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0章 属于他和她的爱情结晶

第570章 属于他和她的爱情结晶

“什么?娘亲有身孕了?”凌小白的嘴巴长得老大,甚至可以放下一个鹅蛋进去,胖乎乎的小手颤抖的指着凌若夕,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云井辰暗藏喜悦的眸子此刻不悦的皱紧,手掌轻轻拍开他的手指头:“小声点,别吓坏了肚子里的宝宝。”

卧槽!

凌小白气得跳脚,这根本是差别对待有木有?坏蛋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爱护过?连他也没感受过的柔情呵护,居然给了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虽然凌小白平时总和云井辰做对,但他早就已经知道,这人是他的亲生爹爹,就算嘴上没说,可心里对父爱的希翼,仍是存在着的。

现在看到他这副护犊子的样子,凌小白幼小的心灵深深的被刺痛了,双眼委屈的红了一圈,却又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流下来,他才不要哭!这个坏蛋喜欢谁,关他什么事?他不嫉妒,一点也不嫉妒!

话虽如此,可心里泛起的那些酸泡,却怎么样也止不住。

凌若夕有些心疼的看着儿子委屈无助的表情,转过头,狠狠瞪了云井辰一眼,“谁给你权利这么对待我的孩子?”

面对她的质问,云井辰各种无奈,急忙出声安抚她的情绪,“是本尊说话太重,原谅本尊这次,昂?”

“该接受你道歉的人不是我。”凌若夕轻抬下巴,朝凌小白的方向抬了抬。

现在,她说什么,云井辰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再说,他刚才也只是关心则乱,反应过来后,就知道自己的话有些太重了,恐怕伤到了儿子的心。

“小白,你娘亲她现在需要很周全的保护,你一向大度,不会和本尊计较的,对么?”云井辰柔声说道,眸子里晕染着淡淡的歉意与内疚。

听到这话,凌小白顿时满足了,他傲娇的哼哼两声:“好啦,小爷这次就原谅你,不过,娘亲为什么会有身孕呢?”

狐疑、好奇的目光不住的在凌若夕的肚子上打转,“以前宝宝有看见那些怀了孩子的大姐姐,她们的肚子都好大,可娘亲怎么和她们不同呢?”

“……”云井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要怎么给儿子科普女子怀孕的经过?在这方面,他也是个生手啊。

“过几个月肚子就会慢慢大了。”凌若夕轻飘飘的说道,手掌温柔的抚摸着不太明显的腹部,说实话,这个孩子并不在她的计划里,甚至于,它的出现,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但既然它存在了,她就会把它生下来,然后好好的养育他。

“小白,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凌若夕挑眉问道,五官略显柔和,她身侧的气息,少了几分冷冽,平添了几分属于母性的祥和。

凌小白托着腮帮,仔细想了想,“宝宝喜欢妹妹,宝宝一直很想有一个可以保护的妹妹,软软的,肉肉的,多可爱啊。”

想到自己就快有像包子一样的妹妹,凌小白的双眼顿时泛起了红光,身上似乎有粉色的泡泡正在漂浮。

“恩,本尊也这么觉得。”听他这么一说,云井辰也十分认同,还是女孩子好,女孩子贴心。

“娘亲,妹妹的名字叫什么?”凌小白迫不及待的问道,似乎认定了凌若夕这胎会是个女儿,头一回碰到这种事,他身为哥哥的责任感瞬间爆棚,已经开始想象,将来牵着妹妹,替她撑腰,和她玩耍的美好画面。

“八字还没一撇,急什么?”更何况谁规定这胎肯定是女儿?凌若夕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

“名字的事交给本尊来想,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快点回家好好养胎。”云井辰关切的说道,这外边的世道太乱,万一一不留神出了什么差错,那他连哭的地方也没有。

“本尊已经在路上飞鸽传书,让本家的管事找几名经验老道的老人进府,随时伺候你,还有产婆,还要提前准备好宝宝将来的房间。”云井辰一门心思扑在了作父亲的喜悦上,努力想要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凌若夕听得嘴角直抽,喂喂喂,他考虑得会不会太远了?这才两个月,不是八个月好么?

可看着云井辰和凌小白兴致勃勃的激动样,她又不太忍心打击他们,心里暖暖的,那是幸福的味道。

为了照顾她的身体,云井辰特意吩咐马车前进的速度放慢,只要稍微有些许颠簸,在车外骑马的男人们就能听到这位风度翩翩的东方家主紧张的咆哮与怒吼。

他们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感动,虽然云井辰的表现太夸张,可这又何尝不是因为他太过在乎呢?

