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6章 他就是吃醋又怎么滴?

第576章 他就是吃醋又怎么滴?

这两日,从各地传回的消息上说,魔兽攻城的危机暂时化解,没有一头魔兽,再向两国的村庄、城镇,发动骚扰和入侵。

这诡异的平静,却让云井辰暗自提高了戒心,事反无常必有妖,药王谷怎么会忽然停止进攻呢?

“吩咐各地管事,继续调查事情的进展,另外,加快速度找出在暗地里搞小动作的人,本尊已经腻了这猫抓老鼠的游戏。”他慵懒的斜靠在书房的橡木椅子上,精湛绝美的五官,此刻透着几分阴寒与冰冷。

本家的管事忙不迭点头,“是!”

处理了外界的消息,云井辰一改刚才阴沉的模样,笑得花枝招展,准备出门回去阁楼,见他的亲亲娘子。

“哼,笑得这么开心,一定有鬼。”正在石墩桥旁的草坪上,无聊的喂着锦鲤的凌小白,瞥见云井辰风姿卓越的身影,口中絮絮叨叨的骂着。

“吱吱吱。”白痴,少主分明这副表情,分明是要去见女魔头好么?看穿真相的黑狼对凌小白卖蠢的话语各种鄙视。

完美无缺的少主怎么会有他这么个傻瓜儿子?难道是基因突然变异?

“不行,小爷得跟上去瞧瞧。”凌小白拍拍手,一股脑的将掌心的饲料通通丢到了小池中,拔脚追了上去。

云井辰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身后跟随的那条小尾巴?在绕过迂回的红廊后,他的脚步突然停下,借着圆柱,遮挡住自己的身形,想要看看,凌小白到底意欲何为。

“咦,人呢?”追了半天的凌小白忽然发现自己跟丢了人,他愤愤的跺跺脚,“可恶!他跑那么快干嘛?身后有鬼在追他么?”

黑狼趴在他的肩上,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可不是有鬼在追吗?

不过……

它狭小的眼睛幽幽扫过前方的拐角处,恩,少主最近似乎有些童心未泯,居然有心情和傻瓜小少爷玩捉迷藏的游戏,真是弱爆了!

“你在找本尊?”云井辰邪肆喑哑的声音忽然从前面传来。

凌小白刷地抬头,吓得双眼微微瞪大,“你怎么从哪儿冒出来了?”

嘤嘤嘤,还好他的心脏够强大,不然,绝对会被他给吓死的。

云井辰故作无辜的耸耸肩膀:“本尊为何不能从这里出来?你这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该不会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小爷哪有?”凌小白大呼冤枉。

“此地无银三百两。”云井辰的话,就像是一块巨石,蓦地砸在凌小白的头顶上。

他只能摆出恶狠狠的表情,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这几日你很乖,没有去烦你的娘亲。”云井辰口风一转,笑容里多了几分宠溺与赞赏。

凌小白面颊瞬间爆红,明明心里的喜悦正在疯涨,可他却偏偏口是心非的转过头去,拿后脑勺对着他:“哼,那是当然!这一点不用你说。”

“……”黑狼不忍直视的捂住自己的双眼。

“呵,口是心非的个性倒是同你的娘亲挺像。”云井辰仿佛在他的身上见到了凌若夕的影子,不愧是她一手教导出的孩子。

“小爷不像娘亲,还能像谁?”凌小白龇牙咧嘴的问道,脸上的红潮依旧没有消散。

云井辰哑然失笑,“行了,说吧,偷偷摸摸跟着本尊究竟是为了什么?”

“小爷哪有跟着你?你别污蔑小爷的清誉!”凌小白誓死捍卫自己的清白,咬死不肯承认他有做跟踪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云井辰眉梢一挑:“哦?那从院子里一路尾随本尊到这儿的人,是鬼咯?”

他居然发现了!

凌小白有些心虚的咳嗽几声,“反正小爷说了不是我,你爱信不信,小爷不和你说了,讨厌鬼。”

他跺跺脚,故意装出恼怒的样子,转身就往来时的道路狂奔过去。

云井辰无奈的凝视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前方,摇摇头:“本尊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他的话夹杂了些许玄力,精准的落入凌小白的耳中,脚下的步伐瞬间顿住,他握紧拳头,在心头把云井辰一阵痛骂后,心情才终于好了一点,哼哼哼,他不和坏蛋一般计较!

“夫人,今天该读四方游记了。”阁楼里,嬷嬷正捧着一本书册,正儿八经的为凌若夕做着胎教训练。

“恩。”她不紧不慢的颔首,神色有些漫不经心,挺着个大肚子,懒洋洋靠在阁楼外的草坪上的躺椅中,一边晒太阳,一边享受嬷嬷的贴身伺候。

凌若夕从不和自己过不去,既然近期她不能贸然离开本家,何不舒舒服服的过她的小日子?有好生活不享受,那是傻瓜才会干的事。

云井辰回到阁楼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神情慵懒的女人像只猫儿似的窝在躺椅中,墨色的锦袍在绚烂的光晕下,仿佛多了几分梦幻的色泽,微风轻抚过她的面颊,撩起肩头青丝飞舞,这样的她,比起平日来,少了几分冷峻、肃杀,多了几分温柔与安宁。

“你先下去。”他走上前,吩咐嬷嬷退下,接过她手里的书册,半蹲在躺椅边上,“本尊替你读怎么样?”

