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81章 父与子

第581章 父与子

凌若夕几乎浑身僵硬,脖颈间传来的微痒触感,让她脸上的温度开始不断提高,如同一个火炉。

“真的有,而且味道很香。”云井辰当然知道这股味道是因为什么,不过能够看见她这么害羞的一面,也是意外之喜。

隽秀的眉毛朝上挑起,些许邪肆的弧线,“以前怀上小白的时候,也是这样么?”

“你别凑这么近。”凌若夕一把将他推开,身体朝后仰着,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

擦!这男人绝对有让女人疯魔的本事。

“为夫有些后悔了。”云井辰顺势斜靠着软塌一旁的垫子,目光幽幽,“没能参与小白出生前的那些日子,为夫很遗憾。”

他的目光认真到让凌若夕有些无措。

她微微抿紧唇瓣,“这种时候提它做什么?”

那时候,她根本不认识他,更何况,在怀上凌小白的那段日子,是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她甚至一度想要把孩子打掉。

“本尊只是觉得,若能早些认识你,早些陪伴在你的身边,那该多好。”这是他的心里话,他很遗憾没有参与到她过去的那些日子里。

“行了,你这张嘴今天是抹了蜜么?尽说些没用的废话。”虽然心里美滋滋的,可凌若夕却不愿表露出来,而是用冷漠,来掩盖自己心里的真实情绪。

凌小白抱着黑狼,偷偷摸摸的趴在门槛旁的角落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屋内,“哼哼哼,小爷就知道,趁着小爷没在,这男人一定会缠着娘亲!”

次奥,他的重要性已经比不上这个坏蛋了吗?凌小白心里各种委屈,各种不爽。

可偏偏,当他见到凌若夕眉开眼笑的样子时,又只能选择忍耐。

“吱吱。”声音小点,深怕少主和女魔头没发现吗?黑狼咻地从他的怀里蹦起来,在凌小白那张可爱的脸蛋上,留下了几道浅浅的抓痕。

“嘶!小黑,你搞毛?”凌小白疼得泪眼婆娑,嘤嘤嘤,连他的小伙伴也对他这么暴力,这日子没法过了!

黑狼对他这副卖萌耍蠢的样子各种不屑,刚想教育教育他,谁料,脖子突然被人从后边提起,小小的身体凌空被拎住,一股悬空的感觉,让黑狼吓得浑身的鬃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擦,是谁?

它凶神恶煞的转过脑袋,想要看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对自己出手。

“在外面吵什么?”云井辰危险的问道,俊朗的五官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黑狼立马转换了态度,讨好的发出吱吱的叫声。

凌小白很鄙视它这副献殷勤的模样,哼!什么嘛,就连小黑在这个坏蛋面前也变得和平时不一样了。

差别的对待让他幼小的心灵各种受伤,连带着,对云井辰的印象刷刷直降,几乎要低到尘埃里去。

“本尊最近没怎么看着你们,你们这是皮痒了?竟跑这儿来吵闹?不知道会耽误娘子的休息么?”云井辰略带不悦的问道。

凌小白心里有些害怕,脑袋微微缩了缩:“小爷又不是故意的,再说,小爷也没吵吵闹闹的啊。”

他这根本是污蔑!

“哦?”云井辰嗤笑一声,“你还有理了?娘子安排给你的训练任务都完成了吗?”

“额……这个……”凌小白被戳中死穴,脸上的愤慨立马化作了尴尬,那什么,他能说他完全忘记了训练这回事么?可转过头来一想,他干嘛要回答这个坏蛋的问题啊?鼓足勇气,直视对方漆黑的眼眸,他硬着头皮开口:“小爷干嘛要回答你?”

“你娘把你交给本尊照顾,这个理由够了么?”云井辰理直气壮的反问道,对付儿子,他多的是手段和办法。

“什么?”凌小白被这个噩耗打击得心脏猛缩,不是吧?娘亲肿么可能这么对他!

“还不去训练?时间就是金钱,浪费它,是可耻的!”他大手一挥,准备把凌小白给打发走,不想让他继续在这儿破坏自己的二人世界。

卧槽!他居然说的出这种话?分明是想要把自己支开,然后独占娘亲有木有?

凌小白暗暗磨牙,各种不想答应,可偏偏,在云井辰的面前,他丝毫硬气不起来。

“他就交给你了。”云井辰随手将黑狼抛开,黑色的仓鼠蓦地落入凌小白的怀里,“记住,没完成每天的训练任务,不准他回来,否则……”

剩下的话云井辰没有说出来,可那危险的语气,却足够让人听出他的言外之意。

黑狼浑身忍不住狠狠抖了几下,嘤嘤嘤,少主居然威胁它!

