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2章 喜悦后到来的沉重

第572章 喜悦后到来的沉重

难得有这么多人陪着他一起过生日,凌小白玩闹到深夜才迷迷糊糊的抱着自己的金元宝睡了过去,至于小黑,则被他完全遗忘在角落里。

“那份礼物你准备了多久?”为凌小白掖了掖被角后,凌若夕靠在床头,斜睨着正喝着小一贴心准备的醒酒汤的男人,含笑问道。

“半个月。”云井辰说得轻描淡写。

“今年送上这么大一份礼,明年你可有得烦了,以这小子的个性,你要是交不出比今年更好的礼物,他绝对会不依不饶的。”凌若夕嘴角的笑加深了几分,有些期待,明年凌小白缠着他要礼物的画面。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云井辰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瞅着她略带兴味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凌若夕刚想回答,屋外突然有一道熟悉的气息正迅速靠近,她看了看窗户外的天色,眉头暗暗一皱,小丫大半夜怎么会突然过来?

她挺着大肚子,刚想起身,却被云井辰阻止,双手用力按住她的肩膀,“你今天也累了,有什么事,交给本尊来处理。”

“我还好。”凌若夕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他的桎梏,最后只能无奈的靠在床头的垫子上,等待小丫进门。

她步伐匆忙的跨进阁楼,神色有些不安,有些凝重,手里似乎还拿着一封信。

“什么事这么急匆匆的?”云井辰不悦的问道,站在床边,三千白发此刻已放下,没用羽冠束着,柔顺的贴住他笔挺的背脊。

小丫被他冷漠的样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刚才接到京城里传来的急信,是楼里的姑娘飞鸽传书送到的。”

虽然她已经将清风明月楼大大小小的事务交给云井辰的人管理,但在暗中与姑娘们的来往并没断掉,就在刚才,寿宴结束后,她打算回房歇息时,就看见信鸽停在窗户口,所以才会急急忙忙跑来告诉凌若夕。

“拿来。”云井辰旋身一转,下一秒,身影就诡异的出现在小丫的身畔,抽走她掌心的信笺,迅速翻阅了一遍,隽秀的眉宇瞬间冰冻,他周身平和的气息,成直线下降,仿佛有寒流正围绕着他。

凌若夕眸光一暗,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如果不是发生大事,他不会这么不平静。

“把信给我。”

云井辰有些犹豫,他不想让凌若夕看到信上的内容。

“拿过来。”他越是迟疑,凌若夕就越是固执的想要看,到底是什么消息,能够让他如此失态,身体轻盈的从床沿站起,她一手撑着腰,迈开步伐朝云井辰走去。

“你小心点。”看着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走来走去,云井辰吓得脸色大变,赶紧扶住她的臂膀,把她安置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时,还贴心的垫了一块柔软的垫子,让她能够坐得更舒服一些。

不管看多少次,她还是会为夫人和云公子之间的感情动容啊,小丫在一旁默默围观,心里说不出是羡慕多一些,还是感动多一些。

“信。”凌若夕懒得和他废话,直奔主题。

云井辰慢吞吞的将手里的信笺交给她,在凌若夕准备抽走时,他还迟迟不肯松手。

“到底什么事让你们这么紧张?”凌若夕愈发疑惑,强行将信夺过来后,她仔细的翻看着,脸色也变得格外冷峻。

宽敞的阁楼内,像是有亚马逊寒流正在肆意袭击,小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早就知道?”凌若夕神色冰冷,眼神锐利如刀,直挺挺落在云井辰的身上。

信上的内容是说,南诏、北宁两国已有三分之一的城镇被魔兽摧毁,朝廷聘请的各大世家,根本无力抵挡魔兽的入侵,只能败退而归。

最重要的是,在百姓中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竟有流言传出,说这次的魔兽攻城,是因为药王谷与凌若夕的恩怨,使用了秘药,操控魔兽,进行报复。

凌若夕自从怀孕以来,就一直在本家的大宅里,没有出去过,更不曾关注过外界的情况,以至于这么大的事,到现在她才听说。

“我不是让你一直留意药王谷的动静吗?为何不说?”凌若夕恼怒的问道,语调很是冰冷。

云井辰的确早就知道两国的情况,可他却不曾出手帮忙,不论是北宁或是南诏,都与凌若夕有过恩怨,他没落井下石,已是万幸,还想他无私帮忙?做梦!

