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9章 怀孕?

第569章 怀孕?,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一夜风流换来的就是一笔庞大的债务,深渊地狱的人心里别提有多悲催,可他们敢说不还吗?这下子,众人哪里还有心情四处闲逛,纷纷提议打道回府。

小丫在准备动身时,忽然提出要回清风明月楼,“夫人,我这几日未在楼里管事,那么大的生意,我担心会出纰漏,想回去守着,他日如果有什么事,也能帮得上夫人的忙。”

她放心不下遍布南诏的情报网,想要在这里和凌若夕道别。

“最近不太平,生意你暂时不用插手,跟在我身边。”凌若夕没有放行,药王谷针对小丫的事,她还没忘,如果放小丫孤身一人回去,难保对方不会趁机下手。

小丫不清楚内情,面露犹豫。

“如果你担心青楼的生意,本尊大可派人前去替你看管几日。”云井辰冷不丁开口,东方家族内多的是商业奇才,照看一个青楼轻而易举。

有他的这番话,小丫只能放弃回京城的打算,安安心心留在了凌若夕的身边。

他们并未选择加快回程的步伐,反而是乘坐马车,一边悠闲的欣赏大好风光,一边缓慢前进。

这段期间,南诏和北宁的靠近魔兽森林的城镇,又发生了几次魔兽袭击,大批的普通百姓没能生还,家园被魔兽大肆破坏,据说,两国朝廷已经集结了各大世家,花费重金,聘请他们前往出事的城镇驱赶魔兽狂潮。

“娘亲,咱们要去看看热闹吗?”凌小白有些跃跃欲试,这种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他呢?

颠簸的马车内,凌若夕靠着车壁闭目修炼,闻言,眼也没睁,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爆栗,“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更何况,魔兽攻城与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去趟这滩浑水?

凌小白抱着脑袋,疼得眼泛泪花,他不就是想要去凑凑热闹嘛,娘亲干嘛下手这么狠!

“这件事不太寻常,”云井辰蹙眉说道,“魔兽森林外布有结界,多年来从不曾主动踏入村庄,更不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不论有什么猫腻也同我们没关系。”凌若夕神色漠然,她的自私早已深入骨髓,正义感?同情心?抱歉,这种东西与她从来就没什么关系,遭难的不是她在乎的人,她也不会去费心。

想想,云井辰也觉得是这个理,“真不打算去凑凑热闹?各大世家携手朝廷一同抵抗魔兽,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事啊。”

“没兴趣。”凌若夕神情不变,最近,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舒服,玄力有些絮乱,情绪也时而起伏不定。

“在想什么?”云井辰看出她神色有异,急忙出声问道,深邃的黑眸里,染上淡淡的关切。

凌若夕没有说,有玄力加身,她不认为自己会生病,这种情况,倒有些像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霍地睁开了双眸,神色有些惊疑不定。

“恩?”云井辰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的回答,眉梢微微一挑,“娘子,你这是把为夫的存在抛到九霄云外了吗?”

他这么一个大活人,竟轻而易举的被她无视掉,云井辰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故意往凌若夕的面前蹭了蹭,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凌小白撅着嘴,暗暗磨牙,丫丫的!他这是第几次吃娘亲的豆腐了?

努力缩小存在感的小丫坐在旁边,看着这一家三口有趣的模式,心里难免有些羡慕。

“死远点。”凌若夕踹了他的小腿一脚,微微吸了口气,停止了修炼,她的异常究竟是否如猜测的那般,还需要等到回去后,让小一诊脉才能确定。

云井辰忽然发现,最近这两天,她似乎没再刻苦修炼,而且连膳食,也多以营养为主,这可和她平时的习性不一样啊。

在途径南诏的边陲小镇时,凌若夕吩咐停车,在这里休息一晚,云井辰趁着她用过晚膳,打算散步消化的空隙,跟上去,询问道:“这两天你究竟怎么了?”

“我有怎么样吗?”凌若夕微微拧眉。

“你的变化本尊看得一清二楚,说吧,到底有什么事。”他今天非得问到一个答案不可。

对上他固执的目光,凌若夕沉思几秒后,才驻足停在客栈的后院里,清冷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在她的面部投射出一圈淡淡的金色光辉:“我好像有身孕了。”

云井辰瞳孔一缩,随后,整个人竟微微颤抖起来,“你……你说什么?”

狂喜和激动充斥在他的心窝里,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平日里风华绝代的男人,此刻却笨拙的像个孩子。

凌若夕被他的反应逗笑了,“我只是怀疑,究竟是不是,我还想等回去以后,让小一诊断一番。”

“不,我们现在就去找大夫。”云井辰抓住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拥着她,离开客栈,满大街开始寻找大夫。

这个时辰,药堂早已经关门,大夫们也纷纷回家休息,他找了老半天,才总算是在一间药堂里,找到了还没离开的大夫。

“快替我的娘子看看她是不是怀有身孕!”云井辰激动的将大夫从柜台后脱了出来,紧张的等待在一旁。

凌若夕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心里有些感动,这傻子,就算真的有身孕,那又如何?他有必要表现得这么欢喜吗?

