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4章 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第574章 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于老游说了卫斯理半天,才终于把他给劝到了屋子里,下人立即进屋生火,空气里的温度,逐渐上升,卫斯理换下身上的朝服,换上了一件干净的便装,坐在前厅的软塌上,与于老交谈。

“丞相大人,现在外边都在传,说这次的危机是因为摄政王才会造成的,你说,我们要不要……”于老侧坐在椅子上,有些紧张的向他进言,整个龙华大陆上上下下谁人不知,论实力,现在的最强高手,是谁,论财力,现在最多的人又是谁,如果能够请到他们二人出手帮忙,这次的危机一定可以度过。

卫斯理面色微沉,于老的提议,他在心里何尝没有考虑过?“可你不要忘记,当日她走时,曾说过,与南诏再不拖欠,她走得毫不留恋,现在我们只因为遇到了困难,就要抛弃所有尊严,所有骄傲,去向她提出请求,于老,你还想让她把南诏看得更低吗?”

他的话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了于老的胸口,让他顿时哑口无言。

是啊,皇后娘娘对南诏本就不在乎,如果他们再去请她出手帮忙,她会不会答应暂且不知,但即便她答应,将来她也只会对南诏更加不屑,更加看低。

“但是现在除了她,还有谁能够抵挡魔兽狂潮?再这样下去,那些失控的魔兽,用不了多久,就会推进到京城,到那时,整片大陆就将引来灭顶之灾啊。”于老咬着唇瓣,狠声说道。

“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样的地步。”卫斯理不太愿意接受他的提议,“传本相之令,调派十万大军,出发边境,与魔兽决一死战!”

“你疯了!”于老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些士兵可都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贸贸然进入战场,那不是送死吗?

“我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于老,我们应该自己尝试一次。”卫斯理目光决绝的说道,是!凌若夕是强,可她再强,又与南诏国何干?在她走出皇城,抛弃摄政王的宝座时,她和他们就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与其去求她出手,不如拼死奋战,或许还能靠他们自己的双手杀出一条血路。

三日后,南诏国的十万精锐在距离边境不足五十里远的官道上,遭遇低阶魔兽的袭击,他们拼死奋战,可最终却全军覆没,据说,整条官道到处是尸山血海,就连天空,也下起了一场血雨,似这老天爷在为这些无辜惨死的将士哭泣。

清风明月楼很快就把这则消息传到小丫的手里,她慌忙交给云井辰,自从那天自己好心做了坏事以后,再有任何的情报,小丫是绝不敢第一个交给凌若夕看,反而交给云井辰过目。

“哼,一帮毫无远见的笨蛋。”云井辰凉薄的笑了,五指一紧,掌心的纸条刹那间化作无数粉末,掉落在地上,“以为靠人数就能击垮魔兽?愚蠢到让本尊无话可说的白痴。”

小丫嘴角一抖,敢说堂堂一国丞相是白痴和笨蛋的,除了这位云公子,大概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

“公子,要把这件事告诉夫人吗?”小丫定了定神,再度问道。

没有云井辰的首肯,她实在不敢随意把消息传给凌若夕,害怕会让她像上次一样大动肝火。

“恩,本尊亲口告诉她这件事。”云井辰犹豫了几秒,再权衡再三后,才决定告诉她,拔脚走出书房,他朝着阁楼的方向快步走去。

一路上,不少下人冲着他峻拔的身影弯腰行礼。

云井辰目不斜视回到阁楼,凌若夕正坐在软塌上,围观凌小白临摹字帖。

“唔,怎么是你啊。”听到脚步声,凌小白忽然抬头,却在见到云井辰时,一口咬住笔杆,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他还以为是小豆子给自己拿来下午茶的糕点了呢。

云井辰这还没进屋呢,就受到了他的白眼,有些无奈的耸耸肩膀,他不和儿子一般见识。

“有消息了?”还是凌若夕够了解他,看出他的表情易于寻常,便抚着肚子问道。

“是啊,那帮白痴又做了蠢事。”云井辰随手将信笺交给她看,然后,趴在两个软塌间的矮桌上,审查着凌小白的功课,“你这字迹,是狗爬吗?横不像横,竖不像竖,写出来你自己认得?”

