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8章 一切结束后,我们成亲!

第578章 一切结束后,我们成亲!

合作?

云井辰眉心一跳,站在他的立场,他是绝对不想再让凌若夕涉入任何有危险的局面里的,奈何……目光轻轻从身旁的女子身上扫过,奈何,她的想法,他不忍去左右。

“你们的想法是什么?”凌若夕开口问道。

“本王与皇兄希望能够佯装答应对方的要求,趁机换取时间,这样做,不仅可以为百姓们争取到平安撤离的时机,也能够洞悉对方的意图和计划。”凤奕郯一五一十的将计划说了出来,既然想要合作,诚意是必不可少的。

云井辰一只手圈住凌若夕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懒散的托住下巴,半倚着面前的桌子:“明着答应,暗地里却又和我们达成合作,从而对付敌人,呵,想法不错,可本尊怎么确保,你们不会挖坑让本尊和娘子跳进去呢?”

万一这帮人想要背地里桶他们一刀,在要紧关头,和药王谷的人联手,倒戈相向,对付自己,那他们不就吃亏了么?

凤奕郯面含一丝怒色:“本王亲自前来,难道还不够表明北宁的立场吗?”

他为云井辰的怀疑感到愤怒。

“哼,皇室中人嘴里所说的话,若是能够相信,这母猪大概就会爬树了。”云井辰凉凉的讽刺了一句。

“你!”凤奕郯气得豁然站起,身体因怒火微微发抖。

“本尊怎样?”云井辰故作无辜的望着他,气焰极其乖张。

看着面前嚣张狂妄的男人,凤奕郯只能隐忍,他将目光投降缄默不语的凌若夕:“凌姑娘,本王今日是带着十足的诚意前来,你应当看得出,本王向你承诺,北宁国不会为了这些外地,对你出手。”

他深知,只要说服了凌若夕,云井辰的反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人这一张嘴,什么话说不出来?到时候若是你们翻脸不认人,本尊又能拿你们怎样?”云井辰反驳道,摆明了不愿相信他的承诺。

“你莫要胡说八道,本王一诺千金,许下的诺言,何时反悔过?你别在这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凤奕郯若是再忍,那他就不配为一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孰可忍孰不可忍!

云井辰还想再说,却被凌若夕挥手阻止。

“听说北宁帝有一位极其疼爱的皇子。”她含笑开口,可这话却暗藏深意。

凤奕郯虎身一震:“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不喜欢和不信任的人做买卖,如果要合作,可以,将这位皇子交给我,待到事情解决,我定会亲自送他返回皇宫。”凌若夕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正如云井辰所言,皇室中人为了江山社稷,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她必须为自己拿到足够的筹码,让他们没有胆子背叛。

凤奕郯的脸色刷地一下,黑如锅底,“你不肯相信本王?”

“她为什么要相信你?别忘了,三王爷,当初你可是眼睁睁看着本尊的娘子被轩辕家族追杀啊。”云井辰无情的在凤奕郯的伤口上撒盐。

若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什么,那便是昔日为了得到轩辕家族的力量,从而对凌若夕出手,见死不救,让她险些命丧黄泉。

随着这句话,船舱内的气氛也变得愈发沉闷、凝重。

凤奕郯低垂着脑袋,久久没有出声。

“娘子,你看吧,本尊就说了,他们是心怀鬼胎,别有目的。”云井辰懒洋洋的讽刺道,“说什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依本尊看,呵,他们这是想做黄雀,把咱们一网打尽,来讨好敌人。”

凌若夕没有阻止他对凤奕郯的奚落,漫不经心的捧起了面前的茶杯,温热的茶水滚入喉咙,她轻轻呼出一口气:“就算北宁真的同对方联手,我也不会惧怕,大不了鱼死网破,你提出的合作,答应与否,对我而言,意义并不大,答应,不过是省点力气和时间,不答应,难道你以为,凭着你们现有的实力,能够拿我怎么样吗?”

她自信到近乎狂妄的话语,让凤奕郯无言以对,这是建立在绝对实力上的嚣张与自负。

“这天下想要我死的人不少,可所有和我做对的人,都得有家破人亡的准备。”凌若夕斩钉截铁的说道,隽秀的眉宇间,溢满了浓浓的杀意。

回想起来,她曾经树立的敌人,现在还安然健在的,几乎一个不剩,不论是昔日名震大陆的轩辕世家,还是神秘莫测的神殿,甚至于是云井寒坐镇的云族,都落得了被灭门的悲惨下场。

云井辰宠溺的看着身旁浑身煞气的女人,这就是他想要拥有一生的爱人啊,呵,这样的她,让他怎能不爱?怎能放手?