大夫先是被云井辰粗鲁闯进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然后又被他推到凌若夕身边,神色还有些愣,显然没从这一系列的变故中回神。

“快啊。”云井辰催促道,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大夫恍惚的点点头,然后指着一旁的木椅,示意凌若夕坐下,再慢悠悠把上她的脉搏。

等待是煎熬的,云井辰从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希望时间能过得再快一点。

作为当事人的凌若夕反而不怎么紧张,她饶有兴味的撑着下巴,睨着此刻完全失去惯有冷静和风度的男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

大夫的诊断进行了许久,沉默的气氛,竟让云井辰从期待到不安,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是现下,他却完全抛弃了冷静,只觉得煎熬。

“贵夫人的确怀有近两个月的身孕。”大夫悠悠开口。

两个月?

这三个字如同一块巨石,砸得云井辰有些头晕目眩。

凌若夕仔细一想,这孩子,大概是在皇宫里的那一夜中存在的,手掌轻轻抚上小腹,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一刻,她仿佛感觉到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温暖与悸动,这种感觉一如当初她怀着凌小白时一样。

孩子啊……

一个在两情相悦中,出现的孩子。

冷峻的五官微微放柔,她的脸上,竟浮现了一丝属于母性的慈爱光辉,等待凌若夕从这个惊喜中清醒,就看见云井辰像个傻子似的蹲在自己面前,双眼紧紧盯着自己腹部的样子,脑门上滑下几道黑线。

他这是在做什么?

“这里面有宝宝了?”云井辰指着她看似平坦的小腹,傻兮兮的问道。

他虽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但从十月怀胎到养育儿子的整个过程,云井辰从未参与过,以至于,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傻父亲,高兴到连手脚也不知该往哪里放,想要碰碰她的肚子,又害怕力道太重,会伤到孩子。

凌若夕哑然失笑,“如果大夫的诊断没有出错,这里的确有了宝宝。”

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小腹,她低垂下眼睑,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明媚动人的弧线。

“我们尽快回家。”云井辰握紧拳头,当机立断准备启程,在本家,有足够多的人照顾她,有小一这个医术拔尖的大夫十二个时辰替她调理身体。

凌若夕看着他风风火火的样子,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会不会太激动了?

回到客栈,云井辰立即将客房里还在睡梦中的众人叫了起来,吩咐他们收拾收拾尽快启程。

凌小白被无情的拽出温暖的被窝,他揉着迷离的双眼,委屈的想要找凌若夕告状,可他人还没靠近她的身边,就被云井辰提着衣领给拎开了。

“你做什么啊?”这下子,所有的睡意通通消失,他瞪圆了眼睛,扭过头,凶神恶煞的冲云井辰嚷嚷道。

“从现在起,你要和她时刻保持半米的距离,不准随便扑上去,不准随便让她抱,不准……”云井辰一口气说了好多不准,姿态极为强势。

凌小白听得一愣一愣的,被他的话给砸晕了。

凌若夕有些忍俊不禁,她又不是纸片人,他做什么这么紧张?

“小爷干嘛要听你的命令啊?”凌小白回过神来,立马反驳,他才不要听他的话呢。

“你又想让本尊教育你么?”云井辰威胁道。

“娘亲,你看看他,他又欺负宝宝。”凌小白立马转头,向凌若夕告状,希望她能为自己撑腰。

凌若夕噗哧一声笑出声来,“行了,你别弄得这么夸张,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不是水晶人,不需要他这般大张旗鼓的保护。

当初她怀着凌小白时,吃过的苦头,远比现在更多,她不也一样挺过来了吗?

“总之,从现在起,所有人都给本尊绷紧神经,密切留意夫人的安全。”云井辰沉声命令道,态度十分强势。

深渊地狱的众人和凌小白一样,满脸的迷茫,完全不清楚这突然间的是在搞什么。

反倒是小丫,作为女人,她大概猜到了一些,一双眼睛落在凌若夕的肚子上,若有所思。

在云井辰强硬的态度下,众人只能连夜启程赶路,驾车的男人懒懒的打着哈欠,神色颇为疲倦,而马车外骑马的男人们,同样是一副疲惫的脸色,他们真弄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何要这么匆忙的赶路。

马车内,云井辰待在凌若夕身边,对她嘘寒问暖,一会儿替她倒茶,一会儿喂她吃东西。

凌若夕颇有种自己似乎沦为废人的错觉,“只是怀孕而已,你别小题大做,我不需要这么严密的对待。”

那只会让她觉得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