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5章 付出水面的敌人

第575章 付出水面的敌人

入夜,位于魔兽森林中央的一处山谷里,黑漆漆的洞穴,有夜明珠散发的微弱光芒正在闪烁,光滑的石壁隐隐能够看见几道黑色的人影纵横交错在一起。

一张铺着火狐狸皮的躺椅被放置在洞穴最深处,一个穿着素白长裙的女人,正慵懒的躺在椅子中,墨色的长发夹杂着几缕银白色,随意的朴散在她的身下,清秀的五官画着淡淡的素装,眉宇间透着些许悲伤与沉痛。

在女人的前方,同样是身着白衣的男人或老或少,此刻正恭敬的半跪着,偌大的山谷,时不时有魔兽的吼叫声传出,好几只巨型魔兽正在洞穴外来回走动,却没有一只,踏入其中,如果仔细看,不难发现在洞穴口布下的一道淡蓝色结界。

“主母,魔兽队伍已经攻下南诏、北宁两国共十座城池,大家都在暗地里散发着谣言,可那女人还是不肯现身!”药王谷左护法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原本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凌若夕逼出来,再威胁两国,迫使他们站到自己的阵营,齐心协力,拿下凌若夕,将她千刀万剐。

可是,事情的发展与他们所想的截然不同,凌若夕根本没有现身,依旧窝藏在东方本家,那里是铜墙铁壁,单凭药王谷的人,是不可能突入的,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采取这般迂回的办法,来求得同盟。

“哼,怕什么?”女人懒懒的从躺椅上直起身体,一双狐狸般狡诈的黑眸,此刻浮现了阴鸷的冷光:“她不肯现身,我们就继续攻打,现在外边到处都在传,她是制造这起灾难的源头,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说她是祸国殃民的妖孽!就算她能忍,本夫人不信,两国的朝廷也能容忍。”

她的话铿锵有力,话音刚落,一阵咳嗽声,从她的嗓子里传出。

跪在地上的众人担忧的抬起头来,他们知道,自从小姐和谷主接连遇害后,主母的身体就一日比一日差,现在,不过是靠着心里的愤怒在强撑!她的身体早已经外强中干了。

看着昔日柔弱、善良的主母,在短短时日里,变成这副样子,众人的心头似有一把火,正在熊熊燃烧。

都是凌若夕的错!如果不是她,药王谷不会变成今日这个样子。

“主母你想怎么做?”不管她有什么样的想法,他们都会如她所愿。

“让魔兽军队继续前进,左护法,你随本夫人前去拜见北宁帝和南诏国丞相,本夫人要同他们达成一致目的。”女人阴恻恻的说道,心头早已有了主意,既然她不肯现身,那她也就只好用尽一切手段,逼她出来了。

即便是拖着这条苟延残喘的命,她也要撑到亲眼看见凌若夕死亡的那一刻,用她的鲜血,祭奠她的爱人和孩子在天之灵!

远在东方本家的凌若夕忽然打了个喷嚏,手指轻轻揉动着鼻尖,刚才,她怎么会忽然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是谁在算计她么?

“小心着凉。”云井辰从床榻上抱起一条薄薄的毛毯,盖在她的身上,“为何不到**去歇息?”

她正靠在软塌上,翻看着嬷嬷们准备的育儿经。

“时辰不早了,这些留着明日再看,别累着了眼睛。”云井辰随手将书册抽走,有些心疼的开口。

“恩。”凌若夕采纳了他的好意,轻轻挽住他的臂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歇息。

至于刚才的那股不安感觉,则被她抛在了九霄云外。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北宁国重重护卫的皇宫里,竟有陌生人突然造访,三王爷凤奕郯风风火火的在大半夜奉旨入宫,谁也不知道,神秘来客的身份,更不知道,他们与皇上谈了些什么,只是在这些人走后不久,凤奕郯与北宁帝发生了剧烈的争吵,争执声,让守卫在御书房外的侍卫吓了一跳。

“不可能!本王绝不会同意皇兄你自寻死路的做法!”凤奕郯气恼的说道,冷峻的容颜此刻黑如墨色,他周身释放的气压低得吓人,如同一座会移动的冰山,让人不敢接近。

北宁帝早就料到,在知道这个消息后,他的反应会很大,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他仍旧吓得不轻,“皇弟,这还是你从小到大头一次对朕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啊。”

凤奕郯脸色骤变,慌忙从椅子上站起身,就要跪下请罪,北宁帝急忙制止了他:“朕并无怪罪你的意思,可朕只想知道,你的阻止中,究竟有几分是为了北宁,又有几分是出自私心?”

他的问题让凤奕郯沉默了,眼睑低垂着,昏暗的烛光下,他俊朗的面容似被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阴霾。

北宁帝也不着急催促他回答,反而是不紧不慢的坐在龙椅上,安静等待。

“皇兄,本王之所以不愿你与那些人合作,的确有私心。”凤奕郯深吸口气,说出了心里话,“可是,本王也是为了北宁百年的江山社稷,那些人想要对付凌若夕,如果不是实力不行,他们为何要这般麻烦的制造出这些事?他们不过是想利用我们,达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目的!”

