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79章 各方阵营

第579章 各方阵营

北宁的计划并不复杂,凤奕郯提出以北宁为诱饵,与药王谷达成合作,然后从中窃取情报,来一个里应外合,将他们一举歼灭。

凌若夕很赞同他的提议,当即命下人交给他一只东方家族专门用来传递情报的信鸽,吩咐他只要一有消息,立马联系他们。

“待会儿我会让人同你一起前往皇宫,接应皇子。”正事说完后,凌若夕显然没有忘记作为交易筹码的皇子殿下。

凤奕郯面色微微一僵,“你放心,本王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

不论出于私心还是为大局着想,他都不愿意得罪凌若夕。

“希望你说到做到。”凌若夕抿唇轻笑,送走凤奕郯后,她刚转身准备从甲板返回船舱,冷不丁就撞上了一张夹杂着幽怨和委屈的容颜,眉头暗自皱紧:“你这是什么表情?”

搞得像她拖欠他银子没还似的。

云井辰瘪瘪嘴,特孩子气的开口:“他很好看么?”

“……”他的醋吃得未免也太多了,凌若夕眼角直抽,她真心很想问,亲,你最初的邪魅狂狷跑到哪里去了?他真心不适合走怨夫的路线好么?“人都已经走了,你再吃醋有意义么?”

“为夫不喜欢他。”云井辰开始撒娇卖萌,凌小白的那一套,显然他学到了精髓,一个高高在上的尊贵男人,却在她的面前放弃了自尊,死缠烂打、耍泼撒娇,杀伤力不可谓不大。

凌若夕忍俊不禁的笑了,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蛋,触感软软的,“别跟着小白学这些有的没的,昂?”

“记住,你今后只能看着本尊。”云井辰强势的将她带入自己怀中,俯身狠狠吻上她娇艳欲滴的香唇。

窃笑声在周围响起,深渊地狱的众人打趣的看着船头暧昧相拥相吻的两人,心头各种羡慕嫉妒恨。

“你够了。”凌若夕双腿有些发软,伸手推搡了他一把。

云井辰顺势退开,舌尖轻轻舔舐过略显红肿的嘴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娘子的味道真甜。”他赞美道。

擦!这个妖孽。

凌若夕面颊微红,对他这副妖艳的样子有些抵挡不住,狼狈的将目光转开,借着青花江的凉风,才勉强将脸上的热度压下来。

“回家?”云井辰邪笑着说道。

“好。”凌若夕微微颔首,反正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她也没有再继续留下来的理由。

深渊地狱的众人显然不太想回去,打算继续留在外边,凌若夕也没约束他们,只吩咐注意安全后,就乘坐软轿踏上了归途。

“哪有做侍卫的为了一己私欲,抛弃主子?”软轿里,云井辰拥着她,略显不满的说道。

在他看来,主子就是主子,关系摆在那儿,不该逾越。

“我从没把他们当作下人。”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他们是自由身。”

“呵。”对她的话,云井辰笑而不语,他无法理解凌若夕的想法,不过,他也不愿意为这种小事和她发生争执。

“回去后让小一给你熬碗姜汤,在船上待了这么久,为夫担心你会着凉。”他巧妙的将话题转开,不再纠结刚才的事。

“我是玻璃人吗?”凌若夕哭笑不得的问道,拜托,就算她怀有身孕,也不代表她的身体很虚弱,ok?

虽然听不明白她嘴里的玻璃人是什么含义,但云井辰却大概听懂了她的意思,“就当是为了不让本尊担心。”

面对着他毫不掩饰的关怀,凌若夕选择了妥协。

回到本家,轿子刚刚停稳,等候在门口都快变成雕像的凌小白瞬间扑到了里面,动作之快,让云井辰险些在戒备下,把他给掀飞出去,还好及时收了手,不然的话,凌小白这回不死也得重伤。

凌若夕的脸色冰冷至极,“你搞什么?”

他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如果不是云井辰迅速收手,这小子非死即伤。

凌小白被她的怒火吓了一跳,嘴唇委屈的瘪着,“娘亲,你不爱宝宝了。”

听到某个刺耳的词,云井辰眉心一跳,嘴角慵懒的笑容似乎多了些许危险:“你今年几岁?怎么说的出这么酸的话?”

他不知道爱这个词,是专属于自己的么?