“外界的事,与本尊何干?”云井辰挑眉问道,“本尊只想你和小白还有肚子里的宝宝平安,至于其他人的死活,本尊不在乎。”

他从来不是善人,更没有拯救苍生的宏伟心愿,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等宝宝出生,他们一家四口能够安稳的过他们的逍遥日子。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件事。”凌若夕狠狠拧起眉头:“我是问你,为何没告诉我,外面的那些流言!”

傻子都能猜出,这些流言必定是药王谷的人传出来的,毕竟,她和药王谷的恩怨,除了双方外,无人知晓。

看着两个人争锋相对,小丫心里既害怕又不安,她唯唯诺诺的站在旁边,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小心动了胎气。”云井辰幽幽叹息着,可凌若夕眼里的怒火却没有因为他的话减少些许。

“为夫就知道一旦你晓得这件事,绝对会不管不顾的派人调查,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做什么事都不能由着性子来。”他解释道。

若夕的个性难道他还不清楚吗?这女人听说了此事后,难保不会彻查下去,到时候万一查出药王谷的所在,她定会冲在最前沿,而那样的场景是云井辰不论如何也不想要见到的。

所以他才会隔绝外界的一切消息,只为了让她安心养胎,可算来算去,他却算漏了小丫手里掌握的情报网。

冰冷的眼刀蓦地刺向小丫,带着些许指责,些许冷怒。

小丫打了个机灵,知道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心里各种内疚。

“夫人,云公子言之有理,虽然外面现在大乱,可咱们这里却是安全的。”她急忙顺着云井辰的话说,和他统一战线。

“哼,药王谷的人虎视眈眈,甚至在暗地里放冷箭,试图抹黑我,我却退而不战,这是什么道理?”外界的流言分明是药王谷给她下的战帖,她凌若夕这辈子只能站着死,绝不会苟且偷生。

云井辰心头咯噔一下,看着她满脸肃杀的表情,暗叫不好:“若夕,你不是向来不理会旁人的指指点点吗?如果你当真在意那些传言,本尊派人压住便可,何需你这般动怒?”

“对啊,夫人,为了这些卑鄙小人,害你动了胎气,那可就不值得了。”小丫也在旁边出声劝道。

凌若夕心头澎湃的愤怒,逐渐平息下来,他们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现在的她,不适合加入到战斗中去,手掌轻轻抚摸着腹部,已经快五个月大的肚子里,时不时会有胎动传出来。

她低垂下眼睑,“也罢,小丫,最近你时刻留意外界的动向,只要稍有异动,立刻回禀,至于你,”冷冽的眸光凉飕飕转向云井辰,薄唇微翘,“你这两天就给我好好的调查药王谷的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云井辰忙不定点头,“行,这事交给为夫,娘子你就安心养胎,恩?”

手指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凌若夕转开脑袋,避开他的触碰,眉宇间还残留着几分余怒。

“别再背后耍花招,再让我知道,你有事隐瞒我,小心我让你好看!”她没好气的冷哼道。

云井辰只差没指天誓日的发誓,才勉强让她信了三分。

小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阁楼,出门时,她忽然转身看了眼正在打情骂俏的二人,捂着嘴噗哧一声笑开了。

能够有云公子这样的男人爱慕,夫人一定会很幸福的。

“死开。”凌若夕一脚将刚蹭到面前来的男人踹开,没给他任何的好脸色看。

云井辰默默的承受了她的攻击,手掌捂住自己的胸口,故作痛苦的发出几声呜咽:“娘子,你踹得为夫心好疼。”

“装,你继续装。”凌若夕心里那点余怒,早就在他的装腔作势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深邃幽冷的黑眸,有淡淡的笑意正在荡漾。

可她没这么快说出原谅他的话,这男人,居然背着她在暗中拦截消息,不让她知道,要是不给他点教训,他只怕还会做出第二次。

“娘子~”荡漾的语调,夹杂着几分戏谑,几分宠溺,听在凌若夕的耳中,让她的心也不禁酥软了几分。

绷着的冷脸险些龟裂,“你在唱大戏吗?”

“那娘子你不知道可还喜欢?”云井辰握住她的脚踝,轻轻放置到自己的膝盖上,手指替她温柔的揉捏着。

“将就。”凌若夕的答案模棱两可,“这种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懂么?”

“昂。”云井辰敢不点头吗?

一场风波,在他的死皮赖脸下,终于结束,云井辰又陪着凌若夕聊了半天,等到她面露疲色,才搀扶着她到床榻上睡下,一夜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