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7章 为寻求合作

第577章 为寻求合作

凌若夕大手一挥,打发云井辰解决掉儿子,自己则单手撑腰,站在一旁看戏。

“别给她惹麻烦,安心待在家里,恩?”云井辰扯住儿子的衣领,略带危险的嗓音,让凌小白浑身微微抖了抖,心里有些害怕,可想要凑热闹的心情占据上风。

他不停的蹬踏着双腿,不依不饶的嚷嚷道:“不要不要,小爷就是不要!小爷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娘亲,你快松手啦,大坏蛋。”

“把少爷看好,别让他有机会惹是生非。”云井辰强硬的把凌小白交给本家的管事看管,拍拍手,当作没听见儿子的叫嚣声。

“启程吧。”他回到凌若夕身旁,柔声说道,和方才雷厉风行的样子判若两人。

凌小白嗷嗷叫着,试图让他们俩打消留下自己的残忍念头,可惜,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软轿一点一点消失在视野里,默默的流下了两行清泪。

都是这个坏蛋的错,不然,娘亲才不会不带上自己。

凌小白毫无压力的把过错推到云井辰身上,委屈的蹲在阁楼前的花园里,一边扯着花圃中的杂草,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说着云井辰的坏话。

下人们捂嘴偷乐,自从夫人和小少爷回归本家,这个家里似乎对了几分温情,几分幸福。

深渊地狱的众人充当车夫和护卫,一路尾随着轿子,在云层下方飞行,人影快如疾风,只一个时辰,就抵达了青花江的江畔,滔滔的江水看上去气势汹涌,一艘美丽精致的画舫正停靠在码头旁,早早就等候在此的管事带着五六名下人,毕恭毕敬的请凌若夕和云井辰下来。

“家主,夫人。”他们齐声请安,一双双晕染着崇拜光芒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夫妻。

“北宁国的人呢?”云井辰挑眉问道。

“暂时还未抵达,船上准备了膳食,请家主和夫人上船用膳。”管事笑吟吟的建议道,为了这次的出行,他们提前做足了准备工作,船上不仅有精美可口的食物,还有附近城镇中最出名的舞娘、乐师。

云井辰亲手扶着凌若夕,缓步上了甲板,船头,和煦的微风夹杂着潮湿的浪花,喷溅在面颊上,触感冰凉。

“先进船舱,省得待会儿着凉。”云井辰低声提醒道,他可不想看见凌若夕生病。

“恩。”下颚轻抬,她刚转过身,冷不防就察觉到了正在快速逼近的玄力波动,漆黑的凤目细细的眯起,眺望着东南方的方向,很快,从那里就有滚滚的马蹄声传至,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映入眼帘。

因为是乔装前来,队伍并没有高挂北宁国的旗帜。

“客人到了。”凌若夕淡漠的启口。

云井辰却只在看了一眼后,就对来人采取漠视态度,一心扑在她的身上:“到了就到了,难道还要你亲自下去迎接不成?”

就算凤奕郯是北宁国的王爷,面子也还没大到这种程度。

“你说话敢再阴阳怪气一点吗?”凌若夕幽幽瞪了他一眼,这男人自从自己答应面见凤奕郯后,情绪就没正常过一次。

“娘子,你这是为了外人责怪为夫吗?”云井辰故作委屈的问道,手臂从后圈住她的细腰,把人往自己的怀里带。

站在甲板后方的管事和下人眼观鼻鼻观心,只当作视而不见,反倒是深渊地狱的那帮大老爷们,嘴里发出调侃、戏谑的笑声,哟哟哟,云公子和凌姑娘这是青天白日就开始打情骂俏啊,就不怕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队伍在江畔停下,穿着普通长袍的士兵利落的翻身下马,笔挺的身躯成数排站定,如同一支纪律严谨的部队。

凤奕郯高坐在通体漆黑的汗血宝马之上,墨色的锦缎随风摇曳,俊朗的五官,在看见甲板前方傲立的一双璧人时,似乎又冷了几分。

“娘子你看,他在瞪为夫。”云井辰不着痕迹的开始抹黑凤奕郯,时刻不忘泼脏水。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男人对凌若夕的觊觎。

“闭嘴!”凌若夕对他孩子气的报复各种无语,恼怒的盯着他。

知道再这样下去,会把她给惹毛,云井辰耸耸肩,幽怨的神色在瞬间消失,嘴角勾起邪魅的浅笑,红衣飘舞,白发飞扬,一身气质端得是风华绝代。

他静静站在凌若夕身旁,居高临下的睨着江畔的情敌,气势不怒而威,“哟,三王爷,好久不见啊,上次分开后,不知你这膝盖,可有留下隐疾?若是有,本尊家里倒有不少的灵药,不介意分你一点儿。”

他带着挑衅的话语,让凤奕郯回想起了那日在丞相府外,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周身的气压瞬间下降不少,冷得渗人。

但此番他前来赴约,为的是北宁,这种个人的恩怨,凤奕郯没打算计较,“多谢东方家主关怀,本王的身体好得很。”

说罢,他迅速转移目光,不再去看这个可恶至极的男人,转而看向凌若夕,当他瞧见凌若夕圆鼓鼓的肚子时,心头的诧异再也掩饰不住,她有身孕了?