凌小白用力搂住凌若夕的腰,转过头,冲云井辰做着鬼脸。

他突然有些手痒,怎么办?云井辰紧了紧拳头,终是忍下了想要教训儿子的冲动。

“下轿。”凌若夕缓缓将腻歪在自己怀里的小奶包推开,牵着他的手下去。

凌小白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得意洋洋的冲身后的云井辰吐吐舌头,还故意指了指和凌若夕握在一起的双手,来刺激他。

云井辰眸光幽暗,一抹冷色悄然在他的眼底闪过。

都说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情敌,这话果然不假。

父子俩剑拔弩张的气氛被凌若夕视而不见,她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去歇息,路上,她还不忘吩咐前来迎接自己回归的小丫一声:“让人留意南诏国内的动静,注意最近这两日,是否有神秘人物造访深宫。”

“啊?”小丫被她的交代惊住,突然间夫人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

“有问题?”凌若夕一边挺着肚子往阁楼走,一边问道。

小丫用力摇晃着脑袋,“没有没有。”

他只是有些惊讶,仅此而已。

“一旦有消息,马上通知我。”凌若夕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她猜得没错,药王谷绝对不仅只笼络了北宁,南诏也会是他们想要合作的目标。

小丫愣愣的点了点脑袋,“对了,夫人,其他人呢?”

“他们啊,大概现在正在外边玩得醉生梦死。”凌若夕似笑非笑的说道。

小丫嘴角一抽,显然想歪了。

凌小白和云井辰在院子里斗法,一个正用言语挑衅着自己的儿子,激怒他,另一个则嗷嗷叫着,挥舞粉嫩的拳头,想要揍他,两人一追一逃,看上去玩得十分愉快。

黑狼懒懒散散的趴在墙角中,对眼前这十分幼稚的一幕各种无语,不仅小少爷变得幼稚,连少主也被传染了,真该让族里以前的那帮隐卫看看,他们奉若神明的少主,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绝对会让他们双眼脱窗的。

另一头,凤奕郯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京城,来不及回府,就进了宫,面见北宁帝,他把成功合作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皇兄,然后,又介绍凌若夕派去接应皇子的人给北宁帝。

虽然北宁帝对凌若夕的戒备嗤之以鼻,可他不愿得罪她,即便心里不爽,还是放了行,让人将他最疼爱的儿子带走。

“朕希望在事情结束之后,能够看到皇子安然回宫。”北宁帝目光复杂的望着被下了秘药,准备被人带走的儿子,沉声警告道。

东方家族的管事嗤笑一声,不卑不亢的开口:“家主既然许诺陛下,就绝不会反悔。”

“这样最好。”北宁帝大手一挥,将心里所有的不忍与担忧通通压在了心底。

管事带着昏迷不醒的皇子离开了皇宫,偏偏这么巧,被封为嫔妃的凌雨霏正带着宫女,想要前往御书房献殷勤,正好撞上北宁帝心情抑郁的时候,以至于,被他以未经传召,擅自闯入御书房的罪名,关禁闭一个月。

直到被太监推出门,凌雨霏仍旧有些不可置信,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北宁帝根本无需给她任何的解释,虽然自她进宫后,他佯装着宠爱她,可暗地里,对这个出身丞相府的三小姐,他恨不得处置而后快,她这么巧撞上他的枪口,不被迁怒才怪了。

目睹一切的凤奕郯对凌雨霏丝毫没有任何的同情,女人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用来维护朝堂,控制局势的棋子,这么想着,凌若夕傲然的身影忽然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或许,天下间只有她才是唯一的例外。

“别为了这个女人坏了皇弟你的心情,既然凌若夕已经答应同北宁合作,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办,”北宁帝转眼间便将注意力从这则意外上挪开,抬脚走向御书房前方的龙椅,“根据朕掌握的消息,南诏国掌权的丞相卫斯理已经答应和对方合作。”

凤奕郯面色一沉,“消息可靠吗?”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或许就要早做准备了。

“很可靠,是安插在南诏国内的探子传回来的情报,有南诏出手相助,对方的势力会大为增长,甚至与我们旗鼓相当。”北宁帝神情凝重的说着。

“这可不一定,凌若夕身后有天下第一富商支撑,再加上我朝,远远高于他们。”未战先怯是何道理?凤奕郯说得极有自信,他的自信源自于对凌若夕的相信,龙华大陆上,再难找到比她修为更高的人。

“皇兄,这个消息对我们而言,或许不是一件坏事。”凤奕郯眸光忽闪,冷峻的脸庞忽然浮现了一抹浅笑,“南诏国若是和这帮神秘人物联手,对付凌若夕,等到动乱结束,以凌若夕记仇的个性,绝不会放过他们,到那时,我北宁便可出兵,兵临城下,一举拿下南诏。”

他的话何尝不是北宁帝心头所想的?一统天下,这是一个帝王最大的野心。

“你说得对,皇弟,这件事交给你来办,尽快让凌若夕知道南诏国准备背叛她这件事,朕倒要看看,到时候,南诏还能拿什么抵挡我北宁的百万雄师!”他的话铿锵有力,带着一股庞大的霸气。

凤奕郯含笑点头,这一刻,什么儿女情长,通通被他抛诸脑后。

当天夜里,凤奕郯亲笔写下书信,利用白鸽飞鸽传书送去凌若夕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