“你可以慢慢考虑,我不着急要你的答案。”凌若夕慢悠悠说着,她的确不急,急的反而是北宁。

“本王需要一天的时间和皇兄商量,才能确定是否要答应你的条件。”凤奕郯长长吐出一口气,心情分外沉重。

是他太高估了自己吗?原本以为,能够轻易说服她和北宁联手,没想到,她竟会这般提防他,以至于提出这样的要求。

“可以。”凌若夕迅速点头,同意了他的请求,“明日晚上,在这里,我等着你的答案。”

凤奕郯拖着疲惫的身躯下了船,离开时,他的脸色很是凝重,队伍迅速消失在江畔,除了飘舞的狼烟,他们什么也没能留下。

“你当真要答应他们?”云井辰斜靠着椅背,轻声问道,“就算没有北宁,区区一个药王谷,本尊也未放在眼里,他们不足为惧。”

“有捷径不走,却偏要劳神费力的独自应对,有必要吗?”凌若夕反问道。

“本尊只是不希望你和北宁再牵扯上任何的关系。”云井辰无奈的叹息一声,“若夕,你现在怀有身孕,这种事,根本没有必要参与其中,只要你不愿现身,药王谷的人能拿你怎么样?”

他是真的不想再看见,她卷入皇室的麻烦中,毕竟,现在的她可不是一个人,稍有不慎,代价他承受不起。

“和北宁达成合作,对我们有利,更者,你以为药王谷会放过我?我和他们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凌若夕沉声说道,想到那些偏要自己把自己送到她面前来赴死的人,她心头杀机顿显。

“好好好,”云井辰急忙搂住她的肩膀,“你也别动怒,小心惊动了宝宝,不管你想要怎么做,本尊都会无条件支持你。”

在他的安抚下,凌若夕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下来,“解决了药王谷以后,等宝宝出生,我们就成亲。”

“什么?”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云井辰彻底惊了,甚至连一贯的风度也再无法保持,整个人傻乎乎的凝视着她,满脸的惊滞与愕然。

“没听见?那当我没说。”凌若夕坏笑道,她刚才不过是突然心有所感,不忍心再继续折腾他,更何况,她也该让孩子拥有完整的亲情和家庭了。

“若夕,你再说一遍。”云井辰激动万分的紧握住她的手掌,语调略带颤抖,她的话,只在他的梦里出现过,他原本以为,成亲这种事,他这辈子得努力很久,才能够让她松口,可谁会想到,她竟会主动提起。

“话不说二遍。”凌若夕刷地一下将自己的手掌抽出,拂袖起身,朝船舱外走去。

云井辰还沉浸在巨大的狂喜中,“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步伐微微停顿了一下,她头也不回的抛下两个字:“废话!”

两辈子,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如他这般痴傻,明知道她不爱他,却死皮赖脸的缠在自己身边,用毅力和付出,撬开她的心房,在她的心脏中刻下他的影子。

在她爱上他的那一刻,这个男人就是属于她的。

凌若夕刚走出船舱,冷不丁就听到了从里面传出的笑声,近乎癫狂的大笑,引来众人的侧目,他们一个个面露困惑,完全不知道云井辰这是抽的哪门子风。

第二天夜里,凤奕郯满脸疲色的再度到访画舫,凌若夕和云井辰正在船舱里享受饭食,尊贵无比的男人,一个劲的替她夹着菜,脸上挂着傻兮兮的笑,似讨好,似献媚。

“凌姑娘,你昨天的要求,皇兄来信说,愿意答应。”凤奕郯装作没有看见他们两人甜蜜的氛围,一板一眼的说道。

凌若夕点了点头:“我能感觉到你们的诚意,这次的合作,我愿意答应。”

她的答复让凤奕郯明显松了口气,又说了些场面话后,他才尴尬的坐在一旁,等待着他们俩用过晚膳,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制定。

对他来说,再没什么是比现在这一刻更难堪,更痛苦的了,看着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温柔对待,看着她脸上,绽放出的温暖笑靥,凤奕郯苦涩的转开了眸子。

“吃饱了吗?”云井辰温柔的用手绢替她擦拭掉嘴角的污渍。

“嗯。”凌若夕轻轻将他凑到面前来的脑袋推开,有些羞恼的扫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凤奕郯。

“要出去散散步么?”云井辰只当船舱里的第三人是透明的,搀扶住她的手臂,低声问道,性.感的眼眸溢满了浓郁到几乎快要溢出来的甜蜜与幸福。

凌若夕被他看得有些面红耳赤,次奥!这男人能不能别用这么温情脉脉的目光看着自己?

“不用,先谈正事。”她深吸口气,脚下一个错位,身影便离开了椅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脸上出现的温暖笑容,在看向凤奕郯时,变作了公式化的面具,少了几分真实,少了几分温度。

凤奕郯眸光黯淡,他想,或许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再被她放在心上了。

“没关系,本王并不在意。”

“接下来我们可以谈谈,之后的计划。”凌若夕并未把他的黯然放在心上,这个人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合作者,除此之外,在没有别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