帮人现在在做什么。

凌若夕嘴角一抖,意味深长的感慨一句:“他们的兴致还真不赖。”

这就是他们嘴里所说的,闲逛和散心么?

“呵,想必是你平日里太约束他们,以至于,他们才会这么迫不及待。”云井辰似笑非笑的调侃道,言语暧昧。

换做是一般的姑娘家,此刻大概早就被他说得面红耳赤了,可凌若夕哪里是一般人?她斜眼睨着眼前笑得春风得意的男人,“这方面,你似乎很了解啊。”

语调里暗藏着丝丝危险,云井辰浑身一抖,赶紧摇头:“本尊和他们可不是一丘之貉。”

他向来洁身自好,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本尊心里只有一个人,其他女子哪能入得了本尊的眼?”甜言蜜语完全不用考虑就脱口而出。

一旁的掌柜听得有些害臊,心头的佩服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家主不愧是家主,就连哄女子的能力也这么出色。

凌小白面红耳赤的垂下脑袋,牙齿轻轻咬住唇瓣,嘤嘤嘤,这个家伙太过分了!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调戏他的娘亲!坏人!

“哼,这些话你留着对别人说,小白,随我回房。”凌若夕羞恼的瞪了他一下,随后,主动要求和凌小白住在同一间房。

云井辰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住,喂!那他该怎么办?她竟忍心抛下自己么?

凌若夕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她真的忍心。

房门缓缓合上,隔绝了她的身影,云井辰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这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早知道,他就不该逗弄她的,现在可好,把人给惹毛了,吃亏是还是自己。

“咳!”掌柜跟随云井辰多年,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这位他的事迹,却有所耳闻,没想到雷令风行的家主在夫人面前,竟会沦为妻奴!

正所谓人无完人,在掌柜心里封神的云井辰,因着这件事,反而让他生出了几分亲近,觉得这样的家主才是真实的。

“家主,您今晚打算歇在哪间房?”掌柜含笑问道。

“隔壁屋。”既然她不愿意陪着自己,他也只能妥协,谁让他舍不得违背她的意愿呢?云井辰不认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示弱有什么不对。

掌柜的急忙替他打开门,之后又是端茶又是送水,把云井辰伺候得如同太上皇,直到他下了逐客令,掌柜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房间。

一整夜,客栈里除却他们,再无其它住客,这也是掌柜为了欢迎云井辰等人的到来,故意将客栈停业,不对外开放的缘故。

小丫起了个大早,她找到厨房想要为凌若夕做早餐,可当她踏进厨房时,却惊讶的发现,有人先她一步抵达。

火红的背影,妖冶的红衣,还有那鬼斧神工般完美的侧脸,不是云井辰还能有谁?

他熟练的挥舞着锋利菜刀,噔噔的切着菜板上的小葱,细碎的颗粒切口整齐且工整,三千白发被羽冠高高竖起,有几缕随意的漂浮在他的胸前。

这是小丫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把切菜,做得这般赏心悦目,她痴痴的站在门口,看傻了眼。

直到云井辰完工,亲手端着两碗热腾腾的米粥放进饭盒里,同她擦身而过时,她才回过神来。

“云公子,你起得这么早啊?”小丫讪笑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单独面对云井辰,她总有种说不出的畏惧。

“恩。”云井辰微微颔首,不似在凌若夕面前的随意,多了几分难以言状的傲气。

小丫没敢和他多说话,侧过身体,将路让了出来,就在云井辰要离开时,她还是没忍住内心的疑惑,迟疑的问道:“云公子是专程起了大早为夫人和小少爷做早膳吗?”

“恩。”回答依旧简短。

小丫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院子的小道前方,心头有些羡慕,大概她这一生,永远也无法体会,心爱的人为她准备膳食的甜蜜滋味了吧?手掌轻轻握了握锁骨中央的锦囊,黯然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很快就打起了精神,动手为自己做了两份早膳,一份自己吃,一份则放在一旁,就像是有谁在陪着她一起用膳似的。

云井辰提着饭盒抵达二楼的房间外,轻轻敲了敲门。

“什么事?”凌若夕刚洗漱完毕,打开门,就撞上他眉眼含笑的容颜,有些意外。

“该吃早膳了。”云井辰晃了晃手里的饭盒,绕过她,抬脚走进屋子,将刚做好的食物摆放到桌上,再把筷子放置整齐,随后,他才悠然落座在对面,手掌轻轻托住下巴,“尝尝看,这是本尊第一次做燕窝粥。”