北宁帝微微颔首,“这一点,朕也明白,可是,正如他们所言,若朕不肯答应,魔兽大军将践踏北宁的山河,残杀朕的子民,这样的后果,朕承担不起啊。”

不错,他承认凤奕郯所言有道理,但有些时候,作为帝王,他也身不由己。

“皇兄,你可有想过,一旦答应他们引出凌若夕,待到他日他们的计划失败,活下来的人是她,以那女人记仇的个性,可会放过北宁?”凤奕郯一针见血的问道,他的话何尝不是北宁帝顾忌的?

一边是统领魔兽大军的神秘人物,一边是站在龙华大陆顶端的存在,得罪任何一边,对北宁而言,都是大大的不利。

“呵,朕这个皇帝竟被他们双方牵制在鼓掌中。”北宁帝自嘲的笑了,身体略显疲惫的靠在了龙椅上,“皇弟,你说朕到底该如何抉择?”

凤奕郯没有吭声,这件事本就是两难。

“皇兄,”隔了很久,他才冷不丁开口,深邃幽冷的眸子里有一抹精芒闪过:“不如我们暂且佯装答应对方的条件,让他们撤回魔兽大军,保住百姓,然后再在暗地里联系凌若夕,把这件事告诉她,看她如何做决定,趁着这段时机,我们大可将边城附近的百姓通通撤走,这样做,就算最后事情败露,北宁也不会出现较大的伤亡。”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目前他们唯一可以做出的两全选择。

北宁帝沉思了一阵,最后才点头同意了,不过,话虽如此,但他心里也有着担忧:“凌若夕自从抛下摄政王的职位后,就一直处于行踪不明,你知道到哪儿去找他?”

“呵,”凤奕郯凉凉的勾了勾嘴角:“本王不知,可本王想丞相或许会知道。”

毕竟,前段时间他可是在暗中与凌若夕进行过联系,并且,让她现身北宁皇城。

“那这件事朕就交由你去办,你放心,朕会假装答应对方的要求。”至于南诏,一个敌国的安危并不在北宁帝的考虑范围以内,他甚至幸灾乐祸的想着,南诏国丞相卫斯理,会不会为了保住江山社稷,从而选择与对方联手对付凌若夕,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们与凌若夕之间那点情分,或许会因为这件事消耗得一点不剩!到那时,北宁出兵南诏,就算得不到凌若夕的支持,她也不会再从中阻挠。

那么,他一生的宏愿,或许在有生之年,将会有实现的那一日,看到这天下统一,看到北宁的版图延伸到每一块土地!

内敛光华的眸子里,此刻浮现的,是身为男人最强烈,最浓郁的豪迈与志在必得。

凤奕郯沉默不语,他的心思依旧沉浸在即将去见凌若夕这件事上。

离开皇宫,他马不停蹄赶去丞相府,拜访凌克清,深夜的贵客到来,让丞相府内灯火瞬间大亮,下人们纷纷从温暖的被窝中爬了起来,伺候凤奕郯。

“三王爷,不知深夜到访所为何事?”凌克清阴沉着一张脸,硬梆梆的问道,没有再同以前一样,试图紧抱凤奕郯的大腿。

毕竟,他的女儿现在可是宫里最得宠的妃子,凌克清自问在凤奕郯面前有说话的底气与资格,自然腰杆也挺直了不少。

“哼,好大的官威啊。”凤奕郯凉薄的讽刺道,“有时候本王真弄不明白,这样的你怎会有凌若夕这般出色的女儿。”

他的话就像是一把盐,狠狠的洒在凌克清心头的伤口上,疼得撕心裂肺。

双手在衣袖下暗自握紧,眉宇间浮现了丝丝冷怒:“三王爷,你别太过分!”

“本王不与你计较,说吧,你是如何与凌若夕联系的?”他直奔主题,至于眼前这个狗仗人势的老家伙,用不了多久,就会品尝到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滋味,无需他亲自动手。

凌克清面色一怔,“王爷,本相与那逆女早已经脱离父女关系,怎么会知道她的行踪?”

话音刚落,脖子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凌克清愕然垂头,只见一把锋利的匕首正抵住他纤细的颈部,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割断他的喉咙。

眼皮颤抖的抬起,撞上凤奕郯那双满是杀意的瞳眸中,他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

这个认知让凌克清双腿发软,嘴唇止不住的颤抖。

“说!别考验本王的耐心。”凤奕郯作势要将匕首更加推进,吓得凌克清慌忙开口。

“那逆女此时正在东方家族,去东方家位于各地的字号,就能联系上她。”

“呵,”凤奕郯随手将匕首收回,不屑的睨着眼前心惊胆战的男人,“本王还当丞相你有多临危不乱,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说罢,他拂袖转身,在凌克清几乎要杀人的目光中,信步离去。

“可恶!”凌克清气得一掌拍在身旁的矮桌上,最疼爱的女儿被休回家的耻辱,还有今日的讽刺,他通通记在了心里,早晚有一天,他会让这些欺辱过他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