马车在十天后,终于抵达本家,管事率领府中的下人恭敬的站在威严的大门前,迎接他们的回归。

“人都找好了?”云井辰小心翼翼的搀扶凌若夕下了马车,随后,问道。

管事重重点头:“奴才遵照家主的吩咐,从南诏和北宁寻了四名经验丰富的老嬷嬷,她们对伺候孕妇很有心得,一定能够把夫人照顾得稳稳当当的。”

“那就好,待会儿安排下去,本尊要亲自见她们。”云井辰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准备亲自见见这几名嬷嬷。

凌若夕总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但转瞬就想开了,由他去。

“娘亲,小心台阶。”趁着云井辰亲自考核那些嬷嬷的空隙,凌小白顶替了他的工作,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凌若夕身边,每当她走几步路,他立马就会跑上来,扶住她。

“我只是怀孕,不是残废。”凌若夕这几天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这样的话,可偏偏府里没一个人听她的。

就连最乖巧的凌小白,也对她这番话充耳不闻,“娘亲,小一哥哥说了,你不能太过劳累,咱们还是别逛院子了,回去歇息吧。”

她只是稍微走了几步路,有这么夸张么?

凌若夕连叹气的力气也没有,面对着凌小白的固执,她只能妥协。

回到阁楼,凌小白立马将柔软的垫子垫在软塌上,跟个下人似的忙前忙后为她准备瓜果、茶水,然后,捧着一本由各大字号的管事收集送来的杂记书册,正儿八经的在软塌边的椅子上坐下,打算读给妹妹听。

孩子糯糯的声音如同梵音,美妙且悦耳,凌若夕听着渐渐有睡意上头,这段时日,她的身体开始出现十分明显的怀孕反应,变得嗜睡、嗜辣,情绪也偶尔会有较大的波动。

凌小白读完了手里的杂记,偷偷抬起眼皮,就见到她慵懒靠着软塌熟睡的模样,小嘴顿时撅起:“娘亲真是不会照顾自己,就不怕着凉吗?”

他轻手轻脚的绕到卧房,有些吃力的抱起一条被子,为凌若夕盖上。

别说,自从知道自己即将做哥哥以后,他任性的脾气收敛了许多,变得愈发懂事。

黑狼懒洋洋趴在阁楼外的花圃旁,晒着太阳,自从回到本家以后,它就一直是这副懒懒散散的样子,要么吃,要么睡,活得像只被圈养的宠物,哪里还有昔日云族神兽的威风可言?

云井辰在考校过这批从外边聘请来的嬷嬷以后,又吩咐小一利用她的情报网,调查了这些老人的身份和背景,确定家世清白后,才把她们调到凌若夕身边,二十四小时贴身伺候。

云井辰永远不会想到,他以为完美的准备工作,会在不久后的将来,给他和凌若夕带去怎样痛苦的后果。

“夫人,吃饭不能太急,要慢慢的,这样才能让宝宝吸收更多的营养。”

“夫人,请您注意时辰,在入夜后,必须要上床休息,这样对您的身体和宝宝有好处。”

“夫人……”

嬷嬷们的提醒如同魔音,让凌若夕各种烦躁,可偏偏,她们又是基于对宝宝好的角度,以至于,她只能忍耐再忍耐,天知道,以她曾经无畏无惧的个性,这四名呱噪的嬷嬷大概早就在她狂躁的情绪作用下,去地府见阎王了。

入夜,凌若夕一边享受着云井辰亲手做的宵夜,一边向他抱怨,“你是从哪儿请来的奇葩?每天念得没完没了,上了年纪的人,果然够呱噪。”

“她们也是希望你和宝宝能够平平安安。”云井辰宠溺的用手绢为她擦拭过嘴角沾染到的污渍,“知道你很不耐烦,但为了宝宝,就姑且忍忍吧。”

“啧,”凌若夕冷哧了一下,好吧,她忍了!“最近药王谷有什么动向?有没有查到他们的所在位置?”

药王谷一日不除,凌若夕心里就有一个疙瘩,她原本没有想过要和药王谷再次对上,暗水的血债,该负责的人,已经付出代价,可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再来挑衅她!还险些伤到小丫。

凌若夕做事向来不喜欢给自己留下隐患,虽然不清楚药王谷的那些人意欲何为,但是,她绝不会姑息!

云井辰见她面露杀气,心头长长叹了口气,伸出手指用力点住她的眉心,使劲揉动了几下:“你啊,怀着孩子怎么成天还想着这些琐事?嬷嬷们说了,怀有身孕期间,你必须得保持心情愉快,这些事自有本尊打理。”

“我有那么弱不禁风吗?”凌若夕啪地一下用筷子将他的手拍开,“到底有没有线索?”

见她执着于药王谷的事,云井辰也只能说实话:“暂时还没有任何进展,不过你大可放心,只要他们再度出现,又或者在暗地里盘算着什么,抓住这帮人的狐狸尾巴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有这个底气说这样的话,区区一个药王谷,云井辰还没放在眼里!

他们的谷主也不过那样的实力,剩下的这批虾兵蟹将能强到哪儿去?

“我只是担心这些人还会对小丫下手。”凌若夕解释道,眸子里一片寒霜。

那些人如果是针对自己来的,她反而没现在这么担忧,可他们的目标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这让她怎能不担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