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1章 七岁生日

第571章 七岁生日

“呵,在这里有无数高手坐镇,他们来一个死一个,何惧之有?”云井辰说得极其豪迈,浑身仿佛散发着一股万夫莫敌的强悍气势。

凌若夕心头的焦虑仿佛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需要我提醒你,上次药王谷的人闯入本家,也有一帮高手坐镇吗?”

她笑盈盈的将面前吃光的空碗推开,轻靠在软塌上轻声问道。

云井辰豪气万千的表情顿时一僵,“咳,你就这么喜欢拆本尊的台?”

“还行。”轻飘飘的两个字,让云井辰委屈得只想到角落里画圈圈,他怎么偏偏就爱上了这样一个性格恶劣的女人呢?“总之,药王谷的事交给我来办,你只需要安心养胎便可。”

有他这句话,凌若夕暂时安心不少。

时间转瞬即逝,在不知不觉间,凌小白七岁的生辰竟到了,东方本家到处张灯结彩,喜庆的气氛渲染着每一个角落,就连下人也是逢人就笑,喜悦之色怎样也掩饰不住。

夫人有孕,小少爷又临近生辰,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留在本家的小丫自动请缨,接受了操办生辰的所有事宜,力保要把这个生日搞得盛大。

凌若夕的肚子已经有些大了,圆鼓鼓的,像一个气球,在小一的悉心调理下,她的身材并没有出现臃肿的迹象,反而愈发苗条,看上去更是有种弱不经风的美感。

“娘亲,你说晚上宝宝穿这件衣服怎么样?”凌小白掏出了自己的压箱底,把一件件喜庆的衣裳摆成一排放在床榻上,小脸纠结的拧成一团,不知道究竟该选哪一件比较合适。

如今正是初夏,气候热得有些吓人,嬷嬷正在凌若夕身边为她打着扇子,她幽幽睁开眼睛,随时指了指一件红色绣黑色纹理的唐装。

“唔,这件吗?”凌小白拎起来看了看,最后果断决定听凌若夕的,将衣服套弄到自己身上,凌小白还特地跑到镜子前,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的把自己欣赏了一阵,“哇,小爷真帅!”

听到他的惊呼,凌若夕忍不住眼角直抖,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孩子啊,你可千万不要遗传到你爹自恋的性格。

寿宴准备在晚上举行,没有太多外人的加入,宾客也就只有深渊地狱的众人。

从下午开始,就有戏班子大老远被接到本家敲锣打鼓的开始表演,云井辰穿着妖冶的红衣,扶着凌若夕在花园的凉亭里坐下,欣赏戏曲。

咿咿呀呀的京剧,凌若夕看得却津津有味,身旁有人打扇,有人替她拨葡萄,这样的生活,颓废、奢华到了极致。

她懒洋洋靠着贵妃椅,连动弹的心思也没有。

“你啊,怎么怀孕后反倒像个孩子?”云井辰将一颗水灵灵的葡萄递到她的唇边,宠溺的叹息道。

他爱极了她这副样子,慵懒中不失女人的妩媚,如同一朵娇艳欲滴的桃花,正等待着人的采摘。

“你有意见?”凌若夕眼眸一转,一抹寒芒迅速掠过。

云井辰立即赔笑,他可是时刻记得嬷嬷的指导,不能惹她发火。

作为寿星的凌小白此刻正一只脚踩在石凳上,连连为戏班子叫好,四周伺候的下人看着他活力四射的模样,纷纷捂嘴偷笑。

“今晚的膳食为夫吩咐了厨房,多准备些带酸的,定能合你胃口。”精湛好看的戏曲对云井辰而言,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凌若夕的身上,一双眼睛根本舍不得挪开。

小丫有些羡慕的望着凉亭里的一双璧人,情绪略显低落,如果暗水还在,这样的场合,他一定会特别高兴。

“娘亲,他们唱的是什么啊?宝宝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凌小白叫累了,从石凳上跳下来,端起茶就喝。

“听不懂你还叫得这么开心?”凌若夕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凌小白理直气壮的嚷嚷道:“宝宝这是尊重大家的劳动成果。”虽然他听不懂,也不会欣赏,可他却可以捧场啊,再说,请戏班子要花好多银子,如果没人看,岂不是浪费了吗?

“……”对他的反驳,凌若夕累觉不爱,这小子总有无数的歪理邪说。

看完戏剧表演,已是夕阳西下,云井辰大方的给戏班子封了个大大的红包,看得凌小白差点没扑上去,抱住他的大腿叫一声土豪。

晚宴正式开席,深渊地狱的众人盛装打扮,从厢房里出来,进入花园,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提前备好了礼物。

“小少爷,生辰快乐,这是送你的贺礼,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凌小白笑得只见眉不见眼,大包小包的礼物塞了满怀,看不下去的小豆子想要上前替他分担一些,却被他躲开。

“这是小爷的。”是他的私人财产。

小豆子很委屈,他只是看少爷快要拿不动,所以才想帮忙,没别的意思啊。

凌小白在最大的一张空圆桌上将礼物放下,顾不得吃饭,一屁.股坐下后,开始迫不及待的拆着礼物。

凌若夕和云井辰被单独安排在最前列的位置,也不急着动筷,反而饶有兴味的看着儿子的举动。

“哇!好大的金元宝!”第一份礼物,就惹来凌小白的惊呼,用纯金打造的巨型元宝,让凌小白这个财迷,乐得合不拢嘴。

元宝大概有两个拳头加起来的大小,在花园的灯火下,显得格外璀璨。

凌小白特没骨气的用牙齿咬了一口:“是真的!好硬!”