“小爷这叫艺术,你不会懂的。”凌小白把曾经从凌若夕嘴里听到过的新鲜词抛给云井辰,还附赠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艺术?”虽然听得不是太明白,但总归不会是什么好话,云井辰眉梢一挑,“的确挺艺术,艺术到正常人难以琢磨。”

“切。”凌小白面颊爆红,刷拉拉将辛辛苦苦练了半个下午的字帖给撕成碎片,狠狠扔到地上。

“一百份临摹,少了一份,多罚二十遍。”凌若夕一边看信,还一边分心注意着他们这方的动静,看到凌小白任性的动作,急忙警告。

刚发泄完的凌小白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受,嘤嘤嘤!早知道,他就不该撕了这些字帖的。

肉疼的看着脚边不成形的纸张,凌小白恨不得时间能倒流,这样他就不会做出刚才那么傻的举动了。

“知道什么叫活该吗?”云井辰饶有兴味的托住自己的腮帮,欣赏着凌小白那变幻莫测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

凌小白古灵精怪的冲他吐了吐舌头,哼哼哼,他才活该!全家活该!

这小子完全忘记了,貌似某个妖孽的全家中,包括他自己这个事实。

“别在心里诅咒本尊,以为本尊会不知道吗?”云井辰屈指弹了弹他的脑门,细微的疼痛,让凌小白夸张的哀嚎几声,原本是想唤起凌若夕的心疼,可没想到,啥结果也没有,他完全被自己的娘亲给忽略掉了。

“怎么还在看?”云井辰逗弄了他一阵后,转身看向凌若夕,“不过是一张纸而已,也值得你看这么久?”

搞得他都有些嫉妒这张薄薄的纸页了。

凌若夕翻了个白眼,“我是在想,这些足以秒杀十万军队的魔兽,实力究竟有多高。”

“据说是低阶魔兽。”云井辰补充道

“你是在告诉我,一批低阶魔兽,在短短的时间里,秒杀了十万人?”就算是身为神兽的黑狼,也不可能会这么狠。

魔兽的力量与人类的玄力原理相差无几,就算是修为极强的人,丹田内的力量也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十万人这么大的数目,就算是当白粲砍,也得砍上好久,更别说,她还不信这帮将士期间未曾有过丝毫的反抗。

“一个活口也没有?”凌若夕又仔仔细细把消息看了一翻,确实没见到生还者的相关记录,她锋利的眉头微微皱紧,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下巴,像是在沉思什么。

“没有,听说是南诏国朝廷久等没等到前线的消息,所以请世家的高手前去查探,在半路的官道上,发现了早已腐烂的尸体以及斑斑血渍。”云井辰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柔荑,告诉她自己所知道的讯息。

“那就更奇怪了,”凌若夕哼哼两声,美丽的凤目里,此刻布满了寒星与冰霜,“就算这批魔兽实力再怎么强,为何会连一个活口也没有逃出来?”

人在面对危险时的本能反应是逃跑,整整十万人,为何会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不是太诡异了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云井辰似乎并不意外她的猜测,在他心里,也和她有着一样的疑惑,不过因为事不关己,所以未曾说出口罢了。

“除非当时有什么原因,让他们无法逃走,无法撤退,无法保住一条性命回来通风报信。”凌若夕猜测道,只有这样才能够说得通,这一切诡异的局面。

云井辰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你是想说,很有可能是药王谷的人用了药,对这十万大军提前下手,然后引来魔兽,残忍的杀害了他们?”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凌若夕耸耸肩。

“不管是什么可能,现在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云井辰嘴角的笑容收敛了几分,他强势且霸道的说道,“本尊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让你知道外界的情况进展,但是你也得答应本尊,不能放太多的心思在这些琐事上,别忘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戳了戳凌若夕的肚子,眉眼含笑,那是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

凌若夕好笑的将他的手指挪开,“我怎么觉得你孩子控的发展趋势?”

自从知道怀有身孕以后,他做的哪件事符合他平日里的形象气质的?凌若夕只能摇头失笑。

“不好么?本尊喜欢孩子。”尤其是这个孩子是她和他的感情结晶,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目光从凌若夕的肚子上扫过,“真希望它能够快些出生。”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迎接孩子的降临。

“说正事,”凌若夕懒得和他在这件事上斗嘴调侃:“你说药王谷是不是想要利用这次的事情,逼我现身?”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任何的理由,可以解释他们在暗地里高处魔兽攻城的戏码后,又散播关于那段恩怨的谣言。

“不然呢?”云井辰的看法和她一致,这帮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家伙,分明是想要利用两国百姓的生命安全进而逼迫她出现。

既然确定了在暗中做手脚的人是谁,那么,对方的目的也就不难猜了。

“他们的谷主死在本尊和你的手中,想要为主子报仇的狗,做出任何丧心病狂的事,都是可以理解的。”云井辰凉薄的讽刺道。

“你尽快把药王谷的人给我找出来。”她已经快要厌烦这种费心的戏码,想要尽快将这事解决,永绝后患。

“遵命!”云井辰冲她痞气的做了个行军礼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