“你一大早就在做这种事?”凌若夕心里有些感动,他的所作所为,无一不在告诉她,他有多在意她!因为在意,所以默默的替她付出,替她做着这些看似细小,却需要足够贴心才能考虑到的事。

而相比之下,她为他做的却是极少。

“这又什么?”云井辰满不在乎的说道,“只要你愿意,本尊可以为你做一辈子。”

握着筷子的手骤然一紧,这是凌若夕第一次认真的考虑,是否要嫁给他。

虽然她不在乎所谓的婚礼,可他几次三番提起,似乎很看重这件事。

这个念头在她的心窝里升起,悄悄扎了根,但凌若夕却并不急着做出决定。

如果云井辰知道,自己偶有兴致做的一顿早膳,竟让她有这样的感慨,绝对会一口答应每天替她做膳食,换来她的下嫁。

凌小白是被粥的香味惊醒的,鼻尖微微动了动,他闭着眼睛,顺着香气传来的方向走来,步伐有些蹒跚,神色略带几分迷糊,似乎还在梦中没有完全清醒。

凌若夕手掌朝旁边摊开,一股吸力将悬挂在架子上方的毛巾吸到手中,随后,啪地一下扔到了凌小白的脸上,冰凉的触感让他迅速清醒,哇哇叫着在原地跺脚:“好凉啊!”

“醒了?”凌若夕毫无始作俑者的负罪感,眉梢朝上挑起,弧线戏谑,“去洗漱,再过来用膳。”

见到动手的人是她,凌小白没胆子发出怨言,只能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将怨气发泄在自己的脸蛋上,握着毛巾的双手粗鲁的擦拭着脸颊,甚至擦出了一块块红痕。

“你很喜欢虐待自己?”凌若夕不悦的问道,眼眸中有冰凉的暗水浮动。

凌小白急忙摇头:“宝宝才不喜欢呢!”

“既然不喜欢,就别做这种事。”好端端的一张脸,被他擦得红扑扑的,配着他白皙的肤色,看上去有些骇人。

一家三口正在享受温馨的早膳,可这时候,掌柜的忽然急匆匆跑到门口,有些气喘的向他们禀报道:“家主,夫人不好了!听说那几位客官因为没钱付账,所以被青楼扣下,现在正等着人拿钱去赎呢。”

凌若夕面色顿时一沉,“没钱还去喝花酒?”

有个性,有脾气!好,非常好!

她不怒反笑,但那阴森森的笑容却叫凌小白狠狠打了个寒颤,娘亲笑得好可怕。

“去把人赎回来,费用从这个月的账上扣。”云井辰冷静的交代道,这事对他来说不算大。

掌柜的立即领命,怀揣着一叠银票,亲自前往青楼,准备救人。

“哼,这些人胆量不错啊,去青楼还没带够银子,还要等人去营救,呵。”凌若夕讥笑一声,对这帮人的所作所为,感到无力。

她不反感他们放松,可放松完,能把烂摊子给收拾整齐吗?

“不是什么大事,不值得你动怒。”云井辰拍了拍她搁在桌上的手背,柔声安慰道。

凌若夕勉强克制着内心的冷怒,点点头,算是将这一页翻了过去。

当深渊地狱的人跟在掌柜身后灰头土脸的回到客栈时,早膳早已经吃过了,就连桌子,也被凌小白细心的擦干净。

“凌姑娘……”这帮大老爷们这一刻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媳妇,一个个乖巧无比的低垂着头,站在她面前。

“玩得开心吗?”凌若夕挑眉问道,目光扫过这些容光焕发的男人,又看了看好几人脖子上留下的属于指甲的抓痕,眼角顿时狠狠**了两三下。

看这情形,昨天晚上的状态貌似很激烈。

“还,还好。”男人们战战兢兢的说道。

“一共花了多少银子?”凌若夕抬眸向掌柜看去,等着他报账。

掌柜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夫人你不用担心,这点银子不算多。”

“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银子,你们自己想办法还上,另外直接还到我的手里。”她要抓住机会趁机敲他们一笔,让他们知道大手大脚花钱是得付出代价的。

深渊地狱的男人想到自己背负的庞大债务,一个个面部抽搐,眼露祈求的望着凌若夕,希望她能够收回这个决定。

整整一千多两银子,他们得还到猴年马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