云井辰乐呵呵的笑了两声,“本尊的娘子已有五个多月的身孕,待到他日孩子出生,本尊不会忘记请王爷到府喝一杯水酒的。”

这是**裸的挑衅,凤奕郯蓦地闭上双眼,勒住缰绳的手掌凸起一条条骇人的青筋。

她竟有了身孕!

如果当初他没有解除婚约,没有因为偏见,而漠视她,看不起她,是不是今天,站在她身边的人,就会是自己?

凤奕郯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念头,凌若夕怀有身孕的消息,让他措手不及,悔恨、懊恼、痛苦、不甘……无数的负面情绪在他的心窝里不断翻涌,不断徘徊,平稳的玄力出现絮乱的波动。

云井辰眸光微微一暗,怎么着,这男人难道还在打她的主意么?

“你要见我?”凌若夕只当没发现这两个男人之间暗潮汹涌的氛围,出声问道,她看向凤奕郯的目光和看一个陌生人没有任何区别。

凤奕郯深吸口气,这才勉强压下了心底翻腾不息的情绪,再度睁开眼时,已无法窥视到他的真实情绪了。

“不错,今日本王前来,只为了和你商议一件事。”他郑重其事的说道。

凌若夕见他神色严肃,顿时点点头:“上船来说。”

得到她的同意后,凤奕郯单枪匹马飞身跃上船头,至于随队前来的那批将士,则被他勒令停留在江畔,负责警戒,深渊地狱的人或站在江边,或留在船舱外,进入船内的,只他们三位主角。

衣着华贵的舞娘充当下人,替他们送上上等的茶水与瓜果,随后,才躬身退了出去。

并不算太过宽敞的船舱装潢清雅,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出自名师之手的字画,一道绣着万马奔腾刺绣的屏风竖在正前方,凌若夕坐在上首的贵妃椅上,身旁云井辰贴身陪伴,而凤奕郯则坐在下首。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能够让堂堂三王爷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求见本尊的娘子。”云井辰率先出声,笑得艳丽如妖。

自从凤奕郯出现后,他的气场就没再收敛,即使没有泄漏出玄力的威压,可他与神俱来的强悍气势,依旧压得凤奕郯有些喘不过气。

“数日前,有神秘人物闯进深宫,与本王的皇兄做了一笔交易。”凤奕郯直奔主题,他捧起桌上的茶盏,浅浅抿了一口,不愿抬头去看上方郎情妾意的一幕。

或许只有这样,他的心里才会稍微好受一点。

凌若夕面色微冷,手掌轻轻抚着肚子,若有所思。

“所以呢?这事与本尊的娘子有何关系?”云井辰反问道。

“对方提出要求,只要我国愿意与其联手,逼凌若夕现身,他们就会勒令魔兽退出城池,不再扰民。”凤奕郯咬着牙,一字一字冷声说道,“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二位有所关系呢?”

果然是这样吗?

凌若夕似乎并不意外,她一早就猜到,药王谷的人搞出这么大的动作,就是为了对付自己,逼她现身,从而为死在她手里的人报仇!

“这么说来,你们是答应了?”云井辰凉薄的笑了,峻拔的身躯迸发出一股极其强烈的威压,如同一座巨山,狠狠的朝凤奕郯压去,“既然你们已经答应与他们合作,呵,你怎么还有胆子出现在本尊面前?当真以为,本尊不敢杀了你吗?”

凤奕郯脸色迅速变得惨白,以他的修为,远不是云井辰的对手。

他曾经为自己的实力引以为傲,以为在同龄人中,他是最出众的那一个,是佼佼者,可是现在,他才明白,昔日狂妄自负的自己,究竟有多么的鼠目寸光!这个世界,比他强大的人数不胜数!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他连动一动手指头也做不到。

冷汗无声无息的从他的面颊上滴落,啪嗒一声,在桌面上飞溅出水花。

凌若夕轻咳了一下,云井辰有些不甘的将威压撤回。

“做什么阻止本尊?他们狼子野心,为了所谓的安宁,想要桶你一刀子,你难道还舍不得下手吗?”云井辰蹙眉问道。

“若只是这样,他今日不会出现在这里。”凌若夕用眼神示意云井辰稍安勿躁,这男人,平时挺冷静,挺理智的,怎么一碰到自己的事,就变得这般莽撞了呢?

这样的反差,让凌若夕既无奈又甜蜜。

如果不是真的将她放在了心里,他又怎会变得不似平时那个人?

凤奕郯接连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将胸口澎湃翻滚的血液平复下来,抬袖擦去额上的汗渍,“若夕说得没错。”

“若夕?”云井辰阴鸷如刀锋般的目光,猛地刺向他。

凤奕郯尴尬的动了动嘴角,更换了称呼:“凌姑娘所言有理,本王今日前来,不止是为了把这则消息告诉两位,同样,也为了寻求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