一人一兽怀着满心的悲催与郁闷,幽怨的离开阁楼,准备找个角落好好的修补修补自己脆弱的玻璃心。

“每次这么欺负他,当心以后他长大了会找你报仇。”凌若夕撑着腰,缓慢的走出屋子,看着儿子散发着怨气的背影,没什么同情心的说道,她一手培养出的孩子,难道她自己还不够了解么?他绝对是记仇的主。

“哼,你以为本尊会让这种事发生?如果他可以,本尊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这是身为父亲的期许,哪怕是用这样的方式,他也期盼着有朝一日,真如她所说,凌小白能够强过自己,到那时,他不仅不会失望,反而会安心许多。

凌若夕何尝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眼角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希望你将来别后悔就行。”

她的儿子,势必有一天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没人猜到,在云井辰看似对凌小白不顺眼的表象下,掩藏着的,竟有一份如此浓郁的父爱。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在凌若夕怀孕六个月时,安宁了还不到一个月的大陆,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巨大的风暴。

南诏国内忽然涌现出一批实力强悍的高手,他们四处搜索东方家族的人,哪怕是仆人、管事,都会遭到他们无情的杀害,从幼小的婴儿到老弱妇孺,无一生还。

很快,南诏国朝廷颁布皇榜,声称,这些人是企图造反的罪人!

而北宁国,则也在进行清洗工作,不过,那些死掉的人全是诈死,是为了蒙蔽药王谷的眼睛,博取他们的信任。

龙华大陆中人人自危,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头顶上这片天,似乎满是乌云。

“他们开始行动了。”凌若夕用力捏紧手里刚刚送来的情报,“你的人还没有全部撤离吗?”

云井辰坐在她的身侧,手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替她缓解着心里的愤怒,“半真半假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他这话里的含义,分明是打算将那些遍布在两国的属下当作了可以抛弃的废棋!当作了诱饵。

“你……”凌若夕有些怔忡。

“药王谷的人不是傻瓜,你先看看这份消息。”为了不让她误会,云井辰将另一份情报递给了她。

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迹是出自小一,越看,凌若夕的脸色愈发阴沉:“卑鄙!”

这上面清楚的写明,那些惨死的人在临死前遭受过极其可怕的酷刑,小一是大夫,对验尸也算是了解,那些尸体,云井辰原本是想着将他们入土,可当派去的人亲眼见到尸体上的伤痕时,不忍的将他们带回了本家。

他才会让小一在暗中,做验尸的工作。

“如果本尊猜得没错,药王谷的人戒心很强,如果无法做到逼真,被他们知道这些人是诈死,恐怕,事情会变得更加麻烦。”云井辰幽幽说道,“为了将他们一举铲除,小小的牺牲是必须的,这些人遗留在世上的家人,本尊已将他们保护起来,保他们后半生衣食无忧。”

是!他生性凉薄,手段凶残,可为了在乎的人,牺牲掉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如果药王谷心生怀疑,谁能保证他们下一步还会有怎样的计划?在这种时候,云井辰不愿赌,他已经厌烦了对方不依不饶的纠缠。

“若是不做到这一步,怎么能蒙蔽他们的双眼?”他勾唇轻笑,只是那笑容不达眼底。

凌若夕顿时哑然,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以至于,她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但在云井辰的解释下,她选择了理解,“你说得没错。”

“本尊只希望你和宝宝能够平安。”他在乎的人不多,放在心尖上的,只有家人,为了他们的安宁,哪怕这双手染满鲜血,又有何妨?

“北宁国那边有消息吗?”凌若夕转眼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她纵然不忍,纵然心软,可她骨子里依旧流着和云井辰相差无几的凉薄血液。

“暂时没有,药王谷的人很狡猾,每次仅仅是用书信和北宁的皇室联系,暗中吩咐他们如何做下一步,不曾露面,也不曾泄漏行踪。”云井辰觉得这帮人就像是老鼠,藏在最隐秘的黑暗中。

“哼,他们大肆利用朝廷残杀你的手下,定别有目的。”或许他们是想用这样的方法引他们现身?还是想,让他们自乱阵脚?

不论是哪种目的,凌若夕都不打算让他们得逞。

“南诏国突然冒出来的那些人,是什么来路?”她口风一转,想到了这一个月来,在南诏国内出现的大批高手。

“本尊已经差人调查,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云井辰眸光森冷,“不管他们是什么来路,敢和我们做对,就要有承受住后果的勇气!”

一丝骇然的杀意,在他的眉宇间浮现。

凌若夕抿唇轻笑,“当然,对于敌人,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她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计划,没有线索,她就用方法挖出线索!漆黑如墨的凤目里有精芒正在暴涨。