他爱不释手的将元宝抱在怀中,纯金的重量,让他的身体看上去像是要被压弯,但他没舍得松手,转过头,冲送自己这份大礼的男人露齿一笑:“谢谢,这件礼物是宝宝收到的最好的!”

之后的礼物大多是和金银珠宝有关的东西,谁都知道凌小白对这些玩意儿情有独钟,所以趁着他生日的机会,满足了他敛财的兴趣。

气氛和谐且热闹,一帮大老爷们喝得醉眼朦胧,摇摇晃晃的走到正桌前,想要拉着凌若夕一起喝。

云井辰眉头一蹙,持着酒杯站起身来,“要喝酒,本尊奉陪!”

有他这句话,众人顿时遗忘了凌若夕,合力朝他发起攻势,一杯接着一杯的敬酒,源源不断送入云井辰的喉咙,他却面色不变,反倒是这些主动挑衅的男人,很快就七七八八的倒在了桌子上,有几个人还在耍着酒疯,不停拿着筷子哼唱着歌谣。

“呵,难道见他们这么高兴。”凌若夕望着四周喝趴下的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有许久没见到这帮人如此开怀的一面了。

“娘亲,娘亲!”刚才被死命拽着灌下一杯薄酒的凌小白,踉踉跄跄的跑到凌若夕身边,小手轻轻拽了拽她的裙摆。

“恩?”凌若夕扯着他头顶上的呆毛,“做什么?”

凌小白摊开手,“宝宝的礼物!”

嘤嘤嘤,能光明正大向娘亲讨要礼物的机会可不多,他才不要错过呢。

“诺,给你。”凌若夕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他的寿辰,她怎么可能没有准备贺礼?

精美、昂贵的锦盒让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开始期待里面究竟装了什么东西,是金子呢,还是银子?

他啪地一声将锦盒打开,却在看到里面的礼物时,哇的大声嚷嚷起来。

那是一把用千年寒铁做成的匕首,上端的刀柄,镶嵌着红与蓝的玉石,边缘镶着金边,刀刃锐利,散发着一股让人浑身发毛的寒气。

“喜欢么?”凌若夕含笑问道,这把匕首是她命人偷偷打造的,制作刀刃的寒铁,是将她的贴身武器柳叶刀融化制成,可以说意义非常。

凌小白用力点头:“恩!宝宝好喜欢。”

他踮着脚,刚想奉上一个香吻表示自己的高兴与开心,却被云井辰眼疾手快的阻止,温热的手掌阻隔在他和凌若夕的面颊中央,不让他再往前进一步。

“你干嘛啊?”凌小白不爽的瞪着他。

“本尊说过让你和她保持半米的距离,你把本尊的话当成是耳旁风么?”云井辰一点也没受他眼刀的影响。

“今天是小爷的生日,小爷是寿星可以为所欲为!”凌小白不干了,今天是他的寿辰,难道连这么小的愿望也不能实现吗?

云井辰冲他勾勾手指,示意他走近点。

凌小白有些害怕,他一点也不想再品尝屁.股开花的滋味了。

大概是猜到他在顾忌什么,云井辰拂袖从椅子上站起,峻拔的身躯缓缓走到他的面前,手掌温柔的揉搓着他的脑袋,“不想看本尊为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吗?”

礼物!

刚才那点不爽,在礼物的诱惑下烟消云散,他的小脸立马由阴转晴,甚至亲昵的将脑袋往云井辰的掌心下送去,表示亲近:“恩恩恩,宝宝想要!是什么样的礼物呀?”

他那么有钱,一定不会是什么便宜的东西,哎呦,过生日真好!要是他能每天都过生日,那就更好了。

尝到甜头的凌小白,开始了永远不可能变成现实的幻想。

凌若夕有些意外,她可没听说云井辰有为儿子准备什么礼物。

“那你可要看好了。”一抹惊心动魄的笑爬上他的嘴角,手臂轻挥,衣袖由上至下滑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刹那间,从四周砰砰的窜起银色的礼花,银白色的光芒从地面直冲云霄,在空中发生爆炸,随后,化作一道道璀璨的星光,蓦地落下。

“哇!好漂亮!”凌小白昂着头,被天空上美丽的满天星夺去了呼吸。

就连凌若夕也忍不住愣了,看着这漫天的白色星火,她微微侧目,染上柔色的黑眸,此刻倒影着的,只有身旁这个妖冶男人的影子,满满的,窄窄的,只有他一人。

当最后一束烟火炸开在天际,星光忽然爆闪,像是受到了指引般,凝聚在一起,形成四个大字——生辰快乐。

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却让人足以看到他为这份礼物耗费的心血与精力。

凌小白想,这是他收到的最好,最美的礼物,他永远也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