“你很闲?”凌若夕刷地一声睁开了眼睛,眉头微微皱起,照理说,以她的修为,不可能察觉不到云井辰的靠近,可直到他出声,她才发现他的身影,这种感觉让凌若夕有些不安,她不喜欢这种不受自己掌控的不安全感。

“别总是皱眉头,好丑。”云井辰有些心疼的伸出手指抵住她的眉心,轻轻揉了揉,像是要把她心里的烦闷一并揉掉。

凌若夕朝天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回来了?”

“过来看看你,还需要理由吗?”云井辰理直气壮的反问道,如果不是还要关心外界的事态发展,他真恨不得十二个时辰黏在她的身边。

“油嘴滑舌。”凌若夕心里有些甜,却固执的不肯表露出来。

“本尊只对你这样。”他俯下身,极致温柔的在她的面颊上落下了一吻。

凌若夕刚想教训教训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忽然,余光瞥见拱形月门外正疾步走来的家丁。

“家主,夫人。”家丁在半米外恭敬的向他们二人行礼问安,神色略显急切,似乎要想云井辰禀报什么事。

他悠然起身,随手将书册抛到一旁,“何事?”

“回家主的话,北宁京城的管事送来消息,说是三王爷凤奕郯想要求见夫人,有要事相商。”家丁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刚刚飞鸽传书回来的消息禀报给云井辰。

这话刚说出口,云井辰的脸色瞬间阴了,心情更是成直线下降,“不见!”

他才不会让一个情敌接近他的女人,这种事必须扼杀。

“人家是要见我。”凌若夕有些哭笑不得的提醒道,什么时候他成为自己的发言人了?

“娘子……”云井辰故作委屈的转过头去,拖长的尾音带着几分幽怨。

一旁的家丁浑身不住发抖,天哪,英明神武的家主大人,居然也会有这么狗腿的一面?他甚至想用手擦擦自己的眼睛,好看清楚,眼前这一幕究竟是真是假。

云井辰大概想不到,他在家丁心里完美无缺的形象,正在龟裂。

“你够了,”凌若夕无力的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说他要见我是为了何事吗?”

“没有。”家丁立马回神,用力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凌若夕想了想,最后仍是决定给凤奕郯一个见自己的机会,毕竟,无事不登三宝殿,北宁和南诏现在正值危难关头,他若无事,怎会想要见自己?

“见他做什么?”在家丁离开后,云井辰再也克制不住心头的醋意,没好气的问道。

“不见他,我又怎么会知道,他的来意?”凌若夕反问一句。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他就没安好心!这种时候,他来见你,说不定是想要请你出手帮忙。”云井辰猜测着,不是他心眼小,而是这些上位者,从来只会在乎自己的利益,为了手里掌握的权利,他们做得出任何事。

凌若夕的想法却和他不太一样,“不管怎么说,见过人以后,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你当真要去见他?”云井辰不死心的问道,双眼紧紧的盯着她的神色,试图在她的脸上找出一丝一毫有关玩笑与胡闹的意味,只可惜,他注定是要失望的。

“我像是在说笑?”凌若夕反问道,眸光戏谑,“我怎么闻到了一屋子的酸味?”

云井辰一脸坦荡荡的由她看,他承认他就是小气,就是不爽,就是吃醋,怎么滴?

凌若夕嘴角微微一抖,他都不嫌丢人的吗?

“真该让本家的下人来看看他们当作神明崇拜的主子,本性究竟是什么。”凌若夕吐槽道,这男人在她的面前愈发不要脸不要皮了。

“本尊的本性只给你一个人看。”云井辰温柔的笑着,手指宠溺的掐了掐她的脸蛋,“到时候本尊陪你一道见他。”

哼!有他在,那男人别想对她做什么事,不然,他管那人是不是什么王爷,直接暴揍一顿轰走。

“你在想什么?笑得好冷。”凌若夕被他阴恻恻的笑声,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没什么,”云井辰拒绝告诉她自己心里那些暴力的想法,免得影响宝宝的发育。

得到了他们二人的首肯后,管事立马将这个消息传到北宁国的字号当家那儿,让他把这事转告凤奕郯。

为了确保本家的位置不被外人得知,凌若夕决定把见面的地点定在距离大本营约莫有十里左右的青花江边。

她挺着圆圆的大肚子准备动身出发,云井辰小心翼翼的替她准备软轿,特地命人将垫子弄厚些,免得她在路途中动了胎气。

看着他为了自己的出行忙里忙外的张罗,凌若夕心里有些甜甜的,满心的幸福。

“娘亲,宝宝也想去。”在出发之日,凌小白忽然拦住了她的去路,身体挡在门口,撅着嘴,请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